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的孩子和敲钟的老人()

(获《儿童文学》杂志2005年年度最佳童话)

周 瑶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劳拉急切兴奋地奔向幽灵火车。幽灵隧道建在一个硬纸浆做的中世纪风格的古城堡里,隧道口上挂着一块牌子,牌子上用显眼的大字写着“只对儿童开放”,威严地提醒着那些想擅自闯入的大人们。隧道阴暗幽深的洞口里时不时地传出车轮撞击铁轨发出的清脆的叮当声,和一阵阵说不清是什么东西发出的呜呜的叫声。看起来的确是一场对心跳爱好者的挑战!带着欲罢不能的恐惧感,劳拉坐进了第一节车厢。

    

——神看光是好的,就把光暗分开了。

 

莱特发现,教堂里那个敲钟的老人,是个盲人,他看不见任何东西。可是,这个镇上的居民都按着钟声来进行一天的作息。莱特觉得奇怪,就悄悄地跟着老人回家。

原来老人是靠对光的感觉来判断时间的。他平时喜欢待在教堂阁楼上的小屋里,这间小屋有许多扇窗户,他独自一个人住在里面。老人起得很早,一大清早就坐在东面的窗户旁,当第一缕阳光照到他身上时,他就爬上钟楼,敲响这一天的第一次钟声。在“铿——铿——铿——”的钟声里,周围的人们慢慢从睡梦中舒醒过来。

当阳光直射到花瓶里插着的三朵金盏菊时,钟声就告诉人们该吃午饭了。

当阳光走到第三个桌腿旁的小坑里时,“铿——铿——”的钟声代表下午茶的时间到了。

而当阳光闪过西边的窗户渐渐感觉不到时,老人又蹒跚地爬上钟楼,敲响大铜钟告诉人们:开始做晚饭吧,黄昏来临了。教堂周围的人们就在老人的钟声中有条不紊地生活着。

老人最害怕阴雨天气,因为如果没有阳光的话,他就不能准确判断出时间。可是五月的天气偏偏湿嗒嗒起来,绵绵的细雨一下就是好几天,人们只有坐在火炉边用浓酽的红茶和辛辣的姜饼来驱赶湿气。

老人还是像往常一样早早地起来坐在东面的窗户边,可是他等了很久,却一直没有感觉到有光从窗户射进来,外面是阴沉沉的一片。结果这一天,习惯每天早晨被钟声叫醒起的人们睡到很迟才起来,而有些按时醒来的人却躺在床上眼巴巴地等着熟悉的钟声。

第二天,老人仍旧早早地起床,坐在东面的窗户旁,可外面还是阴沉沉的一片。老人吸取了前一天的教训,估摸着时间差不多到了,就爬上钟楼去敲钟。通往钟楼的楼梯是露天的,下过雨之后很滑,老人小心地扶着墙壁,可还是滑了两跤。人们听见钟声纷纷醒过来了,可是那一整天,所有人都是呵欠连天的,做什么事情都没有精神,原来老人的钟又敲得太早了。阴雨天气要到六月才会慢慢停止,所以整个五月,人们都在抱怨教堂的钟敲得不准。虽然每年的五月都是这样,可人们却在想钟敲不准是不是因为敲钟的老人年纪大了,也许该找个年轻人来代替他了。老人虽然看不见,可小镇上居民的抱怨他是听得见的,他非常沮丧地待在自己的小阁楼里,常常想:自己是不是真的太老了?

莱特偷偷地躲在老人屋外的一根大柱子后面,看到老人愁眉苦脸的样子,善良的莱特决定要帮帮老人。“妈妈不是告诉我,要到需要自己的地方去嘛,老人现在就很需要我,可是要怎样帮他呢?妈妈又没有教过我。”突然小屋子里“哐当”一声,莱特赶紧跑到窗户边向里看,原来老人不小心被第三个桌腿旁的小坑绊了一下,碰倒了那个插着三朵金盏菊的花瓶。莱特把头往窗户里面伸了伸,想看看老人有没有撞到哪儿?蹲在地上摸索花瓶的老人突然直起身来,“有光了!有光了!”,原先蹙着的眼角眉梢都舒展开来,

这时,莱特的脑子一个激灵:对了,我就是光的孩子呀,我可以提醒老人时间,让他准时敲响大铜钟。“可是,现在是什么时间呢?我又该站在什么位置呢?”刚刚兴奋起来的莱特又把脑袋耷拉下来。

“我可以去问哥哥和姐姐!”莱特终于想到了一个办法。

于是他说做就做,先爬上了教堂尖尖的顶,因为这是这个小镇最高的建筑了。左看看,右看看,莱特怎么也找不到哥哥姐姐的身影。他只好离开小镇,走了一会儿,他看见前面一个熟悉的身影,是小哥哥黄昏,莱特都没来得及和小哥哥打招呼,就赶紧向老人的小屋跑去,端端正正地站在第三个桌脚旁的小坑里。老人感觉到了,一面叫着“太好了,太好了!”一面跌跌撞撞爬上钟楼,敲响了钟。“铿——铿——铿——”的钟声传了很远,小镇上的人们全都听见了,开始准备他们的晚饭。

第二天,老人还没起床时,莱特就出发了。他走了很远很远,终于在大海的尽头看见了稚嫩姐姐的面庞。莱特扭头就跑,一路上又遇见了明媚姐姐和灿烂姐姐。等他到小阁楼时,老人已经坐在了窗户旁,一脸的期待。莱特笔直笔直地站到东面的窗户,浑身冒着热气,老人感觉到了亮光,于是“铿——铿——铿——”的钟声响起,叫醒了熟睡的人们。就这样,整个五月,老人都靠着莱特来判断时间。

小镇上的人们不再抱怨了。

莱特也和老人成了好朋友。

 

——神说,“天上要有光体,可以分昼夜,做记号,定节令、日子、年岁,并要发光在天空,普照在地上。”事情就这样成了。于是,神造了两个大光,大的管昼,小的管夜,又造众星,就把这些光摆列在天空,普照在地上,管理昼夜,分别阴暗。神看着是好的。有晚上,有早晨,是第四日。

 

老人除了敲钟外,还负责打扫教堂。每当这时,莱特就在教堂里游走,告诉老人哪儿有灰尘。他一会儿贴着墙壁,一会儿滑过地面,一会儿又爬到壁画上,再细小的灰尘也逃不过莱特的眼睛,无论它们躲在那个角落里,只要莱特一走过去,灰尘们就现了形迹。

莱特喜欢教堂墙壁上嵌着的许多扇彩色玻璃大窗户,只要他从墙壁外面经过,教堂里面就会出现熔岩赤、太阳橙、柠檬黄、薄荷绿、酸梅青、宝石蓝、玫瑰紫七彩的光芒。老人坐在里面,有一种非常奇妙的感觉,仿佛到了天国。

教堂里面常常有虔诚的信徒来向主忏悔。每个礼拜天,小镇上的人们都来做礼拜,唱诗班的小孩子穿着洁白的长衣衫站在圣坛的一侧,神父则坐在另一侧弹着管风琴。一排一排点燃的白蜡烛在织金的纱幔前跳动,沙幔上一个个暖黄色的小光圈。

伴随着缓慢平稳的管风琴声,盛夏的阳光射进教堂彩色的大窗户,留下深深浅浅大大小小的光迹,热烈的阳光转瞬之间化为教堂里每个祈祷者仰望的神圣光线。教堂内部画着宗教画的圆顶,仿佛苍穹,教堂外面尖尖的顶像一根手指直直地指向天空,那是通往天国的神梯。不同的光线营造出不同的氛围,或活泼、或神奇。

莱特听一个来教堂做礼拜的珠宝商说过,一颗完美的钻石应该有57个面,这样进入的光线才会完全反射,体现出钻石迷人的光彩,光线是钻石的灵魂。

同来做礼拜的建筑师说,对于建筑来讲,恰到好处的光线处理会像经过琢磨的钻石一样,从内部散发出璀璨的光彩。

可是对于莱特来说,他的兴趣只是在阴雨天气里帮助敲钟的老人准确地掌握时间,以及贴在教堂彩色的大窗户上,看地上一个个色彩斑斓的光圈。

当老人敲完一天中最后一次钟声后,就入夜了。小镇上家家户户都熄了灯,这时候所有的建筑,都变成了一个个黑色的庞然怪物,就连白天美丽神圣的教堂也是如此。每当这时,莱特就会想起妈妈的话:

神看光是好的,就把光暗分开了。所以你要记住,暗是和我们不同的,暗和我们不能同处一室。记住,你要远离它。

如果是阴雨天气,月亮和星星都躲进云层,清辉哥哥和皎洁姐姐因为怕弄湿漂亮的晚礼服也不出来了,到处都是浓墨般的黑暗,莱特就会感到特别孤独。他想去找敲钟的老人,可是,就连老人的屋子也是一片黑暗,老人从不点灯,因为他是盲人。

如果每天都只有白天、没有黑夜就好了,那样他就不会感到孤独了。在一个安静的下午,莱特对老人说。

老人听完后就跟莱特讲了圣经上的一个故事,神说天上要有光体,这样才可以区分白昼和黑夜,可以制定节令,可以在天空发光,普照在大地上,于是,神创造出了两个大光,大的管白昼,小的管黑夜,神又创造了许多星星,把这些光摆列在天空上,让它们普照大地,管理昼夜,区分明暗。这样才有了早晨和晚上。

“孩子,有白天有晚上才能算是完整的一天。有了光才会有暗,有了暗也才会有光,这世上的万物都是这样的……”

从此,在黑暗的夜里,莱特再也不感到孤独了。

[作者简介]周瑶,女,曾用笔名夏朵、Echo80年代初生于美丽的小城扬州,现居住在小桥流水的苏州。喜欢做背包客独自旅行,旅途中的一切都有可能成为写作的灵感来源。从学生时代开始,写过不少影评、乐评和小说,但最爱的还是写童话。童话作品产量不大,但常常有一种新奇的视角和优雅的阅读感受,带有一些迷人的异域风情和一点点的小悲伤。硕士主攻戏剧专业,现从事电视传媒行业,并在杂志上开有专栏。部分童话作品有:《丢了鼻子的小丑》、《光的孩子和敲钟的老人》、《来自森林的孩子》、《旋转木马》、《被烤焦的小奶酥》等。2006年,童话《光的孩子和敲钟的老人》被《儿童文学》杂志评为05年年度最佳童话。2006年,童话《丢了鼻子的小丑》分别被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中国作家协会选入其出版的丛书中。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