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在北街的风(二)

(获全国儿童好书奖)

肖定丽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下午因为最后一节是体育课,大家玩得太开心,下课了还不愿走,结果等出了校门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重新走在北街时,北街和阿龙来上学时的样子完全不一样了。

满北街都在刮着强风,阿龙觉得这样的风,如果他的两脚一起离开地面,就会被风吹到天上去。

北街上除了阿龙,一个人也没有。

阿龙的头发被风吹得一会儿竖起来,一会儿在头顶上跳摇摆舞。

如果早晨没有洗脸,风完全可以把你脸上的灰吹得干干净净。

“最好把我鼻子上的黑痣吹掉。”

阿龙这样想着的时候,把鼻子迎着风,闭上眼睛。

阿龙最讨厌他鼻子上的黑痣,本来他是一个还算漂亮的男孩,结果被这一颗不小的黑痣破坏了。女同学建议他去医院让医生用手术刀去掉黑痣,可阿龙没有那个勇气。记得有一次下雷雨,妈妈把阿龙拉到门口,一边用食指揉着他鼻子上的黑痣,一边念叨:“雷打闪照,拨拉拨拉黑痣掉!”

阿龙觉得妈妈迷信得好笑,所以妈妈一边揉,他就一边笑。

结果,黑痣还好好地长在阿龙的鼻子上。

妈妈说这是因为阿龙心不诚的原因。

难道现在阿龙就不迷信了吗,想让风把他鼻子上的黑痣吹掉,那也够可笑的。

就是在这个时候,出事了。

先是一阵龙卷风,接着还没等阿龙睁开眼睛,他的脚就离开了地面,龙卷风像一条长长的喉咙,把阿龙整个人吸了进去。

风猛然停了下来,阿龙一屁股坐在地上。

阿龙睁开眼睛的时候,见自己在一所又大又破的屋子里,屋顶上有一只昏黄的灯泡。昏暗的灯光照着屋内墙上的破画纸,“沙啦啦,沙啦啦!”那些破画纸在擦着墙作响。满屋子都是嗖嗖的风,好阴森啊!

这是一所要拆迁的屋子啊,怎么会跑到这儿来呢?

阿龙迷迷糊糊地站起来,正要往门外走,开着的门“咣当”一声就关上了。

阿龙用力拉门,可是没有一点用,那没有锁的门却纹丝不动。再一拉,门猛地大开——

“哈哈哈!”

一阵猛烈的风吹进门来,把阿龙直逼到墙角,把他扑倒在地。

那股要把整个破屋子要吹散架的风,停稳了却是一个白头发的老太婆。

老太婆飘在阿龙的面前大笑,她好像没有脚,庞大的身躯弯弯曲曲的,飘忽不定。她的嘴里没有两颗牙,一笑起来呼呼地往外漏风,噗噗的风吹得阿龙只得眯着眼睛。

“怎么样,你不是想把你鼻子上的黑痣吹掉吗?我可以实现你的愿望啊!”

老太婆说着伸手朝阿龙的鼻子上一抹。

“看看吧!”

老太婆递过来一个挺漂亮的镜子。

阿龙探过头来一看,那颗长了十多年的黑痣真的不见了。

“你是谁?”阿龙有点害怕,又有点兴奋。

“我是住在北街的风神,自从有这座城市,有这条北街,我就一直住在这儿。”

“是北街的风神啊!”阿龙仔细打量着眼前的老太婆。

“难道不像吗?要不要我再来一股小小的龙卷风给你看看呢?”北街的风神抖起她弯曲的身子。

“不要不要。”阿龙急忙说,“这么说,报纸登的事情全是真的啦?”

“不假。”北街的风神脸色难看地说。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是这个城市里的人太没良心,可怪不得我。我就要退休了,想找个人听听我说说话,哪怕一个晚上也行。我是想让这个城市里的人知道,一年四季的风是我送的。可是……”

北街的风神脸色铁青,说不出话来。

“没有人愿意听你说话吗?”阿龙问。

   “他们谁也不愿意听我说话,有的干脆一见我就晕了过去。你说我是不是很老很丑?”

北街的风神说着拿出那面小镜子照来照去。

“我敢说我一点也不显老,虽然二百多岁了,看上去跟一百多岁似的,如果再擦点胭脂的话,那会……”

北街的风神说着拿眼睛瞟阿龙。

“你看上去跟我奶奶的年纪差不多。”在阿龙的眼里,所有的老人都是这样,满脸皱纹,嘴里的牙齿剩不两颗。

“你奶奶的年纪有多大呢?”北街的风神很紧张地看着阿龙。

“她快要八十岁了。”

“哈哈哈,只有孩子才肯说实话。我一个二百多岁的风神保持得跟八十多岁似的,多不容易啊!”风神一副得意的样子。

“你为什么要退休呢?”阿龙不明白。

北街的风神叹了口气:“可不是我要不要的事,风神王有个规定,凡年满二百岁的风神都得退休。我早已过了二百岁的年纪了。”

“为什么年满二百岁就得退休呢?”

“风神到了二百岁,刮出的风就会阴森森的,不那么可爱了,还有点吓人。”

阿龙明白了北街为什么总是阴森森的原因了。

“退休了以后,你就是一个自由的风神了吧,说不定你还可以到外国去逛逛哩!”阿龙羡慕地看着北街的风神。

北街的风神瞪了阿龙一眼,悲伤地说:“不,退休以后的风神都会被赶到最寒冷的北极和南极,一年四季刮冷风,刮得骨头缝都在痛啊。我们这些退休的风神要一直呆在那里,直到老死。好伤心啊!”

北街的风神忽然呜呜地哭起来。

哗啦啦!屋子里墙上的破画纸像伸出无数个痛苦的爪子在抓墙。

哐当!哐当!破旧的门窗一开一合,愤怒得要撕碎一个人的魂灵。

屋顶上的那只昏暗的灯泡忽忽悠悠的,随时都有灭掉的可能。

屋里更加阴森了。缩在墙角的阿龙一动也不敢动,他不知道又悲伤又生气的北街的风神要干什么。

北街的风神还是止住了哭泣,擤了一把鼻涕,转过身来。

“让你见笑了吧,都二百多岁了,还哭哭啼啼的。”

“没有没有,我也是经常哭的。”阿龙不知道该怎样安慰北街的风神,就转了个话题,“你走了以后,这个城市就不再有风了吗?”

“当然不是,风神王还会派一位比我年轻得多的风神来,她已经来见过我了,她才刚刚一百岁,年轻得让我惭愧。”

北街的风神说着,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

“不过,我一百岁的时候,也是这么年轻,甚至比她还要年轻!”

北街的风神又变出一副快活的样子说。

“好啦,你该回家了,你的爸爸妈妈大概正在四处寻找你呢。我真不该让你这样大一个孩子受惊。”北街的风神说。

“不,我今天夜晚就留在这儿陪你说话。”阿龙不知哪来这么大的勇气,他想也没想,就这么说了。

“你真的要留下来陪我吗?”北街的风神探过头来看着阿龙。

“我从来没有过奇遇,这一次我可不想放过。”阿龙说。

“哈哈哈,你真是个小孩子,这也叫奇遇的话,那我的奇遇就多了。如果你不走的话,我都讲给你听。”

阿龙冲北街的风神开心地笑了。

这天晚上,整个北街都是安静的。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