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金珠离开了土壤妈妈

 


主页

杨楠童话选

童话知识

  “小金珠,有信!”邮递员大雁刚钻出云堆,老远就喊开了。

   小金珠是谁?是一颗番茄籽呗。由于她长得十分饱满,圆鼓鼓、金灿灿的,特别逗人喜爱,大家就给她起了这么个美丽的名字。

   大雁带来的是这样一封信——

 亲爱的小金珠:

    你好!让我来自我介绍一下吧!我是一棵西北沙漠上的小草,名叫芨芨草。昨天,云彩姐姐从天上飘过,看到了你。她告诉我们说,你和你的伙伴们,个个都长得很饱满,是些呱呱叫的好番茄籽。我和我的好朋友骆驼草、沙蒿,听了都很高兴。大家马上商量开了,要我给你写封信,邀请你们大伙儿,到我们这儿来安家落户,一起建设咱们的大西北!

    亲爱的小金珠,这儿的叔叔、阿姨们十分需要你们,我们也都非常欢迎你们,快快来吧!

                                           芨芨草

    小金珠心想:这件事,我得和姐妈门商量商量才好。

    小金珠问姐姐们:“我要不要接受芨芨草的邀请,到大西北去呢? 

    番茄籽大姐说:“去吧,亲爱的小妹妹!我也收到一封信呢。高山上的雪花也邀我到他那儿去呢。”

    番茄籽二姐说:“去吧,可爱的小妹妹!我也收到一封信呢。海岛上的岩石也邀我到他那儿去。”

    番茄籽三姐说:“去吧,我最要好的小妹妹!我也收到一封信呢。少先队员小莉莉,邀请我去住到她家的阳台上。”

    三个姐姐都说:“既然人家需要咱们,咱们就勇敢地奔向新的地方去吧!

    就这样,小金珠和其他一些番茄籽高高兴兴地接受了芨芨草的邀请,被送到火车大叔那儿。火车大叔把他们安放在长长的车厢里,然后大喊一声:“呜一走啦!”往西北开去。

    卡嚓!卡嚓!火车唱着催眠曲。

    摇啊,摇啊,车身轻轻地晃动着。

    唱着,摇着,小金珠唾着了。

    等她醒来,不知道已经过了多少时间。她连忙问:“火车大叔,大西北到了吗?

    “早呢:大西北远着呐!”火车大叔一边回答,一边又“卡嚓、卡嚓”不停地往前跑。

    这时,其他一些番茄籽也全都醒来,七嘴八舌地喳喳开了:

    “大西北有多远?

    “看样子比菜地到仓库还远得多哩!”

“别性急,孩子们!再跑一天就到了。”火车大叔安慰大伙儿说。

    黎明、中午、黄昏,匆匆地来了,又匆匆地去了。突然,“呜”地一声尖叫,火车在一个大车站上停了下来。

    “这回准是到啦!”番茄籽们兴奋地挤来挤去。

    可是这儿还不是他们安家的地方。他们又被人们装上卡车,开走了。

    卡车嘟嘟叫着,飞快地跑着。小金珠探探脑袋,想看看外面的景色。她猜测,芨芨草的家乡一定是个很美丽的地方。树呀,花呀,小河呀,什么都有。可是,她放眼望去,只见到处是细细的黄沙,无边无沿,就像茫茫的大海洋;大风吹来,堆成了一座座沙丘,好像是这海洋里的“波浪”。这儿除了几棵野草以外,几乎看不到绿色的东西。哦!原来沙漠是这么个样子啊!连一点泥土也没有。俗话说:“万物土中生。”离开了土壤妈妈,怎么能安家呢?小金珠懊恼极了,差点儿哭出来。她不由得想起南方的家乡:那整整齐齐的菜畦,黑油油的土地,里面有好多供她生长的养料;那儿还有很多好朋友,茄子呀,辣椒呀,黄瓜呀……大家生活在一起,该有多快活啊!

    小金珠正在苦恼地想这想那,忽然“嘎”的一声,车子停住了。

    “小金珠,你们可来了!”小金珠一看,芨芨草正站在路边迎接他们呢。只见他蓬蓬丛丛的,好像一把扫帚,热情地摇摆着身子,发出沙沙的响声。

  小金珠一下子抱怨开了:“芨芨草,都怪你不好!是你叫我们来的!你看!这儿全是沙,连一撮泥土也没有、叫我们住在哪儿呀?

    芨芨草连忙安慰她说:“别急,别急!朋友,你瞧!农艺家叔叔、阿姨们早就帮你盖好了高楼大厦。”

    小金珠回头一看,不禁愣住了!就在她身边不远的地方,耸立着一座玻璃房子。这房子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简直像一座水晶宫殿!

    小金珠巴不得马上搬进这座水晶宫里去!可是,一个穿白大褂的叔叔(小金珠后来才知道,他是农艺家王叔叔),像是看透了她的心思,对她说:“小番茄籽,别性急呀!现在还不能搬家呢,我先要把你们身上弄弄干净才行。”他先用3%的甲醛溶液给他们消毒15分钟,为的是防止病菌感染,以免影响他们的生长,然后又用清水帮他们洗个澡,再把他们一个个包在浸湿的纱布里,卷成长条。

    小金珠和伙伴们裹在这“被子”里睡了好些天,醒来瞧瞧自己,嘿!不知什么时候,身上已经长出了蓬松松的根儿和嫩绿的小叶儿,变成一棵小番茄秧了!这时王叔叔才帮他们搬进了这个“水晶宫”。

    搬家的第二天,芨芨草一早醒来,就有些不放心:他的那些远方朋友,住在这样一个陌生的环境里,习惯不习惯呢?芨芨草便隔着玻璃墙壁,对里面喊开了:“喂,小金珠!夜里睡得可好啊?”

    小金珠在里面回答:“谢谢你,芨芨草!我们唾得很好!这新房子太美了!又干净又舒服!你猜我们睡在哪儿?我们的床铺不是泥土,而是沙石。你看怪不?农艺叔叔、阿姨对我们照料得可真周到!那个帮我们搬家的王叔叔对我们说:‘你们是从外地迁来的第一批居民,又是无土栽培的先锋队员,我们一定要让你们过得好!

    看样子,小金珠挺高兴,芨芨草也就打消了顾虑。

    可是,没过几天,芨芨草又有些不放心了:这儿缺少肥沃的泥土,小金珠该不会饿坏了吧?于是他又对玻璃房子喊开了:“喂,小金珠!你们的饭菜够吃吗?

    从玻璃房子里传出了小金珠那乐呵呵的声音:“够吃:够吃!我们吃得可香呢!每顿饭菜都吃得饱饱的,水喝得足足的,没有比在这儿吃得更好的了!”

    说到这儿,小金珠忽然停下来了,她想:“芨芨草对我真关心啊!可我刚下汽车的时候,还对他发脾气呢,这多不应该啊!”想到这里,她觉得很不好意思,便结结巴巴地向芨芨草道歉:“芨芨草,前几天……我……我对你发脾气,真对不起你!”

    芨芨草笑了,笑得身子直摇晃,说:“不要紧,不要紧!我们这儿的条件确实不太好,不过,过一阵你会喜欢这里的。”

    “不,现在我就已经很满意了,我的房子可好呢!都怪我对这儿的情况不了解。”小金珠抖抖叶子,滔滔不绝地讲开了,

“说起来真好笑!我起初还担心吃不饱呢!原先,我想,咱们植物少不了氮、磷、钾三种肥料。这三样东西都要从土壤妈妈身上吸取。现在我们住在沙石上面,沙石里有什么好吃的东西?不饿瘪了才怪呢!我正在发愁,照管我们的王叔叔来了,他往我们住的水泥槽里加水。我不由生气地嘀咕了一句:‘水喝得再多,也长不胖的呀!’没想到,我这句话被王叔叔听到了,他弯下腰来对我们说:‘小家伙,你以为我给你们吃的是水吗?不,是营养液!这营养液里有氮、磷、钾……营养可丰富哩!’我半信半疑地尝了一口,呀,味道真不坏!我们都拼命用根儿咕嘟咕嘟吸着,把肚子撑得饱饱的……”

    “你干嘛这样心急慌忙地吃东西呀?当心吃坏了肚子!”芨芨草忍不住打断小金珠的话。

    小金珠继续说:“我们生怕别的草儿来抢哪!其实呀,我们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这儿连一棵野草也不长,根本没有谁会跟我们争食。由于我们吃得多,营养好,身体都长得挺结实的。你看,我们都长大、长壮了吧?

    芨芨草透过玻璃墙仔细瞧瞧,哟!不知什么时候,小金珠已经完全变了样:那金黄的种子,已经变成绿色的小番茄棵!芨芨草高兴地说:“小金珠,你长得真快,快要成了大姑娘啦!我多粗心,怎么一直没注意到!

    小金珠被说得有些难为情,她又高兴又害羞地摇了摇叶子。

    芨芨草放下心来。可是过了没几天,他又有些不放心了:他听说,人离开过惯了的老家,到陌生的地方去,往往会水土不服,甚至还会害病,他不知道小金珠能不能过得惯。于是,他又问小金珠:“你过得惯吗?身体怎么样?

    小金珠说:“哈,朋友,你别这么婆婆妈妈地瞎操心了!我的身体再好也没有啦!过去,我在家乡的时候,有时候是要害病的。那时,不少害虫和细菌躲在土壤妈妈身上,经常出来搞鬼,叫我们生病。现在,我的房间里没有泥土,干干净净的,那些害虫和细菌没法呆在这儿,我们也就不大会得病了。”

  芨芨草又放下心来。 

  一天晚上,忽然起了大风,那风刮得可真猛!满地的沙粒被卷到空中,到处飞舞着,把整个天空变成灰蒙蒙的一片。狂风吹得芨芨草身子直摇晃,压得他低下了头,弯下了腰,直不起身来。夜里,天气忽然又变得非常寒冷,连芨芨草身上都结了一层白白的霜花,冻得他直打哆嗦。这时,他不禁又替小金珠担心起来:小金珠那么娇嫩,这样坏的天气,她能受得了吗?

    天刚亮,芨芨草就急着去看小金珠。只见小金珠安闲自在地呆在水泥槽里,好像比前些时候又长高了不少,棵上已经结出了一个个的小果子。

    芨芨草问小金珠:“昨天风那么大,天气那么冷,你吃得消吗?

    小金珠惊奇地回答:“什么!昨天刮大风,天气变冷了?我怎么一点儿都不觉得呀?噢,我想起来了,怪不得我昨天晚上听到‘呜呜呜、沙沙沙’的声音,好像有什么东西撒在屋顶上、墙头上,现在才知道.原来是大风舞沙子的声音。不过,朋友,你用不着替我担心。你瞧,这么结实的墙头和屋顶,风再大也吹不进来呀!另外,我们这个房子一—听说它叫‘暖房’,能够自动调节温度和湿度,再冷的天气,住在里面,也不觉得冷!”

    听小金珠这么一说,芨芨草觉得自己真是瞎操心了。他羡慕地对小金珠说:“朋友,你们真幸运!尽管你们离开了土壤妈妈:却比原来的生活过得还好呢!”

    俗话说“女大十八变”,小金珠又变啦:总共两个月的工夫就结出了大番茄,青青的果子长大了,变红了、就像小姑娘红朴朴的脸蛋,显得那么娇嫩可爱!王叔叔给她检查健康情况时,直夸她:“真是好果子:矿物质和维生素C的含量都比土壤生产的番茄高呢!”

    不久,小金珠收到了她三个姐姐的来信。

    大姐的信上说一一

亲爱的妹妹:

    大西北沙漠上生活得很好,我为你高兴!我在高山上也过得很好。说来真有趣!我刚到山上的时候,只见那儿空气稀薄,遍地白雪茫茫,我想:这个地方条件这么差,我离开了土壤妈妈,怎么能生长呢?我急得要命。谁知人们让我住在没有泥土的暖房里,在那儿我过得很好,比在土壤里生活得还好呢! 

                                            大  姐

    二姐信上写道——

可爱的妹妹:

好久没见到你了,非常想念你!我在海岛上生活得很好!大概你没有想到吧?那海岛上全是岩石。我刚到那儿的时候,愁得睡不着觉,后来才知道,人们不是让我住在岩石上,而是让我住在温室里,栽培在营养液里面。现在,我长得可健康呢!我想,你听了一定会为我高兴的。

                                            二 

    三姐的信是这样写的——

我的好妹妹:

    我在阳台上给你写信。这里虽然没有一点儿泥土,我却生活得非常舒适。起先,我看莉莉是个小女孩,以为她叫我住在没有泥土的阳台上,是把我当玩具玩的。你别笑我,那时我还哭了呢,多傻呀!

现在我长得健康极了!不久,我要去参加水果展览会,让我们在会上再见吧!

                                             

    姐姐们也生活得这么好,多叫人高兴哪!小金珠乐得涨红了脸——她那沉甸甸的果子更加红润可爱了。

    小金珠——不,她已经改名叫大红果了!原来在南方的许多朋友,像水稻、小麦、玉米、燕麦、大豆、豌豆、茄子、辣椒、花椰菜、莴苣、元白菜、黄瓜、萝卜、菠菜、马铃薯、

烟草、棉花、花生、咖啡、凤梨、牧草、茶树、柑桔……听说这几个番茄姐妹在没有泥土的地方过得很好,也都学她们的样,离开了世世代代生长的土壤,来到沙漠、海岛、高山和城市住宅的阳台、窗台、楼顶、路边、走廊,以及各种没有泥土的地方。

    如今,这些地方可真热闹各种植物都在这儿定居。沙漠、高山、海岛……再也不是荒凉地地方了!碧绿的庄稼、蔬菜和果对已经把它们打扮得十分漂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