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吧,鞋子,鞋子

 

 

主页

杨楠童话选

童话知识


  唉,燕燕跳着跳着,又摔倒在地上了!顿时,失望和痛苦淹没了她,使她差点儿爬不起来。

  燕燕从小就想当一名优秀的舞蹈演员,经过几年艰苦的训练,已经离那理想的目标不远了。大家一致认为,不久的将来,她会成为一颗灿烂的舞台新星。可就在这时,不幸降临了:她跌伤了腿,伤好以后,怎么也没法像过去那样灵活自如地跳舞。她那美丽的理想,就像五光十色的肥皂泡一样破灭了。

  燕燕正在伤心地暗暗哭泣,忽然,耳边像是有人对她耳语:“你应该到莫河镇去,找老鞋匠胡贝爷爷,他有一双白色的舞鞋,穿上它你一定会成功!”

  燕燕环顾四周,咦?连个人影都没有,是谁对她说话?管他是真是假呢!燕燕还是动身到莫河镇去。一打听,这个镇上果然有个老鞋匠,名叫胡贝。

  在一个破烂不堪的小鞋铺里,燕燕找到了胡贝爷爷。这会儿,他正在绱鞋,当他听燕燕提起鞋子的事情,大吃一惊,连手里的锥子都掉在地上了。他惊讶地问:“你怎么知道我有白舞鞋?这事除了我,可没人知道的呀!我家是有两双祖传鞋子,不知已经传了多少代啦。我父亲临死前亲手把它交给我,叫我千万要藏好,别让任何人知道。因为尽管这鞋子有魔力,可弄不好也会给人带来灾难,连我自己都不敢穿。小姑娘,我劝你还是别碰它。”

  谁知道,胡贝爷爷越是这么说,燕燕就越是想得到这双白舞鞋。她说:“老爷爷,你把宝贝藏起来不用,多可惜呀!还是让我试试吧!我穿上它表演精彩的节目,能给观众带来更多的快乐。”

  胡贝爷爷经不住燕燕的一再央求,终于答应下来。他爬上一个秘密阁楼,拖出一只旧皮箱来。这皮箱上的皮面都磨白了,箱角也磨破了,看样子已经很旧很旧。箱子上锁了一道又一道。

  打开皮箱,燕燕看见里面躺着两双鞋子,一双是金的,那金鞋子是用金子做的,金灿灿,亮闪闪,上面镶着红色和蓝色的宝石,真是美极了!而那白舞鞋,只是用普通白布做成的,没什么特别的地方。

  燕燕心想:“白鞋子哪比得上金鞋子!我应该挑金鞋子才对。”她穿上金鞋子试试,啊哈,不大不小正合适!燕燕高兴得转起了圈儿。她摇着胡贝爷爷的胳膊说:“老爷爷,快教我怎么用吧!”

  胡贝爷爷说:“这双魔鞋的口诀是:‘跳吧,跳吧,金鞋子,带我到神秘王国去!’”

  燕燕穿着金鞋子,念起了口诀。刚念完,她就觉得金鞋里面像安了小电动机似的,带着她跳了起来,使她像青蛙那样,向前蹦蹦跳跳着。她自己想往东,可鞋子却带着她往西;她要往南,可鞋子偏要往北;她想停下来,可鞋子就是不肯停。总的一句话:这鞋子有自己的主意,该往哪儿,燕燕非但指挥不了它,还得听它的。

前面是条大河,河水翻滚着白色的巨浪,像匹野马似地向前奔腾。眼看就要跳到河里去了,燕燕急得大叫:“停下!快停下!”可自己的脚还是没法停下来。  

“嗵!”金鞋子带着燕燕跳到水里。燕燕吓得连忙闭紧眼睛,心想:“这下我要淹死了!”可是不,她觉得脚下又轻又软,很舒服。她睁眼一看,啊,金鞋子正带着她走在水面上呢!她的鞋子轻轻地踩在水上,连一点水花也没溅起,鞋子还是干的!

  上了岸,金鞋子又带着燕燕向草地跳去。这儿的青草特别茂盛,长得比人还高,连路都找不到,这可怎么走呢?忽然,燕燕觉得自己一下子跳得老高,居然跳到草尖上了,轻轻的,轻轻的,就像踩在绿色的地毯上,不,比地毯还要舒服呢!

  过了草地,金鞋子又带着燕燕上山。这回,爬山倒挺轻松,一跳一跳,沿着上山的石阶,一级一级地,不一会儿就到了山顶。接着,又一级一级往下跳,一点儿也不费劲,比走平地还快呢!

  金鞋子又带着燕燕向前跳,一会儿爬山,一会儿过草地,一会儿又过江河,过大海。燕燕记不清已经走过哪些地方,也弄不清朝哪个方向去。她没日没夜地蹦蹦跳跳,又累又饿,真想停下来好好吃顿饭,美美睡一觉。可是不成,金鞋子不让她停下来。

  燕燕又上了一座山。这山很高很高,直插云霄;这山又很陡,陡得就像一座笔直的高墙。不要说人了,就连猴子也没法上去。可是,金鞋子居然让燕燕沿着这么陡峭的山壁往上跳。燕燕吓得脸发白,心儿怦怦乱跳。

  不一会儿,到了山顶。燕燕喘了口气,朝四下望去,只见四周全是云雾笼罩,自己是在云海包围之中。她不知自己到了哪儿,只好由金鞋子带着,在云海里穿来穿去。

  金鞋子终于停了下来,云雾也开始消散。燕燕看见前面有座金光闪闪的宫殿。从宫殿里走出一队卫兵。卫兵由一位将军带领,走到燕燕的面前停下来。将军朝燕燕行了一个举手礼,说:“这儿是神秘国,欢迎女王陛下驾到!”

  “什么?我是燕燕,不是女王,你认错人了!”燕燕急忙分辩。

  可是,将军和卫兵们不管三七二十一,拥着燕燕,带她进了王宫,让她坐在宝座上。

  一位白胡子大臣跪在燕燕的面前说:“女王陛下,您要什么东西,请尽管命令。现在,您大概已经饿了吧?”

  听他这么一说,燕燕果然觉得自己饿坏了。可不是?她已经好几天吃不上饭,饿得没了知觉,被他这么一问,肚子马上就像吵架一般闹了起来。

  忽然,就像变魔术似的,燕燕的面前出现了一桌丰盛的饭菜。啊,这些饭菜,全是燕燕从未见过的东西,好吃极了,她狼吞虎咽吃了起来。

  吃完饭,白胡子大臣又说:“女王陛下,请更衣吧!”

  燕燕明白,“更衣”的意思就是换衣服。她看看自己身上,全是灰土,可是,她的衣裳都留在家里,没带来,怎么换呢?她正在这么想,忽然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换上了女王华贵的袍子,头上戴着一顶金冠。

燕燕看看镜子里的自己,惊喜地叫了起来:“啊,我真成了神秘国的女王!”  

接着,燕燕又在女王华丽的卧室里美美地睡了一觉,一直睡到第三天中午,没人来掀她的被子,催她起床,也用不着担心上课迟到。谁敢来惊动女王呢?

  等她醒来,白胡子大臣又问她:“女王陛下,您想要什么?”

  燕燕说:“我要跳舞。”

  白胡子大臣对她说:“女王陛下,跳舞太累了,你没有必要自己跳。瞧,这儿有舞蹈画册,还有各种舞蹈录像带、舞蹈电影……随你挑选。”

  燕燕摇摇头说:“我不要这些!”

  她刚说完,面前就出现了一群天仙般的美女,跳起了各种舞蹈。

  白胡子大臣在旁边说:“女王陛下,这些演员随叫随到,您什么时候想看跳舞,她们都会出现在您面前。”

  “下去!我要的不是这个!”燕燕的话音刚落,就发现自己已经坐在大剧院里。这个剧院豪华极了,灯光和音响设备都是现代化的,舞台很大,乐池里,穿着黑色燕尾服的乐手正为演员们伴奏……燕燕早就梦想着这样的剧院,这样的舞台,她真想跑上去。可这时,幕拉开了,一群女演员跳着舞出来了,全场响起热烈的掌声。旁边的白胡子大臣又凑在燕燕的耳边说:“女王陛下,不管哪个剧院有舞蹈表演,您都能随时来看。”

  “不,我不要看跳舞,我要自己跳!”燕燕生气地说。一下子,台上那些演员全都消失了,只有燕燕独自站在舞台上。她欣喜若狂,马上像过去那样跳起来。可谁知道,她的双腿就像铅块那么重,抬都抬不起来。她一跳,就摔了个大跟斗。

  忽然,剧院、舞台、观众全都消失了,燕燕还坐在王宫里。

  白胡子大臣不知什么时候进来的,对她说:“我们神秘国只能保证女王舒舒服服地生活,而不能让您太劳累。所以,您跳舞的愿望是没法实现的。”

  燕燕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

  从此,燕燕只好安心地过她的女王生活。她的日子真是舒服极了,吃的是山珍海味,穿的是绫罗绸缎,玩的花样更是多极了:电影、电视、扑克牌、过山车、碰碰车、游戏机……要什么有什么。

  可是,不知为什么,燕燕的心里总觉得缺少什么。她吃不下,睡不着,各种游戏也渐渐地对她失去了吸引力

  燕燕纳闷地想:“这是怎么回事?我为什么总是不快乐?”

有一天早晨醒来,燕燕突然明白了:“我知道我缺少什么,原来我缺少的是自己喜欢的事情,缺少的是我实现理想的希望。这一切都是这双魔鞋带给我的。”  

于是,燕燕又念了起来:“跳吧,跳吧,金鞋子,带我回到胡贝爷爷那里去!”  

金鞋子带着燕燕跳出王宫,跳下山去,又经过许多地方,在胡贝爷爷鞋匠铺里停了下来。

  燕燕说:“胡贝爷爷,我不要这双金鞋子,我要白舞鞋!”

  胡贝爷爷皱着眉头说:“这双白色魔鞋比原来那双金鞋子还要可怕。你要是穿上它,就没法脱掉。你会跳个不停,直到最后倒下。你要慎重考虑啊!”

  “我考虑过了。我宁愿一直跳下去!”燕燕坚决地回答。

  燕燕穿上白舞鞋,变得像风那么轻,像仙女那么美,像小精灵那样灵活。她从来没像现在这样跳得好:她能像陀螺那样飞快地转动,也能像彩蝶那样轻轻地飞舞;她能像羽毛那样飘起,也能像鼓点那样踢踏不停;有时候她像一团火,有时候又像一缕轻烟;一会儿她跳在钢丝上,一会儿又飞在半空中;一会儿她在墙上跳,一会儿又能在天花板上表演……

  观众全惊呆了,因为谁也没有见过这么奇妙的舞蹈。等到他们清醒过来,马上报以雷鸣般的掌声,一束束、一捧捧鲜花抛向台上。

  消息传开,观众从四面八方涌来。他们来了一批又一批,走了一拨又一拨。燕燕始终不停地跳着,好像从来不累,从来不要休息。

  大家对燕燕说:“你快歇一歇吧,要不,你会累坏的!”

  可是,白舞鞋带着燕燕不停地跳着。她跳啊跳啊,忽然倒了下来,倒在舞台的鲜花中。

  医生说:“她的心脏已经停止了跳动。”

  可是,燕燕的脸上始终挂着幸福的微笑。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