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烟囱里掉下来的

(小说)

(选自《陪着你走》十五)

(Freak the Mighty )

[美]罗德曼·菲尔布里克著  姜倩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圣诞夜静悄悄的,像小怪物说的:“连耗子放屁的声音都听得到。”这个笑话挺蠢的,老严听了微笑着摇摇头。

小怪物、美人格温同我们一起吃了晚饭。我们全都装作一切正常,对于杀手凯恩出狱这件事,大家只字不提。美人格温穿着一件深红色的丝织上衣,一条长长的黑裙几乎拖到了地板上,腰肢纤细,整个人看上去就像是一件圣诞节饰品,那种树枝一摇就会发出丁丁当当响声的饰品。

小怪物也穿上了节日的盛装,一件肘部装饰有补丁的新粗花呢西服上衣。老严说小怪物再有一个烟斗,就像个教授了。

“我不要抽烟,”小怪物说,“尼古丁是浪费时间的毒药。”

“只拿着烟斗,”老严坚持道,“别抽它就行了。”

“别让他染上坏毛病,”姥姥说,“麦克斯威尔,请把薄荷沙司递过来。”

薄荷沙司是姥姥最拿手的,你会惊讶它能让菜肴变得如此美味,所以我才老是把它放在手边。无论如何,今晚的食物是最棒的,姥姥为圣诞节、感恩节和生日聚会准备的菜肴,谁也比不上。我们全吃得肚皮快撑破了,不过美人格温一直监督着小怪物,不让他吃得太快。

“别人会以为我不让你吃饱呢。”美人格温说。

“劳驾,先生,再来点稀粥。”他说着,举起盘子,舌头吐在嘴巴旁边,做了个滑稽的鬼脸。姥姥笑得太厉害了,一个劲儿咳嗽,吓得我们全闭上了嘴巴。

晚餐后,我们随意散坐,欣赏院里的那棵树,感叹我们多么幸运,没有成为无家可归的人。老严讲起了那些老故事,他说小时候他的圣诞袜里的礼物是煤块。

“走运的话,会得到一个苹果核,”他说,“或是几瓣橘子皮。”

“得了,阿瑟,”姥姥说,“你这辈子也没得到过一块煤。”

“你说的没错。我们连一块煤都得不到,你能想像吗?我父亲买不起煤,于是就在纸上写了‘煤’这个字,塞在我们的圣诞袜里,我们就假装那是煤。我们就穷到那个地步。”

美人格温吃吃地笑了起来,一个劲儿摇头。

姥姥说:“你怎么能在圣诞夜撒这种谎呢?”

“我在讲故事,亲爱的,不是撒谎。撒谎是卑劣的行径,而讲故事是为了让大家开心。”

于是我们坐在那儿,很有礼貌地听老严杜撰那些一百万年也不会有人相信的事情,每个人手里都端着一杯热巧克力,时不时从盒子里拿一块罗素·斯托弗糖果来吃,然后就到了分发礼物的时间。

姥姥有个规矩,就是可以在圣诞夜拆开一件礼物,把其余的留到第二天早上。这可难了,因为要决定先拆哪一个。老严总是第一个开始拆礼物,像他说的,他其实心里还是个孩子,他可等不及。

他从姥姥那儿得到的礼物是一件前面开扣的羊毛衫。老严立刻露出惊讶的表情,尽管他已经有一百件这样的羊毛衫了。接着,姥姥打开我送给她的礼物,是一条用世界各地海滩上的贝壳做的手链,她马上把它戴了起来,告诉我这正是她想要的。这一点很像老严——哪怕你送给她一个旧啤酒罐,她也会高兴地说这正是她想要的。

小怪物打开我送他的礼物,还没有把包装纸完全拆掉,就竖起了大拇指,说:“真棒。”那是一个看上去像是折叠刀的小玩意儿,其实是一整套小螺丝刀和扳手,还有一个小小的放大镜。我敢肯定小怪物一定能用它搞出什么发明,只要他乐意。

姥姥送给美人格温一条围巾,刚巧和她的上衣很配,大家都“哦啊”地赞叹起来。我终于决定打开哪件礼物了。其实我立刻就知道这是小怪物的礼物,因为盒子不是方的,顶部尖尖的,像个金字塔。他没有用普通的包装纸,而是用报纸星期日版的漫画把外壁整个贴满了。我迫不及待地想知道这个金字塔形的盒子里究竟装了什么。

小怪物似乎和我同样兴奋,尽管他已经知道里面放了什么东西。“先把纸全剥下来,”他说,“要用特别的方法才能打开它。”

我小心翼翼地把纸剥下来,原来这个金字塔形的盒子不是他买的,是他自己做的。可以看到他把纸板切割后镶拼在一起的痕迹,金字塔的侧面画着许多小小的符号和箭头。

“跟着箭头的方向。”他说。

整个盒子外面都是箭头,我只好不停地把金字塔转来转去,最后终于找到了一行字:

 

请在此处按下,准备大吃一惊吧。

 

“继续啊!”小怪物说,“这不是爆炸装置,笨蛋,不会在你脸上炸开花的。”

我在那个地方一按,突然,金字塔的四面同时倒了下去,它的内部呈现在我面前。就像小怪物许诺的,我真的大吃了一惊。

“这小伙子是个天才,”老严说,“我可不是随便使用这个词的啊。”

老严说的没错,因为小怪物把整个盒子用橡皮筋和剪纸缠绕包裹起来,使得金字塔的四面可以同时打开。里面是一个小小的平台,上面放着一本书。这不是一本普通的书,不是那种可以在书店里买到的书,而是一本他亲手制作的书,这一眼就能看出来。它看上去非常与众不同,我都不敢把它拿起来,怕把它弄坏了。

“这里面列入了所有我最喜欢的单词,”小怪物说,“是按字母顺序排列好的。”

“就像一本字典?”

“完全正确,”小怪物说,“但和普通字典不一样,因为这是我的字典。别停下来,看看里面吧。”

我应他的要求把书打开,书页里散发出一股圆珠笔的气味。这本字典是从字母A开始的,和正规的字典一样,不过像小怪物说的,内容却是不一样的。

 

A

AARDVARK(非洲食蚁兽):一种专吃蚂蚁、模样愚蠢的生物。

AARGH:非洲食蚁兽吃蚂蚁时说的话。

ABACUS(算盘):一种以手指为动力的计算机。

ABSCISSA(横坐标):水平的真理。

 

“你用不着今晚就把它们全部看完,”小怪物说,“留点儿明天再看吧。不过我得告诉你,等你看到我在字母Z这一栏写了什么,你会着迷的。”

小怪物的字典是我得到的最好的礼物。其他全是多余的。

 

我觉得自己一晚上都睡不着了,因为满脑子全是东西。老严和写在纸片上的煤块,金字塔和里面那本特别的书,还有,美人格温用那辆美国飞行器式样的婴儿车把小怪物拖回家的时候,天空飘起了大片大片湿漉漉的雪花,他装出驭使马儿的架势,叫道:“驾!多纳!驾!达舍[1]!驾!格温娜维尔!”美人格温叫他闭嘴,不然就把他扔在外面,让他变成雪人。

肯定是因为这句话,我老是梦到一个小雪人,长得很像小怪物。雪人不停地说:“好爽啊!好爽啊!”我醒过来,感到卧室里寒气袭人。真奇怪,因为隔壁就是暖气炉,地下室里一直很暖和。

我似乎听到了风声,就在房间里。

然而,这不是风声。

是人的呼吸声!

有个人站在那儿,黑压压的身影比夜色还要深,庞大的身躯几乎填满了整个房间,他把一只巨掌放在我脸上,按了下来。

“一句话也别说,孩子,”他低声说,“不要发出任何声音。”

我想挪动一下,把身体缩到床里面去,可那只手如影随形地跟着我。它结实有力,我动也动不了,感觉心脏好像都停止了跳动,似乎在等待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我回来了。”他说,“我说过,我会回来的。”

选自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感动译丛·陪着你走 责任编辑:吴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