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控器

 

主页

杨楠童话选

童话知识


  前些时候,我家的电视机得了怪毛病,这事让一家杂志社知道了,就在上面登了一篇题目叫《怪电视》的文章。这篇文章刚登没多久,我又遇上一件怪事。事情是这样的:

  那天,我很早就放学回家,爸爸、妈妈还没下班,家里只有我一个人。我正在做语文练习题,忽然听见有人敲门,开门一看,是位陌生的叔叔。这位叔叔站在门口,笑眯眯地对我说:“我们从杂志上看到,你家有台怪电视机。其实,这种怪电视机是我们厂生产的。现在厂长特地让我来,送给你们一个遥控器。这种遥控器,我们厂总共只生产一个,让你们家先试用一下。”

  说完,他就递给我一个小黑匣子似的东西。还没等我说声“谢谢”,他就转身走了。

  有了遥控器,看电视可就方便多了。我真想把刘冬喊来一起看。可我知道,刘冬是我们学校足球队主力,他这会儿正在跟三台路小学“威力”足球队赛球呢。

  我正想着刘冬,没留神,按了一下遥控器上有#记号的白键。谁知道,刚这么一按,怪事就出现了:刘冬满头大汗地站在我的面前。

  我以为自己是在做梦,赶紧拉拉头发,揉揉眼睛,只见刘冬也在那儿拼命拔头发、揉眼睛。

  刘冬带着万分惊奇的神情说:“怪事!我刚才还在操场上踢球,怎么忽然就跑到你家来了?我这会儿是不是在做梦?这该不是梦游吧?”

  我说:“嘻嘻,哪有大白天醒着时候梦游的!不过,我也弄不明白是怎么回事。我正想让你看看这个遥控器,刚按一下白键,你就出现了。”

  “说不定事情就出在这里呢!咱们再试试旁边那个键。”刘冬说。

  我又按了一下旁边那个Δ记号的红键,想着刘冬,刘冬就忽然消失了。等我再按一下#键,刘冬又出现了。

  刘冬说:“刚才,我忽然又回到操场上去,大伙儿都责怪我说,‘现在是决定胜败的关键时刻,你跑到哪儿去了?’”

  我对刘冬说:“你现在先回去吧!要不,会影响你们比赛的。”

  我按了一下Δ键,让刘冬回去了。我想自己一个人再试试,让爸爸回来看看,我又按了一下#键。

  刚按完,爸爸就出现在我面前了。他拼命搔着自己的头皮,沮丧地说:“唉,看来,我真的老了,人会变得这么糊涂,本来这会儿还开着会呢,自己怎么就跑回家了?”

  我赶紧按一下Δ键,让爸爸回去。可他刚才把他的红本子放在桌子上,这会儿没带走。

  过一会儿,电话铃响了,是爸爸打来的。爸爸在电话里说:“小明,你有没有看见我的笔记本?红皮儿的。噢,在家里,丢在桌子上?瞧我,得了什么毛病,怎么会变得丢三拉四的,过去可不是这个样子呀。刚才开会的时候,我还打盹来着,梦见自己回到家里,看见你呢。唉,我老了,不中用了。”

  我听着,忍不住笑,可心里忽然又变得难过起来:我不该捉弄爸爸;爸爸真可怜,他还以为自己老糊涂了呢。

现在,再让谁到这儿来呢?对了,刚才放学的时候,我看见街上有张布告,布告上讲,公安局正在通缉一个名叫张永富的抢劫犯,请大家协助。布告上有这坏蛋的照片,那人的模样,我还记得清清楚楚呢。我要把这个张永富抓住,送到公安局去!于是,我按了一下#键。

刚按完,张永富就出现在房间里。

  张永富贼眉贼眼地溜了一下整个房间,拖着怪腔说:“咦,我怎么会跑到这个地方来?看样子,这个人家还不错嘛,有彩电、冰箱、洗衣机,钱大概也不会少。”说着,他就大大咧咧地这里翻翻,那里碰碰。

  “别碰!”我不禁大喝一声,心想:“看你这副流里流气的样子,再过几分钟,有你好看的!我马上把小朱叔叔喊来,让他把你逮走!”

  小朱叔叔是公安局的队长,上个星期还给我们做过报告呢。

  我正要去按那个#键,不料张永富一把夺过了遥控器。

  “小孩,你别想在我面前耍花招!这种神奇遥控器我认识,早就想偷了,没偷着,没想到它就在你这里,真是‘踏破铁鞋找不到,得来全不费工夫’呀!”张永富得意洋洋地说。

  我说:“你把这句古话说错了,是‘无觅处’,不是‘找不到’。”

  “去去去!小书呆子。我不跟你说这些。我要干正事发大财呢!”张永富说着,就把我狠狠地推到一边去。他按了一下#键,忽然,一个漂亮的阿姨出现了。我认出来,她是个歌星,名叫吴美艳,前几天,还在电视上唱过歌呢。

  吴美艳东张西望,惊奇地问:“我怎么会到这个地方来?”

  “别奇怪,吴美艳,是我请你来的!”张永富嘻皮笑脸地说,“我缺钱花了,想跟你借几个钱。”

  吴美艳气愤地说:“我不认识你!我哪有什么钱!”

  “没钱?哈哈,笑话!你是有名的大歌星,在台上唱几句,钞票就哗啦啦流到你的口袋里。这么有钱的大财主骗得了谁呀!没钱,你就别想走!”

  吴美艳急得哭起来,我连忙安慰她:“吴阿姨,你别急!过一会儿,我爸爸、妈妈就回来了,看他还能绑架你!”

  “嘿嘿,这就不用你们管了,我自有办法!吴美艳,你的女儿不是名叫玲玲吗?我要留她做人质。你快回去拿钱,没这个数,就休想赎回她!”张永富冷笑着,伸出三个手指,“30万!记住了吗?一分钱也不能少!”

  他按了一下Δ键,吴美艳不见了。接着,他又按了一下#键,一个五六岁左右的小姑娘就出现在我们面前。

  小姑娘看看陌生的房间,害怕地哭了。

  “不许哭!要哭,我就打死你!”张永富恶狠狠地说。

  我赶紧拉过玲玲,说:“别怕!咱们不理他!”

  张永富晃了晃神奇遥控器,得意地说:“有了这个玩意儿,我什么都能办到!”

  他又按了一下按键,一个30岁左右的男人出现了。这个男人惊慌地问:“这是怎么回事呀?”

  张永富对他说:“刘秘书,我请你来,是要你这个公文包里的文件。”

  刘秘书一听,赶紧用手按住公文包,紧张地说:“你开什么玩笑!这是国家机密文件,你要干什么!”

  张永富说:“干什么?我要拿去卖大价钱,会有外国人向我买的。你不给我,就别想回去,你的命也保不了!”

刘秘书吓得浑身发抖,连话都说不清了:“你……你这是……”他只好去打开公文包。

我赶紧拉住刘秘书的手,对他说:“刘叔叔,你不能把文件给他。”

  张永富一听,就狠狠地打了我一巴掌,说:“要你多管闲事!快滚开!”说完,他就把我和玲玲都推到房间里去,从外面把门插上。

  怎么办?我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忽然,我有了主意,便打开我小时候的玩具箱,拿出喷水枪来。

  我到处找水,可惜这房间里没有水。有了!我把喷水枪装上蓝墨水。

我在玲玲耳边悄悄说了几句话。玲玲就拍着房门叫:“快开门,我要小便!”

张永富气呼呼地说:“真讨厌!人小事情多!”

  门一开,我就把喷水枪朝张永富的眼睛射去,接着,又用钢笔尖,飞快地朝他那握着神奇遥控器的右手戳去。

  张永富不知发生了什么事,用左手捂住眼睛,右手也痛得松开了。我乘机一把夺过神奇遥控器,立刻按了一下#键。

  小朱叔叔出现了。我指着坏蛋喊:“他就是张永富!”

  小朱叔叔把枪对准了张永富,张永富垂头丧气地被押走了。

  过了几天,那个送神奇遥控器的叔叔又到我家来了。他问我:“小朋友,这个遥控器试过了吗?好用不好用?”

  我说:“这个遥控器真神奇!可前几天,它落在坏人手里,差点儿闯了祸。

您还是把它拿走吧,放在我这里不安全。等我长大成了公安战士,您再给我。”

  那位叔叔点点头说:“是呀,不管什么好东西,都只能给好人用,好人会用它办好多好多事,要是给坏人用,坏人就会拿它干好多干坏事。”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