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西蒙

(小说)

(选自再见,西蒙)

(See Ya, Simon )

[新西兰]大卫•希尔 著

  杨敏 译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期一上学是一项令人郁闷的常规作业。

当看见《北方腥味》的头条:“孩子描述课堂受难经历”,我就该有所警觉了。但是直到安提拉野蛮人将我和西蒙的的数学作业交还到我手上,我才相信《北方腥味》的记者一定无处不在。

那个下午,我一个人独自步行回家。身边没有娜丽塔,没有布瑞蒂。当然,也没有西蒙。我打算喝过下午茶后再去看他。

看见妈妈的车停在车库里,我觉得有点儿惊讶。她通常在我到家半个小时后才能回到家。菲奥纳在她的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小伙伴家里玩,妈妈回家的时候会顺道把她接回来。这样,我通常就会有半个小时的自由时间,看看电视,吃吃饼干。

我进门的时候,妈妈正站在客厅的中央。“嗨,妈妈。”我一如既往地先向她打招呼。

“你好,亲爱的。”妈妈回应道。然后,她吸了一口气说:“纳当,亲爱的。我感到难过。”

我马上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几乎可以帮她说出下面的内容。

“午餐过后,萧先生给我单位打了电话,亲爱的。今天早上大约十点半左右,西蒙死了。”

我的脸部肌肉又沉又木,耳朵里一片轰鸣。我什么也说不出来,只能点点头。

妈妈接着说:“萧先生说他是在睡梦中离开的。很突然,但也很平静。他就这么停止了呼吸。

我又点了点头。我知道自己得说点什么。

“这次我的数学成绩超过了他的。”我咕哝着说。

妈妈显得很担心:“亲爱的,你还好吗?”

“是的,妈妈。我还好。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那个夜晚非常非常的安静。菲奥纳呻吟者一直到下午茶过后才回到家。妈妈一定告诉了她,因为她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盯着我看了几次。后来,妈妈早早地就催促她上床睡觉了。

我带着狗出去散步。妈妈主动要求去遛狗,但是我说我想去。今天雷龙没有水淹摧残任何一株灌木。也许它打算洗心革面开始全新的生活了。也许它想让整棵树有一个枝繁叶茂的全新生活。

等我回到家后,妈妈让我坐到沙发上。她在我旁边坐下来,搂住了我的肩。我——嚎啕大哭了一会儿。我得承认这事后的感觉好多了。

哦,是的,那个晚上还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情。大约九点钟的时候,电话响了。妈妈接了电话。她看上去很吃惊,然后说:“是的,他在。我马上让他过来。”她用手捂住话筒对我说:“是亚历克斯·威尔逊。”

亚历克斯·威尔逊?我想。该死,我都干过些什么?我还没有找布瑞蒂谈过话呢。

“你好吗?”我说,准备在必要时迅速逃离听筒。

“哦,是的。嗨,纳当,我是亚历克斯。”

“嗨,亚历克斯。”我警惕地说。

“是这样的,伙计。我刚从跆拳道馆回来。托德也在那儿。他将西蒙的事告诉了我。我只想对你说我很难过。嗯?你一直以来都是他真正的好朋友。明天见,好吗?”

“谢谢,亚历克斯。”我挂上电话,迷惑地摇摇头。你永远也说不准会发生什么事情。

第二天早上,我们刚吃完早餐的时候,妈妈又接到萧先生打来的电话。

“纳当,萧先生说西蒙……西蒙的遗体将在家里待上两个半天,今天下午和明天上午。他想知道你是否想下课之后过去看看。当然,其他的任何人也可以去。”

“是的,妈妈。好吧。”

“亲爱的,如果你不想去,你也不是得非去不可的。”

“不,妈妈。没事的。”

我刚要离家去学校,菲奥纳给了我一幅画:“这是给你的。这是你和西蒙。”好家伙,这又让我哽咽起来。妈妈给了我一个拥抱。趁我还没有来得及躲开,小丫头也给了我一个拥抱。尽管如此,我还是可以在学校里把手洗干净的。

学校里所有的人都知道西蒙的事了。在我们这个小镇,消息流传得和电视新闻一样快。

凯德曼女士、贝可曼先生、瑞塔先生、约翰斯顿先生和其他所有的老师都对我表达了他们难过的心情。甚至连安替拉野蛮人都对我说:“我深表同情,纳当,我深表同情。”然后他还表扬我几乎答对了一个题目。

其他的孩子也真的很好,尽管他们中间有许多人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我感觉自己有点特别。随后,我为自己有这种感觉而感到羞耻,虽然我猜想那是完全正常的反应。

哈勒、托德、詹森和我在午休的时间里不知该干什么。我们逛到电脑机房,接着又逛到了图书馆,最后还是逛到了外面。我想我们都还带着点希望,希望能听到西蒙的轮椅从某个角落里嗡嗡地驶出来,希望能听到西蒙巧妙的挖苦,说我们看上去就像等着被运往冷冻厂的羔羊。

 

还有一件事情,我想我应该提一下。

托德、詹森、哈勒和我决定放学后直接去萧家。许多其他的孩子晚些时候也会去。甚至连亚历克斯也要去,尽管明摆着,他害怕得不得了。我想是娜丽塔说服了不少女孩子一起去看西蒙。她告诉她们,萧太太和萧先生将对她们的到来感激不尽。

但是当我问布瑞蒂是否去时,她只是盯着我说:“啊,不!我想这是个恐怖的主意。去看一个死人的遗体。大家这样做有什么意义呢?”

起初,我感到很生气,甚至到了想对她吼叫的地步。接着,我为她感到非常难过。我转过身,走开了。我不想指责她不想去。就像妈妈说的,这不是你非得干的事情。但是,我想我现在对一些事情有了更清楚的了解。

无论如何,还有些其他班的老师和孩子也都打算去萧家向西蒙告别。这有点像一个晚会!

 

我们四个角色扮演游戏的玩伴首先到达那儿。萧太太出来开的门。很显然,她是真的很高兴我们能去。她的脸上斑斑点点的,但是除此之外她看上去状态良好。

她说萧先生一人出去散步了,但是他会很高兴我们到了。我把菲奥纳的画递给了她,这是我早就决定好带来的。她看着画说:“哦,纳当!”,然后离开我们在卧室里待了几分钟。

柯斯蒂也在。她亲吻了我们每一个人的面颊。我想詹森设法偷偷溜到队伍的后面以便再轮到一次。她的双臂环绕着我,紧紧地拥抱了我。我现在可以告诉你,女孩子的身体构造与男孩子是很不一样的!然后,她把我们带到了客厅。那儿,西蒙的遗体就躺在棺木里。

他们把棺木横放在四把靠背椅子上,并且将客厅的家具都挪到墙边。椅子上放置了许多花朵,一边的地板上也铺满了花朵。他们甚至把西蒙最喜欢的角色扮演游戏玩具摆在棺木一头的小桌子上。我认为这是个不错的主意。

刚开始的时候,我不认为我们有谁知道该做什么。后来,柯斯蒂说:“过来看看他吧。”于是我们一起走向前去。

西蒙穿着他最好的灯芯绒裤子、运动衣,还有装着长拉链的皮拖鞋。这双拖鞋是他用来保暖的。他看上去长长的。我想我也许该用“高”这个字。这让我意识到我还从来没有看过他笔直站立的样子呢。

他的双手交叉在胸前,双眼闭合,但是左边的那只显出一线微弱的闪光。如果他这时突然朝我眨眼睛,我绝不会感到吃惊的。

我曾有过愚蠢的想法。我以为他可能早就变了颜色,开始变成绿色的或者别的什么颜色的。但是他看上去和平时一模一样,只是有一点儿苍白而已。你可以闻到香皂的味道。我猜他们在医院里给他洗过澡了。

我们都看了他一会儿。哈勒用毛利语轻声地低语着。我想我们其他的人也都在内心里述说着什么。

后来,我们一个接着一个地摸了一下西蒙的前额。他的前额冰冷而光滑。我又要开始哽咽了,但是我说:“祝你健康,西蒙。”随后,我转身离开了他。

在门廊里,萧太太拥抱了我们(我想我在这一天里进行身体接触的次数比得上往常一年的总数),然后我们离开了萧家。其他人骑车走了,而我不知为什么,却打算独自步行回家。

下午的空气清凉而又干净。人行道上显现出每个细小的长满了青苔的缝隙和轮胎印。我知道自己去看西蒙是对的,而且我也不再生布瑞蒂的气了。

我觉得轻松了很多。这感觉就像我和妈妈谈起西蒙终将离开我们的时候,她告诉我说这个世界是如何的灿烂和光明,告诉我说到处充满着令人期待的美好事物。

我想起自己是如何透过窗子望着库克林斯基太太的树丛,发现它们在冬季白色的天空下弯着腰,弓着身子,而我又是如何被“即使发生了这一切,生活依然是如此的美好”的感觉捕捉住的。我还想起自从西蒙在英语课上念了他的诗,我对他曾经有过的一丝一毫的嫉妒和不快都完全消失了。如果你能一直感觉这样到永远的话,那该有多美妙啊!

西蒙的葬礼定在明天下午。几乎全班同学都要参加,尽管有个别几个说他们不太肯定他们的父母是否会让他们去。可怜的蠢父母,我想。娜丽塔问我她是否可以和我一起去,因为她觉得有点紧张。我说当然可以。现在,又将有人和我一起来欣赏《北方腥味》的头条了。

我并不期待会发生什么大的变化。比如,我知道我永远也不可能和亚历克斯成为真正的朋友,但是我将努力去尝试并公平地对待他,给他一个机会什么的。对布瑞蒂也是一样。我对他们两人的判断都有错误。

我也不期待妈妈和爸爸之间会发生任何奇迹。爸爸星期六会回家。那好极了!我猜想他和妈妈也给了彼此更多的机会并且承认自己犯了错误。我们都得等着看事情的进展。生活将继续下去,不是吗?

我的生活虽然从此将不再有西蒙相伴,但是所有和他有关的各种记忆将伴我左右。他的脾气不好,爱开玩笑。他的语言尖锐,行动勇敢。他是我的朋友。我为认识他而感到骄傲。而且我永远也不会忘记他。

再见,西蒙。

[简介]纳当和西蒙是高中一年级的同班同学也是好友。西蒙是一位患肌肉营养不良症的男孩,整天与轮椅为伴,但他却是一个反应敏捷,诚实勇敢,对生活充满热情的男孩。他用讽刺而聪明的幽默掩饰自己的痛苦和害怕。本书通过纳当之口讲述了围绕西蒙发生在一个高中班级里的故事:他们的足球赛、课堂问答、越野跑和自拍录像等学校内外的琐事。纳当随着好朋友西蒙的健康不断恶化直至病逝,也渐渐意识到生活的意义,开始敢于直面自己的生活,懂得了许多以前未曾明白的东西。本书内容感人,文字简洁,注重细节与心理的细腻刻画。是一本发人深思的书。任何读过该书的读者都会被其情节感动,同时也被此书中的幽默所感染。

选自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感动译丛·再见,西蒙 责任编辑:吴

童话网制作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