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丽莎

 

 

 

主页

杨楠童话选

童话知识

 



 

珍贵的礼物

  我从六岁起,就跟着李伯伯学画画,每天放学以后,总要到他家去,这已经成了我的习惯。

  半个月前的一天,李伯伯告诉我,他要出远门,到巴里巴答岛去看望他的好朋友贝奇。过去,我听李伯伯说起,这位贝奇是个很怪很怪的画家,成天画些怪画。他单身一人在孤岛上隐居,除了跟李伯伯联系外,从不跟人来往。

今天,我算了一下,李伯伯该回来了吧,于是,放学以后,我就直奔他家。    果然,李伯伯已经回来了。他一看见我,就高兴地说:“来,我给你介绍一位新朋友!”说着,他把我拉到画室,指着墙上的一幅油画,说:“她名叫丽莎,以后,就跟你交朋友了!”

  我一看,李伯伯说的“朋友”,原来是画里面的姑娘。我假装生气地噘着嘴说:“您又拿我开玩笑了,我不理您!”

  李伯伯呵呵大笑起来。忽然,他收起笑容,带着哀伤的神情告诉我,十天前,贝奇去世了,临终留给他一份遗产,就是这幅画。贝奇说,这是幅不同寻常的画,是他几十年的心血,只能送给真正热爱艺术的人。

  李伯伯严肃地说:“现在,我把这份珍贵的礼物,郑重地转送给你,因为你是我最喜爱的学生,希望你像爱护自己生命一样珍惜它。”

  我认真地点点头。说心里话,我很喜欢这幅画。这画的前面是块绿茸茸的草地,上面星星点点地开着艳丽的小花,草地上坐着一位十六七岁美丽的姑娘。她的身后是一片鸡爪槭,树上已暴出红色的嫩芽。槭树旁边是个小小的池塘,水面上飘着绿色的浮萍。绿树丛中,池塘后面,有一座乳白色的小屋,阳光照在屋顶上,闪着金光。房子前面有一排精致的竹编篱笆……油画的下面,有个亮闪闪的铜牌,上面刻着几个字:“神秘的丽莎”。

  我问李伯伯:“这幅油画为什么叫做《神秘的丽莎》?”

  李伯伯摇摇头回答:“我也不明白这幅画和这个画中的姑娘,有什么神秘的地方。”

  李伯伯又跟我开玩笑了,说:“她名叫丽莎,你呢,名叫丽萍,你们多像两姐妹呀!”

  我才十二岁,丽莎当然可以做我的姐姐了,可惜,我的长相和她一点儿也不像。她那么美,五官端正,皮肤细嫩,身材苗条,风度优雅,带着迷人的微笑,就像达.芬奇名画里的那个蒙娜丽莎;哪像我这个丑丫头,皮肤黑黑,满脸雀斑,腰身粗粗,个儿又胖又矮。唉,我多希自己是个美人呀,要是真能像丽莎这么漂亮,那该多幸福!

  李伯伯小心地卷起画,用牛皮纸包扎好交给我。我也小心翼翼地捧着它。

 

  神秘的油画

  回家的路上,忽然刮起风,下起雨。我怕画被淋坏,赶紧用自己的外衣把它裹住。

一回到家,我就立刻把画挂在我的房间里,又仔细地欣赏起来。

  奇怪!这会儿,油画里的丽莎怎么打起了一把花阳伞?我记得清清楚楚,刚才在李伯伯家,并没有看见过这把阳伞呀!还有,她在蓝色长裙外面,怎么罩上了一件白外套?刚才,我也没见过这件外套呀。她的头发明明是扎辫子的,上面有个大蝴蝶结,可这会儿,怎么扎上了一条丝绸头巾?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我记错了吗?过去,我一直以为自己的记性比谁都好呢。

  过了几天,风雨停息,天气晴朗了,阳光暖洋洋地照在身上,真正的春天已经来临。我哼着快乐的曲子,打开窗户,尽情地感受着春的气息。当我回过头,看到《神秘的丽莎》时,我不禁惊叫起来:“爸,妈!你们快来呀!”

  爸爸、妈妈慌里慌张地跑来,问我:“出了什么事?”

  我指着油画说:“丽莎的伞没了,还有这……这树,这篱笆……”

  当时,我惊奇得差点儿昏过去,连话都说不清啦。可不?现在画上的丽莎,已经不撑阳伞了,那白色的外套也不见了,她换上了一件白底蓝花的连衣裙;还有,那棵鸡爪槭,红色的嫩芽变成了紫色的嫩叶;小屋的竹篱上,爬满了绿色的羽叶茑萝……

  爸爸、妈妈听我讲完我的新发现,微笑着拍拍我的头,说:“萍萍,你太爱幻想了!这幅画本来就是这个样子嘛,怎么可能变化呢?准是你记错了。以后,你别再看那些童话书、科幻小说书了,免得什么都变得神秘起来,大惊小怪的,把我们吓一大跳。”说完,他们摇摇头就离开了。

  我没法让爸爸、妈妈相信,可自己心里明白,这本来就是真的,并不是什么幻想,也不是我的记性出毛病。这幅油画,真是幅神秘的油画!

 

画中绣花女

  不久,邻近的S市传来地震的消息,一批难民无家可归。我们学校的同学纷纷从家里拿来钱和衣物捐给灾民。我也回家把我的储钱罐打开。唉,总共才457角。虽然,我也是个独生女儿,可爸爸、妈妈对我很严格,说是不能让我养成大手大脚的坏习惯,每月只给我10元零花钱,连压岁钱都很少。我想多捐些钱,可又不敢开口问爸爸、妈妈要。因为我知道,他们已经捐过500元,对我们这个经济不算宽裕的家庭来说,这500元可以算是一笔很大的开销呢。我不能依赖父母,要靠自己的力量来解决。

  我想起学校附近有个工艺绣品厂,常常看见有人给厂里绣花挣钱。可我对刺绣一窍不通,怎么办呢?

  这会儿,我看见画中的丽莎正微笑地看着我,好像在对我说:“别急,小姑娘!”啊,丽莎,你快帮帮我呀!

  忽然,我看见了什么?我揉揉眼睛,惊奇地盯着画面,原来我发现,丽莎的一只手拿着针线,另一只手拿着绣花用的绷子,身边的草地上,放着一块白色的缎子。

  噢,我明白了,丽莎是要教我学绣花。我赶紧上街买来丝线和绣花针、绷子之类的东西,又从工艺绣品厂领来原料——白缎子枕套。

  这会儿,画上的丽莎已经绣好了第一针,我依样画葫芦跟她学。

  经过一夜辛勤的劳动,我终于绣成了一个缎子枕套。因为我会画画,枕套上的图案,全是自己精心设计的,绣上花以后,特别漂亮,厂里非常满意,给我的报酬也就特别多。半个月下来,我就挣了250元钱。我把这些钱全部捐给了灾区人民。交钱后回家,我看见丽莎正从墙上看着我,带着一种赞许的微笑。我也在心里默念着:“谢谢你,丽莎!”

  

          夏夜的遭遇

  夏季到了,油画上的槭树叶已经变成了橙黄色;小屋前的篱笆上,羽叶茑萝更加茂盛,缀满了五角星形的小红花;丽莎也已经换上了白色的短衫、短裙,头上戴着一顶遮阳的小草帽,草帽上扎着红飘带。她依然带着那副神秘的微笑。

  就在夏季的一个星期天晚上,我到李伯伯家学画画。他专心教,我专心学,时间不知不觉地过去,等我回家的时候,已经快半夜了。当我走近我家巷口时,听见巷子里有什么声音传出。我赶紧跑过去,只见金林和一个外号叫“野猫”的小伙子一起,正在抢一个老爷爷的布包。那老爷爷像是个乡下人,他大概正在叫喊,可他的嘴巴被金林捂住了。

  我大喝一声:“你们要干什么!”

  金林他们吓一大跳,慌忙松开手,那老爷爷乘机挣脱逃掉了。

  金林他们气得要命,“野猫”用匕首在我的面前晃动,怒冲冲地说:“小丫头,都是你坏了我们的事!让我来教训教训你!”

  金林赶紧推开他,说:“算了算了,她是我妹妹的好朋友,看在我妹妹的份上,饶了她吧!”他又转身对我说:“听好,丽萍!今晚的事,不许你去乱说!你要是去告诉别人,我们决不饶你!”

  在那闪着寒光的刀锋前,我没法再说什么。

  这天夜里,我翻来覆去,一夜没睡着。我想明天到派出所去报告,或者告诉我们学校的老师,可我又不敢。因为金林是我的好朋友金梅的哥哥,他在我们学校读高三,要是他被派出所逮去,或者受学校处分,以后金梅还会再理我吗?还有,那个“野猫”是个待业青年,是这一带有名的刺儿头,要是我得罪了他,他决不会放过我们一家。可是,我一想到那个受欺负的老爷爷,心里又升起了怒火。我该怎么办呢?

  第二天早晨,我揉着肿胀的眼睛,望着画上的丽莎,只见她这会儿没有笑容,第一次那么严肃地望着我。

  我问:“丽莎,你是要我去检举金林和‘野猫’吗?”

  丽莎没有回答,也不可能回答我。但我仿佛看见她微微地点了点头。

  我说:“明白了,丽莎,我马上就到学校去报告老师!”

  这时,我看见丽莎又有了赞许的笑容。

  我一到学校,就向校长报告昨晚的事情。校长认真地听我讲完,仔细地问了一通话,又把这事报告给派出所。

  过了几天,金林受到学校记过处分。后来,公安局还查出他和“野猫”偷窃和拦路抢劫的许多事情,马上要逮捕他俩。可就在这时,他俩逃走了。

 

深夜的战斗

  又过了几天,正巧我外婆生病,爸爸、妈妈都到医院去服侍她,留我一人看家。

  我在灯下做功课。夜已经很深了,可我早已忘了时间。忽然,听见房门有响声,我以为是爸爸、妈妈回来了,可回头一看,吓得跳了起来——进来的人原来是金林和“野猫”。不知他们是怎么进来的。他们手里拿着匕首,站在我的房门口。

我说:“你们要干什么?快出去!”

“野猫”恶狠狠地说:“臭丫头,我们特地来跟你算算帐!”说着,他和金林就朝我走过来。

  我慌忙拿起桌上的文具盒朝他们扔去,可惜没打中。我又拿起椅子护着自己朝后退。退呀退呀,我已经退到墙边,无路可走了,可他们却拿着明晃晃的匕首,步步逼近……

  忽然,只听“砰砰”两声巨响,两个坏蛋倒在地上了!谁开的枪?我惊奇地回头,只见画面上的丽莎,正握着一把小手枪,怒视着两个坏蛋,那枪口还冒着白烟呢。

  我再看看地上的两个家伙,他们并没有死,只不过是吓得一动也不敢动。怎么办呢?我应该赶紧去打电话报警,可又怕这两个家伙逃掉。

  只听“啪答”一声,我回头一看,奇怪!不知从哪儿掉下来一捆绳子,正落在油画下面的地板上。这绳子本来是放在贮藏室里的,怎么会到这儿来?大概又是丽莎干的。

我用绳子把两个坏蛋捆起来,这两个家伙惊恐地望着丽莎的手枪,不敢动弹。  

不一会儿,民警叔叔们来了。他们直夸我勇敢,以为是我赤手空拳逮住坏蛋的。我说:“不是我干的。”可我没法讲清楚,因为他们决不会相信画上的丽莎会朝坏蛋开枪。

  等他们一走,我就赶紧去查看墙壁,只见墙上果然有两个弹洞。

  我回头望着丽莎,感激地说:“丽莎,谢谢你救了我!”丽莎照样没有回答,还是那副蒙娜丽莎式的微笑。这会儿,只见她手里捏着一把折扇——那把枪早已不见了。

 

         秋天的离别

  转眼,夏天过去,秋天来临,油画上的鸡爪槭已是满树红叶了,丽莎也已换上了秋装——一件绣有金线的开司米套裙。

  我望着丽莎,忽然觉得她正对着我眨眼睛。一会儿,她又动弹起来,从画面上走了下来。丽莎终于活了!

  丽莎微笑着对我说:“丽萍,你愿意到我家做客吗?”

  我连忙说:“愿意!愿意!”

  丽莎搀着我的手,朝油画走去。不知怎么一来,我已经一下子进到画面里去了。现在我和丽莎一起站在那片草地上,身后是那片火一般红的槭树林。我们从池塘边的鹅卵石小路走过,来到那座白色的小屋前。就像我在画上看到的那样,那竹篱上爬着羽叶茑萝,那茑萝还开着小小的红花,有的花败了,结出了褐色的小果子……

丽莎推开篱笆门,我们走了进去,经过小小的花园,上了台阶,进入那白色的小屋。这屋子里的一切,我没见过。那整洁、雅致的摆设,在画上是看不到的。  

丽莎对我说:“我要离开这里了,今天特地来跟你告别。”

  听了这话,我大吃一惊,打翻了手里的茶杯。我说:“丽莎,你要上哪儿去?咱们已经是好朋友了,我舍不得你,你可别走呀!”

  丽莎微笑地摇摇头。我看得出,这微笑中,带着几分离别的伤感。

  这时,我听见外面有人喊:“丽莎,该走了!”

  我奔到屋外,想看看是谁在喊丽莎,可是,我一脚踩空,从台阶上滚了下去……

  我睁开眼来,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这时,清晨的阳光已透过窗帘照射进来,小鸟正在窗外鸣叫,这已经是第二天早晨了。我不知道,到丽莎家做客,是真的发生,还是做梦。

  我赶紧跳下床,拉开窗帘,让晨光充分照亮我的房间。我望着画像上的丽莎,只见丽莎还是那么一副动人的微笑。

 

不再神秘的神秘

  从这以后,这幅油画就变了!变得跟普通油画一样,不再有任何的变化了,丽莎也始终没有改变她的装束和姿势,就像其他画里的少女一样。我明白,这幅《神秘的丽莎》已不再神秘了!但我仍然怀念着丽莎。我感激她,是她帮我成为善良、正直的人。我仍然珍惜这幅画。

  秋去冬来,一年一度的春节来临了。大年初二,我家来了许多客人。他们都喜欢到我房间,欣赏一下这幅《神秘的丽莎》。

  客人们都这么问我:“萍萍,这幅肖像画是谁给你画的?画得可真像呀!就像照片似的。真是‘女大十八变’,萍萍可是越来越漂亮了!”

听了这话,我吓一跳:他们怎么会把丽莎当成我呢?我怎么会像美丽的丽莎?  

等客人一走,我就赶紧跑到镜子面前,仔细地端详着镜子里我自己的影像,又跟油画上的丽莎相比较,奇怪!我果真变得跟丽莎非常相像!

  我真幸福!我跟丽莎长得一样美了。我相信,我的心也会变得跟她一样美。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