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实在太英俊了

(小说)

(选自再见,西蒙)

(See Ya, Simon )

[新西兰]大卫•希尔 著

  杨敏 译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今天下午,我们在玩角色扮演游戏的时候,萧太太给我们大家拍了照。闪光灯亮起的一瞬间,我们——托德、哈勒、詹森、西蒙和我都围坐在客厅的桌子边,全神贯注地玩着名为“白狼巢穴”的游戏。

我吓了一跳,说了个脏字。要是在家的话,菲奥纳呻吟者一定冲去告诉妈妈了。萧太太只是笑笑说:“对不起,纳当,我该事先征得你的同意。”

萧家拍了许多西蒙的照片。西蒙说:“那是因为我实在太英俊了。这种真正的美必须被记录下来,才能流芳百世。”

对于拍照片,他与我有着不同的看法。正如我所说的,我讨厌对着照相机微笑,所以结果看上去就像电视节目《关注犯罪》中供目击者辨认的嫌疑犯大头照。西蒙对此毫不介意,但是他从不看那些冲印出来的照片,也从不会回过头去看他小时候拍的照片。有一天,柯斯蒂开玩笑说要拿出照相册让我们看看西蒙小时候是怎样一个可爱的小家伙,西蒙真的动怒了。

当我告诉妈妈的时候,她说:“可怜的孩子。我可以理解他的感受。”

有一次,我听见库克林斯基太太和我妈妈谈到西蒙。柯斯蒂年幼的时候,库克林斯基太太的朋友——梅森太太曾在萧家做过保姆。现在,只要西蒙得一个人独处一个小时以上,就由她来照料西蒙。

萧太太告诉梅森太太的事情,梅森太太又告诉了库克林斯基太太,接着库克林斯基太太又告诉了我妈妈;而我妈妈不知道我听到了她们的谈话(重要信息就是这样在邻里之间传播的)。据说,当西蒙刚开始出现行走困难的时候,萧太太觉得一定是由于自己在西蒙出生前抽过烟的缘故,虽然她一知道有了西蒙就戒烟了。由于他们的房子和其中一个高压电线塔靠得比较近,她有一阵子甚至怀疑会不会是电缆中的电流不知怎么地影响了西蒙的神经系统。

当萧家得知西蒙患的是肌肉萎缩症,他们几乎是松了一口气,因为他们终于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什么了。

但是,过后,萧太太又开始觉得这是她的过错了,因为让你患上肌肉萎缩症的基因只能来自你的母亲。据库克林斯基太太说,萧太太一度每天晚上哭上几个小时并且希望自己没有生育能力,因为这样的话,这个悲剧就不会发生了。

柯斯蒂也不得不接受这一切。她本人不会得肌肉萎缩症,但是她可能含有这种基因,因此她所生男孩的最终命运就可能会和西蒙一样。如今,在生小孩以前,他们可以做检测,看看怀的是男孩还是女孩。如果柯斯蒂正怀着一个男孩,她和她的另一半该怎么办呢?

西蒙说很长时间以来他的父母对他寸步不离,不会做任何要离开他半步的事情。他们不会在晚上出门而只让他和保姆待在一起。他们甚至连到街区散步都会带上他。起初,无论去哪儿萧先生都让西蒙骑在他的肩上。后来,他们让他坐在轮椅里推着他去各个地方。

不久,西蒙为此感到烦恼。他希望他的父母出去做事情。他认为他们必须有他们自己的生活,而不是仅仅和他在一起过着他的生活。我觉得他对于这两种生活的描述挺到位的。

有时候,他渴望独处。用他的话说,他仅仅是希望感受一下那是种什么样的感觉。无论是在医院还是在家里,他的身边总是围满了人。他几乎毫无个人隐私可言。

三年级的时候,西蒙在回家的路上告诉了我这一切。对于西蒙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什么,我没有想太多。所以,我像个白痴一样地问他:“如果你想要独处的话,为什么不一个人消失一会儿呢?”

当然这话一出口,我就后悔得要命。西蒙坐在他的轮椅上对我咧嘴笑笑。他问我:“那么,谁是愚蠢的讨厌鬼?”

再回过头来说梅森太太。还记得她吗?由萧太太、梅森太太、库克林斯基太太、妈妈和纳当组成的信息链中她是第二个中转站。过了阵子,她也不耐烦了。像当年照顾柯斯蒂一样,她好几次主动要求照顾西蒙,可是萧先生和萧太太总是找借口留在家里。

最后,梅森太太上门来告诉西蒙的父母,如果他们不独自在外面过一个晚上的话,她就躺在他们家外面的人行道上又踢又叫。西蒙的父母这才出门独自过了一个晚上。

现在,每个月的第二个星期四,梅森太太就会上萧家来,而西蒙的父母因此又能够重新开始结识一些自己的朋友了。西蒙说他们享受着这个间歇,而他本人也是如此。因为晚餐的时候,梅森太太让他享用许多巧克力饼干,这比他妈妈平时给他的量要多出一倍呢。

后来发生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萧先生和萧太太最喜欢的电视节目之一《新闻文摘》播放的时间恰恰从星期二换到了星期四。

萧先生和萧太太真的想留在家里看这个节目,但是每个月的第二个星期四梅森太太就会来把他们逐出门去。然后,她和西蒙坐在电视机前看《新闻文摘》节目。与此同时,西蒙的爸爸妈妈就匆匆忙忙跑到他们的一些朋友那儿,坐在他们朋友的电视机前看《新闻文摘》。

 

西蒙的住处装配了各种各样的小机械设备,让他能够独自做一些事情。

我第一次留宿他家的那个晚上,我简直难以相信我的眼睛。洗澡要花上他很长时间,所以他每天只有在晚上上床前才洗一次。

“来,纳当,”那个晚上他对我说,“你可以帮我为今天的淋浴马拉松做准备。”

因此,西蒙坐着他的轮椅,在浴室中间像安替拉野蛮人一样对我发号施令,而我拿着他的睡衣裤和晨衣,将他们放到淋浴房附近的椅子上。然后,我搬来一个矮腿椅子放在淋浴房里的喷嘴下面。接着,我拿来一块浴巾挂在淋浴房边上和膝盖一般高的钩子上。随后,我打开水龙头,西蒙将手放入水中直到他认为水温刚刚好为止。

接着,西蒙挣扎着离开他的轮椅,躺倒在轮椅边上的浴室地板上。“救命!救救我这个伤员!”他呻吟着,挥舞着他的手臂。我不太肯定该怎样做。他四肢无力地躺在那儿,看上去真的很像车祸里的伤员。

西蒙抬起头,朝我咧嘴笑笑。他说:“你走吧!难道一个男人在自己的浴室里不该保留自己的隐私吗?”

我走到走廊上将浴室门关上。萧太太在西蒙的房间里,正在掀床罩。他的床的一侧有一根扶杆,西蒙可以抓着它上床下床。

“听,”西蒙的妈妈说,“你猜得出他在干什么吗?”

浴室里传出“噼噼啪啪”的拍击声。萧太太说:“西蒙正在脱他的衣服。对他来说,最容易的方法就是躺在地板上脱他的衣服。他用同样的方法穿上他的衣服。这很与众不同!”

接着,里面传来滑行的声音。“西蒙在向淋浴房蠕行,然后他会坐在矮腿椅子上。他坐在那上面淋浴。这很舒服。”

传来一阵水花溅泼声。“西蒙在往身上抹肥皂,然后冲洗干净。他很马虎的。”

突然,传来尖利的哀号声,把我吓了一跳。“西蒙在一边淋浴一边唱歌呢。”萧太太说,“抱歉,纳当,我本应该提醒你的。这的确很恐怖。”

又传来一阵溅泼声和滑行声,接着是一阵沉闷的搓揉声。“西蒙从淋浴房出来了,在擦干身体。这很复杂。”

又是一阵“噼噼啪啪”的拍击声,同时伴随着嘀咕声。“西蒙在穿他的睡衣和晨衣,在胡乱地缠晨衣上的绳带。这很显然。”

接着,传来了声音:“嗨!在有人来以前,我是不是要在这儿躺上一个晚上呀?”

“西蒙洗完了澡,在喊人帮他回到轮椅上去。他很有礼貌。”

 

这个星期六的晚上,我没有住在西蒙家里。妈妈和她学校的一位老师去参加音乐会了,我必须回家照看菲奥纳呻吟者和我们家的雷龙——纽芬兰拉布拉多猎狗。我认为那位名叫“欧洛克”的老师被我妈妈吸引住了。

今天下午,我们在整理角色扮演游戏的物品时,哈勒问:“那个五年级的女孩有没有对你们说过角色扮演游戏是邪恶的之类的话?”

詹森、托德和我很困惑,但是西蒙说话了:“很虔诚的那个吗?是的,她试图告诫我回家后这种游戏碰都不该碰。”

托德想要知道个究竟,便问道:“她说什么了?”

“哦,都是些小题大做的话,先生,”哈勒告诉他,“她说玩这个充满妖魔鬼怪的游戏就和玩巫术一样。圣经告诫我们应该避免做这样的事情。”

“是吗?”詹森问,“是吗?那么你怎么说的呢?”。詹森是个好人,但是我希望他说“对吗?”的时候不要把嘴咧成那个样子。

“我告诉她我们玩的游戏并非如此。”哈勒说,“我们装扮成奥克斯、沃尔金和书中的其他人物,可是我们没有模仿他们的行为。她说那还差不多,所以我们亲吻和好了,嗬,嗬。”

“你又对她怎么说的,西蒙?”我问西蒙。

“我对她说,‘瞧,这是我们玩的游戏中的一个人物——他患上了这种致命的疾病,他的腿都退化了,他的身体缩成一团,他不得不坐着这模样古怪的轮椅四处游荡。你不是真的希望我变成这个人物吧?’”

詹森、托德、哈勒和我玩了没多久就回家了。除了玩游戏,我们似乎没有别的什么可做的。

喝完了茶,清理桌子的时候,我想起了这件事情。此时,菲奥纳呻吟者正在遛狗。刚才,我告诉她如果她想看电视卡通节目她就必须遛狗并且把碗碟擦干,她报以一阵呻吟。

在如何对待西蒙的问题上,有些人以为知道什么是对他最好的,却偏偏大错特错了。坐在轮椅上的他看上去是那么虚弱,使得人们为他感到难过。他们想要帮他做出所有的决定。但是如果西蒙意识到有人像那个五年级女孩,或是别的什么人那样试图控制他,操纵他的生活,那么你们很快会为那个人,或者是那些人感到难过的。

选自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感动译丛·再见,西蒙 责任编辑:吴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