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 你 镇小人

 

 

主页

杨楠童话选

童话知识

 

  风筝刚刚飞过树梢就断了线,飘落在附近的一座房子里。可可赶紧追去——他忙了整整一星期,好容易做好这个风筝,才第一次放飞,哪能让它丢掉呢?

  跑近一看,风筝降落的地方,原来是座破旧的房子,看样子早就没人住了。屋顶只剩几片破瓦,可以望见蓝天。地上尽是些破木板,横七竖八的,散发出一股股霉味。后墙也已倒塌,只剩下半截。

  可可小心地避开木板上的锈铁钉,从破木板上踩过去,又越过半截破墙,到了后院。这个院子,早已经荒芜,杂草都有半人高了。可可拨开杂草,寻找着,终于看见他的风筝,正静静地躺在角落里。风筝的旁边有个矮小的平台,啊,这是什么!可可惊呆了,这平台上,像是小孩摆的玩具,上面有房子,还有一些姆指大的小人。仔细一看,那些小人还会动呢,原来这是活的小人!

  可可忘了他的风筝,走近平台。啊,这是个小人国的小镇!中间有个大广场。广场四周种着一圈浓密的大树,中央有个大花坛,四角还有小花坛。一条环形马路通过全镇,马路两边种着雪松。小小的汽车像玩具般行驶着,人行道上走着小小的行人。小镇的四周都是房子。那些房子全是红砖砌成的,有的是尖形的屋顶,有的是圆形的屋顶,还有的是螺旋形的;墙面上爬满绿色的植物;窗户上晃动着各色窗帘;窗台上还摆设着一盆盆鲜花。它们都那么精致、可爱,就像是白雪公主的城堡。房子后面是条大道,边上是树林。这些树林紧挨着平台的边沿。

  广场上有几个小孩在玩,好像是在玩“跳房子”游戏。一会儿,一座挂着白窗帘的楼房门开了,跑出来两个孩子,和其他孩子一起玩。这两个孩子,一个是十二岁左右的男孩,穿着马裤,裤子两边有两道红线,上衣是件衬衫,外面套件漂亮的开襟背心,胸前绣着金色的图案;另一个女孩,十岁左右,波浪形的黑发上,扎着大红的蝴蝶结,穿一身洁白的裙子,裙边上绣着花。看样子他俩是兄妹。因为太小,他们的脸看不太清。这时,那房子的门又打开了,出来一个女人,朝这边喊。兄妹俩回头答应了一句什么,听不清。她大概是这两个孩子的妈妈。孩 子的爸爸也出来了。他俩站在门口看着孩子们玩。

  孩子们玩完“跳房子”,又玩别的游戏……

  可可忽然灵机一动,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玻璃弹子来,放在广场上。一会儿,那些孩子都围过来了,一个个歪着脑袋打量着玻璃弹子,交头接耳,好像在研究什么。可可看了真想笑。他又把铅笔放在广场上,不一会儿,孩子们又把铅笔抬走了。

  可可好奇地看着。他兴奋得脸发红,心直跳,脑子晕乎乎的,就像喝了好多酒似的。他在这里一直呆到天黑,要不是怕妈妈不放心,真想一直看下去呢。

  可可正要回家,忽然,一股强烈的欲望向他袭来,好像有人不断地对他说:“带个小人回去吧,他们是你发现的,你有权得到。”这个念头缠住可可,使他摆脱不了。他忍不住用大指和食指,轻轻地夹住那个漂亮的小小男孩,把他放在书包里带回家去。一到家,他就赶紧打开书包,一看,那个小人还在,正惊慌地东张西望,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必须帮小人找个住的地方。可可想起来了,他的好朋友李明养过一只画眉鸟,后来鸟儿死了,只剩下空的鸟笼。要是让小人住在鸟笼里,他肯定又舒服又没法逃跑,可可还能看清他的活动呢。

  可可去找李明借鸟笼,看见他正在房间里专心地玩着什么东西,连可可进来都不知道。噢,原来他在看电视。啊!这么小的彩色电视机,可可从来没见过!它只比肥皂盒大一些,屏幕只有火柴盒上贴的纸头那么大。

  李明回头招呼道:“可可,一起来看吧!这是我舅舅从国外带给我的。”

  可可羡慕极了,真想也弄到这么一个小电视机,那样的话,他随便什么时候都可以看到电视节目,连放学走在路上也能看电视了;晚上躺在床上,也可以放在枕头边上看个痛快。可这样贵重的东西,可可哪有钱买?他又没有一个在国外的舅舅,唉!

  可可恨不得马上弄到这么个小电视机,哪怕拿全世界的东西去换也愿意。对了,可可也有一件宝贝呢,那就是小人!

  可可心想:“我可以拿小人跟李明交换,反正平台上的小人多的是。明天我还可以再去抓嘛。”

  可可问:“李明,要是我拿一个活的小人,跟你换电视机,你干不干?”

  李明说:“你吹牛!世界上哪有活的小人,要有的话,不管什么东西,我都愿意跟你交换!”

  “那就说定了!不过,你要保密,绝不能告诉任何人!”

  “我答应!”

  可可马上跑回家去,把那个小小男孩拿来。当他把这个小人放在李明面前时,李明的眼睛都发直了。

  第二天,可可特地带了一个大盒子,准备多抓些小人带回去。只见那个小小的广场上聚集着一堆堆小人,像在议论什么,大概是在谈论那个丢失的孩子吧。可可心生一计:要把他们全聚集在一起,然后一下子逮住。

  可可把小电视机的音量调得几乎听不见声音了,然后把它放在广场的一头。果然不出所料,小人们都跑过来,站在电视机前面看起来。机会来了!可可赶紧伸出手去抓。可是,当他身子向前倾的时候,不觉挪动一下脚步,竟然滑倒了,滑到一个被青草覆盖的大坑里去。不知为什么,他以前从没发现这里有坑。可可跌进坑里,像坐滑梯那样一直滑下去。等他站起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一个陌生的广场上。

  只见这个广场的地面铺着方形的小石板,就像用水冲洗过一样,非常干净。四角都有小花坛,中间还有一个大花坛,上面种着美丽的郁金香花。最大的这个花坛中,放着一个很大很大的玻璃球,玻璃球当中是五颜六色的花絮。广场的另一边有个巨大的显示屏,正在放映节目。围绕广场有条马路,汽车正忙碌地开来开去。马路过去是商店和住房,房子非常漂亮,就像童话里似的。有一家商店门口,竖着一支巨大的铅笔作为招牌,让人一看就知道这是文具店。

  不知为什么,可可总觉得这个地方有些怪。他想回家,可又不知该往哪儿走。他愣愣地站在那里。

  “小哥哥,你是哪来的?我怎么没见过你?”

  可可回头一看,原来是个十岁左右的小姑娘。只见她长得非常漂亮,长长的波浪形黑发上扎着红蝴蝶结,穿一身白色的连衣裙,裙边上绣着花,就像一位小仙女。可可觉得她有点儿面熟,像是见过,又像是没见过。 

  小姑娘又说了:“我叫安妮。你叫什么名字?”

  可可笑了,说:“我叫可可。这是什么地方?”

  安妮告诉他:“这儿是迷你镇。”

  可可摇摇头说:“我没听说过。你知道S市的新生大街怎么走?”

  安妮说:“我不知道。小哥哥,你一定是迷路了。你别着急,我爸爸一定会知道的。走,先去我家!”

  可可跟着安妮一起到她家去。

  安妮的爸爸、妈妈跟安妮一样热情,对可可说:“孩子,你不要着急,先住在我们家。S市新生大街,我们没听说过。不过,我们会帮你打听。”

  可可就这么住下来了。他还是找不到回家的路。安妮的爸爸问过报社、电台和警察局,大家都没听说过有这么个地方。

  “爸爸、妈妈不知会怎么着急呢。现在,他们大概正在到处找我。”可可心里难受极了,他恨不能插翅飞出去,寻找回家的路。

有一天,可可看见安妮房间的墙上,挂着一个男孩子的照片。这个男孩子十二岁左右,跟安妮非常相像,也很漂亮。  

可可问安妮:“他是谁?”

  安妮说:“他是我哥哥,名叫安吉。前几天他失踪了。安吉是个好哥哥,我真想他。现在,他在哪儿呢?”说着,她就哭了。

  怪不得,可可总觉得有一种愁云笼罩在他们头上。安妮的妈妈经常落泪,爸爸也总是紧锁眉头,常常唉声叹气。

  可可问安妮:“安吉是怎么失踪的?”

  安妮说:“说来奇怪,那天,我们正在一起玩,忽然,一个大妖怪出现了!它伸出一只大钳子,夹住了安吉,他就这么不见了。”

  忽然,一种不祥的预感从可可心中升起:也许安妮他们就是平台上的小人,怪不得他们看起来都那么面熟!不错,那红砖的楼房、飘动的白帘窗、窗口的花盆、广场上的花坛……都是他曾经见过的。

  可可奔向广场。广场大花坛中间的那个大玻璃球,不正是他的玻璃弹子吗!可可又跑到那家文具店去,仔细看看门口的那支大铅笔。铅笔上刻着的“K.K”两个字,不正是可可的名字缩写吗!那还是他亲手刻的呢。

  一切都明白了,这个迷你镇正是平台上小人们居住的地方!               

可可觉得他的心直往下沉,像是沉入一个黑暗的大海中。  

这时,广场另一头的大荧屏还在放映着节目。可可现在才明白,那不是什么大显示屏,而是他的小彩电。

  这会儿,电视主持人正在讲话。只听他说:“各位观众:前几天,我市一个名叫可可的男孩,放学后突然失踪,几天来虽然多方寻找,但都没能找到。孩子的家长十分着急。希望大家继续帮助寻找,一旦发现线索,请立即跟我台联系。”

  接着,电视上出现了一张放大了的照片。可可一看,原来是自己的脸儿。这张照片,还是可可生日那天拍的呢。再接下来,是一个女人的形象。可可一看,这不是妈妈吗!只见妈妈伤心地哭着,几乎说不出话来。她说:“可可,我不知道你在哪里,你快回来!妈妈在想你……”

  可可扑向屏幕,哭喊着:“妈妈,妈妈!我在这里!”可是,妈妈一点儿也听不见。

  有一双手温柔地抚摸着可可,安慰他:“孩子,别哭!你会找到妈妈的!”可可回头一看,原来是安妮的妈妈。只见她也流着眼泪。可可知道,她一定也想念着她的儿子安吉。

可可对安妮的妈妈说:“阿姨,我就是那个抓走安吉的妖怪,你惩罚我吧!”  

安妮的妈妈抱住可可,心疼地说:“孩子,你安静些!你一定是伤心得糊涂了!”

  安妮也跑了过来,说:“小哥哥,你不是妖怪,你是好人!”

  可可把自己怎么发现他们,怎么抓走安吉,又怎么拿安吉跟李明交换彩电的事,全都说了出来。可是,安妮和她爸爸、妈妈都不相信,都说是“可可受刺激太大了,把童话故事里的事情,当作现实。”

  可可现在才明白,失去亲人是多么的痛苦,他自己犯下了多大的错误!

  可可没法回家,只好继续留在迷你镇。

  星期天,为了让可可散散心,安妮带可可到树林去采蘑菇。临走前,安妮的妈妈特地交待:“你们千万要注意,林子边上就是悬崖,掉下去可不得了呀!”

  迷你镇的树林就在楼房的后面,围绕着整个镇子。他们通过广场,穿过楼房间的一条巷子,来到公路上,穿过公路就到了林子。

  刚下过雨,很多蘑菇都钻出了地面,就像一把把美丽的小花伞。空气中散发着清新的气息。可可觉得心情舒畅多了。

  一篮子蘑菇快采满了。时间过得很快,太阳已经西斜。

  安妮说:“瞧,那边的蘑菇真多!我到那边去采!”说着,她就跑去了。

  可可喊道:“安妮,你别去,那儿危险!”

  谁知话音刚落,就听见“哎呀”一声——下过雨的泥地太滑了,安妮不当心滑下了悬崖。

  可可急忙冲过去,只见安妮已经滑下去,幸亏有棵灌木挡住她的身子,才没跌入崖底。

  可可一只手抓住悬崖边上一棵矮树的树枝,另一只手去拉安妮。拉住了!他用力把她推上去,安妮得救了!可就在这时,那树枝忽然断掉,可可跌下了悬崖。他想抓住旁边的东西,可什么也抓不住。他只觉得风儿呼呼地吹着,耳边传来安妮的尖叫声,他的身子翻滚着往悬崖的深处跌落……

  ……可可醒来,发现自己正躺在地上,旁边就是那个有小人的平台。这时,太阳已经落山了,天色渐渐昏暗。

  可可一直跑到李明家。李明看见他,跳了起来,说:“你这家伙!这几天跑到哪儿去了?害我们找得好苦!”

  可可顾不上回答,赶紧去看安吉,看见安吉好好的,这才放下心来,把一切事情全告诉给李明。李明沮丧地说:“完了!那天,我妈整理房间,发现了安吉,告诉我爸。我爸要把他高价卖给马戏团的陈老板。我怎么求也没用。”

  正说着,外面响起汽车喇叭声,李明的脸刷地一下变白了,他说:“不好,他们已经来了!”

“别慌!”可可赶紧在一张纸上,用一支最细最细的笔尖,写出最小最小的字:

 

               安吉:

你现在赶快躺下来装死,我们会救你的!

                                 安妮的朋友

 

  安吉看明白了!他果然躺着像死人似的。

  李明的爸爸陪着陈老板进来。李明愁眉苦脸地对他爸爸说:“小人死了!”

  李明的爸爸大吃一惊,说:“一定是你把他弄死的,过一会儿,我会找你算账!”

  那个陈老板把安吉放在手心里看看,只见安吉身子软软的,一动也不动。他叹了口气说:“没用了,扔掉吧!唉,多可惜呀!”说着,就走了。李明的爸爸也跟他一起出去。

  李明赶紧把安吉交给可可,可可立刻跑到平台那里,把安吉放回迷你镇。

  第二天,可可带李明去看那个有小人的平台。可是,当他们跑到那里一看,破屋已经没有了,原来有平台的地方,一辆推土机正在那里铲土。

  可可问工人们:“你们有没有看见这里有个平台?”

  他们说:“有啊。它上午就被砸掉了!”

  可可着急地问:“那上面的小人哪儿去了?”

  “什么小人?平台上啥也没有呀。嘿,这个小孩怎么啦?”

  从这以后,可可再也没见过迷你镇的那些小人。可他还常常想念他们,想念安妮和她的一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