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尸进屋

(小说)

(《黑森林的秘密》《老爸是个吸血鬼》章 )

[美国]丹·格林堡   译者:吴刚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僵尸……僵尸……僵尸……,”琪娜一边念叨着,一边翻看着百科全书Z栏下的条目,“哈,伟力,找到啦,快看!‘僵尸:一种死人,能行走,通常由巫毒魔咒所致,主要存在于西印度群岛,有时也在辛辛那提出现。’”

“‘僵尸病的治疗’!”伟力的目光越过妹妹的肩头,迫不及待地找寻对它的解释。可是当他看到接下来的这句话时,他的那股兴奋劲儿不见了——“目前还没有治愈僵尸患者的方法。”“唉!”伟力叹了口气儿。

“唉!”琪娜也跟着叹气儿。

黑森林里的司埃加教授家门外出现的那具僵尸,竟然就是这对双胞胎兄妹的爸爸!这可真让兄妹俩吃惊。三年前,在辛辛那提游乐场玩的时候,他们身材瘦细的爸爸史谢顿在使用简易厕所时掉下去淹死了。他俩也一直认为爸爸死掉了。现在,他们又见到了爸爸,只是爸爸竟变成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僵尸。严格来说,爸爸仍然是个死人。连百科全书上都说目前没有治愈僵尸病的方法,伟力和琪娜自然也想不出究竟能为那具僵尸做些什么了。

伟力打算要放弃了,可琪娜却没有泄气。

虽然伟力和琪娜是双胞胎,可他们的生活态度大不一样。琪娜总是看到生活好的一面,而伟力却总是看到不好的一面。比如一想到冰激凌吧,琪娜想到的是它的香甜和爽滑,可伟力想到的却是冰激凌会把双手变得粘乎乎的,而且滴到衣服上很难洗掉。

司埃加教授叼着烟斗走进了活动室,带来一股甜甜的烟草味。

“哈,孩子们,你们在这儿呀,”他操着一口高雅的英式发音问道,“柴火都搬回来了吗?”

“还没有,”伟力答道,“司埃加教授,您能帮我们一个忙吗,一个很大的忙!”

“哎哟,那当然可以喽,伟力,”教授问道,“怎么了?”他说着,一屁股坐进了一张吊床。这样的网式吊床一直排到了客厅的那一头。坐下来时,能听到他的关节“咯吱、咯吱”地响。

 “有个人在外面。我们跟他,好像很熟。”伟力说,“他样子挺糟糕,要是您不介意,我们想把他带进屋里面来。”

“是谁呢?”教授面带着慈祥的微笑问道。

“我们的爸爸。”琪娜说。

“你们的爸爸?”教授皱了下眉头说,“我不明白,你们不是孤儿吗?”

“是的,我们是孤儿,”伟力说,“我们的爸爸是个死人。”

“天啊!”教授喊道,并从吊床上跳了下来,“带我去看看他的尸体。”

“哦,您弄错了,”琪娜说,“其实不能说他是尸体。他在外面踉踉跄跄地走路呢,看起来好像变成僵尸了。”

“僵尸?我的天啊!太有意思了,快带我去看看。”

司埃加教授跟着两兄妹走出了活动室。僵尸站在前院里,正自言自语地咕哝着什么。他身上的皮都腐烂了,一块一块地吊在骨头上。在院子的这头就能闻到他身上的臭味,就像公路上被车子撞死多日的动物尸体在彻底腐烂前发出的那种带着甜味的腥臭。

“希,瓦,我爸。”僵尸咕哝着。

教授兴奋极了,就像刚得到了一只小狗的孩子。

“是僵尸啊!”教授叫道,“太稀奇了!哦,当然了,你们失去了父亲,我也感到非常难过,不过,唔,这真是太不寻常啦!”

“希,瓦,我爸。”僵尸先生咕哝着。

“你能听出来他在讲什么吗?”教授问道。

“不能。”琪娜说。

“能告诉我他是怎么死的么?”

“嗯,”伟力答道,“三年前,他掉进了一个简易厕所淹死了。”

“太不可思议了!”教授说道,“知道吗,孩子们,除了受到巫毒的魔咒以外,要变成僵尸只有一条路,那就是淹死在移动式简易厕所里。”

“真的?”琪娜说,“我从来不知道。”

“嗯,真的,”教授说,“这是有一定科学根据的,很多人都知道这个事实。”

“原来如此!”伟力感叹了一声,接着问,“哎,您该不会听说过怎样可以治愈僵尸病吧?”

“听说过?”司埃加教授咯咯地笑了起来,“小朋友,我还曾经发明过一种方法哩。”

“希,瓦,我爸。”僵尸先生还在咕哝着,然后,他掰掉了自己的一根肋骨,戳到两片肩胛骨中间的地方挠痒。

“教授,快说说是怎么回事呀?”

“几年前,”教授说,“我耗费大量时间和金钱研制一种起死回生的药。虽然一开始经历了灾难性的失败,但最终还是成功地研制出来了。我们博物馆珍藏的剑齿虎,是在古世纪冰川中发掘出来的,死了至少有14000多年了,是死的年头最久的动物之一了。我用起死回生的药让它又活了过来。”

“太厉害啦!”伟力说,“那后来呢?”

“唉,不幸的是,那只剑齿虎疯了,”教授说道,脸上露出难为情的样子,“它撞碎了几件珍贵的展品,还咬死了一位值夜班的馆员。”

“好恐怖啊!”琪娜说,“再后来呢?”

“呃——,我只能结束了它的性命,把它又放回到玻璃展柜中了。那时候,有关那只虎和那种药的问题,总会令我感到尴尬,所以我都不愿意回答。我对那个馆员的尸体进行了处理,给他穿上兽皮,制成标本,放到了原始洞穴人类的展区。尽管我觉得那样做不对,可还是那样做了。”

这时,僵尸慢慢走过来,又咕哝着:“希,瓦,我爸。”

“一会儿就好,爸爸,我们在听教授讲话呢,”伟力说道,“不好意思,教授,接下来发生了什么?”

“人们老是问我关于那个值夜班的馆员的事儿,”教授说,“烦都烦死啦!不过后来,人们不再问了,一切都平静如常了。然而有一天,我深爱的妻子——雪莉,被黑寡妇蜘蛛咬了,黄昏时便过世了。

“我不明白,”琪娜说,“雪莉本身不就是一只巨型蜘蛛吗?”

“没错,不过她过去可不是的。当初我娶她的时候,她还是人,和你我一样的普通人。她死后,我受到了沉痛的打击。没有她,我的整个世界都崩溃了。后来我想到,用我研制的那种药,可以让她起死回生。”

“你真的把雪莉救活了?”伟力问道。

“对,”教授说,“可惜在那个过程当中发生了某种严重的错误,雪莉越变越高,浑身长毛,眼睛和腿都多长出了好几对。最后她变成了一只巨型蜘蛛。”

“那你怎么办呢?”琪娜问。

“嗯,妻子变成了巨型蜘蛛,我自然很失望。但是我挺过来了,我对她说我依然爱她。她成为蜘蛛后有了一些新的生活习惯,现在我俩都已经适应了。”

“都有什么新的习惯呀?”琪娜问道。

“比如烧饭吧。还是人的时候,她用人类的普通方法来做饭。变成蜘蛛后,呃……她就把自己的唾液注入食物来做成一种糊状的冻。实际上,你们要是吃习惯了,会觉得它非常可口。另外,生孩子是个问题。”

“噢,那有什么问题呀?”伟力虽这样问,心里却不太肯定自己要不要听这个答案。

“蜘蛛产子后都会把她们的丈夫吃掉,”教授答道,“所以,你知道——”

“希,瓦,我爸。”僵尸大声叫了起来。

“好,好,爸爸,”伟力说,“教授,能让我们的爸爸进屋吗?”

“没问题,没问题。”教授连声说。

教授带路,琪娜和伟力把父亲领进了活动室。雪莉从厨房走了进来。猛地看到一具僵尸,她害怕极了,一下子蹿起来,八只脚全贴到了天花板上,看起来像只倒挂的猫。

“哦,亲爱的,让你受惊了,真不好意思,”教授朝天花板上看着说,“我们家来客人了,两个小朋友的爸爸来了。”说完又转向兄妹俩说,“咦,你们还没告诉我你们爸爸的名字呢。”

“谢顿,”琪娜回答说,“史谢顿。”

“雪莉,”教授对着天花板上的蜘蛛太太说,“这位是史谢顿先生。史先生,这是我太太司雪莉。”

“见到您很高兴,史先生。”雪莉在大家头顶上面说。她沿着一根几乎看不出来的丝线慢慢从天花板上下来了。

“雪,窥,哇,登,”僵尸答道,“窥, 你,派,啥,卡?”

“他说的是什么?”雪莉低声问.

“不知道,我们都听不懂。”琪娜答道。

“他有多大年纪了?”雪莉谨慎地问,“你们不介意我这样问吧?”

“四十一岁了,”琪娜说,“不过已经死了三年了。”

“噢,明白了,难怪会是这个样子,”雪莉小声说,“我正想问他怎么没好好护理自己呢。嗯……他要留下来和我们待一会儿吗?我是说他身上的气味……”

琪娜和伟力转向了教授。

“是的,”教授答道,“我打算在他身上试试我的起死回生药,雪莉。我现在就开始调配,等晚饭后就好用了。”

“好吧,”雪莉说,“史先生,那您一定留下来吃晚饭啊。”

“哇,登。”僵尸先生咕哝着说。

“你知道他爱吃什么吗?”雪莉问。

“大多数僵尸好像都爱吃人肉。”教授答道。

(选自少年儿童出版社2008年4月出版的《黑森林的秘密》丛书第 三部《老爸是个吸血鬼 责任编: 童海青)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