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的野营节选

(选自恐怖的野营)

(新加坡)詹姆斯

王晓丹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每年学校都要组织野营活动。每年我们都去同一个海边小屋。但是今年我们要去一个不同的地方。

“丛林探险是怎么一回事呢?”我的弟弟安伦边看着一张传单边问。他今年十岁。

我叫叶安卫,比安伦大一岁。“丛林探险就是说我们要在丛林里住三天。”

“那我们会不会被野兽或者蛇之类的东西袭击呢?”安伦丰富的想象力有时简直让我发疯。

我决定逗逗他:“这可要看我们去哪里了。”

安伦害怕了:“我可不想被活活吃掉啊。”

妈妈从她的书本上抬起头来。“别吓你弟弟了,安卫。校野营活动会安排得很好,你们会在靠湖的小屋里过夜。”

“湖里全是鳄鱼。”我开玩笑说。

“安卫!”妈妈警告似的看了我一眼。

安伦脸已经变白了。“听起来太可怕了。”

“那是因为你读太多鬼故事的缘故,” 我笑道,“丛林里没有鬼怪。至少不多。”

我们所有的朋友都参加了这次野营活动。谭迪迪的父母把迪迪也送来了。迪迪和我同岁,她是校里的校花。李可叮和李麦呤姐妹每次都和我们乘同一辆汽车来学校。这次她们也参加了野营。可叮十岁,麦呤九岁。

校车来接我们了,爸爸妈妈和我们挥手告别。

“记住要管好自己。”爸爸说。

“每次饭后做什么?”妈妈问。

“刷牙。”我们答道。

现在还是清晨,汽车要开很长的路才能到达目的地。我们坐在车上欣赏着外面的风景。安伦很快就睡着了。他的鼾声越来越大,到最后我几乎听不到迪迪在说什么了。因此我只得靠她近一些。

“安卫,我们在丛林里有很多事情可做,”她说,“徒步探险,到湖里划船,参观野生动物中心。”

“可是我们在丛林只待三天,”我说,“时间怎么够呢?”

“去年我姑姑去了一趟欧洲,”迪迪微笑着说,“她一天游玩一个国家!”

汽车在丛林高速公路上行驶。安伦醒过来了。他一醒来便开始吃饼干。他的咀嚼声和他的鼾声一样响亮。“我们什么时候才到呢?”他问迪迪。

迪迪看了看表,说:“还要一个小时。”

密密麻麻的丛林灌木一闪而过。太阳越升越高,驱散了清晨的薄雾。安伦继续吃着饼干,还不忘盯着窗外看,以免错过看猴子的机会。最后汽车驶过了高速公路,来到一条狭窄的通往村庄的小路上。每个拐弯口都很大。我想安伦这下该后悔先前吃得太多了。他的嘴唇四周有点发青。

“看,湖!”迪迪指着林中的一抹水光喊着。

她披上一件夹克衫。我们来到山脚后,感觉到有些冷了。“在丛林里,晚上会很冷。”

这是妈妈帮我们收拾毛衣和田径服时说的。我本以为丛林里总是很热的。

汽车开过一座座建筑物,来到一个大湖的岸边。四周全是丛林包围着。

我们的管理员周老师在向我们介绍周围的环境。旁边有一幢用支柱撑着的圆木房屋,就像真正的丛林房子,他指着房子的长厅说:“这是主建筑,是我们吃饭和搞活动用的。” 然后他又指着一个个水边的小屋说:“这些小屋是我们睡觉的地方。女生睡这两个,男生睡那两个。所有的睡床都有蚊帐,在你们睡觉之前一定要把蚊帐放下来。每个小屋还有独立的卫生间。”

然后周老师点了名并给我们安排了小屋和床铺。我和安伦睡在第二个小屋。他给了我们半小时整理行李,然后去大厅报到。“早饭吃好后,”他宣布,“我们将稿一次徒步探险。”

说完后,我们向各自的小屋跑去。我们找到了自己的房间,马上开始整理行李。每个房间有六个床铺,每个床铺上都挂有蚊帐。窗户上也蒙着网罩,还有一个很大的百叶窗。

“他们没有在窗户上装玻璃。”安伦抱怨道。

“丛林里可没有玻璃窗,”我对他说,“下雨的话,关上百叶窗就行了。”

我们屋里其他几个男孩也过来整理行李了。我们再次跑出去时,安伦看看我,说:

“安卫,我想回家了。”他悄悄地说。

我乐了,“为什么?就因为没有玻璃窗?”

他摇摇头。“你没有觉出什么吗?”他的声音压得很低。

我翻了翻眼睛,“安伦,别这样疑神疑鬼的!”

“我没有!”他瞪了我一眼,“只是——唉,难道你没觉得有人在——在监视我们吗?”

我环顾了一下空荡荡的房间。阳光正透过缝隙斜射过来,外面的湖面闪闪发光。对我来说,没有一点危险的影子。有时安伦实在让我很生气!“没什么东西好害怕的,”我说,“再说,谁要监视我们呢?”

他不再说话,转身就走出去了。

但愿当时我听他的话!

我扫视了下四周,跟在他后面出去了。当时我想安伦总是想把事情搞糟。

但愿当时我抬头看看天花板!

在阳光照不到的某个角落,有个东西正在动。它振动了下翅膀,发出一种奇怪的叹息声,然后又静止了。

这只巨大的黑金蝴蝶正在看着我们……而且正在等待机会。

(选自上海少年儿童出版社2007年6月出版的《午夜惊魂系列·闹鬼的手机·恐怖的野营》 责任编辑 谢倩霓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