童话的悲剧美

周晓波

 

 

主页

童话知识

著名童话理论家



亚里士多德最初在解释悲剧时指出:悲剧是人生中严肃的事情,它不是悲哀、悲惨、悲痛、悲观或死亡、不幸的同义语,它与日常语言中的“悲剧”一词的含义并不完全相同。作为美学对象的悲剧,必须是能使人奋发兴起,提高精神境界,产生审美愉快的。悲剧通过丑对美的暂时的压抑,却强烈地展示了美的最终和必然的胜利。所以 实际上悲剧美所显示的审美特性必然体现出一种崇高之美,更具有震撼人心的力量。比如被称为悲剧典范之作的古希腊悲剧《被缚的普罗米修斯》,作品所表现的普罗米修斯为正义而甘受酷刑的不屈不挠的精神,展示出一种可歌可泣的悲壮崇高之美。

二十年代鲁迅先生也曾提出过一个悲剧的著名命题:“悲剧将人生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这里揭示的悲剧艺术的特征是“人生有价值的东西”,而不是生活中一般的悲哀、悲痛和悲惨。悲剧的审美价值是以人生的社会价值作为基础的,而其表现的手段则是“毁灭给人看”,美好的有价值的东西遭到毁灭,它给人的感受应该是极具震撼的。这是鲁迅悲剧观的核心。也成为中国现代文学悲剧理论最有代表性的观念。

那么对于儿童文学、对于童话是否具有真正意义上的悲剧美学意味呢?尽管儿童文学的总格调是倾向于欢快明朗的,但也并不排斥反映生活中悲剧的一面,因为生活中总是存在着种种不尽人意的方面,悲剧是难免的,即使儿童生活也不例外。关键是如何表现悲剧,和怎样表现悲剧。对儿童文学和童话来说,或许更多的不是采取将“人生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而主要是通过悲剧来展示一种崇高悲壮之美,体现一种精神的力量。所以它更倾向于亚里士多德对悲剧美的注解。而且对悲剧人物命运的展示,还尽量采取一种弱化或淡化悲剧性的表现手段。不像成人文学那样尽量来强化悲剧的激烈冲突。

比如安徒生的《海的女儿》和王尔德的《快乐王子》是童话中最具典范意义的悲剧童话。但这两部童话都写得极美,“小人鱼”为爱而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但王子却混然不觉。最后在为爱而作出的生死抉择中,“小人鱼”又为了成全他人的幸福甘愿使自己化为泡沫。这里“小人鱼”的悲剧命运被尽量弱化了,突出的是她对爱的执着追求,以及为爱而献身的纯洁、高尚的精神品德,表现出美学理想的崇高境界。

同样,“快乐王子”也是为爱而献身的,只是他是为了关心帮助穷人而献出了自己所有最珍贵的东西,最后又由于同情曾帮助过他的小燕子,悲痛得铅心爆裂而最后被毁。这里突出的也并非是“快乐王子”的悲剧命运,而是“快乐王子”善良、高尚的美德,以及为爱而献身的崇高的精神境界。这两部作品可以说是表现童话悲剧理想的最具代表性的作品。

童话中的悲剧美的表现也可以用浪漫主义的理想化手法来展示其崇高悲壮之美,突出其理想的精神境界。比如英子的短篇童话《到非洲去看树》就是一篇特别富有浪漫幻想色彩的悲剧作品。

小企鹅代代,生活在终年冰雪覆盖的南极,除了冰雪,它想象不出还有另一个天地。史密斯船长关于树的一番话,激发起它到非洲去看树的愿望,而且是那么的强烈与执著。终于有一天,它把自制的“果树号”冰船推入大海,带着那美好的理想,朝着非洲方向漂去。

作品并没有写出结局,当然,聪明的小读者谁都不难猜测它必然会有的悲壮的结局。事实上,小企鹅永远也到不了非洲,永远也看不到非洲的许许多多的树,因为小小的冰船根本承受不了汹涌的大海的冲击,离开南极逐渐上升的炎热气候,也足以让梦想如冰雪般融化。但小企鹅代代不懂,它心中唯有那美丽的梦想,以及为实现这一梦想的无畏与执著。正因为如此,它才什么都不顾,什么都敢做。哪怕它终究是失败了,我们仍然会为它的这种精神所感动所赞叹。这何尝不是一种人类科学探索献身精神的写照!正是由于科学家的种种美丽的想象,以及为实现理想的执著探索,才有了今天的宇宙飞船飞上太空,人类在月球登陆等等奇迹的实现。因此,当代代推下冰船,最后一次深情地回望它所热爱的家乡,让心中的理想伴它远航时,我们感受到的决不是荒唐可笑,而是一种感动,一种对理想信念执著无畏的感动。童稚的天真与崇高正融化在这诗一般的优美意境中,当如此美丽的执著将注定会成为一个悲剧的时候,作品的艺术美也就上升到了一个新的、崇高的精神境界了。

童话有时侯也表现一些儿童生活中的悲剧,其表现更是采用弱化悲剧结局、注重情感与精神境界的渲染。这一点在幼儿童话中特别突出。比如谢华的幼儿童话《岩石上的小蝌蚪》就是以其悲剧美的心灵与情感的巨大冲击波征服着小读者,给他们留下了难忘的深刻印象。

    烈日下,两只被小男孩遗忘在岩石洼中的天真可爱的小蝌蚪, 在满怀希望地等待着曾答应来带它们离去的小哥哥,但粗心大意的小哥哥居然把这事给忘了。然而,信守诺言的小蝌蚪却在烈日下的苦苦等待中渐渐地死去。 作品紧紧围绕着两只小蝌蚪的命运的悬念展开,先是来自岩石老公公的关怀; 既而是小花狗的冒失与关切;然后再是大花鸭的愿意帮忙,然而为了遵守诺言,小蝌蚪都放弃了, 最后的结局尽管令人非常伤感,然而作者却把这个悲剧的结局写得非常的含蓄、非常的美。 作者并不因为小蝌蚪的死而竭力渲染一种悲哀的氛围, 而是极富情感地描写了小蝌蚪美丽的梦,着力衬托出一个充满希望的美好意境,从而使悲剧不“悲”, 表现出一种崇高的精神境界。

小蝌蚪信守诺言,忠于情谊的纯真、善良的品格, 近于痴情的等待,给小读者留下了难忘的印象。而小哥哥的粗心、失信也很真实, 因为生活中的孩子就是这样,常常会粗心大意顾前不顾后的,他们往往是无意犯错, 是可以原谅的。正因如此,才更能激起小读者对小蝌蚪悲剧命运的同情, 在心灵上受到震撼。

悲剧童话有时侯也寓含着作家对现实的深刻感悟和理想,因而特别耐人寻味。意大利著名童话家姜尼·罗大里的短篇童话《瓦泰里那的泥瓦匠》,就是这样一篇寓含着深刻现实意义的悲剧童话。

这个故事原本是个很悲惨的悲剧,然而作者却将悲剧悲伤痛苦的一面尽量掩饰,而突出表现了童话主人公乐观豁达,为他人的幸福而幸福,为他人的痛苦而痛苦的高尚精神品质。因此,可以说作者追求的是一种精神美的表现。马里奥因意外事故,跌进了钢筋混凝土中,而成了大楼柱子的一部分。尽管他的肉体已死了,然而他的意识和心灵并没有死。他与这幢大楼里的人们朝夕相处,时时刻刻关注着他们,似乎他们的生活就是他的生活,他们的欢乐和痛苦就是他的欢乐和痛苦,马里奥完全忘记了他自己的痛苦。然而,战争的爆发,不仅摧毁了这幢大楼,也摧毁了马里奥生命的支撑点,只是在这时候,马里奥才真正地死了。因此,在赞美马里奥乐观高尚精神的同时,我们能够感受到作者对战争给人民带来的灾难与痛苦的愤怒谴责。

作品的想象十分奇特,运用了宗教神秘主义的灵肉分离的表现手法,让马里奥的灵魂和精神活着,去感受人间的温情。而后又用对比的手法,将战争的残酷与这和平的温馨相映照,更强烈地表现出了作者热爱和平和人民的反战思想,现实含义十分深刻。

当然,童话的悲剧美还可以用喜剧化的手法来表现。也就是故事本身充满了喜剧味,然而,悲剧性的结局却又十分耐人寻味。比如前面我们提到的俄罗斯儿童文学作家米哈尔科夫的童话《狗熊捡了一个烟斗》,就既是一篇充满了喜剧味的十分幽默谐趣的童话,而同时它的结局又是悲剧性的,以悲剧性的结局来告诫孩子们一定的生活哲理。狗熊抽烟上瘾,恶习难改,以至终于一天天把良好的天赋条件糟蹋怠尽,而最终成为守林人不费吹灰之力俘获的战利品。狗熊的悲剧结局的确让人既好笑,而又品味再三。

作品充满了寓言式的悲剧哲理意蕴,然而通篇又无一句说理,完全通过诙谐有趣的故事来表达,我们不难从狗熊身上感悟到作家对隐含在这个悲剧人物身上的某些人性弱点的善意的批判。

从以上对几部悲剧童话的分析中,我们不难看出悲剧童话所特有的美学意味:首先,童话中尽管不乏悲剧之作,但应该说,童话还是不具备真正意义的悲剧观念,也就是说,它与成人文学的悲剧观念还是有所不同的。尽管它也有悲剧性,也有亚里士多德所强调的崇高性与悲壮性,但在表现方法上仍有着明显的差异性,它并不强化悲剧残酷性与悲哀性的过程描述,以及给人心灵上造成的强烈的恐惧感和悲痛感而受到的震撼;相反它却是尽量弱化悲剧性的过程,以及带给人可能的恐惧感与悲痛感,用一种理想主义的美或是乐观昂扬的精神来体现悲剧美的精神本质,从而使悲剧并不“悲”,格调高昂。这是童话悲剧美特有的表现手法,与儿童文学总格调的欢快明朗是一致的。这也是从儿童读者阅读的审美特性出发的,应该说儿童读者还不具有真正能消解悲剧美学的丰富含义的水平,但这也并不能阻碍他们对悲剧作品的欣赏和基本层次的理解。为满足这一审美的需求,儿童文学采取的变通手法,即是尽量弱化悲剧的悲惨过程,体现主题所显现的崇高美的精神境界,和寓涵的生活哲理。如《海的女儿》、如《快乐王子》、如《到非洲去看树》、还有《岩石上的小蝌蚪》、《瓦泰里那的泥瓦匠》、《狗熊捡了一个烟斗》等等。即使像《卖火柴的小女孩》这样的一个非常悲惨的故事,作家也尽量把它写得非常的美,充满了理想主义的幻想色彩。小女孩在除夕的夜晚,冻死、饿死在距烤鹅橱窗咫尺之遥的街头。但她却是在美好的希望憧憬中死去的,在美丽的天堂,她是那么的幸福、快乐!这种强烈的对比手法,更深刻地揭示了现实的残酷,激发起小读者强烈的同情心和怜悯心。这种寓悲于美,寓悲于快乐,寓悲于理想,或许是童话最具独特韵味的悲剧美的表现方法,它使童话的悲剧美有了自己独具的品格和特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