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皮捣蛋的糊糊

(小超人糊糊第 三章 )

(获《童话报》金翅奖)

肖定丽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饭熟了,爸爸喊糊糊吃饭。

糊糊正浮在天花板上来回晃悠,听见爸爸叫他,马上躺在床上装睡。

“糊糊!糊糊!”爸爸皱着眉头嘀咕着:“这真是世界上最糟糕的名字!”没听见糊糊回答,他只好推门进来了。

“糊糊,你怎么穿着鞋睡觉?”爸爸恼火地去揪糊糊的耳朵。

“哇哇哇!”糊糊发出一阵婴儿的啼哭声。

爸爸愣住了。

妈妈应声跑进来,瞪着眼睛问:“怎么啦,糊糊怎么会变成婴儿?”

“我、我怎么知道!”爸爸的眼睛也瞪圆了。

“是爸爸揪我的耳朵,我才变成婴儿的。”糊糊啼哭着说。

“你为什么大清早就虐待孩子,揪孩子的耳朵?”妈妈第一次显现出母爱的伟大,站出来保护儿童。

“我、我没有揪他的耳朵!”爸爸辩解道。

“你揪了!”糊糊叫道,“我耳朵上还留有你的指纹!”

爸爸一听火了:“好哇,你这么小就撒谎,诬陷自己的亲爸爸,我看你一点也没变成婴儿!”爸爸说着,抓起糊糊就往地上放。可糊糊的两腿软得像面条,根本站不起来。

“哇!”糊糊又发出一阵婴儿的哭声。

“好哇,你把儿子揪成这样,我不管了!”妈妈一甩手,自己坐在桌边吃起饭来。

爸爸只好抱着糊糊,一口一口地喂饭。

“哇!”糊糊嫌饭烫了,又一阵大哭。爸爸又拍又哼,半天总算把糊糊哄好了。糊糊止住哭,捞起爸爸胸前的领带又擦眼泪又擤鼻涕。爸爸这才想起忘记找手绢给糊糊擦眼泪。等他发现糊糊把他的领带当手绢使,抢救已来不及了,领带被弄得一塌糊涂。正想发火,见糊糊咧嘴又要哭,赶忙喂了一口饭。喂着喂着,忽然觉得腿一阵发热,一看,原来是糊糊撒尿了。“哎哟!”爸爸一急,把糊糊放在了地上。妈妈正要去抱,糊糊却大摇大摆地走到桌子前坐下,若无其事地吃起饭来。

可怜的爸爸,等换掉湿衣服收拾好一看,上班的时间到了。他抓起一块面包就走,生怕糊糊变成婴儿又缠住他。走到大门外,他才松口气,掏出手绢擦汗。忽然从口袋里掉出一张纸条,他拾起来一看,上面写着:爸爸,泄密的滋味不好受吧?希望以后改正。儿子:糊糊。“糊糊糊糊,说来说去我讨厌这名字!”爸爸气哼哼地上公共汽车逃走了。

妈妈把糊糊带进幼儿园,让他和小朋友玩儿。

糊糊玩着玩着跑进了厕所。在厕所里蹦了蹦,他的个子猛然长高了,像个五年级的学生。出了厕所,他目不斜视地迈着大步走出了幼儿园的小门。妈妈看了他一眼,根本没想到他就是糊糊。

糊糊恢复了原来的样子,在商店里悠闲地逛着。他在食品店里磨磨蹭蹭半天不出来,馋得口水一会儿流出来,一会儿咽进去。

糊糊上了公共汽车,没人找他这个小不点要票。他靠着座位,打量着每一个陌生人。忽然,他发现一个小偷正用贼溜溜的目光,使劲地撬一个白头发大肚子老头的手提包。可老头的的提包用两把锁锁着,小偷一点办法也没有。到了站,老头下车了,小偷也装模作样地挤下车。糊糊紧跟在小偷屁股后边蹦下车去。

老头走,小偷也走。老头停,小偷也停。老头拐弯,小偷也拐弯。老头终于走累了,坐在一尊塑像下休息,手提包放在旁边。小偷从口袋里掏出一副墨镜戴上,装着观赏风景的样子,慢慢地溜达着,渐渐接近了老头的手提包。老头正朝另一个方向看,一点也没想到小偷在打他的算盘。小偷乘机将手伸向手提包。就在这时,糊糊出现了。

糊糊伸手碰了碰小偷的手,笑嘻嘻地问:“二傻子,你来这儿干什么?”小偷被糊糊的手一碰,手指一下缩短了。“哎哟妈呀,我的手!”小偷痛得嚎叫起来。

老头一惊,赶紧拎起手提包。

“哎哟!哎哟哎哟!”小偷痛得直转圈儿。

老头正要过来问问,糊糊拦住他说:“别理他,他是我们院的二傻子,爱打人。”

老头一听,吓得扭头快步走了。

糊糊噘起嘴吹着口哨,经过小偷身边时,他“呼”地踢了小偷一脚。“叭哒”,小偷的墨镜掉在地上,眼镜片摔了出来。

“找死啊!”小偷正要发作,忽然张大了嘴巴:他看见自己的眼镜片紧紧跟在糊糊身后,急急地滚着,滚着。

糊糊的妈妈等啊等啊,见糊糊还不从厕所里出来,就派一个小朋友去看看。可厕所里连糊糊的影子也没有,她慌了,赶紧打电话给糊糊的爸爸。爸爸和妈妈找啊找啊,最终在幼儿园门口找到了糊糊。糊糊正在吃西瓜,脚下堆了一大堆西瓜皮。再看看糊糊的肚子,比西瓜还大,糊糊还在捧着西瓜,一口一口艰难地往肚里吞。妈妈尖叫着奔过去夺掉糊糊手中的西瓜。

“你怎么卖给一个小孩这么多西瓜?”爸爸怒视着顶着破草帽卖西瓜的人。

“咦嗨,不管大人小孩,给我钱我就卖给他西瓜!这有什么错?”破草帽甩着一匝票子说。

真是见钱眼开的家伙。

“糊糊!”妈妈正想骂糊糊,见爸爸脑门上烧得发亮的火苗,她立刻熄了火,小声说:“糊糊,咱们回家去。”

“糊糊,你从哪儿弄的钱?”爸爸瞪着眼问糊糊。

“偷的。”糊糊鼓着圆圆的肚皮说。

“什么?”爸爸和妈妈立刻被一个“偷”字钉住了。

“从哪儿偷的,老实坦白交代!”爸爸举着两只拳头,像拳击运动员,随时都有把小不点糊糊打翻在地的可能。

妈妈打了个冷战。        

“从妈妈的钱包里偷的。“糊糊毫无惧色地回答。

妈妈吃了一惊,她打开钱包一看,上午用来买菜的钱没有了。“那些钱都用来买西瓜啦?破草帽没有骗你的吧?”妈妈有些不相信。

糊糊摇摇头说:“他骗不了我,我会算账。“

“天哪,我怎么会有这样一个儿子!”妈妈扬手就要打糊糊。

爸爸冷冷地说:“打一个说实话的,这是哪国的教育方法?”

妈妈那燃烧的巴掌在半空中冷却了。

糊糊立刻松开妈妈的手,和爸爸走在一起。

他们上了三楼。

妈妈正拿钥匙开门,忽然看见一个手缠绷带的人站在他们家门口。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