闹鬼的手机节选

(选自《闹鬼的手机)

(新加坡)詹姆斯

王晓丹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我新买的手机响了。今天天气晴朗,我和我的朋友蔡夏梦打算在地方购物中心吃些点心,然后去图书馆。

我把手伸到包里,掏出了手机。手机的屏幕亮了起来。我看到是家里的电话号码在闪动。

我真希望当时我没接这个电话,因为我的生活从接电话那刻起就改变了。我不得不事先警告你,我要跟你说的这个故事全是真的。我的名字叫谭简,我的生活和你们的没什么两样。我最不愿意看到的一些可怕的事情后来就发生在我身上!

我把手机拿到耳边。电话里传来妈妈清晰的声音。

“简,我要见你。”

“好的,妈妈。”我回答说。我感到奇怪的是,妈妈是从家里给我打的电话。她跟我说过今天她要出去的。

“我要你坐037路公交车,坐到终点站,”她说,“我在那里和你碰面。”

我皱了一下眉毛,“037路公交车是去哪儿的?” 我以前从来没听说过这路车。

妈妈有点气恼地说:“简,按我说的做。搭037路公交车,坐到终点站。”

“啪”的一声,妈妈把电话挂断了。我朝手机屏幕凝视了片刻,然后关机,转身看着夏梦。她和我都十二岁。

“我妈妈说现在要见我。”我解释道。

夏梦看起来有点失望。“可是,简,我们说好去图书馆的。我们得从那里借些书。”

“我知道,”我叹着气说,“但是听妈妈在电话里的语气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情。”然后我高兴地说,“夏梦,要不你和我一起去吧?我和妈妈见面后,我们可以再一起回来。”

夏梦耸耸肩说:“好吧。你妈妈在哪里?”

“她在等我们。” 我一边说话,一边和她向外走,“我们得乘坐037路公交车。”

我们一直走到公交车停靠的地方。我抬头看着路牌。

“真是奇怪……”我的声音听上去有些古怪﹑空洞,“这里根本没有037路公交车!”

夏梦也抬起头来看。她很理智,因此我们两人很要好。我也一样——比较现实。我是说,大多数时候是这样。但有一点除外,我很相信鬼神,夏梦却不信!

“也许你妈妈搞错了。”夏梦扬扬眉毛说,“或者你妈妈在和你开玩笑。”

“不会,”我摇摇头说,“妈妈对公交车路线号码之类的事从来不含糊。”

这时一辆公交车开了进来。“看!”夏梦用胳臂肘推了推我。

我看到这辆公交车的路线号码正是037。没有人上车,于是我们赶紧上去,免得它开走了。

“到终点站。”我对司机说。

我们付了车费后,往车厢后头走去。我们总是喜欢坐在后面的位置,因为那里更宽敞。车厢里空荡荡的,车门关上后,车子就沿着大马路开走了,购物中心慢慢地离我们远了。

“为什么你不和你妈妈再通个电话,看看有没有搞错?”夏梦说。

说得对!但当我打电话回家时,却没人接电话。“我想妈妈可能也在路上,”我对夏梦说,“她没有手机,所以我没法打电话给她。”我一直想不通,我没有手机简直过不下去,这些成年人怎么可以没有手机呢?

037路公交车驶过一些房屋和一个公园,很快它转到了一条我们从来没看到过的小路上。

“这公交车要把我们带到哪里?”夏梦问。

我朝窗外看了看。狭窄的小路两旁尽是大树和浓密的灌木丛。树影覆盖了整条路,黑乎乎的。这让我感觉像是进了一个隧道。

“我也不清楚到底去哪里。”我全身莫名其妙地颤抖了一下,我下意识地让自己不去想它。

发动机单调的咣当声使我昏昏欲睡。突然,汽车停住了。

“到终点站了。”司机说。

夏梦和我互相看了看对方。“你确定就是这里吗?”夏梦怀疑地问司机。

“这就是终点站……”司机又说了一遍。

我们下了车,走到了小路上。眼前没有道路。司机开始调头了。

“妈妈在哪里呢?”我环顾四周,心里有些恐慌,“连她的人影都没有!”

“也许我们到早了。”夏梦说。

这时公交车开走了,周围一片死寂,没有鸟鸣,没有昆虫吱叫声。大块的乌云聚在一起挡住了阳光。夏梦倒吸了一口气。她指了指树后面的一堵墙,墙上安有一扇小门。

我们走过去。我推开门,夏梦和我走了进去。顷刻,我的心脏简直要停止跳动。

我们的周围全是墓碑和坟墓。长长的杂草似乎在我脚边低语。空气冷飕飕的。这扇小门是这块墓地的后门。

妈妈根本不在这里。

恐惧一下子就笼罩了我,但这还只是刚开始。

(选自上海少年儿童出版社2007年6月出版的《午夜惊魂系列·闹鬼的手机·恐怖的野营》 责任编辑 谢倩霓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