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奇动物国

 

 

主页

杨楠童话选

童话知识


匹普是谁?他是科学家米米博士的小狗。

今天,米米博士接到一个电话,大概有什么急事,只见他匆匆忙忙地脱下白大褂,换上了西装,走到门口,又回过头来交代匹普:“乖乖地看着家,别乱跑,晚上我给你带肉骨头来!”

可是,等米米博士一走,匹普就再也憋不住了。他成天呆在实验室里,让米米博士“研究”,实在闷得慌。现在,米米博士不在家,匹普赶紧趁这个机会溜出去。

米米博士实验室的后面是围墙,高墙中间有扇大门。匹普早就想到围墙那边去看看,可米米博士一直不让他去。今天真是巧极了,门没关,匹普赶紧跑进去。

 

 

小牛有个假妈妈

 

嗬!这是什么地方?到处是葱绿的树木和草地,野花盛开,空气新鲜。匹普来到这里,快活极了,汪汪汪叫着,边摇尾巴边向前跑。

一只白色的小奶牛在吃草。匹普跑过去问:“你好!请问这是什么地方呀?”小牛停下来,抬头看看匹普,说:“这儿是科学家帮我们创立的新奇动物国。”

“新奇动物国?”匹普从没听说过这个名称,挺好奇,就接着问:“这里有哪些新奇的地方呢?”

小牛说:“我也不清楚,只知道这儿的居民,跟其他地方的居民不大一样。”

小牛和匹普马上成了好朋友。他们俩在草地上玩起来,匹普打滚给小牛看,小牛表演舞蹈给匹普看;小牛用舌头卷了一束鲜花送给匹普,匹普想采些蘑菇回送她。

可是小牛不让匹普采,说:“我不喜欢吃蘑菇。这蘑菇是科学家培育出来的,别乱动!”

正在这时,一只蚊子和一只白蛉子从蘑菇旁边飞过。哎呀!只见蘑菇就像磁铁吸住铁屑似的,一下子把蚊子和白蛉子吸住了。两只小虫拼命挣扎,却怎么也挣不脱,不一会儿,就被蘑菇吃掉了。真奇怪,蘑菇怎么会吃虫子呢?

匹普明白了,原来新奇动物国就是这么个新奇法。可是,蘑菇并不算动物呀……匹普被弄糊涂了。

玩了一会儿,匹普对小牛姐姐说:“咱们玩了这么长时间,你该回家了吧。要不,你爸爸妈妈不放心呢。”

小牛说:“我没有爸爸妈妈。”

匹普吃了一惊,忙问:“他们死了吗?”

“不,我压根儿不知道爸爸妈妈在哪儿……”小牛刚说到这儿,忽然发现了谁,就喊开了:“妈妈,我在这儿!”

听见喊声,一头红色母牛跑了过来,亲热地说:“好孩子,你玩了这么久,快跟我回家吧。”

匹普生气地责问小牛:“你骗我!刚才你还说没有爸爸妈妈呢!”

 红母牛笑着说:“你别错怪小牛,她并没有骗你。是科学家让她在试管里变成胚胎,移到我的肚子里来的。我不过是她的假妈妈罢了。我们国家里的小牛,都没有爸爸妈妈,大伙儿叫他们‘试管牛犊’。”

红母牛正说着,一只小青蛙从沟里跳出来,叽哩呱啦地插嘴说:“我也没有真正的爸爸妈妈!听说,科学家是用无性繁殖的办法让我生下来的。”

这时,一只母羊和一只母鸡跑过来,也都说:“牛妈妈讲的是实话。听说,小牛的真妈妈是远方的高产母牛,年纪大了,不能怀胎,科学家就让年轻的红母牛帮她生育。”

小牛把匹普介绍给大家,说:“他是从国外来的客人,想到咱们国家各地去看看。”

鸡妈妈说:“欢迎你,小狗!我有件事情请你帮忙,我的两个孩子在河边玩,你要是看到他们,就叫他们回家。

羊妈妈也说:“我的孩子在前面的林子里玩,你见到他,也让他回家。”

“好,我一定办到。再见!”说完,匹普告别了她们几个,又向前走去。他想:“奶牛能借腹怀胎,小青蛙没有爸爸妈妈,这个新奇动物国可真有点特别!”他正想着,又看到了新奇的事。

 

鸡村里的新鲜事

 

河边的两只小鸡在抢吃一条大青虫,其中一只小鸡使劲一拉,把青虫抢到嘴里,衔着虫儿跑掉了,另一只小鸡在后面拼命地追赶。

衔虫儿的小鸡被追急了,一头跳进河里,后面赶上来的小鸡也跟着跳了进去。匹普一看,急得大叫起来:“哎呀,你们会淹死的呀!”赶紧跳下河去救他们。

可是,小鸡们不光游得挺不错,而且还会在水里找东西吃。

匹普被弄糊涂了,他问:“难道你们不是小鸡是小鸭?”

“咯咯咯!”小鸡们大笑起来,“我们怎么不是小鸡呢?我们是科学家培育出来的两栖鸡,陆上和水里都能生活。”说完,他们又爬上岸,抖掉羽毛上的水珠,蹦蹦跳跳地走了过来。

匹普把鸡妈妈的话转告他们。小鸡们热情地邀请匹普:“小狗哥哥,上我们鸡村看看吧!”匹普答应了。他跟着两栖鸡刚走到鸡村的村口,迎面遇见了两只小黑鸡。小黑鸡不客气地拦住匹普说:“等等,要进我们鸡村,得先猜猜我们谁是公鸡,谁是母鸡。”

匹普看看他俩,身材一般大小,羽毛一样颜色,真分辨不出哪个是母鸡,哪个是公鸡。他用鼻子在他俩身上闻闻,可是鼻子也不灵了。

两栖鸡见匹普猜不出,就凑在他的耳边悄声说:“他俩是科学家培育出来的雌雄自别杂交鸡。来,我告诉你:头顶有黄斑,脚上颜色发黄的是母鸡……”

两只小黑鸡看见他俩咬耳朵,一齐叫了起来:“不害羞,你们作弊!”

“算了算了,别闹了,你们带匹普去看看彩蛋吧,我俩有事先走啦。”两栖鸡转身告辞了。

小黑鸡带着匹普来到南洋鸡婶婶家,鸡婶婶刚下完蛋。

“咦?她下的蛋怎么是绿色的呢?”匹普问小黑鸡。

“这有什么奇怪的!我们南洋鸡本来就会下淡蓝色的蛋,科学家把我们嫁给普通鸡,我们就生出各种颜色的蛋来啦。你到那边去瞧瞧!”鸡婶婶说。

匹普走过去一看,草堆上堆着好多彩蛋,有粉红的、浅黄的、淡蓝的,漂亮极了。匹普看得很高兴,突然想起羊妈妈托他的事还没办,就赶紧走了。

 

 

和气的狮子

 

匹普没走多远,就听见林子里传出狼叫的声音。他吓了一跳,赶紧躲在大树后面,悄悄往林子里看。这一看不打紧,吓得他差点儿叫起来。原来林子中间的空地上,狮子、狼、小羊和小兔待在一起,玩得正开心呢。

“小羊,小羊,你快过来!”匹普压低嗓子,悄悄把小羊喊过来,“你好糊涂,狼会吃掉你的呀!”

小羊咩咩地笑着说:“你不知道,狼大哥对我可好啦,他从不欺负我。”说完,便带着匹普走过去。

狮子看见匹普战战兢兢的样子,和气地说:“别怕,我连羊儿都不想吃呢!”

狼接着说:“是呀,科学家把一种药丸放在羊肉和兔肉里给我吃,我吃了几顿,就倒了胃口,从此再也不想吃羊儿和兔子了。狮子大哥也是这样。”

尽管这几位朋友说得有鼻子有眼的,可匹普还是有点害怕,他把羊妈妈的话转告给小羊,自己就赶紧溜掉了。

 

奇形怪状的朋友

 

匹普走出林子,有点累了。看见前面有个棚子,里面宽敞、明亮、整洁,他就躺在棚子里睡起觉来。

一觉醒来,突然看见一个绿色怪物向他走来。匹普连忙跳起来,冲着怪物汪汪大叫:“你是谁?”哪知绿色怪物却说:“小狗兄弟,难道你连我都不认识?我是小羊,不过我的毛儿不是白色的罢了。不信,你用鼻子闻闻吧。”

匹普凑上去闻闻,不错,是羊儿的气味。可这羊儿怎么长着一身绿色的细毛呢?

 绿羊像是猜到了匹普的心思,又说:“科学家给我移植了叶绿体,这样,我只‘吃’阳光就可以像植物那样制造叶绿素了。”

匹普听了,觉得新奇极了。他不敢久留,告别了绿羊,走出了饲养棚,谁知迎面又碰上一个羊不羊、猪不猪的怪物。匹普扭头想跑,那怪物却说:“别怕,我是小羊和小猪的表弟,名叫绵羊猪,咱们认识认识。”

“你干嘛要长成这副怪模样?”匹普虚惊一场,有些恼火。

“科学家让我长成这样的呗!”绵羊猪也有些不高兴了,不过他还是耐心地告诉匹普,“我既有猪的优点,又有羊的优点,我的肌肉跟猪一样结实,毛儿跟羊一样柔软,我的毛还得过优质奖状呢。”

太阳快要下山了,匹普离开绵羊猪,打算回家。他用鼻子嗅嗅地面,寻找来时的那条路。

“嘻嘻,找不到路了吧?我来帮助你。”匹普抬起头,只见一匹可爱的小马站在自己面前,这马的个儿比匹普还矮小。

“你是马吗?个儿怎么这样小?”匹普惊奇地问。

“我本来就是科学家们特地培养的‘袖珍马’嘛!”小马回答。

“科学家们真有本领!”匹普感慨万端说。

袖珍马撒开蹄子,匹普紧紧跟在后面。不一会儿,袖珍马就把匹普带到了围墙那儿。匹普赶在米米博士的前面回到了家。

米米博士晚上回来,以为匹普一直呆在家里,还特地奖给匹普一块很大的肉骨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