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地下

(小说)

(选自《陪着你走》第二章)

(Freak the Mighty )

[美]罗德曼·菲尔布里克著  姜倩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译者:姜倩 上海外国语大学翻译学博士)

[内容简介]纳当和西蒙是高中一年级的同班同学也是好友。西蒙是一位患肌肉营养不良症的男孩,整天与轮椅为伴,但他却是一个反应敏捷,诚实勇敢,对生活充满热情的男孩。他用讽刺而聪明的幽默掩饰自己的痛苦和害怕。本书通过纳当之口讲述了围绕西蒙发生在一个高中班级里的故事:他们的足球赛、课堂问答、越野跑和自拍录像等学校内外的琐事。纳当随着好朋友西蒙的健康不断恶化直至病逝,也渐渐意识到生活的意义,开始敢于直面自己的生活,懂得了许多以前未曾明白的东西。本书内容感人,文字简洁,注重细节与心理的细腻刻画。是一本发人深思的书。任何读过该书的读者都会被其情节感动,同时也被此书中的幽默所感染。

 

那年夏天,让我想想看,我还住在地下室里,我的私人地下空间,住在老严为我建的那个小房间里。其实就是用胶水把一些廉价的木板粘在一起。板条有些变形了,从地下室的水泥墙上鼓了起来,很正常的连锁反应。可是,我对这些粗制滥造的镶板,或是发出一股枯潮期河水臭味的地毯抱怨了吗?没有。因为我喜欢这儿,这个地方完完全全属于我,不用担心姥姥会突然把头探进门里问,麦克斯威尔亲爱的,你在干什么?

不是说我真做过什么。老严的头脑里老是有这种想法,我正处于一个危险的年龄,他们需要时时刻刻盯牢我,好像我会制造炸弹,会放火,会用我心爱的弹弓把镇上的宠物赶尽杀绝似的——而事实上,我从来没玩过什么弹弓。老严像我这么大时,倒是有过一个。证据嘛,就在照相簿里。在那张模糊不清的照片上,可以看见一个缩小了几号的小老严冲着镜头龇牙咧嘴地笑,门牙都没长齐呢,手里用力扯着一把像是史前人用的弹弓,用来打乳齿象还差不多。“我只攻击适当的目标。”老严说,把照相簿“啪”地合上。讨论到此结束。他可能在想,哎呀,最好把证据藏起来,别让这个危险的男孩有任何想法。

我可没什么想法。我的大脑空空如也,行了吧?我只是一个躲在地下室里,对着漫画书和其他任何东西流口水的家伙。其实,不是真的流口水,不过你可以想像一下那种情景。

言归正传,那是七月的第一天,我已经在倒数七月四号这天的到来。我琢磨着在哪儿能弄到一个M80爆竹。据说它的爆炸威力有炸药的四分之一那么强。引爆的时候,你的心脏会感到咯噔一下,好像停跳了那么一微秒的时间,嘭!老严害怕的可能就是这个,啊哟哟,装备了炸药的麦克斯威尔。

我在下面终于待得腻烦了,便在后院里闲荡。其实是所谓的后院,是铁丝网围圈起来的家园乐土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老严那台粗笨的小割草机搁在棚子里,可泥地上用得着割草机吗?我正在院子里晃悠,突然看见了一辆搬家公司的货车,不是那种正规的、全国连锁的名牌搬家公司,仅仅是本地那种低廉的搬运公司。一群留着大胡子,穿着汗津津的背心的男人把家什拖进那幢联式房屋。那屋子自从去年圣诞节后就一直空着,因为原先住在那儿的一个吸毒的家伙进了监狱。

起初,我以为那个瘾君子又回来了,刑满释放什么的,于是把自个儿的东西再搬回来。随即,我瞧见了美人格温。其实,当时我并不知道她的名字,那是后来的事情了。我一开始只瞥见她的身影,在货车和大门之间来来回回,和那些大胡子说话。我想,嘿,我认识她。随即我又想,别傻了,蠢货,你怎么可能认识这么漂亮的女人呢?

她看上去就像是某个电影明星。她只穿着一条破旧的牛仔裤,一件宽松的T恤衫,长长的头发束在脑后,而且满头大汗,可她还是像一个电影明星。仿佛她的身上有某种光芒,或是一盏藏在暗处的聚光灯老是跟着她转,让她的眼睛闪闪发光。

我心想,我们的旧街区要为之改观了。你也许想,好了,这傻子才上完七年级,以为自己是谁啊?我的意思是,这个美人格温有一种明星气质,就算是一个傻得要命的傻瓜也看得出来。我觉得她眼熟,肯定是在很久以前托儿所的那段黑暗日子里,她送小怪物的时候见过她,因为紧接着我便注意到那个跛脚的、黄头发的小矮子在人行道上趾高气扬地走来走去,向那些大胡子发号施令。

“喂,说你呢,­猪头!就是你,满脸毛茸茸的家伙,小心那个箱子。箱子里有台电脑,你懂什么是电脑吗?”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我刚沿着马路悄悄溜达过去,想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就瞅见了这个奇形怪状的小家伙。他的脑袋大小正常,可脑袋以下的部位还没有一根码尺长,而且扭曲着,使他的身体无法伸展,胸部那儿就突了出来。他挥舞着拐杖,冲着搬家工人大喊大叫。

“喂,格温,”其中一个大胡子说,“你就不能给这孩子吃片儿药吗?他快把我们逼疯了。”

格温从屋里走出来,拂开遮住棕色眼睛的头发,说道:“凯文,到后院去玩一会儿,好吗?”

“可是我的电脑——”

“你的电脑好好的。别烦他们了。他们很快就能搬好,然后我们就可以吃中饭了。”

这时,我已经蹭到了他们的屋前,尽量装出漫不经心的样子。不过,我已经说过了,那年我的脚一直在疯长,随便什么东西都能绊倒我,人行道上的裂缝、人行道上的蚂蚁、影子,反正是任何东西。

那个古怪的小家伙猛地转过身来,一眼看到了我。他举起一根拐杖,向上对准我的心脏部位,叫道:“报上名来,俗人。”

我正忙着让自己的脚不要绊着什么东西,没回过神来他正在说我说话。

“我让你报上名来,俗人,不然后果自负。”

我怔了一下,正考虑要不要告诉他我的名字,或者哪个名字,因为此时我已认出他就是托儿所里那个古怪的机器人小子,也许他也记得我就是“尥蹶驴儿”吧,反正我还没来得及说话,他就用手指在拐杖上做出扣动扳机的样子,嘴里发出“哒哒哒”的声音,嚷道:“那么,去死吧,俗人,去死吧!”

我一言不发,拔脚就走,因为我敢肯定他是认真的。他用拐杖瞄准我的架势已经够吓人的了,但你真该瞧瞧他的眼睛。乖乖,那小子真是对我恨之入骨啊。

他想要我的命。

选自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感动译丛·陪着你走 责任编辑:吴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