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车疑云节选

(选自校车 疑云章)

(新加坡)詹姆斯

叶旭军 译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敢情你以为“8”是个幸运的数字?

哈!

还以为“888”能带来三倍的运气?

哈,哈,哈!

要是你听了我们的故事,就不会那么想喽。我叫尤金·郭,我和我的伙伴阿兹左·卡莫尔·萨哈可以告诉你,“888”对我们来说并非是个幸运数字。理由吗?因为“888”是我们校车的号码。

有史以来最最恐怖的校车!

一天早上当我们冲下楼去上学时,我们的恐怖故事也就拉开了序幕。我们像往常一样,又迟了,阿兹左落在我后头。我们瞧见校车正向我们驰来,但有个胖太太挡住了我们去巴士站点的路。要是我们赶不上校车,妈妈准会一星期不让我看电视。

要是当时能预知现在知道的一切,要是当初没赶上这趟校车,该有多好。那么多的恐惧,那么多的惊吓,还有那么多的——危险都可以躲过!

我离开小道,从草坪中央跑过去。昨晚下了一夜的雨,我每跑一步新运动鞋在泥浆里就陷得越深,嘎吱,嘎吱,嘎吱,不一会儿新鞋就脏得一塌糊涂!

阿兹左精明多了,他从胖太太身旁挤过,沿着小道跑。

我们刚刚来得及赶上校车,车门“吱”地打开,我们上气不接下气地爬上车。

随即我就注意到了第一件蹊跷的事!车厢里空空荡荡。除了司机,阿兹左和和我,再没有其他的人。我们的那些伙伴呢?利姆奇·塞昂?穆罕默德·阿迪拜?亚当斯·提奥?他们在哪儿……?

“阿兹左,”我问道,“今天学校放假吗?”

“没有啊。”他摇摇头,惊愕地看着空空荡荡地座位,“今天是上学的日子呀!”

车开动后,我们朝车厢后边我俩平日里坐的位置走去。我回头看了看,便发现了第二件蹊跷的事!

司机换了。他不是平日里替我们开车的司机。今天这位有一头卷卷的橘黄色的头发,满脸的麻点,尖尖的鼻子,像一把斧子!

“这个司机,”我对着阿兹左嘀咕道,“我认识,是个刽子手。”

阿兹左的脸“唰”地变得惨白。“刽……刽子手?”

“不是杀人的刽子手,”我嗔怪道,一边自己坐了下来,“是杀鸡的。我见过他,在集市上,他剁鸡脑袋!”

车朝前开去,紧接着我又发现了第三件怪异的事。

只是这不仅仅是怪异。

而且令人恐怖。

我们来到了陌生的地方!

阿兹左也注意到了,他像一片树叶似的瑟瑟发抖,把书包紧紧抱在胸前,仿佛抱着一副盾牌。

“嘿,这是哪儿啊?肯定出问题了!”他叫道,“瞧……究竟是在哪儿啊?”

我早已看着窗外的情景。我们本该看到我们每天看见的那些风景:房屋、公寓、购物中心、街角银行、邮局、集市、停车场。然而,今天什么也没有!

我们仿佛正在穿越一阵迷雾。

阿兹左惊恐地睁大了眼睛:“我要下车!”

“你不能下车!”我抓住他的胳膊,“我们上学要迟到了!”

他嘲讽地看着我:“你怎么就以为这趟车会往学校开?”

“嗨!它总得开到某个地方吧!”我大声说道,试图掩饰自己的慌张。

我用手去擦玻璃。我原以为是空调使玻璃起了雾气。可我什么也擦不掉!我所能看见的外面只是一片浓雾弥漫。

“我们在地面上,还是在半空中飞?”我开起了玩笑,但却感觉不到一丝好笑。

阿兹左站了起来:“我要下车!你愿意,你就呆在车上吧!”

“我也不想!”我嘟囔道,一边开始按下车铃。

叮当……叮当……叮当……

但是红色的停车标志并没有亮起来,那位杀鸡人仍继续朝前开着车。在车子前边只看得见他橘黄色的后脑勺和浓雾。除此以外,什么都不存在!

我的脖颈和手臂上感到一阵刺骨的冰凉。

“他……他想把我们带到哪……哪儿啊?”阿兹左满想知道。

“我怎么晓得呀?”我喘着气应道。说实在的,我差点儿就要喊“救命”了。

“他不会停下来的!”阿兹左失声痛哭。

我又去按铃。“他必须停下来!”我气咻咻地说道。

叮当……叮当……叮当……

什么也没发生!校车继续往前开。我拼命控制自己的恐惧。

“也许这铃不够响,”我说了自己的看法,“或者……或者他是个聋子,没准是被鸡啄掉了耳朵!”我又开起了玩笑。

“很好笑吗?”阿兹左瞪着我,“我们怎么办?”

有办法了!“等红灯一停车,我们就跳下车。”我提议,“红灯他总该停车吧,是不是?”

“哪来的红绿灯???”阿兹左尖声叫道。

他说得没错!在浓雾弥漫中,哪有什么红绿灯的影子?

同样,也不见大街、马路﹑车流。

我们仿佛已脱离了我们原先的世界遁入到另一个灰蒙蒙的世界,只有我、阿兹左,还有那个杀鸡人。

乘着一辆空校车通往乌有之乡……

(选自上海少年儿童出版社2007年2月出版的《午夜惊魂系列·校车疑云·金鱼复仇记》 责任编辑 谢倩霓)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