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房子和新房子

 

 

主页

杨楠童话选

童话知识


她—— 一座新房子终于落成了!当黎明的第一道曙光照在她的身上时,她醒了。

她撩开面纱——那雪白的绣花窗帘,一眼就能看见面前那棵高大的老枇杷树(她的主人建房时,用围墙把这棵属于公众的大树圈进了院子)。现在,树上的鸟儿正在对她歌唱,她觉得非常快活。

透过树叶的缝隙,她发现了她的邻居—— 一座老房子。

这会儿,老房子正被一股煤气熏醒了。在他的厨房里,那个破旧的排风扇正吃力地把煤气排出屋外,那煤气味把老房子熏得直咳嗽,咳得房子都快散了架。

老房子也发现了新房子,他向她打招呼:“喂,美丽的邻居,你好!”

您好,老爷爷!”

唉,我不好啊!我已经活了六十多岁,身上的毛病越来越多了。瞧,我得了严重的皮肤病,墙上的石灰正在大量剥落,露出许多斑块,甚至有些发黑;我的头顶也有些斑秃,瓦片掉了,下雨的时候,屋里会漏水;我的眼睛——窗户常常关不上,被风吹得哐当哐当响;我还常常流口水,那自来水会不时地滴漏;夜里,我全身酸痛,地板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我哪像你,这么年轻,这么健康!”

听老房子夸她年轻、健康,新房子更觉得高兴,她信心百倍地说:“我的新生活就要开始了!过一会儿,我的主人就要把家具搬来,您瞧着吧!”

正说着,老房子只听一阵汽车喇叭声,定睛一看,只见几辆满载家具的卡车开到新房子的面前。卡车上跳下来几位身强力壮的小伙子,把家具搬了进去。

第二天一大早,老房子就被一个愉快的声音喊醒了:“老爷爷,您快看看,我这儿多漂亮!”

老房子用他的大眼睛——窗户看去,看见新房子的每个房间都很漂亮:那新漆的地板、雕花的房门、精致的石膏线条、艳丽的墙纸、高贵的枝形吊灯……都使老房子自惭形秽,他特别羡慕的是,客厅里有一架乌黑锃亮的大钢琴,能发出叮叮咚咚好听的响声。想想自己,那嘎吱嘎吱的开门声越发显得刺耳。他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老爷爷,您别难过!说不定您以后也会碰上一个好主人,他也会把您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新房子同情地说道。

“你说什么?”一听这话,要不是地基死命地拉住他,老房子早就跳起来了,“我的主人不好?你可别搞错啦!他是天底下最好的人,他的全家都是最好最好的好人。瞧他的儿子陈钢,是我见过的最好的孩子。我的主人就是穷一些,可这不能怪他呀。他还是个厂长呢,就是太死心眼了,说是厂里有的工人比他还困难,就把什么都送给人家,自己宁可受穷,连我都跟着倒霉。别人劝他把我装修一下,给我整整容,他却怎么也不肯。”

听了他这番话,新房子心想:“这个老房子真是个老实的家伙!自己这副又老又丑的模样,主人却不管他,他还替主人辩护呢。我要看看他的主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好人。”

打这以后,新房子就常常撩起面纱——窗帘,朝老房子那边看。她看见老房子的主人,总是每天一大早就骑着自行车出去,半夜才回家,连星期天都很难见到他。女主人除了上班,总是忙着做家务。她经常花很多时间帮老房子打扫,把他上上下下都收拾得干干净净的。新房子心想:“她确实是个好人,瞧她对老房子照顾得多周到呀!”

新房子最喜欢老房子的小主人了。他是那么文静,经常坐在窗前读书、画画,有空就帮妈妈做事,为老房子扫地、拖地板、擦玻璃窗。

那天,新房子正在看他画画,忽然“砰”的一声,她疼得叫了起来。原来她的主人一家回来了。他们把门狠狠一推,让门撞在墙上,疼得新房子差点儿哭出来。

“儿子呀,你给我们好好弹琴,好吗?”男主人说着,就往沙发上一倒,把自己的胖身躯埋在沙发里。

“不嘛,我不要弹琴,我要吃雪糕!”他的儿子扭着身子,撒娇地喊道。

“孩子,这架钢琴是好几万元钱买的,你要好好练习呀。过一会儿,客人来了,你就给他们露一手!”女主人也劝着儿子。

“不,我就不!我要吃雪糕,现在就要!”孩子继续扭着身子,任性地吵着。

没等两个大人作出反应,门铃声陡然响起。一群男女走了进来。

房子里像炸开了锅,有说,有笑,有大声叫嚷的……吵得新房子头疼。

主人和客人一起,把沙发挪开,打开音响。顿时,大喇叭里发出震耳欲聋的流行音乐。大家随着乐曲跳起舞来,地板被跺得咚咚响。新房子觉得自己的胸口被他们跺得生疼生疼的,都快透不过气来了。

这些家伙口渴了,主人就从酒柜里拿出各种酒和饮料。他们一边喝一边说笑,把杯中喝剩的酒,随意拨在地板上,弄得新房子身上湿漉漉的,酒味熏得她直想吐。

直到天快亮了,新房子里才安静下来。

天亮了,老房子又向新房子打起了招呼:“美丽的邻居,昨天夜里,你们那里好像挺热闹的嘛。”

“别提了,我现在还头疼着呢。要是他们天天这样,我真要受不了啦。”

“夜里,我也被吵醒了好几回。我家主人全家都被闹得睡不着,他们的儿子今天还要参加考试呢。唉,我不明白,这些家伙怎么不为邻居着想呢?”老房子气愤地说。

太阳出来了,照在新房子的屋顶上,大概由于一夜没睡好,新房子身上的色彩已不像平时那么鲜亮了。

每天,新房子都要忍受主人的折磨,她真的受不了啦。她羡慕地对老房子说:“唉,还是您的主人好!只要能换个好主人,我宁可变得像您这么老,这么穷酸。”

老房子总是安慰她:“你别难过,总有一天,情况会改变的!”

果然,有一天,当新房子昏昏沉沉地醒来时,只见女主人正忙着往一辆卡车上搬东西,却不见男主人的影子——原来,男主人因为贪污,被削了官职,正在等待进一步的审查呢。他们非法占有这座房子,因此必须从这里搬走。

能搬来一个好主人吗?新房子在盼望着,老房子也跟她一起盼望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