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辛那提——神秘之城(小说)

(《黑森林的秘密》第一《午夜大逃亡》 第四章 )

[美国]丹·格林堡   译者:吴刚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辛辛那提听上去不像是个吓人的地方,但在这城市里有许多吓人的东西。比如说,辛辛那提位于俄亥俄州,可当你坐飞机来辛辛那提的话,你会发现飞机场根本不在俄亥俄州——而是在肯塔基州。有些人觉得这很可怕。

离辛辛那提不远就是莱特-派特森空军基地。自1947年一只飞碟坠落在新墨西哥州的罗斯威尔以后,但凡在不明飞行物里找到的小外星人尸体全都被秘密送往莱特-派特森空军基地,并被存放在第十八号飞机库里。

空军一直否认第十八号飞机库里有小外星人的尸体,甚至不承认有第十八号飞机库。迄今为止,共有三名空军将领否认莱特-派特森空军基地的存在,其中一名甚至否认辛辛那提市的存在。

在靠近辛辛那提的树林里,人们经常看到一种叫做蛾人的动物。根据人们的描述,蛾人有六英尺高,血红的眼睛闪闪发光,还长着普通衣蛾的翅膀。他会在林子里追逐人类,尖叫着,拍打着他那巨大的带粉的翅膀,想要咬他们身上的衣服。

很少有人知道蛾人是从哪儿来的,但有一种传言说那是辛辛那提市一个名叫阿诺德·额仁的数学老师变的。他不小心吃了127颗樟脑丸,因为他还以为这是阿尔卑斯奶糖呢。

在辛辛那提市郊区的沼泽里,人们最近看到有一具僵尸晚间在浅水滩里漫步。他的味道闻上去就像是腐烂的肉,人们还经常听到他嘴里在念叨什么东西,有人辨认以后说他念叨的是“吃不到不吐不掉皮” 。

有很多人到辛辛那提去旅游,结果一去之后就再也没有音信了。有些人认为,辛辛那提以及它的郊区就是俄亥俄州的百慕大三角。

 

出租车从“快乐时光孤儿院”出发朝马氏姐妹的家开去,车上坐着马氏姐妹和小双胞胎兄妹。车子不久就开出了辛辛那提城区,上了州际高速公路。

走了一个多小时后,太阳已经渐渐西垂——这橙色的大圆盘很快就要落到紫色的群山中去了。出租车开到一片昏暗的林区前停了下来。一条土路从高速公路兀然岔开,直指向密林的深处。树林的进口处有一个高高的拱门,门上有一块牌子,牌子上写着:黑森林。

“马黛玛,司机干吗停在这儿?”马海迪问道。

“司机,干吗停在这儿?”马黛玛问道。

“我最多就开到这儿啦,夫人。”司机的语调带着些紧张。

“最多开到这儿是什么意思?”马黛玛说,“我们还没到家呢。”

“我知道,夫人,”司机说,“但我给自己订过规矩,决不到黑森林里面去。”

“这是为什么呢?”

“我从别的司机那里听到过太多关于黑森林的故事了,夫人,”司机说,“说……说……反正说的是住在里面的东西。”

“什么东西?”马黛玛追问道。

“不好的东西,夫人。藤蔓会伸展,把人抓住,活活缠死。粘粘的、灰色的、有十英尺长的巨型鼻涕虫在黑暗中发光,缠住人的脚,把脚从脚腕以下吃掉。吃人的野狼会说出粗鲁的话来。”

“不管你听说过什么,那些全都是扯淡,”马黛玛说,“我们自己就住在黑森林里。我们从来没见过什么会缠死人的藤蔓或是巨型鼻涕虫。从来没见过。”

“我不管,夫人,”司机说道,“我有老婆孩子,他们每天都盼着我完好无损地回家去,手脚的数目跟出门时一样。为他们考虑,我决不到那片林子里去。”

马黛玛怒气冲冲地叹了口气。

“天哪,瞧瞧都是些什么人哪!”她说。

她打开钱包,用戴着黑手套的手拿出几张钞票。

她在数着钱,可伟力觉得——他有点吃不大准,因为这一切发生得非常快——他看见了另外两只戴着黑手套的手从马黛玛裙腰部的口子里伸了出来,把几个硬币放到了拿着钞票的那只戴黑手套的手里,然后又很快地缩回到裙腰里去了。

“你看到了吗?”伟力在妹妹的耳边轻声说道。

“看到什么?”琪娜轻声说。

“她有四只手。”伟力悄悄地说。

“她有四只什么?”琪娜轻声说。

“你们在说什么悄悄话呢?”马黛玛问道。

“没什么。”琪娜回答道。

“如果你们想说悄悄话,亲爱的,请大点声。”马海迪说。

“可要是大声说的话,就不叫悄悄话了。”伟力说道。

“不准耍贫嘴!”马黛玛厉声说道。

在高速公路的一侧是一些破破烂烂的店家。一家加油站的气泵已经生锈了。另一家店卖的是生了锈的草地用家具和生了锈的铁床。一家仓库卖的是成堆的旧轮胎,轮胎的花纹都已经磨得差不多了。另一家店专修生了锈的卡车。在一片空地上摆满了各色生了锈的草地用家具、旧轮胎和生了锈的卡车配件。

高速公路的另一侧就是黑森林,林子又密又暗,好像黑洞一样能把光都吸进去。

写着黑森林的那块牌子下面是一块稍小些的牌子,上面写着:私人产业,请勿入内。说的就是你。擅自入内者将……

受到起诉几个字已经被划掉了,在这上面有人写了遭到枪击。遭到枪击几个字又被人划掉,在这上面又有人写了被狼撕碎这几个字。

“我对这地方可不感兴趣。”伟力说。

“怎么啦,就因为那个愚蠢的出租车司机的几句话?”马黛玛问道。

“对,还有这块牌子之类的东西。”伟力说。

“得了,小可爱,别去管那块愚蠢的牌子,”马海迪说,“这只是附近的孩子在恶作剧罢了。”

“哦?黑森林里有好多孩子吗?”琪娜兴冲冲地问道,“啊啾!”

“噢,天哪,是的,”马海迪一边说一边很快地用一张餐巾纸帮琪娜擦了鼻子,然后把餐巾纸塞进了自己的钱包里,“没错,有好多孩子呢,好多好多。不过,其实是几个。”

“才几个?”琪娜问道。

“几个,”马海迪说,“确切地说,是一个。一个叫阿文的男孩,艾阿文,是个可爱的孩子。有点病病歪歪的,但很可爱。不过,仔细想起来,就连他这会儿也说不定已经不住这儿了。”

“他到底怎么啦?”

“只是……走了,我想,”马海迪说。“没人知道他怎么了,有人说越来越见不着他的影子了,后来就完全消失了。好啦,亲爱的,让我们专心走路吧。”

马氏姐妹领着他们朝森林里走去。走了一段之后,土路越来越窄,变成了一条窄窄的小道。想想也是,就算司机没有吓得不敢进来,这样的路出租车也休想能开得进去。

兄妹俩进了黑森林以后,周围的情况发生了一些变化。其中之一是气温至少降低了十五度,松软的地上结了一层像棉花一样的白霜。

“我喜欢树林,”琪娜说,“这儿可真安静。”

“我讨厌树林,”伟力说,“这儿太安静了。”

“我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跳!”琪娜说。

“我能感觉到有东西在看着我。”伟力说。

伟力是对的。此时此刻,有好几样东西的确正在看着他们。其中之一是一条粘粘的、灰色的、有十英尺长的巨型鼻涕虫。如果这会儿是晚上的话,人们会看见它正在黑暗里散发着令人讨厌的光。

嗯,巨型鼻涕虫脑子里想着,孤儿,长着好吃的脚。我已经有好久没吃到过孤儿的好吃的脚了,简直太久了。

“嗯,”马海迪说,“你们闻到了潮湿土壤那股好闻的味道了吗?就好像在夏天刚刚下过一场暴雨一样。”

伟力和琪娜闻到了潮湿土壤的味道。他们一边走着,一边感受着脚下松软的地面,听着蟋蟀的叫声和时而的蝉鸣。

“我真是喜欢林子里各种虫子的叫声啊。”琪娜说道。

“我看你还是检查一下胳膊和腿上有没有虱子吧,”伟力说,“可千万别得上莱姆关节炎,要是得上了这种病,先是浑身长红斑,再接下来就会死的。”

风儿穿过黑森林,发出叹息般的声音。

“听听林子里这柔和的声音吧,孩子们,”马海迪说,“你们听到了风在呻吟吗?听上去就像一只受了伤的动物一样,对吗?”

“太对了,那的确是一只受了伤的动物。”马黛玛接口道。

“我们要是知道它在哪儿就好了,”马海迪像在做梦般地说道,“或许我们能……帮助它。可惜啊,我们不知道它在哪儿。”

现在就向他们发起进攻可能不是个好主意,巨型鼻涕虫想道,他们的人数太多,事情可能会搞糟。被掐住了脖子的会大叫,会扭打,血会溅得到处都是,还会有人撕心裂肺地喊救命。

不,我要等待时机。我要在草丛里一路游过去跟踪他们,然后等待更好的下手机会。等时机一到,我就又能品尝到可口的孤儿们的脚了。啧啧啧,真是好吃啊!

琪娜、伟力跟着马黛玛和马海迪朝森林的深处走去。时不时地,他们可以透过蔓密的树丛和藤蔓看到一座房子。琪娜和伟力很难判断自己看到的那些房子究竟是有人住着的,还是已经废弃不用的。

伟力渐渐偏离了小道。他没有注意到有一个巨大的蛛网横跨在小道的上方,像一张精巧的、毛绒绒的排球网。他直直地走了过去,一头撞了进去。撞上之后他全身一抖,随即开始把粘在眼睛、嘴巴和头发上的粘粘的蛛丝往下拽。

“怎么啦,伟力?”琪娜问道。

“我撞上了一个讨厌的蜘蛛网,”伟力回答,“真恶心!”

“蜘蛛网是很棒的东西,”琪娜一边帮他清理蛛丝一边说,“蛛丝可结实啦。你知道吗,如果粗细一样的话,蛛丝要比钢丝结实呢。”

“我知道全美国最毒的蜘蛛是‘黑寡妇’,而最容易找到‘黑寡妇’的地方就在俄亥俄州的南部,也就是我们这里。”伟力还在不停地扯着头发上的蛛丝,“‘黑寡妇’的毒液毒性比响尾蛇强十五倍!”

“快走吧,孩子们,”马黛玛催促道,“我们得赶紧了。再有不到三十分钟太阳就要落山了。我们必须在太阳落山前穿过树林,走进家门!”

“为什么?太阳落山以后会发生什么事呢?”伟力问道。

马黛玛和马海迪在开口之前彼此对望了一眼。

“反正我们最好在天黑前进家门。”马黛玛冷冷地说道。

(选自少年儿童出版社2008年4月出版的《黑森林的秘密》丛书第一部《午夜大逃亡》 责任编 童海青)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