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鬼牙医节选一

(选自《魔鬼牙医)

(新加坡)詹姆斯

庄建华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嘴张大,说‘啊——’”听到这个命令我吓得直哆嗦,战战兢兢地看了一眼牙医,只看到大口罩上面一双瞪得老大的眼睛,像要从眼窝里弹出来似的。

学校医务室里平时的那位牙医不在。这位新来的又高又瘦,像把大扫帚,一双大眼睛凸在外面,像两颗玻璃弹珠。真想把他的口罩拉上来罩在他眼睛上,免得老是对着这双可怕的眼睛!他让我毛骨悚然,而且他的手指头一点温度都没有,像块冷肉。真恶心!

我叫李奕烁,我和朋友文寒、戴斯蒙和凯蒂丝都要去补牙。我们都12岁,是同班同学。凯蒂丝长得有点像小甜甜布莱妮·斯比尔,只不过有些部位长歪了,可她仍然是个挺漂亮的女孩子。

我们一起离开教室,来到医务室牙医的诊室。里面一片白色。白色本来是干净的颜色,可是在这个可怕的地方,白色是鬼魂的颜色——就是他看过的那些病人的鬼魂!诊室中间放着那把可怖的大椅子,一盏圆形的大灯悬挂在受害人的上方,哦,对不起,是病人的上方。他那些吓人的武器摊放在一个盘子里,有打洞的大小钻子,有除去烂牙的各种锉子、锥子、钳子,还有一面可笑的长柄小圆镜,他老是拿着这面镜子在人家嘴里这儿瞧瞧,那儿照照。

真不明白为什么我们要有牙齿。我的意思是:为什么我们不天生就长一副好牙,而要长这些烂牙?这样的话我们就什么问题都没有啦,而且地球上也不需要牙医了。

“进来,孩子们,”穿着白大褂的“扫帚柄”说。“我是德莱德医生。”

连他的名字都让我直打冷战。

凯蒂丝四下张望着,悄声说:“不知道他的护士在哪里?”

“肯定被他勒死后塞在柜子里了,”戴斯蒙用吓人的声音开玩笑说。他总是那——那么聪明!

德莱德医生看着我们,瞪着那双阴沉的大眼睛,像等着啃骨头的大狗。“谁先来?”

“女士优先,”我对着凯蒂丝满脸堆笑,把她推到那把可怕的椅子前。

“哦,不,”她笑得跟我一样甜,“我认为该让男孩子们先来,可以让我看看男孩子有多勇敢呀。文寒先来吧。”

文寒的脸一下子白得跟牙医的白大褂似的。“不——不,”他拼命往后退。“应该按名字的字母顺序来。戴斯蒙,该你先来。”

戴斯蒙赶忙按住肚子。“我要去上厕所,”他呻吟着说。“奕烁,你先来吧。”

德莱德医生吸了吸长长的鹰勾鼻子。“来吧,奕烁,过来坐在这把舒适的椅子上,让我看看你的牙齿有什么问题。”

“等等!等我的牙齿长得像我叔叔那样再给你看,”我对他说。“他能先把牙齿从嘴里拿出来,再给你检查,你给牙齿钻洞时他还能在别处玩。”

“假牙不能钻洞,”凯蒂丝压低嗓门严厉地说。“别再吓我啦。”

我只得坐到那把刑椅上,德莱德医生在我脖子上围了块白围兜。他的手指瘦得简直就像几根骨头。也许他什么都不吃。也许他觉得要是吃了东西,就会跟别人一样牙齿上长洞,那他岂不是也要去看牙医啦!

他抓起金属探针和长柄小圆镜,说了那句人人熟悉的台词:“嘴张大,说‘啊——’”

我的嘴刚一张开,他就把那些金属玩意儿塞进去,这儿戳戳,那儿敲敲,不放过任何一个制造痛苦的机会。

“哦,这颗牙怎么啦?”他一边在我一颗牙齿上刮着,一边问。我浑身颤抖起来。

“这颗牙好——好好的,”我嗫嚅着说,“下次再处理吧。”

刹那间,德莱德医生的眼睛里闪出兴奋的光芒。“这可不行,我们不想让这颗牙烂掉,是吧?只要轻轻补一下,它马上就跟新长出来的一样结实。”

就在这时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他的脑袋突然四处乱转寻找牙钻,而他的身体纹丝不动,只有他的脑袋在转!这个头像水龙头开关一样转过去,又转过来。

我差点晕了过去。我听见他们几个都屏住了呼吸。

他根本不是人类,是不是?

只有口技演员手中的傀儡娃娃才会这样转动脑袋!要么是卡通片里的人!

没有一个人会这样转头——即使是牙医也不会!

“你……你刚才是怎么转……转头的?”凯蒂丝缩在角落里的一把椅子上,战战兢兢地问道。

他的脑袋又“忽悠”一下转过来,像长在脖子上的陀螺似的。他在找说话的人,但是他的身体仍然对着我!

我真想尖叫!我想我要死了!

如果他的脑袋能这样转来转去,那他的手指接下来会做些什么呀?

(选自上海少年儿童出版社2007年6月出版的《午夜惊魂系列·魔鬼牙医·谁偷走了动物园》 责任编辑 谢倩霓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