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祥的13节选三  

不祥的十三 第八章)

(新加坡)詹姆斯

贺晓梅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这时,我们全都大叫了起来。

“是扎克!”维卡大喊。

“真的是你吗,扎克?” 洁英骇然叫道。

“扎克!”柏林达则号啕大哭起来,“你的样子看上去真可怕……”

我冲上去,一把抱住了他。“扎克,”我抽泣道,“扎克,他们对你干了些什么啊?”

扎克试图挣脱我,继续蹒跚向前。他看起来非常疲惫,皱纹深深地爬过他的两颊颧骨。当他笑起来的时候,我发现他一半的牙齿已经掉光了!

“你好,塔莎……你们好,姑娘们……”他的声音苍老而嘶哑,“你们在这儿干什么?”

“扎克,你的脸,你的头发……” 洁英抓住了他的另一条胳臂说,“你看起来就好像是一副——一副会走路的骷髅……”

“扎克,发生什么事了?”柏林达使劲扯着他的袖子问道。

扎克疲倦地摇着头说:“我变老了……”他的两眼困乏无力,语气悲哀极了。“一开始我还是那个正常的我,然后我就睡着了。我不记得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当我醒过来的时候,我就变成了现在这副样子……”他试着挺起腰背,但怎么也伸不直,“他们说我已经113岁了……”

我们全都尖叫起来。

“他们……”我朝他问道,“他们是谁?我们还一个人也没看到。”

扎克抓住我的胳臂说:“我也没见过他们。你看不见他们,但他们会跟你说话。”

维卡强忍住惊恐说:“但是他们在哪儿?”

扎克叹息着说:“他们无处不在……就在我们身边……隐身在光里面……”

寒意渗进了我的骨髓,那感觉和我发烧时一样。但我并没有发烧。这全都出于恐惧……

“扎克,”我问道,“是‘他们’告诉你我们在哪里的吗?”

“他们说这是一个你想要什么就能得到什么的地方,”扎克困难地喘息着说,“但是你也要为此付出代价。”他露出神秘莫测的神情,“我付出的代价就是变老了。”

“这太荒诞了!”维卡大叫起来,“我们还在你们的楼顶上,对不对?”

“不,我可不这么认为……”扎克的两肩颓然地垂了下来,“我想我们在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

“但我们20分钟以前才从电梯里出来啊,”维卡紧锁着眉头说,“我们怎么可能来到一个很远的地方呢?”

“这里的时间过得很快,维卡,”扎克解释道,“20分钟对‘他们’来说,只不过几秒钟。”

“那你的意、意、意思是说如果时间过得那么快,我们现在都在一起变、变、变老……就和你一样?” 洁英捂住了嘴巴才没尖叫出来,“我不要变成113岁!”

扎克抓住了她的手。“请小心一点,”他警告说,“在你说你要怎样或不要怎样的时候一定要当心,他们会实现你所有的愿望,你知道……”

“那已经不重要了。”柏林达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那也不一定,柏林达,”扎克对她说,“我们现在是在一个另外的世界, ‘他们’什么都能感觉到!”

“别再说‘他们’了!”柏林达哀求道,“他们是谁?他们为什么不肯现身?”

突然我有了一个想法。“听我说,”我说,“我刚才一直在思考,我现在开始有点明白了。”

“你的话是什么意思?”维卡问道。

“扎克刚刚说他有113岁了,”我提醒她道,“但他的实际年龄是13岁,不是么?”

洁英看起来大惑不解的样子:“那又怎么样?”

“所以,这都是因为13这个数字。”

“我还是不明白你的意思。”柏林达皱起了眉头。

“电梯把我们带到了13楼,对不对?”

每个人都点了点头。

“好,”我继续说道,“那么今天几号?”

每个人都一脸茫然。这时洁英喘着气说,“哦不,今天是13号!”

“这太荒诞了!”柏林达咕哝道。

“所有的事都归结到那个无聊的数字13。你们还不明白吗?”我转向扎克道,“让我看看你常穿到学校去的那些乏味的袜子。”他想要把裤腿拉起来,却怎么也不行。柏林达弯下腰帮他把裤腿卷起来。看到他那难看的蓝绿条纹袜时,她忍不住格格笑了起来。

“好了,”我说,“袜子上有多少条纹?”

柏林达数了数,她的脸刷地一下就白了。“13。”她恐惧地颤抖起来,“娜塔莎,我们家的电、电、电话号码里面也有13……”

“哦,不,” 洁英有些透不过气来,“我爸爸的车牌上也有个13!”

我们都看着维卡。一开始她看起来高兴极了。“我什么地方都没有13……”接着她叫起来,“上个礼拜!在学校里!100分的考试里我只考了13分!”

“确切地说,”我点了点头道,“13、13、13,我们都跟13有关!”

“所以、所以、所以13是个不祥的数字?”柏林达小心翼翼地问道。

“不,”突然有声音从白光之外传来,吓得我们都尖叫着跳了起来,“13对我们来说不是不祥的数字。你们瞧,我们是来自13的人,你们正在我们的世界里!”

(选自上海少年儿童出版社2007年6月出版的《午夜惊魂系列·不祥的十三·疯狂的鞋子》 责任编辑 谢倩霓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