糊糊干了什么,你看看就明白了

(小超人糊糊第 四章 )

(获《童话报》金翅奖)

肖定丽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你找谁?”妈妈皱着眉头问手缠绷带的人。

“我找……找……找错了门。”那人结结巴巴地望着糊糊。糊糊知道他是来干什么的,他眨眨眼,朝楼下努努嘴。

“糊糊,快进来!”妈妈把糊糊拉进屋,又叭地关严门,小声说,“别用眼睛看那种贼眉鼠眼的人,他会把你的眼睛熏坏的!”

吃过饭,妈妈把糊糊关进屋里,让他睡午觉。

爸爸在给钱包上锁,防止糊糊再拿钱。

“得把糊糊送进学校,让老师管着他,不然非学坏不可。”妈妈说。

“我不同意!让一个出生还不到一星期的小孩去上学,不是太残酷了吗?”爸爸坚决反对。爸爸从小深受上学的苦,对学校一点也不感兴趣。

“糊糊不是一般的孩子,他一生下来就和别的孩子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哼,用我的领带擦鼻涕,撒我身上尿,偷钱买西瓜,哼哼,一样!太普通了!太平凡了!爸爸争红了脸,气得把刚装在钱包上的锁,又取了下来。

妈妈拿不定主意该怎么办,她想去问问糊糊。推开门一看,她马上叫起来:“糊糊他爸,儿子又不见了!”

原来,妈妈刚关上门,糊糊就从窗口跳了下去。

糊糊的脚刚落地,小偷就奔了过来。

“咱们到一个僻静的地方去吧。”糊糊说。

走到一个公园门口,小偷指指公园说:“这里最僻静。”

他们进了公园,糊糊东张西望,欣赏着各种花儿。小偷却忍不住了,他扑通跪倒在糊糊的脚下,哭丧着脸说:“小兄弟,救救我吧!”

糊糊使劲抽着鼻子闻四周的花香。

“大哥,救救我!大叔,不,大爷,救救我的手指头,哎哟,刀剜一样痛啊!”

糊糊像什么也没听见,紧追着一只黑蝴蝶,来到亭子前。忽然,糊糊看见亭子里有两个鬼鬼祟祟的男人,在压低嗓门说话,他赶紧躲在一棵大芭蕉树后面。小偷凑过来,对着糊糊的耳朵眼儿说:“我认识这两个人,他们比我还臭呢!”小偷有些委屈。

正说着,亭子里的两个人站了起来。他们一胖一瘦,胖子高,瘦子矮。胖子双手抓紧瘦子的手连声说:“谢谢金部长帮忙!”被称作金部长的瘦子没吭声。胖子又巴结地掏出烟,打着火点燃,金部长望也不望一眼,迈着细腿走下亭子。胖子在他身后一个劲地弯腰陪笑,本来他比瘦子高,这一下倒比瘦子矮了。

“他们到底谁的官大呀?”糊糊问小偷。

“那个瘦的。”小偷说,“他们合伙倒卖电视机,今夜12点装货。”

“在什么地方?”

“黑鲨港。”

“好,今晚你带我去。”说完,糊糊就要走。

“我的手指头!”小偷的脸又哭丧起来,像没提起来的裤子。

“办完事我会让你的手指头好起来的。”

说完,糊糊转身走了。

夜晚,刮起了大风,天上的星星被刮得晃荡几下,急忙回屋关紧了门。

糊糊和小偷躲在大礁石旁边,注视着黑鲨港。12点整,胖子开着车来了。胖子下了车,拧亮了手电筒,发出信号。不一会儿,一艘轮船开了过来。船上的人骂骂咧咧地往车上搬电视,不时被脚下的石头绊倒。胖子恶狠狠地臭骂着,不让他们发出声音。糊糊和小偷爬上前边的车厢。刚趴下,就有人搬来大包大包的麻袋压在电视机上面。糊糊摸了摸麻袋,里面装满了空酒瓶子。

车开动了,外面下起了大雨。

车刚进市区就被截住了,交通管理站要检查。

“都是些什么?”执勤的警察缩着脖子,指着车厢问。

“空酒瓶子。”胖子懒洋洋地回答。

“噢,是空瓶子呀。”执勤人员没有穿雨衣,他怕雨浇坏了身体,正要放行。忽然,前边车厢上的一只麻袋滑了下来。

“什么东西?”执勤人员吓了一跳。

“妈的,麻袋掉了。”胖子赶紧下车去搬麻袋。

这时,小偷己跳下车。他装着从旁边经过的样子,突然,他一把拉住正要离去的执勤人员说:“这车上装的是空酒瓶,怎么会有孩子的哭声?”

“是吗?”执勤人员站住了。

“胡说!”胖子恨不得给小偷一耳光。

执勤人员果然听见一阵小孩的哭声,他的汗毛顿时竖起来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胖子嘴角哆嗦了一下,眨巴着眼说:“我的车上真的是空酒瓶,半个小孩也没有,我说瞎话不得好死!”

“哇!”孩子的哭声就在他们耳边响起。

警察一步跨上拖车,胖子咧着嘴去拉他的腿,被一脚蹬倒在地上。这时值班室里另外几个人也来了。

“出什么事啦?”

执勤人员己经从车上拽下几只麻袋,发现了彩电,他恼火地朝胖子喊:“你的瓶子会七十二变吧,竟变化成了彩电!你还绑架小孩,贼胆不小!”

“我、我没有绑架小孩!”胖子用手拍着水淋淋的脑门子喊。

“哼,等我找到孩子再跟你算账!”执勤人员又朝里爬去。

这时,糊糊己从车上悄悄地跳下来,他推了推站在那儿发愣的小偷,他们冒着雨离开了这个地方。

“咱们够哥儿们吧?”小偷问糊糊。

糊糊不理他,继续朝前走。

“大爷,你要到啊儿去呀?我的手……

小偷生怕糊糊把他的手忘了。

糊糊伸出手指碰了碰小偷那缩短的五根手指头,顿时,手指恢复了原来的样子。小偷不放心,两手放在一起比了比,嘿,长短一模一样。小偷激动得连连向糊糊作揖:“以后有机会,我一定拜你为师!”

“哼,要是再让我碰上你偷东西,让你十根手指头变成十个脚趾头一样短。”糊糊说。

“不敢了不敢了!”小偷连连说。

糊糊瞪了他一眼说:“你知道那个跟胖子合伙倒卖彩电的瘦家伙住哪儿吗?”

“噢,你是说金部长的家呀,愿为你效劳!”

小偷哈着腰前边给糊糊带路。

来到一座大楼旁,小偷用手一指说:“在四楼,窗户上挂着黑窗纱亮灯的那家就是。”小偷说完,像大风中的一片黄树叶,一眨眼就没影儿了。

糊糊来到大楼后面,他双脚在地上蹦了一下,红色的拖鞋“刷”地把他送到了窗口。就在这时,窗户“哗啦”一下被打开了。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