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车贼的遭遇

 

 

主页

杨楠童话选

童话知识



旺仔的眼睛早就瞄好了那辆宝蓝色的“捷安特”。他刚把夹在腋下的“本子”拿出来,后面就过来一个人。回头一看,原来是个挎篮子的妇女。旺仔连忙从口袋里掏出一块绸布来,假装擦车,笑眯眯地向这位妇女打招呼:“大嫂,上菜场哪?唉,这几天风沙可真大啊!”那位大嫂只看他一眼,就急匆匆地走了。

    旺仔得意地一笑,急忙拉开“本子”的拉链,把里面的钳子拿出来,剪断软锁,然后不失时机地跳上车,飞快地踩着车轮,转到一条小路上去。

骑了一会儿,旺仔回头看看后面,没人追上来,他这才松了一口气。今天真是顺利!这辆车看样子是九成以上新车。把这“货”弄回去,交给老大,少说可以卖好几百元,自己呢,也能领到百儿八十的,今天的酒钱不成问题了。

一个月下来,旺仔总要偷上几十辆车子,发一笔小小的横财。当然,也有失手的时候,譬如上个月,他被人逮住打个半死,人们边打边骂:“打死你这个偷车贼!打死你这个偷车贼!”还不断地朝他吐口水,幸亏有人劝道:“算了,别打了!打人犯法!要是打死了,还得为这个社会渣滓去吃官司,太不值得了!还是扭到派出所去算啦。”要不是这样,他准会被愤怒的群众给打死。后来,他进了派出所,关了好几天黑屋子,还写了好多份悔过书,又对天赌咒发誓,保证今后绝不再犯,才被放出来。

安全啦!旺仔高兴得直想放声歌唱。刚才因为紧张,全身冒汗,现在想慢点儿骑,休息休息,可这车子好像还挺积极呢,照样跑得飞快。咦?这条路不是通往老大的“窝”吗,怎么走错了?还没等旺仔明白过来,车子就来到一个停车场。

嗬!这儿有成千上万的自行车,亮闪闪的一大片,全是新车,简直是自行车的王国!旺仔贼头贼脑地四处张望了几下,只见这里三面围墙,墙外没有任何建筑物,门口连个大门都没有,只在墙上钉了块牌子,上写“不劳而获者车场”。

“真怪!什么‘不劳而获’,尽胡扯,有本事才能不劳而获呢!”旺仔嘀咕道。

这里静悄悄的,没个人。奇怪,怎么没人看车?更怪的是,这里的车子都不上锁。

“太好啦!”旺仔拍了一下巴掌,心想:“我每天偷它几辆,几个月下来不就发财了?”

旺仔把原来的旧车扔了,骑上一辆新车,又顺手拉过一辆车子,把这两辆偷来的车子一起送回去。他特地捡了一堆大石子和一堆大树叶,每逢转弯的地方,都用一块大石子压着一块大树叶,一路做着记号。

旺仔想骑到老大的“窝”里去,可真是怪事儿,怎么偏偏又来到刚才那个偷车的地方!现在这里正围着一大群人,大概正在议论刚才丢车的事。

“不好!”旺仔想回头,可这车把子怎么也扭不过来。

“这是我的车子!”一个眼尖的小伙子喊了起来。人们一下子拉住了旺仔。早晨碰到的那位大嫂也忙着作证:“是他!我买菜的时候,碰到的就是这家伙!这个贼东西还装模作样地假装擦车呢!”  

不用说,这回旺仔又挨了一顿揍。送往派出所的路上,他装做肚子疼,要上厕所,偷偷翻过厕所的后墙才逃掉。

旺仔来到老大的的“窝”,老大还没回来,只碰见野凤。野凤跟他一样,也是个偷车贼。

野凤说:“旺仔,你这死人,怎么鼻青眼肿的,又挨打啦?唉,今天我也不顺利,到处都没法下手。过会儿,老大非把我骂死不可。”

旺仔兴奋地对野凤说:“你快跟我来!我找到一个好地方,有不得了的新车,快跟我一起去!”

骑上车,用不着认路,车子就飞快地跑起来,自动把他们带到那个奇怪的不劳而获车场。

他俩又偷了两辆,每人各骑一辆,又牵上一辆。

他俩高兴得咯咯笑。旺仔得意地对野凤说:“瞧,我找的这个地方多好!‘不劳而获车场’,就是让人不劳而获嘛,妙极了!真是偷车不费吹灰之力!”

野凤也说:“旺仔,没看出来,你还真能干!明天我就跟你结婚!”

旺仔高兴得都快晕过去了。

他们正说着笑着,不料“叭”的一下,两人都从车上栽了下来。

“你干嘛推我!”旺仔恼怒地责怪野凤。

“我什么时候推你了?是你推我!我好端端地骑着,是你从我背后推我一把!”野凤气呼呼地回答。

两人四处看看,没看到谁,又继续骑起来。骑着骑着,忽然又都栽下车来。这回不单是旺仔,就连野凤也跌得头破血流。

是谁在捣鬼?回头看看,却又找不到人。旺仔嘀咕道:“真是见鬼了!莫非是这鬼车……”

他俩骑一路跌一路。野凤疼得直哭。

“忍一忍吧!”旺仔说,“只要骑到家就没事了。反正这两辆车都要卖给人家,让别人跌死也不关我们事。”

回到老大的“窝”,放好车子,旺仔又带着野凤出发了。

他们又来到不劳而获车场,又偷了两辆车:各人骑一辆又牵一辆。这回,一路上倒是平安无事,旺仔高兴地对野凤说道:“哈哈,一点儿苦头都不用吃,上哪儿去找这么轻松自在的偷车活儿!”

“是呀,这个不劳而获车场就是专给咱们不劳而获的人送车的。”野凤自作聪明地说道。

“我说嘛,有本事才能不劳而获呢!”旺仔得意洋洋地说。

话还没说完,却又“叭“的一下,连车带人一起跌倒了。车子压得他俩连爬都爬不起来。

原来,这车子就像涂了强力胶似的,把他俩牢牢地和车子粘在一起,怎么也掰不开。

“咝——”衣服撕破了,撕成了一条条,两人只好光着身子从车子下面和布条条里钻出来。

“怎么搞的,这车子怎么会这样!幸亏不是放着给自己用。”野凤苦着脸说。

“算了算了,反正是卖给那些冤大头,管它呢!以后让别人骑着吃苦头去。明天咱们再去偷几辆好的!”旺仔安慰野凤。

光着身子可没法见人呀。他俩只好坐在地上等太阳落山,黑夜降临。

冷风儿一阵阵地袭来,两个光身子的家伙冻得牙齿咯咯咯地直打战。好容易等到夜深人静,街上没人,他们才溜回家穿上衣服。

第二天,他们又接着去偷。这回,他们不敢骑车,换成了步行。

旺仔自我安慰道:“步行有好处,效率更高,一下子可以偷四辆呢!”

有大石子和大叶子做的记号,他俩顺着“记号”走。走了一两个小时才找到那个停车场。

这回,野凤说什么也不敢骑车了,旺仔只好陪她一起推着车子走。他俩每人推两辆,走着走着,越来越累得慌。

野凤说:“真是怪呀,这车怎么特别沉?”

“兴许是质量好,材料结实呗。”旺仔答道。他劝野凤:“推着挺累的,你还是骑上去吧!”

可野凤说什么也不敢骑车,她说:“累归累,总比摔得鼻青脸肿好。”

“那就少推一辆吧!”旺仔说。

“不,不,来一趟挺不容易的,还是坚持一下吧!”

他俩都舍不得扔掉一辆,只好坚持推下去。两人推得气喘吁吁,推得汗流浃背。

野凤嘀咕道:“哼,不劳而获,不劳而获,还让我累成这样!”

“是呀,应该是一点儿力气都不花才是!”旺仔十分赞同。

眼看就要到家了,不料明明是好端端地走着路,两人却又都跌了一交,车子全摔倒在地上。他俩爬起来一看,傻眼了:四辆车全都散了架,变成了一个个零件。

这些零件怎么捧回去呀?野凤气哭了。

更可气的是,他们回家打开锁着的“仓库”一看,奇怪!原来那些偷来的车子像长了翅膀,全都不见影子了!

两人一屁股坐倒在地上,大哭起来。

还是旺仔坚强些,他抺干眼泪,安慰野凤:“别灰心,咱们从头开始!再去偷,用大卡车装!”

野凤也说:“对!开大卡车去,跑上几百趟,把这些车子全部运走,咱们就可以开车行当大老板了!”

果然,他们连夜就去偷了一辆大卡车,马上就开卡车去偷。

不一会儿,不劳而获车场到了。旺仔和野凤把一辆辆自行车搬上大卡车。

不知为什么,这些车子像有千斤重,每搬一辆都要使出吃奶的力气。

野凤又气呼呼地埋怨道:“说什么‘不劳而获’车场,费这么大力气,能叫不劳而获吗!”

“不劳而获,不劳而获,就这样‘不劳’吗?哼,名不符实!这些自行车应该自动飞到车上才对呀。”旺仔嘀咕道。

刚说完,这些车子果然都像是长了翅膀,一辆辆地飞了起来。它们有的互相撞在一起,有的撞在卡车边上,有的砸在他们头上,

他俩哇哇哇叫着,脸碰破了,鼻子碰青了,好容易装好一卡车回去。

路上,大石子压着大叶子,月光下,这条路线清清楚楚的,旺仔亲自开车,照着记号开回家。

忽然一阵大风吹来,把卡车里的自行车全都吹出去了!

旺仔叫起来:“那么重的车子,风怎么能吹得起来?怪事,怪事!真是怪事!”

卡车里连一辆自行车都不剩了。回头一看,那些当路标用的大石子和大叶子,也被大风吹得无影无踪。不劳而获车场再也找不到了,旺仔和野凤只好灰溜溜地回家去。

可是,怎么回事?明明是要回老大的“窝”,车子却不听使唤,居然开到公安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