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超人糊糊第一章

(获《童话报》金翅奖)

肖定丽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一、糊糊被老太婆从妈妈的肚子里偷了出来

 

有一对年轻的夫妇,整天自由自在十分快活。他们暂时不想要孩子,不愉快的时候,说不定还要和孩子打成一团呢。这样就会弄得孩子考不大学,考不上大学就会被别人笑话,被别人笑活就会抬不起头,抬不起头就会不快活,不快活就会发愁,发愁就会使人变老。老了是什么样子?弯腰驼背头发像打了霜牙齿哗啦哗啦掉个不休,嗓子里像有条毛虫在爬,痒丝丝的,一个劲地咳咳咳咳……想到这些,年轻的夫妇抱成一团,异口同声地说:“不要孩子!不要孩子!”

“格格格!”

这时,响起一阵孩子清脆的笑声,年轻的夫妇吓了一跳。

“真对不起,爸爸妈妈,我就想今年出生。”声音发自年轻妻子的腹内。

“咱们己经有孩子了!”丈夫摸着妻子的肚子,惊喜地说。原来他很想有一个孩子。

“还会说话?!”妻子瞪大了眼睛。

“怎么没见你的肚子大呀?我看和原来没什么两样。”

丈夫蹲在妻子身边,像在研究恐龙是双眼皮还是单眼皮。

肚子里的孩子回答说:“我不情愿妈妈的肚子大,那样妈妈就不好看了。

儿子爱我!“年轻的妈妈骄傲极了。

年轻的爸爸很不服气:“一定是个女孩!”

“男孩!”妈妈尖声叫道。

“女孩!”爸爸声音如牛吼。

“男孩!”妈妈眼泪汪汪地喊。

“对,是男孩!”爸爸让步了,他见不得女人的眼泪。

“我可不希望爸爸妈妈为我吵架。我和爸爸一样是男的。”肚子里的声音宣布,“我给自己取了个名字叫糊糊。”

“难听难听,不能叫这破名字!”爸爸严肃地说,“儿子的名字得由爸爸来取。”

“对,要爸爸给你取!”妈妈立刻站在爸爸的那一边。

“不,我就叫糊糊!”

“什么话!这得由爸爸来做主张,一切都得听我的。我是爸爸!”爸爸威严地抽出一支烟准备点燃。

“爸爸,请你别抽烟,我在妈妈肚子里环境不太妙!”

爸爸收起烟宣布:“现在我就来给你取名字!

妈妈把字典递给了爸爸。

“如果不叫我糊糊,我永远不从妈妈的肚子里出来!”

“那我们到医院里,请医生把你拉出来。”

“我同意爸爸的意见,请医生把你拉出来。”

爸爸说着,一蹬自行车,带妈妈来到医院。

产科只有一个患近视眼的老太婆在值班,糊糊的妈妈有些担心。老太婆却十分热情地把她拉进屋里,问:“几个月啦?”

“几个月不知道,不过这孩子在妈妈肚里就会说话,智商一定不低!”糊糊的爸爸十分自豪地插嘴。

“出去,你肚子里又没孩子!”老太婆毫不客气地把糊糊的爸爸轰了出去。她眯起近视眼问糊糊的妈妈,“你丈夫说的是真话吗?”

“当然是真话。”糊糊的妈妈毫不犹豫地回答。

“那么到里边屋里来,我给你检查一下。” 老太婆把糊糊妈妈领到最里边一间屋子,“咔哒”一声锁上门。“躺在床上!”老太婆命令。

糊糊的妈妈躺下来,老太婆给她打了一针,她就呼噜呼噜睡着了。老太婆很快将糊糊取了出来,藏在一只大箱子里。不一会儿,糊糊的妈妈醒来了,她问:“检查完了吗?”

“完了,”老太婆说。

“希望你能把取出来,因为这孩子跟他爸爸拌了两句嘴不愿出来了。”

“不行,这孩子还不足一个月,连眼睛鼻子都还没长出来呢。”

“是吗?天哪!那就不取了。”

糊糊的妈妈跳下床和糊糊的爸爸一块回家了。糊糊被留在医院里,他们却一点也没察觉。

他们一走,老太婆就从大箱子里抱出糊糊。糊糊正在熟睡。老太婆把他捧到鼻尖一看:“哟嗬嗬,乖乖,是个男孩!太好啦!”

老太婆孤身一人,就要退休了,她最怕寂寞,做梦都想要个孩子,这下她如愿了。她马上向院长交了辞职报告,兴冲冲地把糊糊抱回家去。她把糊糊放在一张小床上,就张开老掉牙的嘴巴唱着老掉牙的歌儿,进厨房做饭去了。

这时,糊糊醒了,他吸了吸鼻了,闻到一股猫味儿。

“滚!滚开!从我床上滚开!”床下站着一只白鼻子猫,气势汹汹地竖起尾巴。

“我是糊糊。我不知道自己怎么躺在你床上,原来我在妈妈的肚子里。”糊糊说。

“不管你是谁,快离开这儿,主人只爱我懂吗!”白鼻子猫恼火地跺着脚。

糊糊跳下床。

“动作太慢太慢,我受不了!”白鼻子猫不由分说把糊糊扔到背上就朝外走。它怕老太婆看见,就跳上房顶,顺着屋沿走。白鼻子猫的背真软和,糊糊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糊糊的家到了,白鼻子猫把糊糊放在地上,一声不吭地走了。糊糊仍然熟睡着。

白鼻子猫刚走,有两条黑影朝这儿走过来。一个说:“今天夜里见鬼了,一根毛儿也没偷到手。”

另一个甩着手说:“唉,手臭手臭!肚子都饿得只剩两张皮了。”

忽然,他们发现躺在地上的糊糊。

“这是什么?”

“一个男孩!一定是捣蛋,他爸爸妈妈要揍他,他跑出来了。”

“咱们正好绑架他,向他爸爸妈妈敲一笔钱!”

小偷把糊糊扔上肩头就跑。

他们跑进一个黑洞洞的胡同时,糊糊醒了。

“放开我!救命!救命!”

糊糊扯开喉咙大叫,用手撕扯小偷的长头发。另一个小偷用手绢塞住了糊糊的嘴,把糊糊的双手反绑在后面。

“还叫不叫?”小偷凶狠狠地朝糊糊的屁股上打了一拳。

“呼——”糊糊在小偷脖子上撒了一泡尿。

“哎哟,气死我了!”小偷把糊糊扔到地上,抽出皮带要揍糊糊。

“住手!”

忽然,响起一阵炸雷般的声音。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