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偷走了动物园?节选

(选自《谁偷走了动物园?)

(新加坡)詹姆斯

庄建华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祝你们玩得愉快!”爸爸说。他把我们留在动物园门口,开着车一溜烟走了。

我叫尼古拉斯·廖,今年十二岁。我最好的朋友塞弗跟我一样大。动物园我们去过很多次了,可今天去是因为要写一篇有关动物园的文章。我觉得很奇怪,为什么老师们老是要你写动物园的文章?我的意思是,难道他们不知道那些动物吗?

不过还有个好消息!我们班里最漂亮的两个女生——十一岁的珍珍和赛琳娜——主动要求跟我们一起去。这就是我和塞弗这么早来动物园的原因。

我带了照相机,塞弗带了他的素描簿和铅笔。他画得很好,而且什么都会画。

我们站在大门口,看着最后几缕雾气从围绕着动物园的热带雨林中升起、飘远。阳光从清晨的云层中透过来,四周一片静谧。停车场上一辆车都没有,周围一个人都没有。

我很担心。“塞弗,要是动物园今天关门怎么办?”

他朝四处看了看。“每天都开的。”他用铅笔搔搔头。“我想我们来得太早了,所以什么人都没看到。”

不一会儿我们听到汽车的声音,一辆公共汽车朝我们这里开过来。

“女孩子们来了!”我叫道。我们跑过去迎接。

车门“唰”的一声打开了,四个人走下车来。珍珍和赛琳娜,还有——哦,不!赛琳娜事先没告诉我们她要带上她的两个小妹妹。温妮和文迪是一对可怕的孪生姐妹,她们八岁,长得一模一样,还穿一样的衣服,而且她们总是把什么都搞糟!

“嗨!”珍珍跟我们打招呼。“很惊讶吧!我们带来了两个同伴!”

“温妮和文迪好几年没来动物园了,”赛琳娜对我们甜甜一笑,说。“我知道你们不会介意的。”

赛琳娜露出这副笑容的时候,谁都愿意为她做事,不管什么事!我看了看那对小姐妹,她们看起来真够难对付的。

“准备好参观动物了吗?”我问她们,尽量装出友好的样子。

“我恨动物。”温妮抱怨说。她总是先说话,因为她比文迪先出生。

“动物会咬人的。”文迪对我说,还撇了撇嘴。

“这里的动物不会咬人。”塞弗努力想使她们高兴起来。“它们在动物园里面。”

“我们不喜欢动物园。”两人同时说。

赛琳娜耸耸肩,捅了我一下。“别理她们,”她轻声说,“我们进去看看吧。”

于是我们一起向大门走去。塞弗在前面带路,温妮和文迪落在最后,她们拖着脚走路,别人还以为她们是我们的囚犯什么的呢!

我拿出钱准备去买票,可是售票处没人。

“真奇怪。”珍珍摇摇头。“以前这儿总是有人在售票的。”

“这是不是意味着我们可以进去了?”赛琳娜问道。

“门开着,”塞弗对她说,“所以我想我们可以进去。而且过会儿再付钱也没关系。”

温妮拉着赛琳娜的T恤衫,大声哀求道:“我们回家吧。”

“现在就回。”文迪跟着说,一边跺着脚。

“塞弗说得对。”珍珍开始往里走。“在里面一看到人我们就问他买票的事。”

我们沿着小径往前走,一边看着标志牌。

“哇!”赛琳娜说。“这条路走过去就是大象馆。我们先去看大象吧。”

“我们不喜欢大象,”温妮用厌恶的语气说。

“它们太大了,”文迪嘟囔着说。

但是我们没理她们。我们走过去时,塞弗打开了他的素描簿。“我给你画一头大象好吗?”他问珍珍。

“太好啦!”她笑着说。“从来没有人为我画过画!”

小径的两旁到处是鲜艳的花儿和茂密的小树丛。我边走边竖起耳朵听着,希望听到动物的叫声。可是什么都没听到,只有我们踩在水泥路面上的脚步声。

“怎么没听到动物的叫声?”我问赛琳娜。

“也许它们刚吃饱了东西,”她猜测说,“现在正昏昏欲睡呢。”

真是聪明的女孩,我心里想。我们转了个弯,这时我看到了两头大象。它们好像很安静。

“是印度象。”塞弗边看着牌子边说。

我们仔细看着这两头大象。

它们也看着我们。

“它们一动都没动。”珍珍轻声说。

赛琳娜的声音更轻。“它们甚至……眼睛都没……”

“我认为它们死了。”温妮大声说。

“死大象不会站着。”文迪告诉她。

我们继续看着大象。

大象也看着我们。

我觉得一股冷气直透脊椎。

今天动物园里发生了非常奇怪的事情!

(选自上海少年儿童出版社2007年6月出版的《午夜惊魂系列·魔鬼牙医·谁偷走了动物园》 责任编辑 谢倩霓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