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有个小岛

 

 

 

主页

杨楠童话选

童话知识



海上有个小岛。它很小,只有操场那么大。岛上除了荒草和一条浅得几乎见底的小溪外,什么也没有。人们都叫它“荒岛”。

小岛常常伤心地落泪。它把自己的泪水汇入那条快要干涸的小溪。它叹息着说:“唉,我是个被人遗忘的小岛,是个没用的小岛,谁也不需要我了。”

有一天,一条小艇载着一群孩子,从小岛附近经过。他们要去参加一个少先队活动。忽然,一阵暴风雨来临,船上的机器又出了故障,船翻了。幸亏靠近小岛,辅导员老师把他们全都救了上来。

孩子们上了岸,坐在地上休息,晾干衣服,然后他们就蹦蹦跳跳、打打闹闹地散开来。他们在小岛上逛了一会儿就回来了,失望地说:“这小岛上除了野草,什么也没有,真没劲!”

一个文静的女孩子说:“我就喜欢花,唉,可惜这小岛上没有。它要是有花,有草,有树,小溪里的水再多一些,它就会变成一个美丽的小岛。”

“废话!它本来就是个荒岛嘛,怎么可能有花、有草、有树、有小溪呢?”旁边那个打扮得很漂亮的女孩,撇了撇嘴说。

这群孩子的队长──那个大脑门的男孩说:“沈艳,世界上的事情是会变的,过些时候,这个荒凉的小岛,说不定真会变成个美丽的小岛呢。”

“说得对!只要我们对未来充满希望,并且努力去做,很多事情是会成功的。”辅导员老师说。

忽然,那个文静的女孩惊喜地叫了起来:“快看呀!这石缝里有棵小草呢!有一棵小草,就会有许多许多小草。以后,这个小岛就会变成绿色的。等我们下次再来的时候,就会看到一个美丽的小岛!”

小岛听到孩子们的这番话,高兴得差点儿要晕过去了。

小岛一夜都没睡着觉,它不停地流着激动的眼泪。它的泪水汇入那条几乎干涸的小溪。它想:“我不是没人要的小岛,孩子们需要我。他们说得对,我是有希望的。我一定要努力变成一个美丽的小岛。”

一股暖流在小岛的胸膛里激荡,奔腾而出,流遍了岛上所有的土地,也流入了那条浅浅的小溪。小溪的水涨满了,开始汩汩地流动;那棵石缝里的小草,一下子变得茁壮起来,结出了草籽。

风儿吹过,小岛说:“风儿,风儿,请你帮个忙,把这些草籽撒开来!”风儿答应了它的请求,帮它把草籽撒到四面八方;小鸟飞过,小岛说:“小鸟小鸟,请你帮帮我的忙,带些花籽和树种来!”小鸟也答应了它的请求,帮它带来了花籽和树种。

春天来了,在一个晴朗而温暖的日子里,草籽和树种长出了嫩绿的小苗;那花籽不但长出了小苗,还开了几朵小小的花儿。

小岛上一片绿色,充满生机,已看不到枯黄的荒草。

小岛高兴地说:“现在,我不再是个没用的荒岛了,我是充满希望的绿岛!”

小岛把希望和勃勃的生机传遍岛上的每个地方,于是,岛上的万物也都有了生命。

 

过了几年,一个大脑门的小伙子和一个文静的姑娘坐着小船,到海上游玩。在灿烂的阳光下,他们从望远镜里看见,海面上漂浮着一块绿色的东西。

“快看!那是什么?”小伙子指着那一小片绿色。

“那是小岛,一个绿色的小岛!咱们快划过去!”姑娘兴奋地说。

他们马上把船划了过去。

姑娘一踏上小岛,就激动地叫了起来:“李冰,这是咱们小时候来过的那个荒岛!”

小伙子环顾了一下四周,点点头说:“不错,是那个小岛!不过,它已经不是荒岛了。夏燕,你说过,‘以后,这个小岛就会变成绿色的。等我们下次再来的时候,就会看到一个美丽的小岛。’现在,你的话已经变成了现实!”

他俩手拉手向前跑去,像端详一个老朋友似地,仔细察看小岛的每个地方。他们像是闯入一个童话王国,发现这里到处都有生命:

那弯弯的小溪用清脆悦耳的歌声欢迎他们──它那清澈的溪水冒着一串串水泡,水泡上升到水面瀑裂开来的时候,变成了一个个音符,这些音符组合成曲子:“欢迎你们,我的老朋友!请跟我来吧,我为你们指路!”

那草地变成一个绿色的巨人,展开柔软、厚实的胸膛,低语般喃喃地说:“来吧,老朋友,在我这里休息一下吧!”

那些高大、茂密的树木,像一把把大伞似地撑开浓密的树荫,用平和、低沉的声音说:“朋友,有我的保护,你们是绝对安全的。”

那树上的鸟儿,也像响应似地,唱起了优美、快乐的歌儿。

那些花儿等他们走近,一下了全都开放了。每朵花的花心里都有一张小小的笑脸,小嘴一开一合,送上醉人的芳香。

李冰和夏燕手拉手、肩并肩,在草地上散步,坐在花丛里谈心,在树下打闹,到小溪里玩水……他俩度过了愉快的一天。

夏燕幸福地说:“李冰,过几天咱们再来玩!这是咱们的小岛,是咱们的秘密天堂。在这里,我们就像童话里的王子和公主。”

“不,这个小岛应该属于大家。咱们要使它变得更好,让更多的人来玩。”李冰摇摇头说。“咱们组织个义务劳动,让小伙子和姑娘们都上这儿来,把这里整修一下,使小岛变成一个美丽的公园。”

“你说得对!我不该只想到咱们俩,忘了别人。”夏燕惭愧地说,“回去以后,咱们先要好好规划一下,拿出一个设计方案来。”

小岛听了他俩的话,又一次激动得快要晕过去了。它又是一夜不眠,心想:“我要能变成公园,那该多好呀!这里一定非常热闹,我会有很多很多朋友。”

 

又是一个晴朗的日子,小岛上又来了一位客人。这是一个姑娘,打扮得非常漂亮。小岛认出来了,这个姑娘小时候,曾经跟李冰、夏燕,还有好多小孩一起,来过这里,她名叫沈艳。

沈艳低垂着头,一副无精打彩的样子,还时不时地掏出手帕来擦擦眼泪。她拖着无力的脚步,漫无目标地走着,走到小溪旁边,坐了下来。

“唉,什么都完了。”沈艳叹着气自言自语道。

忽然,沈艳听到有谁在对她说话:“别灰心!”

沈艳四处张望,想找到说话的人来,可是周围连个人影都没有。

“你是谁?”沈艳紧张地问道。

“别灰心,别灰心……”

沈艳听清了,原来是小溪在讲话。小溪欢快地流着,一边流,一边发出悦耳的音乐。从它那叮叮咚咚的声音中,可以辨认出“别灰心”几个字。

沈艳惊愕得站了起来,后退了几步。“你……你怎么会讲话?”

“在这小岛上,我们都是有生命的,大家都会讲话。我知道,你是因为考不上大学才这么难过的。”

这会儿,沈艳才从它那“之”字形认出它来:“噢,原来你就是那个荒岛上的小溪,快要干涸的小溪!”

小溪很不高兴地“哗哗”了两声,说:“现在,我才不会干涸呢,我们这个小岛早就不是荒岛了!”

被小溪这么一说,沈艳才回头细看了一下小岛,她不禁大吃一惊:“啊,小岛怎么变样了!”

“是呀,你过去说过这个小岛‘本来就是个荒岛嘛,怎么可能有花、有草、有树、有小溪呢?’现在不是什么都有了吗?”那绿色的草坪像巨人一样,发出低沉的声音。

“当然变样啰!我不是从树籽变成大树了吗?”那枝叶繁茂的大树沙沙沙地笑了。

“我也从花籽变成了鲜花。”娇滴滴的花儿柔声附和着。

沈艳摸了摸柔软的草地,拍了拍大树,又凑近花丛闻了闻花香,喃喃地说:“是呀,它们都变了,变得这么漂亮,这么开心,只有我……唉!”

大树摇晃着枝叶,又沙沙沙地笑了:“哈哈,你真是个傻丫头,只会悲观失望!你们的辅导员不是说过吗:‘只要我们对未来充满希望,并且努力去做,很多事情是会成功的。’”

听了它们的一番话,沈艳的脸上露出了沉思的神色。那小溪叮叮咚咚对她唱歌,草地给她送去清新的气息,大树沙啦沙啦爽朗地笑着,花儿转动着美丽的笑脸,飘来沁人的芳香,沈艳的心像被洗涤过似的,那些痛苦和忧郁一下子消失了。

这时,不远的地方传来了一片脚步声和欢歌笑语声。沈艳一看,迎面走来了一群小伙子和姑娘,他们都带着劳动工具。那带队的是个大脑门的小伙子。他的身边是个文静的姑娘。

沈艳惊喜地喊道:“李冰、夏燕,你们还认得我吗?”

“沈艳,你怎么在这里?”李冰和夏燕也惊喜地发现了她。“你要不要参加我们的义务劳动?我们要把小岛打扮得更漂亮,让它成为一个美丽的公园!”

“我怎么会不参加呢?本来嘛,这个小岛就是我们大家的!”

傍晚,他们离开的时候,给小岛留下了一片笑声。在这笑声中,你可以辨认出沈艳那银铃般的声音。

这一夜,小岛不停地笑着,它快乐地想道:“太好啦,我的梦想马上就要变成现实了!”

 

     第二天,小岛上又来了几个人── 一个前呼后拥的胖子带着几个凶神恶煞般的大汉。他们在岛上查看了很久,最后,胖子满意地对那几个跟班说:“就这么定了!明天,你们就给我干起来!干得好,我赚了钱绝不会亏待你们。”

过会儿,一群青年来到胖子面前,带头的是李冰。他说:“蒋老板,这个小岛是公共的地方,是属于大家的,我们正要把它变成公园,你不能把它变成你的私有领地!”

“笑话!有人把它批准给我,就是我的了。你们管不着!”胖子傲慢地说。

李冰他们为这事奔忙了几天,却毫无结果。

过了几天,那几个家伙雇了一些工人,在小岛上乒乒乓乓地干了起来。草地被几双大靴子践踏成大花脸,在绿色中掺杂着一块块的泥褐色,它哭丧着脸诉苦道:“唉,我变得这么丑,以后,有谁愿意在我身上躺一躺呢?” ;大树在电锯的切割声中呻吟着倒下,只来得及说一句:“朋友们,这是怎么回事呀?”就被人拖走了;花儿们有的折断了腰,有的花瓣被踩入泥土中;那小溪也不再快活地吟唱,因为溪水已不再清澈见底,水面上总是飘浮着香烟头、塑料袋等各种脏物。

又过了一些时候,在小岛的四周筑起了围墙,围墙上开了一扇大门,大门上方竖起了一块大牌子,牌子上写着“水上游乐场”几个大字。大门的旁边有间小屋,窗户上的小牌子写着“售票处”三个。

又过了一些时候,高空转轮、碰碰车、摩托艇……也都相继在岛上出现。

小岛心焦如焚,它喊道:“停下!快停下!”可是谁也听不见它那微弱的声音。

水上游乐场正式开业了,每天都有很多人到小岛上游玩,这里变得热闹非凡,连夜晚也是一片灯火辉煌,高音喇叭响个不停。小岛被搅得心神不宁,可它不断地安慰自己:“不管怎么说,我能为大家服务,应该感到骄傲才是呀。”

一天,小岛看见,有几个孩子站在围墙外面向里张望,眼里露出渴望的神色。小岛高兴地喊道:“进来吧,到我这里来玩!”那几个孩子真的往里面走,可是,这时马上窜出几个大汉来,抓住孩子们的脖领往外推。一个瘦瘦的孩子摔倒了,额头撞在石头上,流出了鲜血。小岛气愤地喊道:“住手!让他们进来!”可是,那几个大汉冷笑着说道:“哼,没钱还想进来玩!”

以后,小岛发现,在围墙外面有越来越多的人,带着渴望的神色向里面张望,他们都是没钱买门票的人。

小岛不再感到快乐了,它觉得希望渐渐地离它而去,自己的躯体渐渐变得冰凉、僵硬。

有一天早晨,当人们醒来时,惊奇地发现,小岛已带着游乐场上的那些高空转轮、碰碰车……一齐沉入海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