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里的红灯笼

(获2006年度《儿童文学》最佳童话)

黄一辉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作者简介]黄一辉,女,出身在川南古城宜宾的一个书香之家,供职于电子科技大学。翠屏修竹,赋予她恬淡、纯净的内心世界;三江清流,滋润着一颗热爱艺术和幻想的不泯童心。尽管成长岁月里世事艰辛,她仍能择书卷,观泼墨,抚琴弦,撑起一片属于自己的精神天地。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她开始童话创作,努力在自己的作品中发掘世间的真、善、美。她庆幸自己在创作实践中体悟到了生命的真谛。

出版有童话集《梦湖》、《小儿郎.小儿狼》、《樱桃城》(在台湾出版、发行),童话书籍《纸星球》、《玫瑰山谷》、《绿星球的女儿》、《欢乐使者》等等。童话作品多次获省、市级奖及冰心儿童图书新作品奖、冰心儿童图书奖和国家图书奖、海峡两岸征文奖等奖项。

 

瞎眼小妖卡卡又在大橡树下吹起了树叶做的口弦琴。

鸟儿的鸣叫,流水的叮咚,大树的沙沙,轻风的低吟……闭着眼听瞎眼小妖的口弦琴,你会闻到花的芬芳,露的清洌,脸上会拂过微风,心里会透进阳光……

啊呀,瞎眼小妖的口弦琴实在是好听。趴在树杈上的树精妹妹第一次没有骂人,她往下探头对瞎眼小妖说:“喂,你天天在这儿吹,到底想干啥?”

“树精妹妹,我想到你的树上来坐坐。”卡卡说。

“嗤,你也不瞧瞧自己的脏样子!哦,对啦,你想看也看不见。算了,算了,我们谁也别说谁了。我说,你别总是脏兮兮的呀。要是你能把自己收拾得干干净净的,我就让你上树,坐在我旁边吹口弦琴给我听!”

“噢,真的吗?树精妹妹,你愿意我坐在你旁边吹口弦琴?”

“哼!除了你呀,其他的人休想到我的树上来。凭什么你们就可以到处跑,我就该一辈子只能呆在这个树叉上,哪都去不了?不过,你瞎了眼,我们就算扯平了。其他凡是能跑能跳的,从我这儿过没有不挨我的橡树籽儿的,我打出去的橡树籽儿百发百中!会跳的兔子,会跑的山猫,会飞的鸟儿,没有谁不被我打得抱头逃窜的。现在他们都怕我,再也不敢打我树下过了,哈哈,哈哈哈……”

树精妹妹一口气说了一大串的话,好象是把她从出生到现在所积攒起来的怨气一股脑儿倒出来了。

“噢,我可怜的树精妹妹啊,”瞎眼小妖卡卡在心里说,“森林里的朋友们离你远远的,哪里是怕你呀,其实是都不喜欢你。”

 

 

一天晚上,森林里曲曲弯弯的小路旁,忽然挂出了一些红灯笼。

漆黑的、伸手不见五指的森林小路一下被暖暖的光给照亮了。常摸黑走夜路的动物们惊喜地四处打听:“咦,谁挂的灯笼呀?”

老山羊说:“太好啦,这下能看清脚下的路了,我就不会被碎石踢破蹄子了。”

胆小的兔子说:“走在这样的路上,我就不怕有鬼了。”

狗獾说:“走夜路时,刺猬常常会冒冒失失地突然窜出来,扎得我好痛!这下好啦,我可以放心大胆的走路了。”

“可是,这些灯笼到底是谁挂的呢?”大家都十分好奇。

松鼠说:“我知道是谁挂的。那时,我像往常一样在树顶上看星星,忽然听到树下有动静,我低下头一看,你猜是谁?原来是瞎眼小妖卡卡在爬树。他把一只红灯笼挂在树枝上,然后就提着一串红灯笼朝另一棵树走去。其它的灯笼,一定也是他挂的。”

“哈哈,你有没有搞错啊?瞎眼小妖?瞎眼小妖会挂灯笼来照亮夜路?”山猫哈哈笑着说。

“是啊,谁挂灯笼我都相信,可瞎了眼睛的卡卡,灯笼照得再亮,他也看不见,怎么可能是他挂的呢?”狗獾表示怀疑。

“我没有看错,就是瞎眼小妖挂的。”松鼠坚持自己的说法。

山猫说:“小松鼠真有意思!他说出的话,无论对错,肯定是要坚持到底的。”

“哼,信不信由你们,不和你们争了。”松鼠一头钻进树洞,不理大家了。

 

 

第二天晚上,森林小路旁,又挂出了红灯笼。

小松鼠说得没错,这灯笼还真是瞎眼小妖挂的。

森林动物们都奇怪极了。

“卡卡干啥要挂灯笼呢?”狗獾搔着头,实在想不出个中道理来。

兔子说:“我猜啊,他准是心里装着爱啦!你们知道吗?卡卡好像喜欢上树精妹妹了。”

“嘿,喜欢谁不行啊?干嘛偏偏要去喜欢这个瘸子?我们谁也没招惹过她,可是,你瞧她那副德性,见谁骂谁,只要从她树下路过就得挨一顿橡树籽儿砸?卡卡真是瞎了眼了!”山猫愤愤地说。

“呵呵,卡卡本来就瞎了眼嘛!免子,你说说,干嘛卡卡喜欢上树精妹妹就会挂灯笼呢?”狗獾问。

“都说喜欢上一个人就会改变一下自己。我猜啊,这灯笼一定是树精妹妹要卡卡挂的。树精妹妹心里有了爱,忽然就会发现自己以前又凶又恶,对不起大家。她要卡卡每天晚上在小路旁挂出灯笼给大家照明,这是为了表示自己的歉意,一定是这样的!!”兔子扑闪着大眼睛,显得非常聪明。她觉得自己的推断一下子解开了大家的困惑。

“啊呀,有道理,有道理!”山猫频频点头,“细想起来,树精妹妹也不容易。听我爷爷说,树精妹妹在那棵橡树上呆了三百年了,大家都不理她,她也怪孤独的呀。”

兔子说:“瞧,现在她有了瞎眼小妖的陪伴,她就把爱分一些给我们,用红灯笼给我们照路。其实……其实树精妹妹不算坏。”

 “也许,是我们不好,我们太不了解她了,从来都没有去在意她的孤独。路过她的树下,也没有好好和她打招呼。我们只是讨厌她,背地说她的坏话。噢,可真有点对不住可怜的树精妹妹!” 狗獾说。

大家好象突然看见了树精妹妹的另一面。 “啊,我现在就想去给树精妹妹说说话儿,也许,我们应该去给她道个歉。” 山猫说。

“好啊,我们去看看树精妹妹。”狗獾他们都响应着。

动物们沿着灯笼照亮的小路,悄悄来到大橡树下。

在大橡树的树杈上,树精妹妹和瞎眼小妖并排坐在一起说着悄悄话。弯弯的月亮挂在树稍上,象一只听得入迷的耳朵,满天的星星叫他他都听不见。

“啊,太美了!”兔子妹妹赞叹着。

“看来,我们还是别打搅他们的好。”山猫说。

整个森林都静悄悄的欣赏着大橡树上那对美丽的剪影……

 

 

山猫一晚上都没有睡觉,他的心灵被一些暖暖的、甜甜的东西触动着。他平生第一次有一种想写诗的冲动。他想为曾经被大家讨厌的树精妹妹写一首诗,一首关于她和她送给森林小路红灯笼的诗。

太阳升起的时候,山猫的树下已散落了好多写着诗句的枫树叶,还有几支折断了的树枝笔。

写诗可真难啊!折腾了一晚上,山猫都没写出一首像样的诗来表达自己内心的感受。啊,看来诗人不是谁都能做的。

山猫爬到树顶上,让晨风吹吹被诗憋得发痛的脑袋。啊呀,他忽然看见缠在树顶的藤蔓上结满了熟透的红浆果。朝阳下,那红浆果就象玛脑一样闪闪发光。尝一尝,红浆果象蜜一样甜。太好啦,不能收获一首诗,那就收获红浆果吧!

山猫决定把采摘下来的一篮子红浆果送给树精妹妹。

山猫来到大橡树下,树精妹妹正趴在树杈上睡觉呢。山猫悄悄爬上树,把一篮红浆果轻轻挂在树枝上。他不想惊醒树精妹妹的好梦。可树精妹妹还是醒了,没有得到她的允许,山猫竟爬上了她的树,这可是树精妹妹一向无法容忍的事。

树精妹妹还未来得及开口,山猫就笑眯眯地把红浆果递到她面前,说:“树精妹妹,喏,这个,送给你,我们——森林的所有动物——大家都喜欢你哦,谢谢你把爱分给我们,你是一个可爱的树精妹妹!”

树精妹妹一时懵住了,她捧着红浆果说:“什么?这是给我的?”

“是呀,是呀,你尝尝,喜不喜欢?”山猫挑出一串最红的浆果,送到树精妹妹的嘴边。

“这个,能吃吗?”树精妹妹可没见过这种漂亮的玩艺儿,她还以为这是卡卡托山猫送给她的珠子。

树精妹妹迟疑地张嘴衔住一粒浆果。啊呀,嘴里立刻溢满了甜汁。树精妹妹可从来都没有吃过这么香甜的东西。她惊奇的叫着:“这是哪棵树上的橡树籽儿呀?这么好吃!”

山猫开心地笑了:“这可不是橡树籽儿,是红浆果!我住的大枫树上缠着一根长青藤,藤上就结着这种红浆果。你要喜欢,我以后还送给你!”

树精妹妹紧紧抱住篮子。啊呀,太新鲜了,大枫树、长青藤、红浆果……森林里竟有这么奇妙的东西!树精妹妹原以为天下的树都是橡树,吃的东西都是橡籽儿呢。树精妹妹和卡卡竟管都活了三百年,可在山妖和树精当中,他们还正是青春年少。树精妹妹和别的女孩子一样,在得到意想不到的东西时,心中会喜出望外,激动不已。她心中对外紧闭的一扇门忽然被打开了,涌进自己心之门的风景竟是如此美丽。

 

 

有一天晚上,森林小路旁没有挂红灯笼,第二天晚上也没有灯笼。

这是怎么回事?树精妹妹和卡卡闹情绪了?

卡卡厌倦挂灯笼啦?

各种猜测飞来飞去。

山猫决定到瞎眼小妖家探个究竟。

谁知道,瞎眼小妖正可怜兮兮地趴在树洞里。他发着烧,昏昏沉沉的。哦,原来卡卡病了,病得还很不轻。树精妹妹知道卡卡病了吗?山猫立刻赶到树精妹妹家。咦,树精妹妹怎么从大橡树上摔下来了?

山猫赶快去扶树精妹妹。

树精妹妹挣开山猫的手说:“不,我要去找卡卡,卡卡两天都没有来看我,他为什么不来?是不是发生意外了?”

山猫说:“卡卡病了,他病得很厉害。”

“是吗?”树精妹妹着急的说:“怎么不早点告诉我?喏,我这里有三百年来从露珠中提取出来的天地之精华——灵丹露。我要去卡卡家,我要去给他治病!”树精妹妹在地上爬,她要沿着小路爬到卡卡家去。

山猫说:“树精妹妹,你别着急。等我一下,我马上就回来。”

山猫找到狗獾,他俩用树枝、藤条扎好了一个可以抬着走的座椅。

着急的树精妹妹在森林小路上已爬了好长一段路。她的手肘磨得鲜血淋淋,身上、脸上混合着汗和泥。山猫和狗獾忙把树精妹妹放到座椅上,他俩抬着她,沿森林小路飞快往前跑。

树精妹妹有生以来第一次穿过整个森林,沿途一切都令她惊讶。哪怕是一朵野花、一串果子、一只蝴蝶、一枚松球……森林是多么美丽啊!可树精妹妹没有心思去欣赏,她现在内心最最迫切的是希望尽快看到小妖卡卡。

 

 

森林动物们知道树精妹妹要来给瞎眼小妖治病,他们都聚到了卡卡家门口迎接树精妹妹。

啊呀,树精妹妹可从来都没有看见过这么多亲切的笑脸。面对这些曾经挨过自己橡树籽儿的朋友们隆重的欢迎,树精妹妹的脸在发烧,心在跳。她不敢看大家的眼睛。好在山猫和狗獾弟弟抬着她飞快的穿过迎接她的队伍,直接进了卡卡的树洞。

“噢,可怜的卡卡!”树精妹妹看见昏睡着的瞎眼小妖,眼中充满了泪水。她扑过去,抱起了卡卡的头。

她从怀里掏出一个晶晶亮亮的水晶瓶,摇一摇,瓶里的灵丹露放射出七彩光芒。这灵丹露果然非同一般。滴了一滴进卡卡嘴里,奄奄一息的卡卡就喘出一口长气醒来了。树精妹妹把灵丹露全倒进卡卡嘴里,卡卡的身体立刻焕发出一股生命的力量。卡卡一下坐起来。他抓住树精妹妹的手说:“啊,是树精妹妹吗?你怎么来啦?”

“我来看你呀!”

“啊,树精妹妹,我现在全好了。你能来看我,我太高兴了!”

“卡卡,你知道吗,是树精妹妹用她的灵丹露救了你的命,你病得都已经昏迷两天了。”山猫说。

“灵丹露?树精妹妹,就是再提取三百年就够治好你的腿的灵丹露吗?你说能支撑你活到现在的就是因为你可以提取灵丹露,有一天就能和我们一样的走路。可你现在把灵丹露都给了我,你怎么治你的腿呢?”卡卡着急的说。

“没关系,我可以再重新开始提取呀。”树精妹妹笑着说。

“重新开始,可得再提炼六百年才够哇。那时你已经九百岁,即使你治好了腿,那也老得不能再走了呀!”卡卡十分难过。

树精妹妹点着卡卡的额头说:“哎呀,真傻,我们作伴,不是什么也不缺了么?今后,你就是我的腿呀!”

“你是说和我作伴,直到永远吗?”两行幸福的泪水挂在卡卡的脸颊上。

动物们涌进树洞,兔子说:“好啊,好啊,今天就是一个好日子。树精妹妹不要走了,我们大伙儿替你俩举行婚礼吧!”

狗獾说:“树精妹妹,谢谢你,谢谢你让卡卡在小路旁挂上灯笼给我们照路。今晚,我们也要在森林里挂满灯笼,为你们庆贺婚礼!”

树精妹妹说:“什么灯笼呀?我没让卡卡挂过什么灯笼。卡卡,这是怎么回事?”

卡卡说:“你们是问晚上在路旁挂灯笼的事吗?那些灯笼是我为自己照路用的。”

“什么?为你自己照路?”大伙儿都以为自己的耳朵听错了。

山猫说:“挂上灯笼,你的眼睛就可以看得见路了?”

“不,我什么都看不见。可是,你们知道吗,每个夜晚来临的时候,我要到树精妹妹家陪她看星空。在黑暗中你们看不见我。所以一路上不是被狗獾撞一跟斗,就是被山羊的角顶一跤。等来到树精妹妹的大橡树下时,浑身都是泥。”

“是啦,”树精妹妹咯咯的笑起来,“怪不得你总是脏兮兮的。你的口弦琴吹得再好,我也不要你到我的树上来。”

卡卡不好意思的说:“我尽力把自己收拾得干干净净的,可没用,还没到大橡树下,全身上下已没有一处干净的地方了。后来,我想出了用灯笼照亮森林小路的主意,大家看得清路,就不会再撞倒我了。”

“啊呀,原来是这样啊!照亮了别人的路,也就是照亮了自己的路。哈哈,我又想写一首诗了!”山猫双手捧在胸前,似乎真的有一首诗从心里往外蹦。这次,他深信自己可以成为一个诗人,他好象已经看见枫树叶上出现了一首美丽的诗。

 

尾 声

 

森林动物们为卡卡和树精妹妹举办的隆重而热闹的婚礼已经成为了过去。森林也重归平静。卡卡也不用再走夜路了。晚风经常会送来口弦琴悦耳的旋律,还有卡卡和树精妹妹在星空下的喃喃细语。他们在老橡树的树叉上安了一个温馨的家。

不过,一到晚上,森林小路旁仍挂出一溜的红灯笼。这些灯笼不全是瞎眼小妖挂的。因为从那以后,每个动物都做了灯笼。天一黑,就把自己做的灯笼挂在了路旁,当然卡卡特们也在橡树枝上挂了一个。

森林小路上的一盏盏灯笼相互辉映。动物们都喜欢上了这条美丽的小路。他们在挂出灯笼的同时都走出家门,在小路上漫步,感觉很惬意很温暖。小路上,动物们三五成群的身影,以及亮闪闪红彤彤的灯笼,成了这个森林一道独特的风景。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