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 救 了

(选自《金钥匙》第 八章)

[俄]阿·托尔斯泰 著   任溶溶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两个木偶把布拉蒂诺带进来,放在炉子围栏旁边的地板上,这时卡拉巴斯·巴拉巴斯先生正可怕地呼哧呼哧喘着气,用拨火棍拨弄着炭火。

他的眼睛忽然充血,先是鼻子,接着是整张脸布满了皱纹。准是他的鼻孔里落进了一颗炭屑。

“啊……啊……啊……”卡拉巴斯·巴拉巴斯翻起了白眼,“阿嚏……”

他这个喷嚏打得炉子上的炭灰直往上冒。

木偶学博士不打喷嚏则已,一打起来就没个完,少则五十个,多的时候要接连打上一百个。

由于打这种惊人的喷嚏,他力气就没有了,心肠也软些了。

皮埃罗偷偷地跟布拉蒂诺咬耳朵:

“趁他打喷嚏,试试看求求他吧……”

“阿———嚏!阿———嚏!”卡拉巴斯·巴拉巴斯张大了嘴巴吸气,接着摇头顿脚,又是一个惊天动地的大喷嚏。

整个厨房都震动了,玻璃哐当哐当地响,钉子上挂的平底煎锅和圆底炒锅摇来晃去。

趁着他打喷嚏,布拉蒂诺用带哭音的尖细嗓子哀求他:

“我真可怜真苦命啊,没个人可怜我。”

“别嚷嚷!”卡拉巴斯·巴拉巴斯大叫,“你打扰我了……阿———嚏!”

“长命百岁,先生。”布拉蒂诺呜咽着说。

“谢谢……怎么,你爹妈活着吗?阿———嚏!”

“我从来就没妈,先生。哎呀,我真苦命啊!”布拉蒂诺叫得那么刺耳,卡拉巴斯·巴拉巴斯觉得耳朵里像针在刺。

他咚咚咚地顿起脚来:

“我跟你说了,别嚷嚷……阿———嚏!你爹活着吗?”

“我可怜的爹还活着,先生。”

“你爹要是知道我拿你来烤兔子和小鸡,我想像得出他会怎么样……阿———嚏!”

“我可怜的爹反正很快就得饿死冻死了。他老来就靠我一个了。可怜可怜我,把我放了吧,先生。”

“见一万个鬼!”卡拉巴斯·巴拉巴斯咆哮起来,“没什么可怜不可怜的。兔子小鸡得烤熟。你给我爬到炉子里去。”

“先生,这件事我可办不到。”

“为什么?”卡拉巴斯·巴拉巴斯问道。他问这句话,只是为了让布拉蒂诺继续说话而不要在他耳朵边尖声直叫。

“先生,有一回我已经试过了,想把鼻子伸到炉子里去,可结果呢,只戳了一个洞。”

“胡说八道!”卡拉巴斯·巴拉巴斯听了很奇怪,“你怎么能用鼻子在炉子里戳个洞呢?”

“先生,因为炉子和火上吊着的锅子都是在一块旧布上画出来的。”

“阿———嚏!”卡拉巴斯·巴拉巴斯这声阿嚏打得这么响,皮埃罗飞到了左边,阿尔莱金飞到了右边,布拉蒂诺像陀螺似的骨碌碌打起滚来。

“你在哪儿看见炉子、火和锅子画在一块布上了?”

“在我爹卡洛的屋子里。”

“你爹叫卡洛!”卡拉巴斯·巴拉巴斯打椅子上跳起来,摆着手,大胡子乱飞一气,“这么说,它是在老卡洛的屋子里,那个秘密的……”

可卡拉巴斯·巴拉巴斯显然不想把一个什么秘密说出来,连忙用两个拳头把嘴巴堵住。他用突出来的眼睛看着快要灭的火,就这么坐了一会儿。

“好吧,”他最后说,“我晚饭就吃没烤熟的兔子和生的小鸡。我饶了你的命,布拉蒂诺。不仅这样……”

他把手揣到大胡子底下的背心口袋里,掏出五个金币,把它们递给布拉蒂诺。

“不仅这样……你收下这些钱,拿回去给卡洛吧。还替我向他问个好,并且说我求求他怎么也别饿死冻死,最要紧的是怎么也别离开他那间屋子———那间旧布上画着炉子的屋子。去睡一觉吧,早晨早点跑回家。”

布拉蒂诺把五个金币塞进口袋,恭恭敬敬地鞠了个躬,回答说:

“谢谢您,先生。您把钱放在我的手里,再没有比这更可靠的了……”

阿尔莱金和皮埃罗把布拉蒂诺带到木偶寝室。到了那里,所有的木偶重新把他又抱又亲,又推又拧,接着重新又抱;不知怎么搞的,他竟然逃脱了扔进炉子给烧死的可怕命运。

他低声对木偶们说了句:

“这里头有个什么秘密。”

 

 

 

第二天一早,布拉蒂诺把钱重新数了一遍———金币的数目跟一只手的指头数目一样多———五个。

他捏紧五个金币,就蹦啊跳地跑回家,一路跑一路唱着说:

“我要给卡洛老爹买一件新上衣,买许多罂粟籽三角蛋糕,买大公鸡棒头糖。”

木偶戏院的布棚和迎风飘扬的旗子刚不见,布拉蒂诺就在灰尘滚滚的路上看到两个要饭的。他们哭丧着脸慢步走来:一个是三条腿一瘸一拐的狐狸阿利萨,一个是瞎眼猫巴西利奥。

这只猫不是木偶昨天在街上碰到的那一只,是另一只,———虽然名字也叫巴西利奥,身上也是一道一道的条纹。布拉蒂诺正想走过去,狐狸阿利萨用奉承拍马的声音对他说:

“你好,好心肠的布拉蒂诺!这么急急忙忙地上哪儿去呀?”

“回家上卡洛老爹那儿去。”

狐狸更加奉承拍马地叹了口气说:

“我真不知道你能不能见到可怜的卡洛还活着,他又饿又冷,已经不行啦……”

“你看见这个没有?”布拉蒂诺张开拳头,给他看那五个金币。

狐狸一见钱,不由自主地就把爪子向他伸过来,猫一下子张大他那双瞎眼睛,它们闪闪发光,像两盏绿莹莹的灯。

可布拉蒂诺对这些全没注意到。

“好心肠的好布拉蒂诺,你这些钱打算怎么花呢?”

“给卡洛老爹买一件上衣……买一本新的识字课本……”

“买识字课本?哎呀,哎呀!”狐狸阿利萨摇着头说,“读书不会给你带来好处……瞧我,读啊读啊,结果用三条腿走路。”

“买识字课本?”花猫巴西利奥嘟囔着说,生气地哼了一声,“我读那些该死的书,把眼睛都读瞎了……”

路旁一根干树枝上停着一只老乌鸦。他听着听着,忍不住嘎嘎叫起来:

“撒谎,撒谎……”

花猫巴西利奥马上蹦得半天高,一爪子把他扫下来,拉掉他半条尾巴———乌鸦好不容易飞走了。猫马上又装瞎子。

“您干吗这样对他呀,花猫巴西利奥?”布拉蒂诺很惊奇地问他。

“眼睛看不见,”猫回答说,“还以为是条小狗在树上呢……”

他们三个顺着灰尘滚滚的大道走。狐狸说:

“聪明伶俐的小木偶,你想让你这些钱增加到十倍吗?”

“当然想!有什么办法呢?”

“简单极了。你跟我们走。”

“上哪儿去?”

“上傻瓜城。”

布拉蒂诺想了想。

“不去了,我这就得回家。”

“那请吧,我们可没用绳子把你牵着走,”狐狸说,“吃亏的是你自己。”

“吃亏的是你自己。”猫生气地说。

“是你自己跟自己作对。”狐狸说。

“是你自己跟自己作对。”猫埋怨着说。

“要不,你这五个金币就变成一大堆金币了……”

布拉蒂诺停了脚,张大嘴巴……

“你说谎!”

狐狸蹲在他那条大尾巴上,舔舔嘴唇。

“我来告诉你。傻瓜城有块魔地,叫做‘宝地’……只要在这宝地上挖个坑,说上三遍‘克雷克斯,费克斯,佩克斯’,把金币放下去,盖上土,上面撒点盐,好好浇上水,然后去睡觉。到第二天早晨,坑上就会长出棵小树,树上可不是长叶子,而是挂满了金币。明白吗?”

布拉蒂诺听了简直蹦起来。

“你说谎!”

“咱们走吧,巴西利奥,”狐狸生气地转过鼻子说,“不相信我们就拉倒……”

“不,不,”布拉蒂诺叫起来,“我相信,我相信!……咱们快上傻瓜城去吧……”

 

 

布拉蒂诺、狐狸阿利萨和花猫巴西利奥三个下了山,走啊走啊———穿过田野、葡萄园、松树林子,来到海边,再掉过头离开海边,重新穿过原来的松树林子、葡萄园……

土冈子上的小城和小城上空的太阳一会儿在右边,一会儿在左边……

狐狸阿利萨叹着气说:

“唉,上傻瓜城可真不容易,我三只脚都要磨破了……”

走到傍晚,他们看见路旁有座平顶旧房子,大门上挂着个招牌,上面写着:

 

三鱼饭馆

 

饭馆老板跑出来迎接客人,打秃脑袋上摘下帽子,深深鞠躬,请他们进去。

“我们哪怕吃点干面包皮也好。”狐狸说。

“就是请我们吃块面包皮也好。”猫跟着说了一遍。

他们走进饭馆,靠炉子坐下,炉子上的铁叉子和煎锅正在烤着煎着各种吃的东西。

狐狸不住舔嘴唇,花猫巴西利奥把两个爪子搁在桌上,胡子脸搁在爪子上,盯着吃的东西看。

“喂,老板,”布拉蒂诺一本正经说,“给我们来三块面包   皮……”

这么尊贵的客人只要这么点东西,老板奇怪得差点儿没仰面朝天摔倒。

“聪明调皮的布拉蒂诺是跟您开玩笑呢,老板。”狐狸嘻嘻笑着说。

“他是开玩笑。”花猫跟着嘟囔了一遍。

“来三块面包皮,再加上……那边那只烤得香喷喷的羊羔,”狐狸说,“再来那只鹅,再来铁叉子上那对鸽子,唔,对了,再来点肝子……”

“来六条最肥的鲫鱼,”花猫跟着点菜说,“再来条生的小鱼做冷菜。”

一句话,炉子上有什么他们都要了,只留下一块面包皮给布拉蒂诺。

狐狸阿利萨和花猫巴西利奥连肉带骨头把所有的菜都吃个精光。他们的肚子鼓了起来,脸上亮光光的。

“咱们休息个把钟头吧,”狐狸说,“半夜十二点准时上路。老板,到时候别忘了叫醒我们……”

狐狸和花猫在两张软绵绵的床上躺下来,睡着了又打呼噜又吹口哨。布拉蒂诺在墙角狗睡的干草上打盹……

他梦见一棵树,长满了圆圆的金叶子……他刚把手伸出 去……

“喂,布拉蒂诺先生,时候到了,已经半夜了……”

外面敲门。布拉蒂诺跳起来,擦擦眼睛。床上空空的———既没猫,也没狐狸。

老板跟布拉蒂诺说:

“您的那两位贵友啊,早就先起床,吃了冷馅饼,走了……”

“他们没留下什么话关照您告诉我吗?”

“关照了,他们要您,布拉蒂诺先生,一分钟也别耽搁,马上顺着大道跑到林子里去……”

布拉蒂诺就往门口冲,可老板站在门坎上挡住他,眯缝起眼睛,两只手叉着腰:

“晚饭钱谁付啊?”

“哎呀,”布拉蒂诺叽叽叫,“一共多少?”

“正好一个金币……”

布拉蒂诺马上想打他两条腿中间钻过去,可老板抓住铁叉子———他的板刷胡子,甚至耳朵上的头发都笔直竖了起来。

“付钱,小坏蛋,要不就把你像只虫子似的刺死!”

布拉蒂诺只好从五个金币当中拿出一个来付了饭钱。他难受得一个劲地大声叹气,离开了这家该死的饭馆。

夜里很暗,不只是暗,是黑得像煤烟。四周什么也看不见,只有一只夜鸟悄没声儿地在木偶头顶上飞。

这是只角鸮,他用柔软的翅膀碰碰布拉蒂诺的鼻子,反复说着:

“别信,别信,别信!”

布拉蒂诺懊恼地停下脚步:

“你说什么?”

“别相信猫和狐狸……”

“去你的……”

他跑远了还听见那只角鸮紧跟着尖声喊叫:

“当心这路上有强盗……”

选自上海·少年儿童出版社“双桅船经典童书系列·第三辑·《金钥匙》 责任编辑:吴芷菁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