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妖求学

 

 

 

主页

杨楠童话选

童话知识

 


      每天,看着别的孩子们上学、放学,蓝脸儿的心里就直痒痒,像是有一群小蚂蚁在爬似的。可他把这心事,跟村里的孩子柱儿一说,柱儿就一个劲地摇头:“不行啊,有谁见过妖怪坐在教室里上课的?你一进校门,不把大家吓死才怪呢。老师都吓死了,你还能上成什么课!”

    这么一盆冷水当头一泼,蓝脸儿自然也就死了心。可他还是常常感到苦恼:自己年纪轻轻的,什么本领也没有,到这世界来,能干什么呢?

    绿面妖怪听说这事,不禁哈哈大笑:“傻瓜!谁听说妖怪要上学?我从来没上过学,不照样活得好好吗!”

    正说着,大路上走来一个俊俏姑娘。绿面妖怪跳到她的面前,张牙舞爪地朝她做鬼脸,那姑娘吓得大叫一声,昏了过去。过一会儿,那边又走来一个小伙子,绿面妖怪冷不丁跳起来,朝他猛击一拳,小伙子倒下了。

    “看见了吧?事情就是这么简单,用不着学。”绿面妖怪得意洋洋地说。

    “哼,干坏事当然简单罗,当然用不着学。”蓝脸儿轻蔑地哼了一声,生气地走开。

    “好吧好吧,别生气!你一定要学本领,我教你就是了。”说着,绿面妖怪把手一招,面前的一条大河不见了。

    蓝脸儿惊得张大了嘴,佩服得五体投地:“啊,你真了不起!”

    绿面妖怪更加得意洋洋,又念了一句什么咒语,面前的一块大石头爬上了山顶。

    蓝脸儿摇摇头,揉了揉眼睛,好半天才回过神来。他下定决心,要一辈子跟着绿面妖怪,把他的本领全学到手。

    “慢着,别性急,我会一样一样教给你的。现在,你是我的徒弟,以后你得喊我师父,别这么没大没小的。在正式学艺之前,你先要帮我做些事情。将来,等时机成熟了,我自然会把本领教给你。”绿面妖怪马上摆出师父的架式,连说话的腔调都变了,“现在,你先到我的洞里,把我的跳蚤搬到太阳下面去晒晒。”

    “是!”蓝脸儿恭恭敬敬地回答,慌忙去执行这第一项差使。

    绿面妖怪的妖洞里爬满了跳蚤。一见到蓝脸儿,它们就像一群淘气鬼,有的朝这蹦,有的朝那跳,蓝脸儿逮了这个逮不了那个,忙得腰酸背疼,好容易才把它们一个个地放在大匾里,搬到太阳下面去晒。可这些跳蚤还不老实,继续扮演“胜利大逃亡”的角色,向四面八方乱蹦乱跳,害得蓝脸儿手忙脚乱,忙了好一阵,才把它们安顿好,他自己身上却被它们咬得到处是又痛又痒的红疙瘩。

    好容易收拾停当,蓝脸儿兴冲冲地跑到绿面妖怪面前,喊道:“师父,我已经完成任务了,您该教我本领了吧?”

   “慢着慢着,别咋咋呼呼的,你还有事情没办呢,快去把我家门外的蜘蛛网收集起来,织件夏天穿的衣裳!”绿面妖怪躺在乱七八糟的野藤上,迷迷糊糊地吩咐道。

    蓝脸儿又赶紧跑到绿面妖怪的山洞外面。那里,山壁上、大树上、青草上,到处挂满了蜘蛛网。蓝脸儿轻手轻脚地把蜘蛛网收集起来。可是,这些蜘蛛网并不比跳蚤好对付,它们一碰就断,一断就粘在手上,甩也甩不掉。蓝脸儿忙了一整天,才收集到泥丸子那么大的一小团,自己却已经直不起腰来了。没办法,明天还得接着干呀。蓝脸儿一直忙了整整一个月,才收集完蜘蛛丝。后来,又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织好衣裳。

    “这下总该教我本领了吧?”蓝脸儿急切地问。

    “早呢,你还应该继续当我的听差。时机一到,我自会通知你。”绿面妖怪懒洋洋地回答。

    唉,为了学到本领,蓝脸儿只好耐着性子,听从绿面妖怪给他的种种差使。这些差使都那么古里古怪。例如,帮他的蜘蛛挠痒痒呀,替他把老鼠洞盖成一座小房子呀,帮他酿造蚊子酒呀,到河底去埋肉骨头呀,把蚂蚁蛋用酒淹起来呀……

    一年过去了,绿面妖怪还丝毫没有传授本领的意思。蓝脸儿忍不住又去催他:“师父,您该教我本领了吧?”

    “别性急呀,时候还没到呢。”绿面妖怪仍然是那副不紧不忙的样子。

    第二年过去了,第三年又过去了,绿面妖怪还是不提传授本领的事儿。蓝脸儿再也忍不住了,说:“既然你不教我本领,我就不喊你师父,也不帮你做事了。我找别人去!”说完就要走。

    绿面妖怪一听急了,赶紧拍拍屁股,从树上跳下来喊道:“别走别走,你跟我来,我把本领全教给你!”因为蓝脸儿是自己唯一的徒弟,他要是一走,自己就没有徒弟了,所以绿面妖怪有些舍不得。

    绿面妖怪把蓝脸儿带到山顶上,对他说:“看见了吧?下面是海湾,我教你念几句咒语,这海水就会干枯。”

    蓝脸儿一看,海上有几条渔船,渔民们正在撒网捕鱼。他忙喊道:“别念别念!海上有渔民在捕鱼呢。”

    绿面妖怪惊讶地看了他一眼,说:“他们捕鱼关我们妖怪什么事呢?算了,你不学,就学别的。”

    他又带着蓝脸儿来到河边,说:“我可以让河水泛滥,把这些房子全都淹没。现在,你跟着我念……”

    绿面妖怪的咒语还没说出口,蓝脸儿就急忙叫起来:“别念别念!”

    “又怎么啦?”绿面妖怪奇怪地问。

    “河水一泛滥,这些房屋都淹了,人们有什么地方住呢?”

    “我管人家死不死!你真是爱管闲事!”绿面妖怪有些生气了。“好吧,再换一样,看我手一招,就会有满天蝗虫飞来。”

   “别!别!千万别!求您别把蝗虫放出来,它们会毁掉庄稼,害得农民没饭吃呀。”

   “哼,你真会瞎操心!我最后问你:要不要学偷东西?要不要学骗人?要不要学杀人放火?要不要学传播病菌?要不要学打人……”绿面妖怪不耐烦地问。

    “你,能不能教我学些好事?”蓝脸儿诚恳地问道。

    绿面妖怪一听,气得跳了起来:“啊,你真是个蠢货!你忘了咱们妖怪的规矩:只能干坏事不能干好事。你别做梦啦!我要教你的,全都是你认为的坏事,你到底要不要学?”

    蓝脸儿叹了口气,默默地转身离开了。

    “喂,别走呀!你一走,以前干的事全都白干了。”绿面妖怪在背后喊道。

以前那些苦差事,像一叠灰色的图片,在蓝脸儿的脑海里抖开,可他还是把手一挥,头也不回地走了。

 晚上,月光照着群山,照着山下的村庄,也照着坐在岩石上的蓝脸儿。他的脸映着月光,蓝得像青靛似的,显得有些滑稽。他一动不动地坐着,脸上挂着泪珠。

    忽然,有只手搭在他的肩上,把他吓了一跳,他猛地转过身来,一看,原来是柱儿。

    柱儿笑眯眯地对蓝脸儿说:“朋友,我已经跟我们校长说过了。他答应让你上学。”

    一道亮光从蓝脸儿的脸上闪过,这亮光胜过了月光。

“真的?”蓝脸儿好像置身于梦中,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他想,即使是梦,这也算是美梦呀,因为妖怪的梦总是恶梦。

“真的真的!我们把你的情况告诉大家,结果校长同意了,说像你这样好学上进的孩子,怎么能剥夺你学习的权利呢?哪怕是小妖怪,也同样不能把你拒之于教室门外。他同意接受你入学。别的老师也全都乐意收你这样的学生。”

    蓝脸儿的心头又一次涌起热浪,谁说妖怪的心永远是冰冷如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