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沙蒿和黑沙蒿

 

 

主页

杨楠童话选

童话知识



    沙漠上有一对沙蒿兄弟。他们都是个儿不高的沙漠植物。哥哥的枝条又粗又稀,枝干的颜色有些发白,人们都叫他白沙蒿,也叫他籽蒿;弟弟的枝条又细又密,黄褐色中带点儿黑色,人们叫他黑沙蒿,也叫他油蒿。

    一天,白沙蒿对黑沙蒿说:  “这块地方应当让我居住,因为我是哥哥,个儿比你高一截,果实和种子也比你的大一些。”

    弟弟黑沙蒿不服气,说:  “哪有这个理!在自然界里,谁有本领,谁就能住下来;谁没有本领,谁就搬走,照人们的话来说,就叫种间竞争。”

    “好!那咱们比比看,谁的本领大!”白沙蒿很有把握地赞同了。

    兄弟俩都想独占这块地方,当沙漠王国的霸王,这情况让风公公和雨婆婆知道了,他们很生气。

    风公公对雨婆婆说;  “这两个兄弟太神气了,咱们得给他们点厉害瞧瞧,叫他们一个也站不住脚!”

    雨婆婆帮风公公出主意,说:  “沙蒿兄弟的种子非常小,四颗合在一起还没有一粒芝麻大,他们的体重是很轻很轻的。你只要轻轻一吹,就能把他们刮跑。”

    风公公果然刮起了大风。顿时,沙尘弥漫,整个沙漠上一片灰蒙蒙,平静的固定沙地变成了飞沙走石的流沙地,风公公把大量的沙粒掀起来带走啦。

    黑沙蒿的种子呆不下去,风公公轻而易举地裹挟着他,离开了这块地方。

    风公公又想把白沙蒿种子赶泡,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这个小不点儿,不知从什么时候起,竞变成了小胖子,稳稳当当地在流沙中站着不动,风公公没法吹跑他。

    风公公奇怪极了,问白沙蒿:  “这是怎么回事?你什么时候长胖的?有什么法术?

    白沙蒿哈哈大笑说:  “我并没有长胖。你吹不动我,是因为我有‘法宝’。瞧,我身上的这件胶质外套就是我的‘宝衣’!”

    原来,每逢下雨的时候,  白沙蒿的胶质外套遇到水就会膨胀起来,变得粘乎乎的,把一个个沙粒都粘在衣服的外面,使他变成小胖子,风公公自然也就没法吹动他了。

    就这样,白沙蒿凭他这个本领,在流沙中暂时生活下来。而黑沙蒿没有这一手,只好被迫离开这里。

    风公公对白沙蒿无可奈何,回去就埋怨雨婆婆说:“就因为你平时结他雨水,我才没法吹跑他。”

    雨婆婆说:  “别急,这回我来对付他!

    风停了。不久,流沙又渐渐变成了固定沙地。雨婆婆好多天不下雨了,白沙蒿喝不到水,觉得又干又渴,简直受不了啦!他看看黑沙蒿,只见他跟平时一样有精神,就奇怪地问道:  “你难道不感到口渴吗?

    黑沙蒿说:  “不,我的根儿很发达,可以吸取地里的水分。”

    这一回,黑沙蒿靠他的本领在固定沙地上生活下来,而白沙蒿呢?没有这种本领,只好离开。

    白沙蒿和黑沙蒿都当不成霸王,  因为黑沙蒿没法在流沙里呆下去,而白沙蒿也没法生活在固定沙地里。

    打这以后,沙蒿兄弟之间达成了一个协议:当固定沙地变成流沙的时候,这个地方就归白沙蒿占领,黑沙蒿主动让位;而当流沙固定下来后,  白沙蒿又自动让位给黑沙蒿。

    他们共同占据了这块沙漠。可是,有一天,情况发生了变化。

    春天来了,在一个晴朗的日子里,他们的上空,忽然响起一阵隆隆的声音。他们抬头望去,只见蓝天上飞翔着一只大“蜻蜓”——不,是一架飞机!一会儿,从飞机上溜下来一群小东西。一看,原来是一些黄豆大小的小泥球。

    白沙蒿惊奇地问这些客人:  “你们到这儿来干什么?

    一个小泥球回答道:  “我们到这儿来,是要帮助人们改造沙漠的。” 

    白沙蒿不相信地摇摇头说:“别说大话啦!哈哈,泥球儿能改造沙漠?我还是第一次听到。这里的风很大,我劝你们还是趁早离开吧!”

    小泥球毫不在乎地答道:  “你放心,我们会在这儿站住脚跟的。”

    正说着,一阵大风吹来,许多沙粒被风吹走了,可是小泥球照样牢牢地钉在沙面上,一动也不动。

    白沙蒿更加惊奇了,说:“哟!想不到你们也有这种本领!”

    “是啊,我们这种本领还是从你那儿学来的。”小泥球的答话,更叫白沙蒿摸不着头脑。

    不久,下了一场春雨。这些小泥球遇到水,都变得软糊糊的了。多奇怪呀!从小泥球里竟然钻出一个个小“脑袋”来!再仔细瞧瞧,原来是一株株幼苗!

    “你……你们到底是谁?”白沙蒿简直惊呆了。

    一棵小苗儿笑了,回答说:  “别奇怪!我们都是一些固沙植物,人们叫我们在这里生长,好压住那小山似的沙丘,把流沙变成固定沙地。我的名字叫踏郎,  也叫杨柴、  山竹子、山花子。”说着,他又指指旁边的一株小苗儿说:  “他叫花棒,也叫花柴、花帽子、牛翼梢,还有他……

    踏郎向白沙蒿和黑沙蒿介绍了好几位陌生的朋友,可惜他俩一时记不住那些名字。

    “小泥球变成了小苗儿!这简直是在变戏法,把我们给弄糊涂了!”白沙蒿和黑沙蒿还是觉得有些奇怪。

    踏郎向他们解释道:  “人们为了让我们能在沙漠里扎根,学习了白沙蒿的‘小粒种子大粒化’的好经验,让我们的种子全身裹上厚厚的泥衣服。我们又学习了黑沙蒿根系发达的长处,这样,我们就不会被风吹走了。而你们却把我们当成了真正的小泥球!

    苗儿们全笑了,  白沙蒿和黑沙蒿也不好意思地笑了。

    这些苗儿一天天长大,长成了一丛丛灌木。他们比沙蒿兄弟能干得多:既像白沙蒿那样,能使流沙固定下来;又跟黑沙蒿一样,有发达的根系,能在固定沙地上继续生活。他们比沙蒿兄弟对人更有用处:他们的枝叶含有丰富的蛋白质,受到牛羊们的欢迎;他们的花儿开得长久,吸引着无数勤劳的小蜜蜂……

    白沙蒿和黑沙蒿看到客人们这么能干,想想自己原来盲目自大、互不相让的毛病,都觉得很后悔。从此,他们兄弟俩又和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