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车疑云节选 二

(选自校车 疑云章)

(新加坡)詹姆斯

叶旭军 译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车越开越远。我打开书包,找出传呼机,打开开关,但传呼机没有反应。我又试了一次,仍没有反应。这样我们跟其他人的联络也就中断了。

阿兹左企图打开窗户。也许我们可以跳……跳出去?可落……落在哪儿呀?他打开窗户的锁扣,但窗户无法推开。很快我们试了车后边所有的窗户。纹丝不动!一扇都打不开!它们统统都被扣死了。可怎么扣的呢?神奇的魔力?不,当然不是!世上没有什么魔力,是不是?

“我们能不能砸碎玻璃?”阿兹左寻思着。

“拿什么砸?”我耸耸肩,“没有尖利的工具,再说那玻璃是特种玻璃,是钢化玻璃或别的什么,它不像普通玻璃那样容易碎……”

到了这会儿,我们只剩下一件事可做。我们开始尖叫,大声呼救,不停地用拳头敲打着玻璃窗。可车继续开着,杀鸡人甚至连头都不曾向后转一下。

这么一来我们决定还是省点力气。

我们俩颓然倒在座位上,大眼瞪着小眼。阿兹左大汗淋漓,汗水从前额顺着脸颊往下流,流得嘴唇上方全是汗,他的双眼骨碌碌地转动着。至于我?唉,如骨鲠在喉,上不去,下不来,心脏像一台破机器似的怦怦作响。我的胃里好似被人放进了上百只冰冷的蝴蝶,扑腾个不停!

我使劲喘着气,发出的声音好似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我……我……我们必须从这里出去。”我压着嗓门说。

“我们得想法……法子。”阿兹左憋着嗓门表示同意,“可有什么法子……”汗水从他的鼻尖滴落下来。

“我爸爸在军队里有个朋友,”我对他说,“是个突击队员。”

“可他现在又不在这儿,不是吗?”阿兹左沮丧地说。

“不,我们可以像突击队员那样行动。”我建议,尽量压低嗓门,以防杀鸡人在我们的座位下安装了窃听器。“我们主动进攻!”

阿兹左显得更恐惧:“进攻谁?”

我指指杀鸡人,然后手指按着嘴唇。“我们抓住他,”我低声道,“迫使他停车。”

“可……可……可他比我们块头大多了。”阿兹左表示反对,脸上冒出了更多的汗。

“但我们有两个人,他只有一个!”

“是……是……是啊,可……”阿兹左看着我,好像我发了疯似的。也许,我真的是疯了。但是干点什么总比什么都不干等死强吧,你说是不是?

于是我们蹲下身子,趴在地上,沿着通道往前爬去。在浓雾中,车肯定来了个急转弯,我们俩撞到了对面的座位上。

“哎唷!”阿兹左揉着自己的肩膀。

“嘘!”我要他小点声。

我们一点儿一点儿往前挪,一边抓住座椅的腿以防摔倒。我停止前进,抬头看了看。杀鸡人依然开着车。到此刻为止,一切正常,他什么也没发现。

我向我的突击队员发出了继续前进的信号。可这不是一部战争片,这是我和阿兹左在“888”号校车上!

我汗流浃背,汗水刺痛了我的眼睛。我试图抹掉汗水,可我的双手在地板上爬得肮脏不堪。

不一会儿,我们便蹲伏在了司机身后的座位上。一阵恐惧袭来,我的牙齿开始格格作响,我强忍住恐惧。我朝阿兹左看了看,我们四目相对。我开始进攻倒计数。

“三……二……一……”

我们一齐跳起来扑上前去抓住杀鸡人的两只胳膊。要是我们能制服他,他就会把车停下来。

可随即阿兹左和我爆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

当我抓住杀鸡人的手臂时,它们从肘部断裂开来,我手里拽着他的右手,冰凉,僵硬。我发疯地挥舞着,扔开它。正当我想着自己要晕过去时,另外的事发生了……

噔!

杀鸡人的脑袋从脖颈上滚落下来,掉在肩膀上,弹落在阿兹左两腿间的地板上。
   “尤……金……金……金!”他歇斯底里地尖叫起来。

他惊恐万状地从这只脚跳到那只脚。

“尤……金……金……金!尤……金……金……金!”

但杀鸡人的脑袋只是躺在那儿……瞪着他看!校车仍在往前开,方向盘从左转到右,再从右转到左,它是全自动的

 (选自上海少年儿童出版社2007年2月出版的《午夜惊魂系列·校车疑云·金鱼复仇记》 责任编辑 谢倩霓)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