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士降龙记节选 二

(选自《骑士降龙记》)

[]肯尼斯·格雷厄姆  著    任溶溶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第二天,小家伙在吃过晚上茶点以后,顺着白垩路走,这条路一直通到丘陵地带那个山顶上去。到了那里,一点不假,他看到那条龙伸直身体,懒洋洋地躺在他洞口那块草皮上,从那个地点看到的景致真是美极了。在这儿的左边和右边,像波浪般起伏的光秃秃丘陵连绵许多许多里;在这儿的前面是布满一座座农宅的山谷,一条条白色的道路穿过果园和一亩亩犁得很整齐的田地;在远处,地平线上隐约出现古城镇的灰色影子。一阵凉快的微风在青草上面飘拂,远处桧树丛上升起银色月亮的顶端。这就一点也不奇怪,这条龙似乎处于一种和平和满足的心情当中;的确,当小家伙走到他身旁的时候,能够听到这巨兽均匀地发出快活的呼噜呼噜声。

“真是的,活到老学到老!”小家伙心里说,“我读过的书里,还没有一本告诉过我,说龙是会发出呼噜呼噜声音的!”

“你好,龙啊龙!”小家伙走到龙的面前,安静地说。

龙听到脚步声走来,正打算有礼貌地站起身子。可他一看到是个小家伙,马上很凶地动动他的眉毛。

“现在你可不要打我,”龙说,“也不要向我扔石头,也不要拿水喷我,等等等等。我告诉你,我是不会答应的!”

“没人要打你,”小家伙连忙说,就在他身边的草地上坐下来,“请你不要,谢谢你了,不要一个劲地说:‘不要这样不要那样’,这样的话我听得太多,老这么两句,我都听腻了。我不过是来看看你,向你问个好,就这么回事。要是我碍着你了,那很简单,我就走。我有许多朋友,还没有一个说我有这种毛病,在人们不需要我的地方硬是死皮赖脸不走的!”

“别,别,别,别生气,别走掉,”那条龙赶紧说,“说实在的———我在上面这里真是快活极了;从来不会没有什么消遣,亲爱的好朋友,真是从来不会没有什么消遣!不过尽管这样,我们之间倒是缺少点交往。”

小家伙这时候折了一根草梗,放在嘴里嚼。“你打算在这里长住吗?”他很有礼貌地问道。

“暂时还很难说,”龙回答说,“这地方看来实在不错……不过我到这里时间还很短,在定居下来以前先得好好看看,考虑考虑。再说……现在我来告诉你吧!这件事你是怎么想也想不出来的———事实上,我这条龙懒得不能再懒!”

“你这话让我吓了一跳。”小家伙有礼貌地说。

“说起来难过,但这是千真万确的。”龙说下去,舒舒服服地坐在两条后腿中间,一看就知道,他很高兴终于找到了一个听众,“我想我正是这样来到这个地方的。你知道,我所有的其他伙伴是那么活跃好动,是那么正经八百的凶龙———一个劲儿暴跳如雷,横冲直撞,一个劲儿打打杀杀,吵吵闹闹,一个劲儿穿过沙漠,在海边走动,一个劲儿到处追逐骑士,吞吃少女,一个劲儿没完没了地干诸如此类的事……可是我呢,我喜欢正常地吃饱肚子,然后背靠着岩石打个盹,醒来想想事情,想想事情老是一个样子地过去,你知道!可碰到这件事情一发生,我给陷进去了。”

 

“请问,什么事情发生了呢?”小家伙问道。

“这件事情正好连我也闹不清楚,”龙说,“我想是大地打了个喷嚏,或者是抖抖身子,或者是什么东西脱了底。总而言之,一下子来了个天摇地动,轰隆一声,乱成一团,我发现自己陷到了地底下不知道多少里深的地方,给夹得紧而又紧。真是谢谢天,我没有什么要求,至少我得到了平静,也不要我做什么事情。不过我向你保证,我的心却很活———老没闲着!可是时间过去,生活老是千篇一律,没有变化,最后我开始想,爬上去看看你们其他人在干什么,那可能很有趣。于是我又扒又掘,这边挖挖,那边挖挖,终于钻出来到了这里这个山洞。我喜欢这个地方,我喜欢这里的景色,我喜欢这里的人———我所能看到的人———总的说来,我觉得我是有点意思想要在这里定居下来。”

“你的心老没闲着,都在想些个什么呢?”小家伙问道,“那是我想要知道的。”

龙有点脸红,眼睛看到别处去。很快他又难为情地说了起来:

“你是不是曾经———只是为了好玩———打算作作诗呢———做诗,你知道?”

“我当然作过诗,”小家伙说,“作过一大堆。其中有一些作得还挺不错,我很有信心,只是这里没有一个人关心我作诗的事。当我念给妈妈听的时候,她很亲切,也只是这样罢了,爸爸也一个样。可他们似乎并不怎么……”

“一点不错,”龙叫道,“我作诗的事一点不错也是这样。他们似乎并不怎么重视,可这件事又不能跟他们争。很好,你有文化,你的确有文化,我一看到你就知道,我在地底下的时候随口作了些小诗,我要很好地听听你对我这些小诗老老实实提的意见。能够遇到你,我太高兴了,我真巴不得其他邻居也同样地谈得拢。就在昨天晚上,这里来了一位非常好的老先生,只可惜他似乎不想跟我打交道。”

“那是我的爸爸,”小家伙说,“他的确是一个很好的老先生,如果你愿意,哪一天我介绍你认识他。”

“你们两位不能明天上这儿来共进晚餐什么的吗?”龙很急地问道。“当然,这是说如果你们没有什么更重要事情的话。”他很有礼貌地补了一句。

“非常感谢。”小家伙说,“不过不跟我妈妈在一起,我们哪儿也不去。只是跟你说实话吧,我怕我妈妈对你可能不太感兴趣。你知道,这个严酷的事实没有办法接受:你是一条龙,对吗?当你说到要定居下来,说到邻居等等的时候,我不由觉得,你不太了解你的处境了。你是人类的敌人,你要知道!”

“我在世界上没有一个敌人,”龙快快活活地说,“首先是太懒,懒得去结怨招来敌人。我实在想给别人念念我作的诗,我也随时想听听他们做的诗!”

“噢,天啊!”小家伙叫起来,“我希望你能好好了解一下你现在的处境。万一人们知道你在这里,他们就要拿着长矛利剑什么的来找你。按照他们的看法,你非给消灭不可!按照他们的看法,你是一个大灾星,你是一个害人精,你是一个要人性命的大妖怪!”

“这根本不是事实,”龙庄重地摇晃着他的头说,“真金不怕烈火烧,我经得起最严格的审查。好了,当你在这里出现的时候,我正好在作一首小诗……”

“噢,如果你再不明智一点,”小家伙站起来叫道,“我就要打道回府了。不行,我不能留在这里听你念诗;我妈妈正在熬夜等着。我明天什么时候再来看你吧,看在老天爷分上,只希望你想明白,你被大家看作是害人的大灾星,要不然你就要倒大霉,陷入最可怕的困境了。明天见!”

小家伙发现,让他的爸爸妈妈对他的这位新朋友放下心来并不太难。这方面的事他们一向听他的,一点也不嘀咕,就相信了他的话。小家伙正式把牧羊人介绍给那条龙,他们两个相互问候,友好地交换了许多问题。可是小家伙的妈妈虽然表示愿意做种种她能为那条龙做的事———缝缝补补,收拾山洞,当那条龙只顾大作其诗却忘了做他的饭时给他做饭,这样的事“男人”是免不了的———却不愿意正式去和龙见面相识,“大家都不知道他是什么东西”这句话似乎对她起了很大的作用。不过她也不反对她的小儿子跟这条龙安安静静地过一个傍晚,只要他九点钟一定回到家。他们两个坐在草地上过了许许多多个晚上,龙给他讲很老很老的老年间的故事,那时候世界上龙很多很多,世界也比现在有趣,生活充满了刺激和惊险。

可是小家伙担心的事很快还是来了。世界上这条最温和善良、最与世无争的龙,既然他有四匹拉大车的马那么大,再加上浑身都是蓝色的鳞片,他自然没有办法不让公众看到。这一来,夜间在乡村酒馆里,丘陵地带那个山洞有一条活生生的龙坐在那里沉思默想,这自然就成了一个大话题。村民们虽然极其害怕,却也十分自豪。有一条属于你自己的龙,那可就与众不同,非同小可,让你觉得他就像村子的帽子上插着的一根漂亮羽毛。不过大家还是一致认为,这样的事不能让它长此下去。这头可怕的野兽非消灭不可,这乡下必须摆脱掉这个害人精,这个吓人东西,这个要人性命的大灾星。来了一条龙比来了一帮强盗还要糟糕得多,这是绝对不行的。他是一条龙,他不能否认这一点,如果他并不存心这样做,这是他自己的事。不过大家尽管说尽了豪言壮语,却找不到一位英雄豪杰愿意手执长矛利剑,前去解救受苦受难的村庄,赢得一个不朽的名声。每天晚上讨论得可以说是热烈非凡,如火如荼,但最后是一场空,悄悄收场。而这时候,那条龙,那个快快活活的流浪家伙,却在草地上懒洋洋地坐着,欣赏日落美景,给小家伙讲他大洪水以前的古老传说,推敲他已经作好的旧诗,冥想他新的诗篇。

有一天,当小家伙走到村里时,发现到处都是一派过节的气象,可是日历上并没有什么节日啊。窗子外面挂出毯子和色彩鲜艳的东西,教堂大钟当当地敲响,小街铺满鲜花,街道两旁挤满了村里的人,你推我搡,互相叽叽喳喳交谈,你叫我往后退我叫你往后退。小家伙看到人堆里有一个同岁数的小朋友,就打招呼叫他。

“出了什么事啦?”小家伙叫道,“是来了演戏的,还是来了耍把戏的大狗熊,或者是马戏班什么的呢?”

“没出什么事,”他的朋友叫着回答他,“是他来了。”

“是谁来了?”小家伙问道,同时挤到人堆里去。

“怎么,当然是圣乔治①啰,那还用说,”他的朋友回答说,“他听说了我们这里出了一条龙,特地前来,要杀死这该死的凶兽,把我们从他可怕的魔爪中解救出来。哎呀,天啊!可有一场热闹的大战让我们看看啦,不是吗!”

这可真是一个新闻!小家伙觉得他该亲自打听清楚,于是在那些好脾气大人腿间钻进去,嘴里还一个劲儿地大骂他们没有礼貌,爱推来搡去。他一钻到前排,马上气喘吁吁地等待圣乔治驾到。

很快,从路远远一头传来欢呼声。接着,一匹巨大战马均匀的马蹄声让小家伙的心跳加快,紧接着,他发现自己和其他人一起在欢呼。在欢迎的喊声中,在高举婴儿、挥舞手帕的女人们的尖叫声中,圣乔治骑着马沿着街道一路慢慢地走来。小家伙的心一下子停住了,呼吸急促,带着抽抽搭搭,这位英雄的英俊美貌和堂堂仪表,他见过的一切都无法和它们相比。圣乔治身上带沟纹的铠甲上镶嵌着金子,他那顶插着羽毛的头盔挂在他那匹马的马鞍头上,他那头浓浓的秀发围住他的俊脸,漂亮高雅得无法形容,同时你一下子就能看到他两眼炯炯有神,十分坚定。他来到那家小客店前面勒住了马缰,村民们马上跑上去围住他,向他致敬,向他表示感谢,同时向他滔滔不绝地诉说他们的委屈、苦恼和遭受的迫害。小家伙随即听到这位圣骑士庄严的温和声音,他安慰他们,说现在一切都好了,没事了,说他将帮助他们,为他们伸冤,让他们摆脱敌人获得解放;接着他下马进小客店,人群在他后面蜂拥而进。可小家伙飞奔上山,他那双腿能让他跑多快他就跑多快。

“全玩完了,龙啊龙!”小家伙远远一看见龙就大声叫道,“他来了!他如今到这里来了!你得振作起来,采取个什么办法了!”

龙正在舔他的鳞片,然后用小家伙的妈妈借给他的一块法兰绒抹布擦它们,直到他全身亮光闪闪,像一块巨大的绿宝石。

“不要激动,小朋友,”他头也不回地说,“坐下喘过你的气来,好好记住要镇静,话得一句一句说,这样你也许能好好告诉我,到底是什么人来了!”

“你说得倒好,要镇静下来,”小家伙说,“但愿我把消息告诉了你,你有我一半的镇静就好了。一句话,是圣乔治他来了。半个小时以前,他骑着高头大马进了村子。当然,像你那么大一个个子,你可以把他打败!不过我想,我得赶紧来给你报个信儿,因为他一定马上就到,他有一支最长最可怕的长矛,你见都没有见过!”小家伙站起来,一想到即将到来的那场战斗,他真是高兴得鲜蹦活跳。

“噢,天啊,我的天啊,”龙呻吟说,“那太可怕了。我不要见他,这没什么可说的。我连他是什么人也不想知道。我断定他不是个好人。你必须叫他马上就走,谢谢你。你对他说,他高兴写信可以写,我就是不能接见他。眼下我什么人都不见。”

“现在听我说,龙啊龙,”小家伙求他说,“请你不要犟头倔脑,自说自话。你要知道,早晚你得跟他干上一仗,因为他是圣乔治,你是龙。最好趁早把这个仗打完了结,我们可以继续作诗。再说你也得为别人想想。如果说老在上面这个地方对于你是何等单调乏味,那么想想,对于我又是何等单调乏味呢!”

“我亲爱的小朋友,”龙严肃地说,“一言以蔽之,请你明白,我不能打架,也不会打架。我一辈子里没打过一次架,现在也不打算开这个头,只是为了让你们有个罗马人的节日———有个以看别人受苦为乐的娱乐节目。在老年间,所有打架的事我总是让其他伙伴去干———那些正经八百的家伙,毫无疑问,这是我为什么现在有幸在这里的缘故。”

“可你知道,如果你不打,他要把你的脑袋砍下来!”小家伙倒抽口气说,想到龙要打败仗,他会失去他的朋友,心里实在难过。

“噢,我想不会,”龙还是那么懒洋洋地说,“你能够把事情安排好。我完全信赖你,你是这么好一个经纪人。你做个亲爱的好人吧,乖乖地跑下山去,把事情全给双方安排好。一切事情我全拜托你了。”

(选自上海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骑士降龙记》 责任编辑 吴芷菁)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