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士降龙记节选 四

(选自《骑士降龙记》)

[]肯尼斯·格雷厄姆  著    任溶溶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第二天早晨,人们一早就川流不息地上丘陵地带去。大家穿着假日盛装,提溜着篮子,酒瓶从篮子里露出瓶颈。他们每一个都赶着去抢个好位置,要好好欣赏这场骑士降龙的好戏。这可不是一桩小事,因为完全有可能是龙打败骑士,万一是这样,连那些出了钱赌他赢的人也觉得,他们没办法能指望龙对他这些捧场的人和对不赌他赢的其他人会有什么两样。因为这个缘故,大家挑选观战位置就要十分小心,既要看得清楚,又要一旦出现紧急情况时来得及赶快撤退。在前排的主要是男孩子,他们逃开了父母的管束,这会儿在草地上又是爬又是打滚,根本不听担心他们的妈妈们在后面对他们尖声警告和恐吓。

  我们那个小家伙也在前面占了个好位置,对着山洞,心急如焚,就像一出戏第一个晚上首演时的那位舞台监督。那条龙靠得住吗?他说不定会变卦,这一来,整个演出就砸锅了;或者龙看到这件事计划得那么匆忙,甚至没有预先排练一次,他会紧张得不敢出场。小家伙眯起眼睛盯住山洞看,可是一点也没有看到龙的影子。那条龙会趁着月色逃之夭夭吗?

  周围高处这会儿黑压压的一片,全是看热闹的人。很快他们就热烈欢呼,挥舞手帕,这说明他们已经看到什么,可小家伙在龙的这一头,什么也还没有看到。又过了一分钟,圣乔治头上那根红羽毛露出山顶,这位圣骑士骑着马在高处慢慢地走下来,那片高地一直伸展到山洞那阴暗的洞口。

  圣乔治坐在他那匹高大战马上,看上去威武雄壮,十分漂亮,他的金铠甲对着太阳闪闪发亮,大矛枪笔直举着,白底红十字的三角小矛旗在矛尖上迎风招展。最后他勒住马缰,一动不动。排列着的观众开始紧张地后退,连前排的孩子们也不再互相拉头发打来打去,向前伸出身子等着。

  “龙啊龙,现在出来吧!”小家伙在他坐的地方坐立不安,悄悄地叫道。其实他要是早知道,就用不着这样折磨自己。这件事情的戏剧化早把这条龙逗得痒痒的,痒得不得了,他一早已经起来,一个劲在练习怎样在观众面前第一次亮相,一门心思,好像时间都倒流回去,他又变成了一条小龙仔,跟他那些姐妹在他们妈妈那个山洞里玩骑士降龙游戏,在这个游戏里,我们这条龙是包赢的。

  现在一阵咕噜声,夹杂着哼哼声,让大伙儿可以听到了;这声音随后变成轰隆隆的咆哮声,它似乎响彻了整个平原。接着一股烟雾布满山洞洞口,在烟雾当中,我们这条龙出来亮相了。他全身放光,像海水那么蓝,真是辉煌耀眼。他威风凛凛地跑了出来。所有的观众“呜,呜,呜,哇,哇,哇”地大叫,好像他是一支威力巨大的火箭!他的鳞甲闪闪发亮,他长长的尖尾巴左右挥拍,他的爪子抓起地上的草和泥,把它们高高撒到他的背上,那两个生气得鼓起来的鼻孔不停地喷出火和烟。

  “噢,干得好,龙啊龙!”小家伙兴奋地大叫。他心里又加上一句:“没想到他肚子里有那么多烟火!”

  圣乔治把他的长矛放下来指向前面,把头一低,用两个脚跟把马一夹,像打雷那么响地轰隆隆奔过草地。那条龙随即大吼一声,尖叫起来———又是蓝色的鳞片,又是哼鼻子的声音,又是张大的嘴巴,又是尖牙利齿,又是烟和火,统统合成旋转的一大团。

  “没刺中!”观众大叫。一时之间,金色的铠甲、蓝色的鳞甲、尖尖的龙尾、拼命咬着嚼子和驮着圣骑士的高头大马、圣骑士高高抡到空中的长矛,在洞口前面几乎混作一团。

  那条龙一下子蹲下来,凶恶地大叫,圣乔治好不容易才勒住了马,让它转过身来摆好阵势。

  “第一回合结束了!”小家伙想,“他们表演得多么出色啊!不过我希望圣乔治不要太激动。我可以信赖我那条龙,他不会出错的。他是一个多么老练的演员啊!”

  圣乔治终于让他的那匹马站定,朝四下里看,擦着他的眉头。他一眼看见小家伙,微笑着点点头,很快地举举三个指头。

  “看来一切都计划好了,”小家伙心里说,“显然是到第三回合了结。但愿时间能拖长一点。那老傻瓜,那龙这会儿在干什么?”

  龙趁这空隙在为观众表演他的杰作暴跳如雷,横冲直撞。他的这场表演包括大跑圆场,兜大圈子地跑啊跑啊,像波浪一样波动他的整个背脊,从尖耳朵一直波动到长长的尾巴尖。因为身上披着蓝色鳞片,效果就特别好看逗人。小家伙想起这龙不久前才表示过,他希望获得成功,受到大家欢迎。

  圣乔治接着收紧缰绳,垂下矛尖,稳稳地坐在马鞍上,开始前进。

  “时候到了!”所有观众兴奋地大叫。龙停止了他的暴跳如雷、横冲直撞表演,用尾巴尖坐下来,从一边跳到另一边,跳得笨拙难看,嘴里像印第安人那样呜呜呜高叫。他这样自然弄得那匹马发慌,猛地转身就跑,圣骑士好容易才拉住鬃毛,保住自己的性命。他们飞快地在龙前面跑过时,龙在马尾巴上狠狠咬了一口,害得那可怜的马发疯似的跑过丘陵地带,跑得远远的。也幸亏这样,连马嚼也脱落掉的圣骑士所说的疯话,这才没有被观众们听到。

  第二回合让大家发出赞美声,这说明大家对这条龙抱有好感。观众很快就十分欣赏起这位斗士来,他能这样好地控制自己,显然要表现出良好的体育道德。许多鼓励的话传到我们这位朋友的耳朵里,他于是趾高气扬地走过来走过去,胸脯挺起来,尾巴翘到半天高,对他这样受到大家欢迎,心中大为得意。

  圣乔治这时已经翻身下马,扎紧了马的肚带,用一连串纯粹是东方的表达方式,准确地告诉他的马他对它、对它的亲戚、对它在目前场合的做法的想法。小家伙于是下山坡去,走到圣骑士那里,替他拿过长矛。

  “打得好极了,圣乔治!”小家伙叹了一口气说,“你不能让最后一击拖得晚点再动手吗?”

  “这个嘛,我想我还是不要这样做好,”圣骑士回答说,“说实在的,你那位头脑简单的老朋友已经变得很骄傲了,现在他们开始捧他,他会忘掉所有的事先安排,干出蠢事来的,也不知道他弄到什么程度为止。我这就去让他在这一回合出局。”

  他翻身上了马鞍,从小家伙手里拿起他的长矛。“现在你不用害怕,”他好意地加上一句,“我已经看准我要刺的地方,他一定会尽力配合我的,因为他知道,只有这样他才会被邀请去参加宴会。”

  圣乔治现在缩短长矛前面部分的距离,把长矛柄夹在胳肢窝里。他这一次不像上两次那样飞奔,而是姿势优雅地让马小跑着向龙跑去。在他过来的时候,龙蹲在地上,挥动他的尾巴,让它在空中挥舞,像条赶车大马鞭一样噼啪响。圣骑士在靠近对手时环绕着他小心翼翼地打转,眼睛始终盯住那块不会让龙受伤的地方。同时龙也采取相似的战术,小心翼翼地在原地转圈,偶尔用头装出佯攻的样子。因此看上去双方都做出了准备出击的姿态,周围的观众全都鸦雀无声,屏住了气。

  这一回合足足持续了好几分钟,可收场却是那么快,小家伙只来得及看见圣骑士的手臂像闪电那么快地一动,然后是鳞片、爪子、尾巴以及飞起来的草和泥旋转成一团。等到灰尘落定,所有的观众欢声雷动,又跑又叫,小家伙只见龙趴在那里,被长矛插在地上,而圣乔治已经从马背上下来,叉开腿站在龙上面。

  一切显得那么真实,小家伙上气不接下气地跑到他们那里,但愿他亲爱的老龙不要真的受伤了。当他跑到的时候,龙张开一只眼睛的大眼皮,认真地眨眨眼,又倒了下去。他的脖子紧紧贴在地上,可圣骑士完全按照事先讲定的那样,刺在不会让他受伤的地方,似乎在为他挠痒痒。

  “你不打算砍下他的脑袋吗,圣骑士大人?”鼓掌的观众中有一个人问道。他本来是赌龙会赢的,自然感到有点心痛。

  “这个嘛,我想今天就不砍了,”圣乔治很愉快地回答说,“你们知道,要砍什么时候都可以砍。一点不用着急。我想我们大家先到下面村子去,喝点东西提提神,然后我跟他好好谈谈,你们会发现,他将完全变一个样子!”

  一听到喝点东西提提神这句有魔力的话,全体观众马上排成了队,静静地等待信号动身出发。议论、欢呼和打赌的时刻已经过去,行动的时刻到来了。圣乔治双手握住他的长矛,把龙放掉,龙站起来甩甩身子,放眼去看身上的鳞片什么的,看它们是不是都好好的。然后圣骑士上马,带领整个队伍离开,龙由小家伙陪着,乖乖地跟在圣乔治后面,在他们后面离开一定距离,走着想喝点东西提提神的那一大群观众。

(选自上海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骑士降龙记》 责任编辑 吴芷菁)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