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彩雨墙和迷你雪屋

(Ruby the Red Fairy)

(选自《彩虹魔幻之 紫精灵——海茜》

(英)戴茜·梅多 著   李学斌 译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好啊,你们又凑在一起了!”杰克·福斯特气咻咻地瞪着眼说。他的声音劈啪作响,犹如坚冰骤然破碎般刺耳。

“是的,托瑞秋和凯斯蒂的福,我们姐妹们得以重新聚首。现在,我们正打算重回精灵王国呢!”露比不知哪来的勇气,跳出来勇敢地高声回应。

“哈哈哈哈……”杰克·福斯特再次发出一阵狂笑,声音如同冰雹劈噼啪啦地猛烈敲打着玻璃窗般刺耳,由不住使人心慌意乱、胆战心惊。“重回精灵王国?想的怪美!只要我杰克·福斯特在,你们永远都休想做这样的美梦!”他一边恶狠狠地说着话,一边抬起手,准备将他那邪恶的手指伸向小精灵们。

说是迟,那是快,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红精灵露比纵身一跃,跳入半空。“姐妹们,快!快跟上我!现在,我们所有的彩虹精灵已重新聚首,魔力也已经重新回到我们身上。这次大家要一起努力,绝不让杰克·福斯特的谶语成真。快,快跟上!”露比大声招呼着。她的话音刚一落地,青精灵艾琪便轻轻一跳,第一个来到她的身边,随即迅速转过身,双手叉腰,面无惧色、目光坚定地直逼杰克·福斯特。见此情景,其他小精灵们也纷纷加入她们的行列。所有的彩虹精灵高举魔棒,齐刷刷大叫:

“为了所有的彩虹精灵,魔棒魔棒,快快筑起神奇的雨墙!”

凯斯蒂紧紧拽着瑞秋的手,巨大的恐惧袭上心头。魔棒到底能不能产生神奇的力量?她的心不由得悬了起来。

就在这时,奇迹出现了:彩虹般绚丽的雨柱从精灵魔棒中喷涌而出,旋即形成一堵五光十色的雨墙,环绕在彩虹精灵的周围。七彩雨墙犹如闪闪发亮、直泻而下的瀑布,将小精灵们和杰克·福斯特分隔开来。

瑞秋和凯斯蒂惊讶地张大嘴,仿佛停止了呼吸。

“嘿呵!想拿雨墙挡住我?没门!”杰克·福斯特咬牙切齿,一字一顿地说着,伸出一根瘦骨嶙峋的指头,对着闪闪发光的雨墙只轻轻一点,顷刻间,雨水便化为一粒粒冰珠,纷至而下,在结满冰霜的草地上滚来滚去。

突如其来的变故令彩虹精灵们大惊失色,茫然不知所措。苏菲儿和斯卡娅绝望地哭了起来;艾琪情不自禁地握紧了拳头;翡翠茵、安贝尔和露比紧紧地拥抱在一起;海茜一边不停地在空中盘旋着,一边似乎在苦苦地思索着。

当杰克·福斯特再次抬起手时,瑞秋和凯斯蒂惊恐地瞪大眼睛,紧张地连话也说不出来。

就在这时,只见海茜猛地向前一冲,挥舞着手中的魔棒,高声叫道:

“魔棒魔棒,快让杰克的咒语成为痴心妄想!”

她的话刚一落地,就听“砰”的一声,一个闪闪发光的气泡从魔棒的一端喷射而出,随即迎风起舞,在半空中颠簸起伏着,越来越大,越来越大,眨眼的工夫,便膨胀的犹如一个大大的晶莹剔透的紫色玻璃球。杰克·福斯特先是愣了一下,接着便前仰后合,狂笑不已。就在他不屑一顾地准备再次伸出那罪恶、冰冷的手指之时,伴随着一阵巨大的嘶嘶声,刚刚还洋洋得意、不可一世的冰魔,眨眼间突然神奇般地消失在大家面前!

一切是那么的富有戏剧性。瑞秋简直惊讶到了极点。

原来,勇敢机智的海茜施展魔法,已将杰克·福斯特囚禁在“玻璃球”之中!“玻璃球”令人揪心地飘啊飘着,最后轻轻地落到了草地上。可恶的杰克被关在里面,气急败坏地双手使劲捶打着“玻璃球”闪闪发光的四壁,暴跳如雷。

“哦,太棒啦,海茜!”翡翠茵激动地大喊。

“快,姐妹们,我们必须以最快的速度回到彩虹罐中,让它带我们尽快离开这里,重回精灵岛。要不然,万一杰克·福斯特逃出来可就糟了。”海茜催促道。

瑞秋和凯斯蒂连忙用手将垂柳的枝叶拽开,腾出一条道,以便彩虹精灵们尽快飞离此地。这时,一只小松鼠从树上轻巧地滑下,一蹦一跳地来到彩虹罐前。海茜眉头一挑,问:“你是谁?”

“他叫绒毛,”翡翠茵接过话,一边回答,一边用手轻轻地抚摩着小松鼠那光滑柔软的皮毛。“是他帮我从妖怪那里逃出来的。”

“现在绒毛和蜂皇将不得不离开我们,回到他们各自的家中。”蓝精灵斯卡娅难过地说。

“为什么不让他们和你们一起去精灵岛呢?”瑞秋不解地问。

“因为他们还有自己的家人。”翡翠茵解释着,“我们会去看望他们的,是吗?”彩虹精灵们不约而同地点点头。苏菲儿禁不住用手抹起了眼泪。

该是说再见的时候了。翡翠茵疾步上前,紧紧地拥抱着小松鼠绒毛。其他彩虹精灵们也纷纷舞动着双翅,和蜂皇、绒毛拥抱吻别。

“再次向你们说声谢谢,谢谢你们的帮助!”露比满含深情地说。

蜂皇嗡嗡叫着和大家告别,随即翅膀一扇,飞走了。小松鼠将它那毛茸茸的大尾巴来回轻轻地摆了又摆,旋即便一蹦一跳地迅速消失在密林深处。

海茜舞动着翅膀,轻盈地盘旋在瑞秋和凯斯蒂面前:“你们愿意和我们一起到精灵岛吗?我敢肯定,精灵王国的国王和王后一定非常欢迎你们的到来,他们将会亲自向你们道谢的。”海茜诚恳地邀请道。

瑞秋和凯斯蒂急忙点点头——她们可是巴不得去精灵岛呢。海茜微微笑着,将魔棒轻轻一挥,紫色的仙气立刻在瑞秋和凯斯蒂周围弥漫开来。凯斯蒂感觉自己在慢慢变小,绿油油的草地仿佛在向她迅速跑来。“哈哈哈哈……!我又变成小精灵啦!” 她激动地大喊大叫着。

看到自己肩上长出的一对翅膀,瑞秋也禁不住开心地朗声笑着。

“啊!”猛地,从紫色的“玻璃球”中传来一声令人毛骨悚然惨叫。

瑞秋和凯斯蒂急忙回头张望,却意外发现,原本气焰嚣张的杰克·福斯特此时惊恐万状。他那先前布满冰霜的脸现已变得通红,正不停地“滴答滴答”往下滴水呢——毫无疑问,他很快就要化成一滩水了!

“这下可好啦,他再也不能阻止你们回精灵岛啦!”凯斯蒂欣喜若狂地说。

然而,目睹着眼前所发生的这一幕,斯卡娅却无力地垂下了双翅。她在空中缓慢地盘旋着,一副忧心冲冲的模样。“如果没有了杰克·福斯特,大自然就不会有春、夏、秋、冬的轮回交替了。我们离不开他。因为正是有了冷若冰霜的杰克,冬天才会来临。没有他,冬天将会永远消失。”斯卡娅难过地说。

闻听此言,艾琪感到无比震惊:“冬天会永远消失?我可是特别喜欢坐雪橇以及溜冰滑雪呢,没有冬天,我该怎么办呢?”“没有冬天,怎么会有春天呢?那些只在春天盛开的美丽花儿们该怎么办呢?”安贝尔也小声咕哝着。“有了花儿,蜜蜂们才能在夏天酿蜜啊。”苏菲儿面色严峻,不无忧虑地说。“没有了夏天,也就不会有秋天了。可小松鼠们还要在秋季里储备许多许多坚果来过冬呢。既然春、夏、秋、冬哪个季节都不能少,那如果我们继续将杰克·福斯特关在‘玻璃球’中的话……”翡翠茵的声音越来越小,似乎连往下想一想的勇气都没有了。

先前的喜悦一扫而光,彩虹精灵们顿时心烦意乱起来。

“你们说的一点儿没错,可现在最要紧的是,我们该怎么办?我为杰克·福斯特感到难过。他多可怜呀!他好象已经被吓坏了。”海茜忽闪着大大的眼睛,同情地说。“海茜说的对,我们不能无动于衷!”露比站在了海茜一边。“可是万一救了他,他再施展邪恶的魔法加害大家,那该怎么办?”凯斯蒂不无担忧地提醒说。“就算真的那样,我们还是要去救他。你们说,对吗?”安贝尔说着,期盼地望着大家。“对,你说的对,我们应该帮助他!”彩虹精灵们几乎异口同声地说。

凯斯蒂为她的精灵朋友们感到无比骄傲:经过一次次的磨难,她们已变得越来越坚强、越来越勇敢了。

“我知道该怎么办!”斯卡娅说着,“飕”地一声从“玻璃球”上空飞越而过,口中念念有词——或许离杰克·福斯特太近的缘故,她看上去似乎很紧张,声音小到几乎什么都听不见。一股蓝色的粉尘从斯卡娅的魔棒中喷出,旋即窜入晶莹透明的紫色“玻璃球”中,环绕着杰克·福斯特,如陀螺般,一圈又一圈不停地盘旋着,盘旋着,慢慢扩散开来,终于,整个“玻璃球”为蓝色的仙粉所充盈。

瑞秋和凯斯蒂急忙飞过去,睁大双眼,好奇地注视着眼前的一切。奇迹再次出现了:蓝色的仙粉眨眼间已幻化成晶莹剔透的雪花片;杰克·福斯特脸上原本“滴答滴答”往下滴落的水珠转瞬间凝固成一粒粒细小的冰珠。

他已神奇般地不再融化!

晶莹剔透的雪花片在紫色的“玻璃球”中随风狂舞,上下翻飞着、旋转着,越来越快。杰克·福斯特被雪花与狂风挟裹着,眼花缭乱,昏头转向,一副无所适从的可怜相。

“快看!杰克·福斯特越来越小啦!” 凯斯蒂上气不接下气,激动地大叫。

她说的一点儿没错。瞧,杰克·福斯特正越缩越小,越缩越小,甚至连小松鼠绒毛都比他大呢。哦,不对,现在他已经比嗡嗡叫的小蜜蜂还小哩!

不知何时,周围已变得鸦雀无声。大家将关注的目光慢慢移向斯卡娅,沉默片刻,重又注视着紫色“玻璃球”——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她们一片茫然,不得而知。

“啪!” 冷不丁一声巨响,打破了沉闷。彩虹精灵们惊讶地发现,那只晶莹剔透的紫色“玻璃球”早已爆破的了无痕迹。几乎与此同时,狂风嘎然而止,雪花片也随之消失的无影无踪。

瑞秋和凯斯蒂使劲揉揉眼,想找到杰克·福斯特,却什么也没看到。

杰克·福斯特到哪里去了呢?

正当她们迷惑不解之时,却不经意发现,在不远的草地上,躺着一个精致透明的半圆形迷你“玻璃屋”。“玻璃屋”里,一个袖珍小人儿正在来回地乱蹦乱跳,似乎狂怒不已。

“原来是座迷你小雪屋呀!”凯斯蒂惊谔万分,指着“玻璃屋”大喊:“快看,杰克·福斯特正关在里面呢!”

(选自少年儿童出版社20073月出版的彩虹魔幻责任编辑吴芷菁)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