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孩子第四章(上)

[英]查尔斯·金斯利

张炽恒 译

 

 

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告别的时候,汤姆警告鲑鱼,要小心提防邪恶的老水獭。鲑鱼离开岩石,向上游方向游去了。汤姆继续向下游方向游去,但是他沿着岸边,游得很慢,很警惕。

  他游啊游啊,游了很多天。因为他离开大海还有许多英里呢。也许,如果不是仙女在暗中引导他,他永远也找不到通往大海的路。仙女们在引导他,但不让他看到她们美丽的脸,也不让他感觉到她们温柔的手。

    在游往大海的路上,他有过一次非常奇怪的历险。那是九月里的一个晴朗、安静的夜晚。月光那么明亮,照进水里;他尽管拼命闭紧眼睛,仍然睡不着觉。

    最后他索性浮到水面上来,坐在一块小石头尖上,仰望着大大的、橙黄色的月亮。他在想,她是什么呀,他觉得她也在看着他。

    他看着洒在水面上的鳞鳞月光、冷杉树的黑乎乎的树顶、蒙着银霜的草地;他听着猫头鹰的叫声、沙锥鸟的哀鸣、狐狸的吠叫和水獭的笑声;他嗅着白样树的淡淡的芬芳,还有那从很远的上游的松鸡禁猎地吹来的一阵阵欧石楠的甜香。

    他感到非常快乐,尽管他说不清为什么。当然,如果让你在九月里的一个夜晚,坐在那样一个地方,湿漉漉的背上一点衣服也没有的话,你会感到很冷的。但是汤姆是一个水孩子,所以他和鱼类一样,并不觉得冷。

    突然,他见到了一幅美丽的景象。一片美丽的红光在沿着河边移动着,投进水里,像一条长长的火舌。汤姆这个好奇的小淘气,下决心去看看那到底是什么。于是,他向岸边游去。那道光停在了一块矮石头边缘的浅水上方,就在那儿,汤姆遇上了它。

    在那儿,在那道光的下面,躺着五六条巨大的鲑鱼。他们睁着大大的、向外突出的眼睛,仰望着那道光的光焰,摇着尾巴,似乎看到它非常高兴。

    汤姆浮上水面,想更近地观看那道美妙的光,他在水里弄出了一声响。

    他听到一个声音说:“有一条鱼。”他不知道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但他似乎熟悉他们的声音,熟悉说那句话的那个东西的声音。

    他看到岸边站着三个巨大的两条腿的动物。其中一个动物拿着那道光,它闪闪烁烁,并且噼噼啪啪地响着。另一个拿着一根长竿。他知道,那是人。他很害怕,就爬进石头中间的一个洞里。从洞里,他可以看见上面发生的事。

    那个拿火把的人向水面弯下腰来,认真地看着水里,然后他说:“小伙子,捉那条大的,它十五磅都不止,你手要抓紧。”

    汤姆觉得有什么危险要降临了。他非常想警告那条愚蠢的鲑鱼,他正盯着那道光看,似乎着了迷。

    但是汤姆还没有来得及拿定主意,那根竿子就戳进水里了。

    一阵可怕的溅水声和挣扎声。

    汤姆看见那条可怜的鲑鱼被戳穿身体,从水中给提了起来。

    这时,另外三个人从后面向这三个人冲了过来。接着是一片吼叫、打斗和谩骂的声音。

    汤姆恍惚记得,这些声音他曾经在哪儿听到过。现在,他一听到这些声音就直打寒战,感到十分厌恶。因为,他有点觉得,他们是奇怪的、丑恶的、错误的、可怕的。

    接着他想起了一切:他们是人,他们在打架,野蛮、不要命地打,在昏天黑地地打。这些事汤姆从前不知道见过多少次。

    他捂紧自己的小耳朵,恨不能立刻从那个地方游开去;他很高兴自己是个水孩子,再也不用和那些肮脏可怕的人打交道了,那些背上穿着脏衣服,满嘴脏话的    他想离开,但是他不敢从洞里面出来。这时,在看守和偷猎者的践踏和打斗之下,他头顶上的岩石摇晃起来。突然,有一阵大得惊人的溅水声,一道可怕的闪光,一阵咝咝声,然后一切都静了下来。

    原来,有一个人掉进了水里,离汤姆很近。是那个手中拿着火把的人。他沉入了湍急的河水,在水流中不断地翻滚着。

    汤姆听到岸上的人在沿着河边奔跑,似乎在找落水的人。但是,那个人已经沉没在水下深深的洞里,一动不动地躺在那儿,他们再也找不着他了。

    汤姆等了很长时间,直到一点声音也没有以后,才伸出头来张望。他看见了那个人躺在那儿。他终于鼓起勇气向下游去,游向那个溺水的人。“也许,”汤姆心想,“水使他睡着了,就像从前我一样。”

    他离那个人越来越近,他越来越好奇,但说不出为什么。他必须去看看他。当然,他会轻手轻脚地游过去;他绕着他游了一圈又一圈,离他越来越近。由于那人一直没有动,他终于壮起胆子游到了离他很近的地方,看清了他的脸。

月光是那么地明亮,那个人的每一个特征汤姆都看得清楚。看着看着,他一点一点地回忆起来了,那是他过去的师傅格林姆。汤姆转过身,尽可能快地从他身边游开。

    “哦,天哪!”他想,“他会变成水孩子,他会变成一个多么讨厌的水孩子!也许他会发现我,再打我。”

    于是,他向大河的上游游了一段回头路,然后,一整夜都躺在赤杨树的树根下面。但是,当早晨来临的时候,他又急着要回到深潭去。他要看看格林姆先生有没有变成水孩子。

    他非常小心。他躲在岩石后面,藏在树根下面,偷偷地张望。格林姆先生依然一动不动地躺在那儿,他没有变成水孩子。

    下午汤姆又来偷看了一次。因为不弄明白格林姆先生变成什么,汤姆是不会安心的。但是这一回格林姆先生已经不见了,汤姆心想,他变成水孩子了。

    他其实用不着紧张,可怜的小小伙子。格林姆先生并没有变成水孩子或别的什么类似的东西。但是汤姆很紧张,有很长一段时间,他一直担心有一天会在哪一个深深的池塘突然碰上格林姆。他怎么会知道是仙女们把格林姆弄走了呢?她们把他弄到安放落水者的地方去了,那正是他应该去的地方。

    汤姆继续向下游游去,因为他害怕呆在离格林姆很近的地方。他离去的时候,整个溪谷都显得很悲伤。红的和黄的树叶像阵雨似地落进水里,苍蝇和甲虫都已经死光,秋天的寒雾低低地笼罩着山岗,有时甚至浓浓地降到水面上,使汤姆看不清路。但是,他可以摸索着前进。跟着水流的方向,一天又一天,经过很大的桥;经过小船和驳船;经过大的市镇;经过市镇的码头、磨坊和冒着烟的大烟囱;经过下了锚、在水面上浮沉晃荡的轮船。

    汤姆不时地碰上轮船的锚链。他很想知道那是什么。他把头伸出水面张望,看见水手们懒洋洋地在甲板上抽烟斗。他又重新潜入水中,因为他害怕得要死,怕被人们捉住,再变成扫烟囱的孩子。

    他并不知道,仙女们一直在他身旁,遮住水手们的眼睛,不让他们看见他,使他避开磨坊的水槽、下水道的出口和其它肮脏危险的东西。

    可怜的小家伙,对于他来说,这是一次忧郁的旅行。他不止一次地恨不能返回温德尔去,和蹲鱼一起在夏日的灿烂阳光下游戏。但是这不可能,事情过去了,就一去不复返;人们永远不可能再回到小时候,连水孩子也是一样,人只能活一次。

    另外,那些想出去看看广阔世界的人,例如汤姆,都一定会发现,那是一次疲倦的旅行。如果他们没有灰心,没有半途而废,而是继续勇敢地走下去,到达终点,那就是他们的幸运。汤姆正是这样。

汤姆始终是一条勇敢无畏、意志坚定的英国叭儿狗,他从不知道什么是失败。他坚持游下去,游下去……终于,他透过雾气,看到远处有一个红色的浮标。他非常惊奇地发现,水流回过身,向陆地这边涌过来。

    当然,这是潮水,但是汤姆不知道潮水是什么。他只知道,在一两分钟内,他身边的淡水就变成了咸水。接着,他身上发生了一种变化。

    他感到自己强壮、轻松、精神百倍,好像自己血管里流的是香槟酒。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竟然三次完全跳起来,离水面有一码高,一个鱼跃,就像鲑鱼第一次接触到高贵、富有的咸水时那样,就像一些哲人告诉我们的那样,这水,是所有生物的母亲。

    潮水冲击着他,他竟然一点也不在乎。那个红色浮标就在他的视野里,在敞开着胸怀的大海里跳着舞。他要游到浮标那儿去,他游过去了。

    他经过大群的鲈鱼和鲻鱼,他们跳跃着,在追逐褐虾。但是,他没有注意到他们,他们也没有注意到他。有一次,他经过一头巨大的,浑身乌黑发亮的海豹。海豹是尾随着来吃鲻鱼的,他把头和肩膀伸出水面,盯着汤姆看。

    汤姆并不害怕,而是说道:“你好吗,先生?大海是多么美丽的地方呀

    那只老海豹没有去吃他,而是用柔和的、睡意蒙胧、老是在眨巴的眼睛看着他,说道:“祝你碰上好潮水,小小伙子;你在找哥哥姐姐么?我在外面碰见了他们,他们都在那儿玩。”

    “哦,那么,”汤姆说,“我终于有伙伴一起玩了!

    他游到浮标那儿,爬上去坐了下来,因为他已经累得上气不接下气了。他向四周看,寻找水孩子,但是他看不见。

    轻柔、清新的海风吹过来,带着潮水,吹散了大雾。在浮标周围,细细的波浪快乐地跳着舞;老浮标也随着波浪一道跳舞。

    一片片云彩的影子在明亮的蓝色海湾上赛跑,互相之间却从来追不上。

    潮水欢快地冲上宽阔的白色沙滩,跳过岩石,想看看里面的绿色田野是什么样子。它们摔下来,摔成了碎片,但是一点也不在意,又向上冲。

    燕鸥在汤姆的头顶上翱翔,就像巨大的、白身体、黑脑袋的蜻蜒;海鸥欢笑着,就像姑娘们玩耍时的笑声一样;红嘴红腿的海喜鹊在海岸与海岸之间飞来飞去,他们的鸣叫声甜美悦耳,又充满了野性。

  汤姆看啊看啊,听啊听啊,这时只要能见到水孩子们,他就会十分地快乐了。当潮水返回大海的时候,他离开了浮标,游到各处去寻找水孩子们,但是他白辛苦了。

    有时,他觉得自己听到了他们的笑声,但是,那其实只是波浪的笑声;有时,在海底,他觉得自己看到了他们,但是,那些其实不过是白色的和粉红色的海贝。

    有一次,他满有把握地认为找到了一个水孩子,因为他见到两只明亮的眼睛。即使是小孩子,是无法想什么就有什么的。这一点,你总有一天会明白。

    汤姆在浮标上坐了许多天,许多个礼拜。他望着大海的远处,希望水孩子们在某一天回来。但是,他们没有回来。

    于是,他开始四处打听。各种奇奇怪怪的动物从大海外面归来,他向他们每一个打听水孩子,有的说见过,有的说根本就没见过什么水孩子。他问鲈鱼和绿鳕,但是他们贪婪地追着褐虾,根本顾不上回答他一个字。

    接着,来了整整一大片紫色的海蜗牛。他们一个接一个地漂过来,每一个都躺在一片满是泡沫的海绵上。

汤姆问他们道:“你们从哪儿来,你们这些美丽的小动物?你们见过水孩子么?

    海蜗牛答道:“我们从何处来,我们不知;我们往何处去,谁又能晓?我们小小的生命在大海中央漂泊,头顶上是温暖的阳光,脚底下是温暖的墨西哥湾流,我们已经知足了。是啊,也许我们见过水孩子。我们一路航行过来,见过许多奇怪的东西。”说完,这些快乐而蠢笨的东西就漂走了,全都上岸,到了沙滩上。

    接着,来了一条巨大的、懒洋洋的翻车鱼,它肥得就像半头猪,模样也像半头猪,好像是给塞到衣橱里压平了一般。与他庞大的身体和鳍相比,他的嘴小得就像小兔子的嘴一样,比汤姆的嘴也大不到什么地方去。当汤姆向他询问时,他用尖尖的、微弱的声音回答说:“我肯定不知道,我迷路了。我打算去切萨皮克湾,但恐怕有点走错方向了。天哪!都因为跟着让人舒服的暖流走。我肯定迷路了。”

    汤姆再问他,他还是那几句话:“我迷路了。别和我说话,我得想一想。”但是,就像许多许多人一样,他越是拼命想,就越是想不出。汤姆看到他东碰西撞,昏头昏脑地转了一整天。最后,海岸警卫队的士兵看见他的巨大的鳍露出水面,便划船过来,用带钩的篙子扎进他的身体,把他弄走了。他们把他带到镇上展览,看的人每人付一便土,一整天都生意兴隆。当然,这些汤姆是不知道的。

    接着,来了一大群海豚,他们是翻滚着过来的。爸爸妈妈们带着小孩子,身上全都十分光滑,闪闪发亮。因为每天早晨,仙女们都给他们打法国式罩光漆。他们从汤姆身边经过时,发出非常轻非常轻的叹息声,这使汤姆鼓起勇气和他们说话。

    但他们只是回答:“嘘,别作声;嘘,别作声!”因为他们只会说这个。

    接着,来了一大群舒舒服服晒太阳的鲨鱼,他们中有些大得像一条小船。汤姆见了他们很害怕。但是,他们其实是些很懒、脾气很好的家伙。他们不像其它的鲨鱼,是贪婪的恶霸。

    鲨鱼有许多种,像白鲨、蓝鲨、地鲨和纺锤鲨,都是吃人的鲨鱼;像锯鳐、长尾鲛和冰鲨,都是吃可怜的老鲸鱼的鲨鱼。

    那些鲨鱼过来了,躺在那儿,在浮标上磨擦着他们巨大的身体,背鳍露出水面晒太阳,向汤姆挤眼睛。但是,汤姆永远无法让他们和他说话,他们吃了太多的鲱鱼,变得笨得要命。

    一条运煤的方帆双桅船过来,把他们全吓走了,这使汤姆非常高兴。他们的气味太难闻了,他们没走的时候,汤姆一直捂着鼻子。

    接着,来了一个美丽的动物。它就像一条纯银的缎带,尖尖的头,长长的牙齿。但是,它好像病得很厉害,很伤心。有时,它无力地侧着身体,然后向前冲一下,像白色的火焰一样闪闪发光;然后,它又病歪歪地躺着不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