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 念

 

主页

杨楠童话选

童话知识

 

 

  脚下是一大片散发着清香的野草地,头顶上是广阔的蓝天;耳边响着温柔的笛声,就像是妈妈在舐着自己。小白马一边吃着青草,一边听着主人吹笛,觉得自己是那样的幸福!它微微闭起了眼睛。

  一年前,小白马被送到这个骑兵连。那个笑眯眯的圆脸战士成了它的主人。圆脸战士待它可好呐!他细心地照料着小白马,带它散步,带它洗澡,给它梳理毛儿,拍打叮在它身上的蚊蝇,喂它上等饲料,还耐心地训练它……他俩已经成了最要好的朋友!

  忽然,紧急的号声传来,圆脸战士霍地从地上跳起,对小白马说:“快!有情况!”原来,远处出现了一股土匪。部队立刻向这伙敌人冲去。

  “伙计,你跑快些!再快些!”圆脸战士对小白马说。

  小白马当然不会辜负主人的希望。它拼命跑啊跑啊,迎着密集的子弹,冲在队伍的最前面。圆脸战士伏在小白马的背上,向敌人射出了一发又一发子弹,敌人一个又一个地倒下。

  子弹像飞蝗一样,弹片紧擦着身边飞过。可是,小白马和圆脸战士一点儿也不害怕,继续勇敢地向前冲。

  忽然,一颗子弹射中了圆脸战士,他从小白马的背上摔了下来。

  小白马惊叫一声,站住了,它跪下来,舐舐主人的圆脸儿,焦急地说:“快起来吧!快爬到我的背上来,我会背着你!”可是,圆脸战士却静静地躺着,一动也不动。

  部队冲到前面去了,狡猾的敌人却绕到后面来。他们看见了小白马,说:瞧!这匹白马膘儿肥,毛儿又亮,真是匹好马呀!把它牵回去,正好可以补充我们的马匹呢。”

  小白马气坏了,它用嘴咬,用蹄子踢。可是,它被敌人紧紧包围着,没法脱身,最后还是被他们拉走了。敌人把小白马拴在木桩上。这儿,除了小白马,还有好多被俘虏的马儿。

  小白马不吃也不喝,怒冲冲地喷着白气,昂首长啸,发出悲哀而愤怒的叫声。敌人气坏了,不断地用鞭子抽打它,骂道:“不许再叫!再这么叫,看我们不把你宰了!”

  别的马儿也劝小白马:“算了,别叫啦,圆脸战士已经死了,别去想他。你还是吃些草料吧,挨打、挨饿,日子可不好过呀!咱们落到这种地步,有什么办法呢!”

  “不,圆脸战士没死!他不会死!我要叫,让他听见我的叫声跑来找我,把这些坏蛋全打死!”小白马固执地说。

  别的马儿被感动了,说:“好吧,让我们来帮你!”大家就一起去啃那木桩,啃啊啃啊,嘴都啃出血来,最后总算把木桩啃断了。

  半夜,看管它们的匪兵来给马儿添草料。乘这机会,小白马狠狠地朝匪兵的鼻子蹬了一脚,把他蹬昏过去了。接着,它就撒开四蹄,朝栅门外跑去。

  小白马边跑边叫。土匪们被惊醒了,朝小白马的方向开枪,子弹呼啸着,从它背后飞来,可小白马还是继续边叫边跑着。

  果然,小白马的叫声引起部队的注意。战士们说:“瞧啊!小白马从那边跑过来了!那些狡猾的土匪肯定就躲在那儿!”

  战士们终于找到了土匪的藏身之处,把他们全都消灭掉。

  胜利以后,战士们去找小白马,却怎么也找不到。

  小白马到哪儿去了呢?原来他跑去找它的主人。

  主人是没法找到的——他早已被战友们埋葬了。可他那鲜红的血迹留在草原上。小白马认得这个地方。它等待着圆脸战士回来。

  早晨,野花从露水浸湿的草地上探出头来,对小白马说:“回去吧,小白马!圆脸战士已经死了!”

  小白马摇摇头说:“不,我的主人非常勇敢,他是英雄,他不会死!”

  中午,金色的太阳从蓝天上望着小白马,对他说:“快回去吧,孩子,你饿了,累了,快休息吧!”

  小白马甩了甩马尾,说:“不,我不能休息,我要等待我的主人。”

  傍晚,归巢的鸟儿们飞过,对小白马说:“大家全都回家了,你也快回去吧!我们看见部队已经迁到河对岸,他们肯定不知道你在这儿。小白马,你快去找他们吧,要不,就会剩下你孤零零的一个。”

  小白马说:“我的主人还没回部队,要不,他一定会来接我的。我要在这儿等他。”

  夜间,野狼们跑过。一只公狼说:“瞧,这是一只孤独的马儿,咱们一起上去咬死它吧!”

  可是,其他野狼们都反对,说:“不,这是一匹痴情的马儿我们不该吃它!"

  春天的和风陪伴着小白马,夏季的烈日严酷地考验着它,秋风把它脚下的野草吹黄,冬天的冰雪又把大地染白。小白马始终站在主人牺牲的地方。它还在希望,希望在那迷茫的前方,会出现圆脸战士活泼的身影……

一年又一年过去了,当年的小战士都已经成了老兵。有一天,那几位老战士从这儿路过,看见了小白马。他们惊讶地叫道:“瞧,这不是咱们的小白马吗?”  

小白马一动也不动地站着。老兵们跑到它的面前才发现,原来它已经变成了一匹石马。

  老兵们都哭了,说:“唉,都怪我们当初没有找到它。现在它已经死了,多可惜呀!它这么勇敢,这么多情!”

  这会儿,小白马虽然身子变得僵硬,可它的心还在跳动,耳朵还能听见,眼睛也能看见。它想说:“不,我没死,我还活着呀!”可它已经不能发出声音来了。

  战士们说:“我们不能让小白马孤零零地留在这个荒凉的地方,应该把它移到热闹的城市里去。”

  于是,小白马成了城市广场中的一个塑像。

  小白马喜欢这座美丽的城市。他喜欢这里的高楼大厦,喜欢这里宽广的马路,还喜欢这里沸腾的生活。每天,他都看见孩子们背着书包上学,大人们来来去去忙着工作,电车、汽车、自行车们急匆匆地从它面前跑过。它真羡慕他们,希望自己能像过去那样自由地奔跑。当人们从小白马面前走过时,它总要认真地看上一眼,它多么希望圆脸战士就出现在这些人中间呀!

  每天夜里,当广场变得寂静无声的时候,小白马睡了,它那美好的希望也一起进入它的睡梦中。

  有一天夜里,没有月亮,只有灿烂的星星。在这蓝色的星光下,圆形的广场、高大的楼房,以及空荡荡的马路、人行道边的树木……全都昏昏沉沉地入睡了。小白马也进入了梦乡。

  忽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把小白马惊醒。它睁开眼睛,只见几个男人正在追赶一位少女。追上了!那少女被他们紧紧围住。啊,原来这些流氓是想欺负这个姑娘!小白马很想跑上去,把那些流氓踢跑,可它没法动弹;它还想对那姑娘说:“快跳到我的背上来吧,让我保护你!”可它发不出一点儿声音。它的心呀急得火烧火燎。忽然,从那边跑来一位青年,怒喝一声:“住手!”就冲到那伙流氓中间,跟他们搏斗起来。姑娘乘机逃脱了。

  微弱的星光照在这个青年脸上,一张圆圆的脸,啊,认出来了!他不就是圆脸战士吗?小白马一阵激动。它觉得身上的血液又流动起来,那石头般的肌肉开始变软。

  忽然,它看见那伙流氓把圆脸青年打昏,还掏出了匕首。

  小白马着急万分,它忽然觉得,自己的血液已经流遍全身,肌肉变得灵活有力,有一股力量在推动着四肢,它居然能够动弹,能够从塑像的基座上跑下来了!他跑到那伙流氓面前,朝他们狠狠地踢去,把他们全都赶跑了。

  小白马再看看那个圆脸青年,不禁摇摇头:不,他并不是它的主人——那个圆脸战士。他俩长得并不一样。可是现在,小白马觉得他们非常相像。它仍把这个小伙子叫做“圆脸战士”。

  当黎明来临时,小白马又觉得肌肉僵硬,血液凝固——它又重新成了一动不动的石马。

  尽管这样,小白马还是觉得非常高兴,因为它终于找到了它日夜思念的“圆脸战士

  第二天,街头巷尾,人们都在议论:“听说,那个圆脸战士和小白马从草原回来了,他们就在我们这座城市里。”

  打这以后,坏蛋们不敢再利用夜色干坏事啦。可是,他们并不甘心,有一天终于想出一个坏主意,用炸药把小白马炸毁了。

  人们在广场上,找不到白马塑像,只找到一堆破碎的石头——小白马终于消失了!

  坏蛋们以为,从此可以自由自在地干坏事了。可是不,每当他们做坏事的时候,身后总会响起马蹄声,一匹白马会不停地追赶着他们,用嘴嘶咬他们,用马蹄狠踢他们。

  善良的人们也能看见,夜色中常常掠过小白马的身影,就像白色的闪电。有时,它站在广场的月光下,它那长长的马鬃和马尾,就像银丝般飘动。这时,它像一尊塑像,又像一匹真正的白马。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