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拟人为主体的童话形象

——幼儿童话特点(二)

张美妮

 

主页

童话知识

著名童话理论家

 

    拟人是幼儿童话中使用最多的表现手法,拟人形象也是幼儿童话中最常见的艺术形象。

    拟人是一种传统的艺术手法,来源于原始人类的“泛灵思想”。因为那时的人们智识水平低下,往往从主观的想象、幻想去解释各种自然现象,因而认为什么都有生命,即“万物有灵”,从而产生了“拟人”。

    幼儿之所以喜爱拟人手法,首先是因为它契合他们的心理。幼儿活动范围狭小,知识经验不多,他们接触得最多的是人,因而往往以人度物。万物在幼儿眼中总是涂上生命的色彩,他们自然希望童话中的种种形象都是活的物体。再有,拟人能把抽象的事物转化为具体可感的艺术形象,这正适应了幼儿具体形象性思维的特点。

    幼儿童话中拟人的范围十分广泛,不仅可以将各种动物、植物以及生活中种种什物人格化,即便自然现象的日月星辰、风霜雨雪,大地上的山谷河流,甚至一些观念、概念、品质,不论有形无形,也都可以赋予它们人的思想情感、行为语言。

    然而,拟人并非简单地将出现在童话中的角色简单地贴上某些物的标签。拟人形象一方面要具有人的鲜明的个性特征,但决不能把它们的“衣、食、住、行”写得和真实的入一模一样。另一方面,必须显示出所拟之物的某些“物”的属性。比如,孙幼军的长篇幼儿童话《小布头奇遇记》中的“小布头”,他幼稚、纯真、善良,很富同情心,但又比较调皮,还有点小小的任性,活脱脱是个年纪幼小的孩子形象。可是,他又是一个只能借助外力才能移动的布娃娃:小布头在他的小主人苹苹跳下儿童车时从她的衣袋里溜了(其实是“掉”了)出来,留在了车上;晚上,儿童车被拆去板凳,变成了一辆运送电动机的平板车,和小电动机在一起的小布头也随之来到了火车站,上了开往农村的火车,到站后搬小电动机的叔叔发现了小布头,很高兴地把他塞进了工作服的大口袋里,因为口袋有个小窑窿,小布头就从那里漏了出来,摔到了那个叔叔坐的马拉大车上.由于车板“丁丁冬冬”响,又把他震落白薯堆里,和白薯一起被搬进屋子,堆在角落里。由此,他遇到了小母鸡小芦花、灰溜溜的鼠老王……叶圣陶先生曾著文称赞“小布头”这一拟人形象,指出:“作者写‘物’的言动情思.当然只能以己度‘物’。高下之判在于怎样‘度’,大概能从“物”的本身出发,随已的本性和经历去“度”,就是比较好的。不顾‘物’的本性和经历等等,而拿‘人’的言动情思强加于‘物”,这样地‘度’就是比较差的。”这段议论为我们提供了鉴别的依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