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炒杂碎

(小说)

(选自《陪着你走》第 十)

(Freak the Mighty )

[美]罗德曼·菲尔布里克著  姜倩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以前我一直认为,那些有关星期五和十三号的阴森森的说法全都是鬼话连篇,可现在我要用我的亲身经历来说明真有这么回事儿。事情发生在十月,那时,一切都很顺利,比预期的要好。我和小怪物就像一个组合,连唐利太太都表示开始习惯我们了。她这么说,其实就是承认小怪物比她聪明一倍,而且读的书也比她多。

她总是说:“凯文,我们晓得你知道答案,因为你总是知道答案的,所以,把机会让给别人不好吗?比如说,你的朋友麦克斯威尔?”

小怪物说:“他知道答案,唐利太太。”

“是的,凯文,我相信你是对的,因为你总是对的。就算是换换口味吧,我真的希望麦克斯威尔自己来回答。麦克斯威尔?麦克斯威尔·凯恩?”

她的想法很蠢,哪怕我知道答案,又怎么样呢?如果我不知道,小怪物也会告诉我的,他会用一种我明白的方式告诉我,比唐利太太的做法强多了。所以我只是耸耸肩,笑笑,就是不说话。我知道,等她烦了,自会去问下一个人。实际上,我的确知道答案——约翰尼·特里梅因为什么气恼呢?因为他在一次愚蠢的事故中把手烧伤了——这些我都晓得,因为小怪物在教我如何阅读一整本书,不知什么原因,他的方法居然起效了,而在此之前,书本对于我只是一堆不感兴趣的字词。

教我们阅读技巧的老师米哈姆先生说了这样的话:“麦克斯,测验的结果一向表明,你不是一个有阅读障碍或缺乏学习能力的人,现在这也证明了这一点。你知道,嘿嘿,我一直认为你既懒惰又固执,就是不想学习。所以,如果和凯文泡在一起,能改变你的学习态度,提高你的学习技巧,那很好啊!继续努力吧!”

正是米哈姆先生去跟唐利太太谈了谈,唐利太太才终于放弃让我在课堂上发言的努力,等到上自修课的时候再问我同样的问题,那时我才会告诉她答案。不过她一直不明白我为什么这样,因为她总是问我:“可是,麦克斯威尔,如果你能对着我说话,就应该能对着全班同学说话,不是吗?”

错了,这可大不一样。我无法解释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反正有一个或两个以上的人在我面前,我就张不开嘴,如果面对整个班级,就更别想了。

“好吧,你不敢当众讲话,那就把答案写下来,怎么样?既然你会读,就应该会写,不是吗?”

又错了。我会读,是因为小怪物使我明白,字只是纸上的声音。写字则完全是两码事。不管小怪物怎么说,写字就是不像说话,我觉得自己的手又大又笨,手里的铅笔就像一根意大利面条,老是滑溜出去。

唐利太太说,目前就算了,我能读她就满意了,不过我们得在写字方面下点功夫,是不是,麦克斯威尔?她说这话的时候,我只是点点头,眼睛看着别处,因为我心里在想,算了吧,没门。

像小怪物说的,读只是听的一种方式,听对我来说是没问题的,而写字就像是说话,那就完全不同了。

言归正传,十三号星期五那天发生的第一件事是,我们在年级教室的时候,从校长室递来一张条子:

 

麦克斯威尔·凯恩,请来一下。

 

我吃了一惊。

我和小怪物站起身,刚要离去,老师说:“不,凯文,你留在这儿。艾迪生太太说的很清楚,麦克斯威尔一个人去就行了。”

小怪物刚想伶牙俐齿地说服老师,又改变了主意,用胳膊肘搡了搡我,低声说:“只告诉他们你的姓名、年级、学号,什么都别承认。如果一千小时后你还不回来,我们会组织一次搜救行动。”

他说可以把字典借给我,假如我想对艾迪生太太用一些大字眼,可以用得上。可是我一个人被叫去,已经够紧张的了,满脑子想的都是他们要把我送回差班去了。我下定决心,如果他们这么做,我就逃跑,到某个树林里去过日子,时不时跳出来吓唬路人。我没有带小怪物的字典,因为手抖得厉害,说不定到时候连字典都拿不住,或者艾迪生太太问我一个单词,我却忘了怎么查字典,到头来还是证明我是一个大笨蛋。

艾迪生太太和往常一样等在办公室的外面,她想冲我微笑,可她真的不是那种脸上挂笑的人,我看得出,肯定发生了一件很严重的事情,不管是什么。

也许有人死了。

我忙问:“姥姥!姥姥没事吧?”

“是的,是的,大家都没事儿。进来坐下,麦克斯威尔。尽量放松。”

哦,好吧。

艾迪生太太坐在她那张大椅子里,仰面望望天花板,又低头看看地板,看看她的手,终于把视线落在了我的身上。“这件事说出来很困难,麦克斯威尔。我不知从何说起。首先,我想说,对于你的进步,我们感到很高兴。这不能不说是个奇迹,几乎让我相信你的阅读水平一直跟得上这个级别,只是出于某种原因,你不告诉我们罢了。”

我没有仔细听她讲话,因为我的胸口像有一只小鸟在扑棱棱地飞,我脱口问道:“您要把我送回差班,是吗?”

艾迪生太太走过来,在我肩膀上拍了拍。我感觉得出,触摸我让她很紧张,可她还是这么做了。她说:“不,不,不是这样。跟学校没有关系,麦克斯威尔。是牵涉到你个人的事情。”

“让我回差班,我不愿意。我就是不愿意。我会逃跑的。我会的,说到做到。”

“麦克斯威尔,不是关于你的功课,也和学校无关。是关于你的,嗯,父亲。”

我的,嗯, 父亲。突然间,我真希望是自己犯了什么错,而艾迪生太太正罚我放学后留校。

她深深吸了口气,把胳膊叠在一起,像在祈祷似的,说道:“我接到假释裁决委员会转来的一份申请,是你父亲的请求。麦克斯威尔,你父亲想知道你是不是——”

“我不想听!”

我跳了起来,用手死死地捂住耳朵:“不想听!不想听!不想!不想!不想!”

在校长办公室发疯的后果是艾迪生太太把学校的护士叫来了,两个人轮流拥抱我,想让我平静下来,仿佛我又回到了托儿所。

“麦克斯威尔?”艾迪生太太对我说。她试图把我捂住耳朵的手掰开:“麦克斯威尔,把它忘掉,好吗?忘掉我说过的话。你不愿意做的事,可以不做,行吗?这一点我保证,我发誓。我以我的名誉发誓,你不愿意做的事,他绝对不能强迫你做。我会和假释裁决委员会说明,和他的律师说明的。我会说清楚的。”

最后,我终于把手从耳朵上拿开了,其实不起什么作用,她们说的话我全听见了。令我大吃一惊的是,我发现自己竟坐在房间的角落里,弓着膝盖蜷在地板上,根本不记得是怎么跑到那儿去的。

我的脑子似乎变成了一片空白。护士递给我一杯水,奇怪的是,她在哭。

“对不起,”我说,“我不是故意伤到你的。”

“你没有伤到我。”她说,“我动不动就哭的,你不要担心。”

可我真的很担心,她哭了,一定是我打了她又记不起来了。你想想看,这真的很吓人。谁晓得以后我会做出什么事,而又记不得呢?

 

最糟糕的事情发生在晚些时候,在餐厅里。

小怪物特别爱吃美国炒杂碎。他很喜欢这东西,越黏糊越爱吃。你一定不相信这么一个小不点儿能吃这么多,他总是举起盘子,说:“劳驾,先生,再来点稀粥。”我总是回答:“这是美国炒杂碎,不是稀粥。我查过稀粥这个词儿,记得吗?”他总是说:“求求你,先生,再来点稀粥!”最后,我只好起身给他再拿一份。

等我回来的时候,出事了。小怪物的脸涨得通红,而且肿了起来,喉咙里发出咳咳咳的声音。他说不出话,只能看着我,想用眼睛告诉我什么,我连忙跑去找护士。

“赶快!他喘不过气!他喘不过气!”

护士赶过来时,居然跑得和我一样快,一边喊人去叫救护车。

回到餐厅,小怪物的脸已经变成了紫色。护士抓住他,把一个塑料东西塞进他嘴里。他双目紧闭,一条腿抽搐着。

我不知道如何是好,急得原地乱蹦,其他孩子不断围过来,我把他们推开。很快,小怪物的脸色变得红润起来,不再是紫色了,呼吸也顺畅了。

正在这时,救护车来了,我连警笛声也没听见。他们把小怪物抬上担架,他用沙哑的声音开口说话了。“我没事,”他不停地说,“真的没事,我只想回家。”

情况是,一旦叫来了救护车,你就得到医院去检查一遍,这是规矩。我想和他一起上救护车,可他们不让。最后,艾迪生太太出来把我拉到一旁,救护车闪着警灯驶走了,没有拉警笛。

“这一天可真够你受的,是不是?”她说,陪我走回学校。

“不是我,”我说,“是凯文。他只想好好吃顿午餐。”

艾迪生太太看了我一眼,说:“你会没事的,麦克斯威尔·凯恩。我肯定。”

她当校长还不错,可不知怎的,我无法让她明白,过了一个倒霉的十三号星期五的人不是我。

我手按字典发誓,如果小怪物再想吃美国炒杂碎,我就把杂碎全倒在他头上。

选自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感动译丛·陪着你走 责任编辑:吴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