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孩子第二章(下)

[英]查尔斯·金斯利

张炽恒 译

 

 

 

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因为不能和新来的小弟弟一起玩,仙女们都很不开心;但是,她们一向都很听话。

    她们的女王顺着溪流飘下去了。她从哪里来,就到哪里去。但是,这一切汤姆一点也没有看见,也没有听见。也许,即便他看见或听见了,这个故事也不会有什么两样。

    他那么热,那么渴,又恨不能立刻变干净;所以,他尽可能快地投到清澈凉爽的水里去了。

    他入水还不到两分钟,就一下子睡着了。这是他一生中所进入的最最安静、最最喜悦、最最舒适的睡眠。他梦见了他清晨经过的绿草地、那些高大的榆树、熟睡的母牛;然后,他什么也梦见不到了。

    他进入这样快乐的睡眠的原因是非常简单的,但是还没有谁找出这个原因。很简单,仙女们使他睡着,把他带走了。

    有些入认为,世界上根本没有什么仙女。喂,也许真的没有。但是,我的小小伙子,这个世界很大,有许多地方给仙女们住,让人们见不到她们;当然,在合适的地方,还是可以见到她们的。

    你知道,世界上最最美妙奇异的事物,正是那些谁也见不到的事物。你的身体里面有生命,正是你里面的生命使你生长、行动和思考,但是你见不到这个生命;蒸气发动机里有蒸气,正是蒸气使发动机转动,但是你见不到蒸气。所以,世界上是可能有仙女的。无论如何,我们假装有仙女吧。有许多时候,我们不得不假装,这一次并不会是最后一次。不过,其实也并没有必要假装,必须有仙女,因为这是个童话故事;如果没有仙女,哪儿来童话故事呢?

    你有没有看出这里面的逻辑?也许没有。所以呀,在许多这一类情节中,别去找什么逻辑。在你的胡子变白以前,你会听到的。

    那位慈祥的老妇人在十二点钟放了学以后,回来看汤姆;但是汤姆不见了。她寻找他的脚印,但是地面很硬,看不出脚印。于是她很生气地走回里屋,她觉得小汤姆编了一套假话捉弄了她,假装生病,然后又逃走了。但是第二天她改变了对汤姆的看法。

    这就又要说到约翰爵士了。他和其余一大帮人跑得透不过气来,把汤姆追丢掉以后,只好打道回府,那副样子别提多傻了。

    当约翰爵士从保姆那儿了解到更多的情况以后,他们的样子就更傻了。

    当他们从艾莉小姐,就是那个穿白衣服的小姑娘那儿,了解到事情的整个经过以后,他们都傻愣了眼。

    艾莉小姐所看到的一切,就是一个可怜的、黑黑的、扫烟囱的小孩,呜呜咽咽地哭着跑过去,想重新爬回到烟囱里。当然,她吓坏了。但是,这就是事情的全部经过。

    那个孩子并没有拿房间里的一针一线;从他沾满烟灰的脚印来看,在保姆去抓他以前,他从没有离开炉边地毯半步。这件事完全搞错了。所以,约翰爵士叫格林姆回家去;他许下诺言,如果格林姆好好地把那个小男孩带到他面前,不打孩子,让他核实事情的真相,他就给他五先令。因为他和格林姆都认为,汤姆当然是回家去了。

    但是那天晚上汤姆并没有回到格林姆先生那儿。格林姆就去了警察局,叫警察去找他,但是一点关于汤姆的消息也没有。至于汤姆已经穿过大沼泽地去了温德尔,是他们做梦也想不到的事,那就像让他们想象汤姆已经到月亮上去了一样。

    所以,第二天格林姆先生又去哈索沃庄园的时候,一副愁眉苫脸的样子。

    但是当他到达的时候,约翰爵士已经翻过小山,到很远的地方去了。格林姆先生只好整天坐在外屋仆人的门厅里,喝着烈性的麦酒,借酒浇愁。在约翰爵士回到庄园以前,他的愁早就被酒浇灭了。

    因为好人约翰爵士那天一夜没有睡好,他对他的太太说:“亲爱的,那孩子一定进了松鸡禁猎地,迷了路了;我对这孩子感到良心有愧,心头很沉重,可怜的小家伙。不过,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所以,第二天凌晨五点钟他就起了床,洗了澡后,穿上猎装和打绑腿的高统靴,走进牲口栏。他的模样正像一个优雅的英国老绅士,脸像玫瑰一样红,手像桌子一样结实,背像小公牛一样宽。

    他吩咐他们牵上他打猎骑的矮种马,让管家跟在马后面,叮嘱那些猎人、第一个帮猎人赶狗的人、第二个帮猎人赶狗的人以及助理管家用皮带牵上猎狗。那是一条大猎狗,像小牛一样高,身体的颜色像沙石路,耳朵和鼻子的颜色像桃花心木,嗓门像教堂的钟一样口向。

    他们把猎狗带到汤姆逃进树林去的地方,猎狗抬高了大嗓门,把他所知道的一切告诉他们。然后,猎狗把他们带到了汤姆爬上墙的地方,他们把墙推倒,全体跨了过去。然后,那条聪明的猎狗带着他们越过松鸡禁猎地,越过荒野,一步一步,非常慢地向前走。你知道,汤姆的气味已经是前一天的了,已经因为天热和干旱变得很淡。这正是有心计的老约翰爵士清晨五点钟就动身的原因。

    最后,猎狗来到了刘斯威特峭壁的顶端,他停下来,吠叫着,仰起头看着他们的脸,好像在说:“我告诉你们,他从这儿下去了!

    他们无法相信,汤姆竟然走了这么远;当他们看着那可怕的悬崖的时候,他们根本无法相信,汤姆竟然敢面对它。但是既然狗这么说,事情就是真的。“上帝饶恕我们!”约翰爵士说,“如果我们真的找到了他,他一定是躺在谷底。”

    他用他的大手拍拍他结实的大腿,问道:“谁愿意从刘斯威特峭壁下去,看看那孩子是否还活着?唉,要是我年轻二十岁,我一定亲自下去!”就像这个郡任何一个扫烟囱的人一样,如果他年轻二十岁,他真的会那么做。

  然后,他说:“谁要是把那孩子活着带上来交给我,我就给他二十英镑!”他说到做到,这是他一向的作风。

    这一次,在这群人中,多了一个小小的马夫,这个小伙子真的是—个非常非常小的侍从;他就是骑马到那个大院里,叫汤姆他们去扫烟囱的那个小马夫。他说:“二十英镑无所谓,如果只是为了那个可怜的孩子的缘故,我愿意到刘斯威特峭壁下面去。因为,他是爬到烟囱里去的孩子中讲话最有礼貌的小家伙。”

    说完,他就到刘斯威特峭壁下面去了。在悬崖顶上,他是一个非常漂亮的马夫;在悬崖底下,他则是一个非常狼狈的马夫。因为他绑腿扯坏了;裤子裂开屁股露了出来;夹克衫撕破了;背带拉断了;长统靴开了口;帽子丢了;最糟糕的是,衬衫上的别针掉了,这是他非常引以为荣的东西,因为它是金的。

    但是他连汤姆的一根头发也没有找到。

    同时,约翰爵士和其余的人在绕路走,他们向右走了足足三里路,再绕过来,到了温德尔,来到峭壁下面。

    当他们来到老妇人的学校时,所有孩子都跑出来看。老妇人也出来了,当她看到约翰爵士的时候,她行了个很深的屈膝礼,因为她是他的一名佃户。

    “喂,老太太,你好么?”约翰爵士说。

    “像你的背一样宽的祝福给你,哈索沃。”她不称他约翰爵士,只是叫他哈索沃,因为这是郡北的风俗。“欢迎来到温德尔,不过,在一年中的这个时候,你不是来猎狐狸的吧?

    “我在打猎,而且找的是奇怪的猎物。”他说。

    “上帝保佑你的心。什么事情让你一大早就看上去那么伤心?

    “我在找一个迷路的孩子,一个扫烟囱的孩子,逃出来的。”

    “哦,哈索沃,哈索沃,”她说,“你一直是一个正直的人,非常仁慈,如果我把他的消息告诉你,你不会伤害那可怜的小家伙吧?

    “不,不,老太太。我恐怕,我们从家里出来追他,完全是因为犯了一个糟糕的错误。猎狗追踪他到了刘斯威特峭壁,然后……”

    听到这里,老太太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打断了他的话。“那么,他跟我讲的完全是真话,可怜的小乖乖!啊,第一个想法总是最正确的,一个人只要愿意听听自己的心怎么说,它就会引导你做正确的事。”说完这些,她把一切都告诉了约翰爵士。

    “把狗带来,让他找。”约翰爵士只说了这么一句,牙关吱得紧紧的。

    狗立刻被放了出去。他从村舍后面走开去,越过小路,穿过草地,跑进一小片赤杨树林;在一棵赤杨树的树根旁,他们找到了汤姆的衣服。这样,他们该知道的都知道了。

    那么汤姆呢?

    啊,现在要进入这个美妙的故事中最美妙的部分了。当汤姆醒来的时候,哦,他当然会醒来;孩子在睡足了对他们有益的一段时间之后,总是会醒来的。当他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在溪水中游泳,身体只有四英寸长,脖子周围长着一圈鳃;他去扯它们时,弄疼了自己,才发现那并不是花边饰带;他意识到它们是自己的一部分,最好别去动它。

    其实,仙女们已经把他变成了一个水孩子。

    一个水孩子?你从来没有听说过水孩子?也许没有。这正是为什么要写这本书的原因。世界上有许多事情你从来没有听说过,其中有一大部分从前没有人听说过,还有许多将来也没有人会听说。

    “水孩子这样的东西世界上是没有的。”

    你怎么知道没有呢?你去那儿找过?如果你去那儿找过,没有找到也不能证明不存在。假设加斯先生在艾弗斯莱树林没有找到狐狸,这并不能证明不存在狐狸这种东西。

    “但是,如果有水孩子,至少有人捉到过一只吧?  喂,你怎么知道没有人捉到过呢?

    “但是,他们如果捉到了,会把它放在酒精瓶里,送到欧文教授或休斯利教授那儿去,看看他们怎么说。”

    啊,我亲爱的小小伙子!正像你在这个故事结束之前会看到的那样,这种事情最终并没有发生。

    事实上就是没有水孩子?有陆地上的孩子,为什么没有水中的孩子呢?不是有水耗子、水蝇、水蟋蟀、水蟹、水龟、水蝎子、水老虎和水猪、水猫和水狗吗?不是有海狮和海熊、海马和海象、海鼠和海刺猾、海剃刀和海笔、海梳子和海扇子吗?至于植物,不是有水草和水毛莫、水茂草等等无穷无尽的东西?

    绿孵游、棺木蝇和婿蜒,小时候也是在水中生活的,等脱皮以后才离开水;难道你连这一些也不知道?汤姆也是换了皮肤。既然水里的动物能不断地变成陆上的动物,陆地上的动物为什么有时不能变成水里的动物呢?

    既然低等动物的变化很奇妙,很难发现;为什么高等动物就不能发生更加奇妙、更加难以发现的变化呢?难道,人这万物之王、万物之花就不可以发生比其余一切生物更加美妙的变化吗?

    对于大自然,在你知道得比欧文教授和休斯利教授加起来还要多得多之前,请不要对我说不会发生什么,也不要凭空说某样东西太不可思议了,不可能是真的。

    我说这些话是很认真的吗?哦,不,亲爱的。你难道不知道这是一个童话故事吗?全是在说着玩,全是在假设,你一句话也不必相信,即使是真话。

    但是无论如何,汤姆身上发生了这种变化。所以,管家、马夫和约翰爵士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他们在水中找到了一个黑乎乎的东西,说它是汤姆的尸体,说汤姆已经淹死了。他们很悲伤,至少约翰爵士很悲伤,其实这是毫无道理的。

    他们完全错了。汤姆活得好好的,并且比以前任何时候都干净和快乐。你知道,仙女们把他洗干净了,在湍急的河水中彻底地给他洗了个澡。不仅他身上的脏东西,而且他的整个外皮和外壳都被完全洗掉了。

    可爱的、小小的真汤姆被她们从里面洗了出来,游走了;就好比一只石蚕把宝石和丝绸做的茧弄破,仰着身子钻出来,划着水到岸边,在岸上褪掉皮,变成小飞蛾飞走了,扇动着四片黄褐色的翅膀,悬着长长的腿,伸着长长的触须。

    那些小飞蛾是些蠢家伙,如果你在夜里开着门,它们就会飞进来,扑到蜡烛的火焰里去。但愿汤姆是一个比较聪明的家伙,现在,他已经安全地离开了他那沾满烟灰的旧壳子了。

    但是好人约翰爵士弄不明白这一切,在他的头脑里,这就意味着汤姆已经淹死了。他翻开汤姆壳子上的空口袋,发现里面没有珍珠、没有钱,除了三颗大理石石子儿、一颗系着线的铜纽扣以外,什么也没有。

    这时候,约翰爵士做了他一生中第一件像是哭泣的事情;他非常痛苦地责备自己,其实他没有必要痛苦成这样。他哭了;当马夫的小伙子哭了;猎人哭了;老太太哭了;小姑娘哭了;挤奶妇哭了;老保姆哭了,因为这多少是她的错;夫人也哭了;但是管家没有哭,要知道,前一天早晨他在汤姆面前表现得多么好;格林姆也没有哭,因为约翰爵士给了他十英镑。他在一个礼拜之内就把这笔钱喝酒喝了个精光。

    而那个小姑娘将整整一个礼拜不玩布娃娃,她永远忘不了可怜的小汤姆。

    不久以后,在温德尔的教堂墓地里,爵士夫人给小汤姆竖了一个漂亮的小墓碑,在它下面埋着汤姆的壳子。溪谷里所有年老的居民都一个挨着一个,躺在一块块墓碑下面。

    每个礼拜天,那位老太太都在汤姆的墓碑前放上一个花环;后来,她实在太老了,再也不能摇摇晃晃地走到外面去;于是,那些小孩子就替她去放花环。

    她坐着纺织的时候,总是唱一首非常非常亩老的歌,她把她织的东西叫作她的结婚礼服。孩子们都弄不明白她唱的是什么,但是他们对那支歌的喜爱却一点也不因此而减少,因为它非常美妙、非常悲伤,对于他们来说,这就够了。下面就是这支歌的歌词:

    当整个世界还都年轻,小伙子,

    所有的树木碧绿生光;

    每一只傻鹅都是天鹅,小伙子,

    每一位少女都是女王;

    快为靴子和马儿叫好,小伙子,

    跑出去满世界兜风转圈子:

    年轻的血必须有它的渠道,小伙子,

    每一个人都有他得意的时候。

    当整个世界变得年老,小伙子,

    所有的树木都变得枯黄;

    所有的运动都疲惫不堪,小伙子,

    所有的车轮都破旧损伤;

    请爬回家去找安身的地方,

    同老弱病残的人呆在一块儿:

    上帝让你找到一张脸庞,

    是大家年轻时你爱过的人儿。

    这就是那首歌的歌词,但是它们只是歌的身体;而歌的灵魂,就是亲爱的老妇人那甜美的脸庞和甜美的声音,还有她唱出的甜美的古老气氛,唉!那是些无法言喻的东西。

    最后,她实在太老了,天使们只好来把她带走;她们帮她穿上那件结婚礼服,载着她飞过哈索沃荒野,再住那边飞,飞往非常遥远的地方。而温德尔又来了一位新的女教师。

    这些时候,汤姆一直在河水中游泳,他脖子上围着一圈漂亮的腮环,像蚱蜢一样活蹦乱跳,像刚从海里游到淡水中的蛙鱼一样干净清爽。

    现在,如果你不喜欢我的故事的话,就到教室里去学习乘法表吧,看看你是否更喜欢那东西。毫无疑问,有些人会那样做。对他们来说有多么不好,对我们来说就有多么好。有人说,世界是由各种各样的人组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