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生的邻居


主页

杨楠童话选

童话知识

    鱼塘里,住着好几家鱼儿。他们和睦相处.十分要好。

    一天,小青鱼、小草鱼、小白鲢、小花鲢这四个好朋友在一起做游戏。他们十分灵活地在丰茂的水草间穿来穿去,在碧绿的水波里游上游下,可开心啦。

    大脑袋的小花鲢行动比伙伴们迟缓,一下子被捉住了。现在,轮到他去捉其他几条鱼儿。他看见小白鲢正躲在水草后面,连忙窜了过去,却没想到小白鲢十分机灵,“腾”的一下,跳出了水面,小花鲢扑了个空。小花鲢赶紧甩了甩尾巴,又扑了过去。“嘿,这回看你往哪儿逃!”果然,小白鲢的尾巴被他用嘴咬住了。小花鲢正在得意,一看,不由得愣神了:这哪是小白鲢?分明是一条陌生的鱼儿啊!

    其他几条鱼儿感到很奇怪,都立刻游了过来。他们跟小花鲢一样,也不认识这位不速之客。

    “你是谁?”四条鱼儿齐声向客人发问。

    “我是你们的邻居呗!”客人不慌不忙地回答。

    “邻居?”四条鱼儿互相看看,更加纳闷了,大家压根儿想不出他住在哪儿。这池塘好比是一座五层楼的“公寓”,鱼儿们根据自己的习性和爱好,选择了不同的生活场所。大伙儿都知道,楼下住的是鲤鱼、鲫鱼;二楼住着黄鱼一家;三楼住着草鱼;四楼住着花鲢;最上面住的是白鲢。说实在的,谁也没见过这个“邻居”呀!

    “我的爸爸、妈妈是这个池塘的老住户哩,你们应当能够认识我。”

    听说是老住户,四条小鱼连忙碰头研究了一番,结果还是猜不中。小青鱼提议去问问长辈。小草鱼嫌路远太麻烦。胖头小花鲢鼓起腮帮子说:“那可怎么办呢?”还是机灵的小白鲢有办法,他出了个王意:“咱们只要看他吃什么东西,就能知道他是哪家的。”其他三个一想,有门道,马上摆动鱼鳍,表示赞同,这个方案就算通过了。

    小草鱼游到一株水草旁边,把草啮断,衔在嘴里,边游边吃并邀请客人:“喂,邻居!你的肚子饿了吧?请来尝尝我的饭菜。”客人回答说:“可不是吗,这会儿肚子叽哩咕噜地闹意见啦。”说着,一甩尾巴游到水草跟前,也不推让,就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看样子这些素菜挺合他的胃口。

    小白鲢和小花鲢暗暗高兴地议论起来:“知道了,知道了!他能吃水草,一定是草鱼家的兄弟!”

    小草鱼连连摇头说:“不对,不对!我们家族里没有这样的亲戚!”大伙儿一听,傻眼了。

    停了一阵子,小青鱼说:“别急,让我试试看。”他绕了个圈儿,端出几盘小菜来:薄壳螺蛳啦,小蚬啦,红虫啦……花色品种可真不少,都是沾荤带腥的食物。那客人的胃口更好了,他把红虫一古脑儿吞了进去,吃得津津有味。当小青鱼把压碎壳儿的螺蛳吐出口外,正准备尝尝这肉味美不美的时候,客人却抢先把螺肉吞掉了,吃完以后还问:“有没有了?再端几盘来!”

    “咦?他怎么也能吃荤菜?难道他是青鱼的亲戚吗?”大家又怀疑起来。

    小青鱼摇头说:“不对,不对!我们家没有这样的亲戚!”

    小白鲢请客人吃甲藻、金藻、黄藻……客人不客气地大口大口吞着;小花鲢请客人吃水蚤、轮虫……客人也不拒绝。

    真怪,这客人既吃荤又吃素,什么都吃,到底是谁家的?

    “你们仔细看看,我长得像谁?”这个客人看到他们猜不出,只好启发他们一下。

    大家都觉得他的模样挺熟悉,像在哪儿见过似的。于是,瞪大眼睛仔细端详起来。

    他们相相客人,又相相小青鱼,把他和小青鱼比较比较,一致说:“不像,不像!你看,他的肚子白色中略带金黄,尾巴那个地方还带点红润呢,皮肤颜色又鲜艳又协调;小青鱼背部是青黑色,肚子是灰白色,不及他漂亮。再说,小青鱼背鳍比他短,身段也比他浑圆而狭长。”

    大家又把他和小草鱼比一比,也异口同声地说:“不像,不像!小草鱼穿的是方格子衣衫——每一个鳞片边缘上都有一道深褐色的镶边,而他没有。”

    接着,又把他跟小白鲢比一比。一看,他的鳞片又大又圆,小白鲢的鳞片又细又小。小白鲢穿的是一件背部是棕黑的、闪亮的银盔甲。他俩衣裳不一样。

    再跟小花鲢比一比呢?小花鲢穿的是带黑点儿的黄褐色花衣裳,也不一样。   

    于是大家得出结论:这客人的长相跟他们四个完全不同。

    “这个公寓,除了咱们四家,剩下的就是鲫鱼和鲤鱼了……”四条鱼儿又议论起来。“哦,我知道了,你是小鲫鱼!”小花鲢恍然大悟地插嘴说。

    “不对,不对!胖头,你看花了眼!鲫鱼矮矮胖胖,个儿小,他比鲫鱼个儿长。”小青鱼反对道。

    “你是鲤鱼!这回准没错!”小草鱼也像是认出来了。

    “不对,鲤鱼高个儿,他比鲤鱼个儿矮。”小白鲢反驳道。

    那他到底是谁呢?四条鱼儿猜来猜去猜不着。客人只好摊谜底了:“我名叫鲫鲤鱼,爸爸是鲫鱼。妈妈是鲤鱼。”

    “噢,原来这样,怪不得看看他有点像鲫鱼,又有点儿像鲤鱼。”四条鱼儿这才明白过来。

    过一会儿,小白鲢低着头想了想,不相信地说:“你骗人!鲫鱼生小鲫鱼,鲤鱼生小鲤鱼,哪见过鲤鱼生鲫鱼的!你别是冒充的吧?

    鲫鲤鱼连忙分辨说:“这哪有假的!不信你们去向我爸爸妈妈!听说人们为了培育新鱼种,使用了人工杂交的办法,这才生下我来。我母亲鲤鱼个儿长,有点娇生惯养,稍微不注意就容易生病,不像我父亲鲫鱼那样在哪儿都能生活,不容易生病,但人们都说他不如我母亲鲤鱼长得快。我呢?把他们的优点都继承过来了,我克服了他们的缺点。”

    鱼儿们听他这么一说,都觉得很新鲜,又围拢来仔仔细细把他看个够:一点也不假,真是好样的鱼儿!

    这时,远处又游来几条小鱼儿。其中一条游到鲫鲤鱼面前喊道:“表哥!我要跟你们一道玩!”

    鲫鲤鱼忙把他介绍给其他几条鱼儿:“这是我的表弟,名叫鲤鲫鱼,他的爸爸是鲤鱼,妈妈是鲫鱼。”

    “哟,真有趣!这下子我们又开了眼界啦!要不是你介绍,我们连自己的邻居都不认识呢!”小草鱼、小青鱼、小白鲢、小花鲢四条鱼儿全都高兴地说。

    “等一等!这个朋友该由你们来介绍了!”鲫鲤鱼指了指一个模样有点像小花鲢的鱼儿,对小花鲢和小白鲢说。

    小花鲢和小白鲢面面相觑,并不认识。

    “哈哈,连自己的亲戚都不认得!”鲤喇鱼笑了,“还是我来介绍吧,他叫鳙鲢鱼,妈妈是花鲢,爸爸是白鲢。所以他模样儿有点像妈妈,性情也很温和,吃东西的习惯跟你们一样,身体好,个儿长得快。”

    “诺,这也是你的亲戚。”鲤鲫鱼又指指旁边一条小鱼说,“他叫草鳙鱼。爸爸是草鱼,妈妈是花鲢鱼。”

    鱼儿们都高兴地摆动着尾巴说:“太好了,太好了!这下子咱们的伙伴又增加了几个!

    “还有呢:”鲫鲤鱼继续介绍说,“这是新搬来的邻居,叫武边鱼。他爸爸是长青鳊,妈妈是团头鲂。也是用人工杂交方法培育出来的。”

    鱼儿们更乐了!他们甩着尾巴,欢快地摆动着身子,活泼地游来游去。小草鱼喜滋滋地在岸边兜了一圈,小白鲢和小鲫鲤高兴得跳出水面,做了个漂亮的空翻动作。鱼儿们分层同居在一个鱼塘“公寓”里,不但互不干涉,还相互有利:草鱼吃水草,粪便可辅助浮游生物生长,使鲢鱼和鲫鱼有了食粮;鲤鱼和鲫鱼不但吃水草,还能吃青鱼、草鱼剩下的食物残渣,起着清塘的作用;鲤鱼钻泥寻食,有利于促进沉积在河塘底的有机物分解,使塘水变肥……好处可多哩!

    陌生的邻居变成了熟悉的邻居,小鱼们的伙伴更多了,小鱼塘比以前更热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