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动物国

 

主页

杨楠童话选

童话知识

 

像狗又不像狗

    这一天,米米博士有事又要出门去了。匹普喜孜孜地想:“今天我又可以上新奇动物国去玩个痛快啦!”米米博士的汽车一开走,匹普就赶紧溜了出去。

    匹普急急忙忙地往围墙那边跑。咦?怎么那扇大铁门不见了,变成了一扇小铁门?

    噢,原来匹普自己跑错了,那个有大铁门的围墙在实验室后面呢,他自己却跑到实验室的左边来了。

    小门关得紧紧的,连一道缝儿也没有,怎么进去呢?匹普用爪子抓,用身子撞,可这铁门还是纹丝不动,他急得汪汪叫。

    忽然,门“吱呀”一声开了。匹普高兴得摇着尾巴往里面跑。

    “的铃——”一阵清脆的铃声在匹普耳边响着,把他吓了一大跳。匹普知道这是警铃的响声,米米博士的保险柜就会发出这种声音来。每次警铃响,匹普就知道有情况,赶紧冲到出事的地点去。现在这个地方怎么也有警铃?

    没等匹普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从路边那座小房子里忽然跳出一只“动物”来,这“的铃——”的声音就是从他嘴里发出的。

    “你是谁?”这个“动物”凶狠地拦住了匹普的去路。

    “我是匹普,你是谁?”匹普反问道。他也汪汪汪叫着,摆出准备扑咬的架式。

    那“动物”一听这话,态度马上变和气了,说:“噢,原来是米米博士家的,我早就听说了。咱们还是亲戚呢。我是电子狗,名叫路路。虽说你属动物家族,我属机器家族,可咱们都是狗呀。”

    匹普打量了一下路路,只见他的模样有些像狗,可又不十分像。他的皮肤是铁皮做的,光滑得很,闪着金属的亮光。他的身子是用铁罐子、橡皮管这些东西拚起来的,有的地方是方的,有的地方是圆的,真是奇形怪状!

    匹普怀疑地摇摇头,问路路:“你是狗,你会打滚、摇尾巴吗?”说着,他自己摇着尾巴跑了两圈,还在地上打了几个滚。

    “这有什么难的!”路路说着,照样做了一遍。

    匹普还不服气,说:“可惜我的本领小,只会这一套。我的表弟在马戏团当演员,本领可大了,会拉车、钻火圈、做算术……”

    “这些我都会。”路路说着,马上给匹普表演了好几套节目,除了做算术、拉车,还会翻跟斗、唱歌、跳舞……他唱起歌来,可好听啦,匹普要不是亲眼看见的话,准会当成是米米博士在弹电子琴呢。

    匹普钦佩地说:“路路,你真了不起,比我们普通的狗能干多了!你愿意跟我做朋友吗?

    “愿意!”路路爽快地答应了。他俩就这么成了好朋友,在一起玩了起来。

    匹普问路路:“这儿是什么地方?

    路路告诉他:“这里是假动物国。”

    “假动物国?”匹普惊奇极了。

    路路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胸前的大圆盘,说:“时间不早啦,我身上的数字钟都快10点了,你赶紧走吧!可惜我要站岗,不能陪你去。”

匹普和路路说了声“再见”,就继续向前走,

 

假妈妈真孩子

    天气还满冷的,匹普的鼻子都有点儿发红。他看见那边有座大楼,就向大楼跑去。

    一间屋于亮着灯,匹普朝灯光跑去。

    这里又暖和又舒适,原来这是小猪的休息室。房间里有好多小猪,他们呼噜呼噜哼着歌在一起做游戏。

    “你们好!”匹普跟小猪们打了声招呼。

    “哟,是小狗哥哥,欢迎你跟我们一起玩!”小猪们都亲热地围了上来。

    匹普正要跟他们玩“小狗逮小猪”的游戏,忽然,隔壁房间的灯亮了,猪妈妈在喊:“孩子们,快来吧,该吃奶了!

    休息室的灯熄了。小猪们一窝蜂地拥到隔壁的哺乳室去。匹普也跟了过去。

    “妈妈!妈妈!”小猪们亲热地围着猪妈妈。他们各找到一个奶头,咕嘟咕嘟吃起奶来,吃得可真香甜。

    匹普抬起头来,看清了猪妈妈的模样,不禁吓了一大跳:这哪是什么猪妈妈,简直像个怪物!就跟平时看到的机器差不多。

    猪妈妈看见匹普站在那儿发愣,笑了,说:“小弟弟,你不要奇怪,我是人造母猪,模样儿跟那些天然母猪不一样。我的这些小猪都是从外国来的,科学家把他们交给我抚养,让我代替他们的妈妈。你看,他们在我的喂养下,不是长得挺健康挺可爱吗?”

    确实,匹普看见人造母猪跟小猪们那股亲热劲儿心里还真羡慕呢。

    匹普正呆呆地看着,忽听一阵“扑鲁扑鲁”的声音,回头一看,只见一只雄丹顶鹤停在窗口。

    雄丹顶鹤问:“猪妈妈,你有没有丢掉一枚蛋?

    “哈哈!”猪妈妈笑得哐当哐当响,“你在说什么呀!我是机器猪,压根儿不会生小猪,更不会下蛋,哪会丢掉什么蛋呢?

  “是这样,”雄丹顶鹤解释起来,“我的妻子明明只生2枚蛋,可今天一看,怎么多出了1枚。我们丹顶鹤每年都只生2枚蛋,前几天刚搬到这儿,就遇上了这桩怪事。这个假动物国就是怪事多!”

    猪妈妈告诉匹普:“丹顶鹤一家也是从围墙外面搬到我们国家来的。你们大概是同乡吧?

    雄丹顶鹤一听,高兴极了,禁不住在窗外飞舞起来。他对匹普说:“小狗兄弟,原来你是我的老乡。我早就听说狗很机灵,你能不能帮我查查鸟蛋的事呢?”

“行,我一定出力!”匹普毫不迟疑地答应了。

 

一枚假鸟蛋

    丹顶鹤把匹普带到一处芦苇茂密的浅水里。那儿僻静极了。

    丹顶鹤的家是一座碟形的房子。母鹤正在家里看守着她的鸟蛋。她看见公鹤带着匹普来,很高兴,对匹普说:“麻烦你了,小狗兄弟,害你大老远地跑到我们家里来。唉,这两天,我们俩急得吃不下,睡不着,不知道这3枚蛋中,到底哪一只是冒牌货。我们听说杜鹃就爱干这号缺德事,常常把蛋下在别人的窝里,让别的鸟儿替她孵蛋,带小鸟。”

    匹普看看那3枚鸟蛋,奇怪,果然真的是一模一样!他嗅了半天,也闻不出什么特别的气味,只好抱歉地说:“对不起,我实在辨不出真假来。不过,我可以帮你们去找电子狗路路。他的本领比我大多了。”

    匹普很快找到了路路,把情况告诉他。

    路路已经下班。他答应帮忙。可是,他不能游泳,设法上丹顶鹤家去,因为他一沾上水,皮肤就会生锈,内脏也会出毛病。

    匹普想了个办法,让丹顶鹤用芦苇编了个小草窝,把3枚鸟蛋放在草窝里,然后他咬着草窝的边儿,把它推到岸上来。

路路按了一下自己身上电子仪器的开关,不一会儿就把事情弄清楚了。他对丹顶鹤夫妇说:“没事,你们不用紧张。这一枚是电子鸟蛋。科学家特地把它放在你们的窝里,是想通过它了解你们下蛋、孵蛋以及小鸟的生活情况。这假鸟蛋放在你们窝里,对你们不会有什么影响。”

 

鸡蛋奇案

    匹普听说鸡妈妈一家也是他的同乡,就想到她家里去看看。他照路路告诉他的路线,很快就找到了一座矮房子。

  匹普敲了敲门。

  “请进!”里面传出主人的声音。

  匹普推门进去,只见一群小鸡在院子里玩,鸡妈妈正在窝里忙着孵蛋。

    鸡妈妈告诉匹普:“我孵过好几十个蛋,个个都能孵出小鸡来,可就是这个蛋,不知怎么,已经孵了七七四十九天,还孵不出小鸡来。”

    匹普想了想,说:“也许,你这个鸡蛋有什么问题吧?

    一听说鸡蛋有问题,鸡妈妈急得跳了起来,忙说:“小狗兄弟,你快帮我看看,这鸡蛋到底有什么问题?”

    匹普在鸡蛋上闻了半天,说:“这一定是个假鸡蛋。真鸡蛋的气味,我挺熟悉;可现在不是那种气味,好像有玉米油和牛奶的味儿。”

    听匹普这么一说,鸡妈妈拍了一下翅膀说:“噢,我想起来了!有一天,米米博士到这儿来,把我的鸡蛋看了又看,说:‘我要造出一种人造鸡蛋来,用塑料做蛋壳,用玉米油、牛奶、维生素和矿物盐合成蛋白、蛋黄。这种假鸡蛋比真鸡蛋还好,营养丰富,又没有

胆固醇,吃了不会得高血压病。’可奇怪,这假鸡蛋怎么会跑到这儿来?

    “这里面一定有什么名堂!”匹普想,“这回,我不靠路路,要自己来侦察。”

    匹普在房间里到处闻闻,过一会儿,忽然叫起来:有老鼠气味,他们一定来过这里!”

    “老鼠来过?”鸡妈妈一听,大吃一惊。

    “是的,妈妈,刚才有两个尖嘴巴、灰不溜秋的家伙来过,贼头贼脑地看了一阵才走。”小鸡们嘁嘁喳喳地说。

    听小鸡们这么一说,鸡妈妈更慌了。她检查了一下鸡蛋,果然发现少了一个。

    匹普气愤地说:“这些坏家伙,又跑到这儿来干坏事了,我要给他们点厉害瞧瞧!”

匹普一路上用鼻子嗅着,根据老鼠留下来的气味,边走边找,一直追到一座红色楼房里。

 

铁蜘蛛献丝

    匹普发现两只老鼠正沿着墙边运鸡蛋。这两个家伙一大一小。小老鼠抱着鸡蛋脸朝天躺在地上,大老鼠咬住小老鼠的尾巴朝洞里拖。

  匹普蹑手蹑脚跑过去,没等老鼠进洞,就一下子扑上去。他一口咬住那只大老鼠,同时一脚踩住小老鼠的肚皮。鸡蛋滚到了一边。

    匹普真想把这两个坏蛋全咬死,可又—想:“不行,先得留着,好审问审问他们。”

    可是,匹普一松口,大老鼠就想逃;一松脚,小老鼠就想溜。有什么办法不让他们逃跑呢?”

    匹普正在为难,只听有人对他说:“小狗兄弟,让我来帮你的忙。”

    匹普抬头一看,只见说话的是个高高大大、奇形怪状的铁家伙。

    这个铁家伙说:“我叫铁蜘蛛,也叫机器蚕。我能吐丝,让我送一些丝给你,把老鼠捆起来。”

    匹普一看,这铁蜘蛛有好多圆嘴巴,从里面不断地喷出丝来。

    匹普松了牙,把大老鼠压在脚下,说:“不行呀,你的丝比头发丝还细,怎能捆老鼠?

    铁蜘蛛说:“你别瞧不起我的丝。它可不是一般的丝,全是化学纤维,牢得很呢。我的嘴巴喷起丝来,可多可少,可大可小,可粗可细,可快可慢。你再仔细看看吧!

    果然,铁蜘蛛不光能喷细丝,还能喷粗丝。有的丝就像牙刷毛那么粗。而且这些丝,除了白色之外,还有红、黄、蓝、绿……各种各样的颜色。

    这下子,匹普可佩服铁蜘蛛了,他说:“铁蜘蛛大哥,你比真蜘蛛本领大得多了。”

匹普用铁蜘蛛送给他的丝把两只老鼠捆起来,带回鸡妈妈家。

 

电子猫帮忙

    听说匹普把老鼠逮住了,鸡妈妈带着小鸡跑了过来。他们围住老鼠,恨不得上去咬一口。

    匹普严厉地命令老鼠:“你们干了哪些坏事?快老实交代!”

    老鼠只好坦白:“我们听说米米博士研究出人造鸡蛋来,鼠大王就命令我们弟兄俩把这种假鸡蛋偷来期尝。我们偷来了,谁知道这假鸡蛋的蛋壳又光滑又硬,咬都咬不动。我们只好偷偷地把它放在鸡妈妈的窝里,换走了一个真鸡蛋。鸡妈妈没发现。”

    匹普忙问:“这真鸡蛋到哪儿去了?

    老鼠说:“早被我们吃掉了。”

    鸡妈妈一听鸡蛋被吃掉,伤心得大哭起来。

    老鼠继续说:“这几天,我们找不到吃的,肚子饿得慌。鼠大王又命令我们去偷鸡蛋。刚才,我们乘鸡妈妈不注意,就去偷了这个鸡蛋来。谁知道蛋没偷成,反被这位狗大哥捉住了。”

    母鸡和小鸡们一听,气得要命,忍不住你一下我一下,很快把这两个坏蛋给啄死了。

    匹普说:“咱们光消灭掉这两只老鼠还不行,老鼠洞里还有鼠大王和其他一些老鼠,不把他们全部消灭光,他们还会干坏事。”

    大伙儿都赞成匹普的意见。可是,老鼠洞这么小,连匹普的半个脑袋都塞不进去,怎么能到里面去逮耗子呢?匹普用牙啃,用脚挖,可砖头太硬,挖不动。

    铁蜘蛛建议:“赶快去请电子猫来帮忙。”

    匹普问:“电子猫在哪儿?”

    铁蜘蛛告诉他:“电子猫是电子狗的表弟。你可以叫电子狗路路去把他请来。”

    匹普找到了路路。路路果然帮他找到了电子猫。

    匹普一见电子猫,就怪路路:“你骗我,真不够朋友!这哪是什么猫,我看,他跟米米博土家那个带伸缩天线的袖珍晶体管收音机差不多。”

    可路路说:“放心吧,保险没错!俗话说‘猫不可貌相’。”

    不一会儿,洞里就传出老鼠们惊慌的声音:“这是怎么回事?我突然变得不舒服起来,连食物都没法找了。”

    “我也二样,怎么连路都走不动了。”

    老鼠们吱吱吱地乱叫着。

    电子猫对大家说:“你们放心地回去吧!我能发出电磁波,保证在这一两个月内,老鼠全都会死掉。”

    匹普完成了任务,准备回家。鸡的一家都来送他。

    鸡妈妈感激地说:“小狗兄弟,谢谢你帮我们消灭了坏蛋!

    小鸡们也说:“小狗哥哥,你真能干!我们长大了要向你学习!

    匹普不好意思起来,脸都差点儿红了。可他心里挺高兴,因为这次他不靠路路,也侦破了一桩案件。

    匹普一路走,一路想:“这假动物国真有意思呀!我今天的旅行,还是挺有收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