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士降龙记节选一

(选自《骑士降龙记》)

[]肯尼斯·格雷厄姆  著    任溶溶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很久很久以前,在英格兰南部一个村子和大片丘陵地带里一个山脊之间,有这样一间小农舍,农舍里住着一个牧羊人,还住着他的妻子和他们一个很小的儿子。

这牧羊人一天一天———在一年的有些日子里还一夜一夜———待在那片广阔的丘陵地带,跟他做伴的只有太阳、星星和羊群,远远离开人们亲切交谈的世界,既看不见人,也听不到人声。

可是他那个很小的儿子,在他不用给爸爸帮忙的时候,甚至常常在给爸爸帮忙的时候,他把许多时间埋头读他那些大部头书,这些书,他是从附近好心的乡绅和关心他的牧师那里借来的。他的爸爸妈妈非常爱他,而且为他感到十分自豪,虽然称赞他时不让他听到。就这样,他们让他去读他的书,爱读多少读多少;也就这样,他不但不是常常挨耳刮子———这是他这样的孩子常常会挨到的,而且得到他爸爸妈妈的平等对待。他的爸爸妈妈很明智地认为,他们教他实际经验,他自己获得书本知识,这是非常合理的分工。他们知道,在需要的时候,书本知识是十分管用的,也就不去听他们的邻居说三道四。这小家伙读的主要是自然常识书和童话书,有什么书看什么书,夹杂着看,不加什么区分;他的这种读书方法实在让人觉得切合实际,很有道理。

有一天晚上,那位牧羊人回到家来,浑身发抖。他已经有好几夜给吓得提心吊胆,到头来精神失常,受不住了。他一下子冲进屋子,家里他妻子和儿子正在安静地做他们的事:妻子在缝衣服,儿子在埋头看一个没有心的巨人的惊险故事。牧羊人气急败坏地说:

“我全完了,玛丽亚!丘陵地带再这样,我再也没法回到那里去了!”

“现在你别这样紧张,”他妻子说,她是一个十分理智的女人,“你倒是先把所有的事情原原本本告诉我们,到底是什么事情让你吓成这样,然后我和你,还有这里这个儿子,我们大家一块儿,总能够把事情弄个水落石出的!”

“这件事的开头,是在好几夜以前了,”牧羊人说,“你知道,那山上有个山洞———说起来,我从来就没有喜欢过它,我那些羊也从来没有喜欢过它,碰到羊不喜欢一样东西,那总是有个什么道理的。已经有些日子了,那山洞里总是发出一种很轻微的怪声———这怪声像是在沉重地叹气,里面又夹有哼哼声;有时候是打呼噜的声音,在那很深很深的地方———真真正正的打呼噜声音,不过又不是你我夜里那种老老实实的打呼噜声音,你知道!”

“我知道。”小家伙安静地说了一声。

“不用说,我都给吓坏了,”牧羊人说下去,“可是我又离不开。但就在今天傍晚,在我下山逃回这里来以前,我到这山洞附近要瞧个究竟,悄悄儿的。哎呀……我的天啊,我终于看到他了,清清楚楚,就像我这会儿看到你们一样!”

“看见谁啦?”他妻子说,一下子也开始跟她丈夫一样紧张害怕起来了。

“怎么,是他啊,我这就来告诉你!”牧羊人说,“他半个身体伸出了山洞,看上去诗意盎然地在欣赏傍晚时分的凉爽天气。他足足有四匹拉车的高头大马那么大,全身盖着亮光闪闪的鳞片———顶上的鳞片是深蓝色的,一路往下淡下来,到了底下是淡绿色的。当他呼吸的时候,他的鼻孔冒出火光,就跟夏天没有风的炎热日子里,你我在那些白垩路上看到的那种耀眼的光。他用两个爪子托着下巴,我应该说他是在那里沉思冥想。噢,一点不错,实实在在应该说是一只性情平和的巨兽,既不暴跳如雷,也不横冲直撞,只做规规矩矩、正正当当的事。这一切我都承认,没有话说。可我还是觉得,这一下我可怎么办呢?你知道,他那些鳞片,那些利爪,还有那条大尾巴,虽然我还没有看到他的后半身———可我看不惯这些东西,我受不了这些东西,这是事实!”

小家伙在他爸爸长篇大论说个不停的时候,显然正把头埋在他读的书里,这时候他才把那大部头书合上,打了一个哈欠,把双手伸到脑后合起来,睡意蒙眬地开口说话:

“一点没事的,爸爸。你不用担心。这不过是一条龙罢了。”

“不过是一条龙罢了?”他的爸爸叫起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和你那些龙就那么排排坐在那里?这是什么话:不过是一条龙罢了!关于龙,你知道些什么?”

“他当然不过是一条龙,我当然知道,”小家伙安静地回答,“听我说,爸爸,你也知道,我们自己懂自己范围内的事。你懂得羊、天气和诸如此类许多许多事情;可是我懂得龙。你也知道,我一直都在说,上面那个山洞是个龙洞。我一直都在说,他迟早一定要属于一条龙,那么,如果还有天理的话,他如今就是应该属于一条龙。好了,现在你告诉我,说这山洞有了一条龙,那正是天经地义的事,一点也没有错。要是你告诉我,说那里没有一条龙,我倒觉得要奇怪得多。只要耐心等待,天理总是天理,该来的事情总是要来的。得了,这件事情你就全交给我来办好了。明天早晨我上那里去……不,早晨我去不了,我有一大堆事情要做……好吧,如果我抽得出身子,我明天晚上去,我上那儿去跟他好好谈一谈,那你就会知道,一点事儿也没有。不过我不在那里的时候,请你帮帮忙,千万不要到那里去瞎操心。你一点也不了解他们,你要知道,他们是非常敏感的。”

“小家伙的话一点不错,孩子爹,”明智的妈妈说,“正像他说的,龙是他范围内的事,不是我们的。他对书里面那些怪兽全知道,这是大家公认的。老实说,想到那可怜的动物孤零零一个躺在那里,没有一点儿热饭热菜,没有一个人交谈交谈,我自己的心里也感到实在不好受;也许我们能为他做点儿什么事;要是他不十分正派,我们的小家伙一下子就能弄明白。他有叫人愉快的办法,只要跟人一交谈,人人愿意把什么事情都讲给他听。”

(选自上海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骑士降龙记》 责任编辑 吴芷菁)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