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水柔骨功    

获《儿童文学》童话大奖赛银奖

(武侠童话)

 范锡林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天下最柔软的东西是什么?”端坐在岩石上的戒笑师傅,板着一脸铁一般的严肃问。

“是,是棉花,是丝绸,是羊毛,是……”大徒弟阿赤眨巴着眼,回答不出来了。

“天下有一样东西,任凭什么刀也砍不断,任凭什么剑也斩不断,剪刀剪不断,锯子锯不断,是什么?”戒笑师傅接着问。

“是钢,是铁,是花岩石,不对,不对……”小徒弟阿绿结巴着,也被难住了。

“告诉你们吧,这天下最柔软的是水,而任何刀剑也砍不断的,也是水。”戒笑师傅板着脸说:“从今天开始,我就要教你们一样武林中绝顶的功夫,叫如水柔骨功。”

“如水柔骨功?”

“对,这一功夫练成之后,你们的身体就能像水一样柔软,像水一样,任何什么兵刃都不能伤!这功夫的威力之大,任何功夫都无法比拟,是天下第一的!“

“啊,这可太棒了,谢师傅!”两位徒弟一听,当然,高兴得眉开眼笑,欣喜若狂。

“不过,你们可要记住,这功夫练成之后,你们就再也不能笑了。”

“不能笑?”两个徒弟不禁一怔,面面相觑。

“是的,不管是冷笑,苦笑,微笑,傻笑、暗笑,都不行。”戒笑师傅指了指自己冷冰冰的脸:“就像我这样,我从练成这功夫至今,已经二十年没有笑过了。”

难怪师傅的名号叫戒笑师傅呢!

“为什么不能笑?”徒弟们忍不住要问。

“因为练成这功夫之后的人,只要一笑,整个人就会真正地变成一堆水一滩水,就会如水一样地流掉,也就再也收不回来了。”

这倒是挺可怕的!不过,有了这天下第一的功夫,能够成为天下无敌的人,就是一辈子不笑,恐怕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不笑就不笑,应该没问题吧

两位徒弟稍作思忖,便一口答应了:“行,我们就不笑。”

经过戒笑师傅一番传授,两位徒弟很快就练成了这一如水柔骨功。

这一日,两位徒弟要下山去了,下山前,戒笑师傅还特意叮嘱道:“记住,不管什么事,都不要笑。”

“知道了。”

走啊走啊,他们走到了向往己久的京城,正想要进城去好好玩个痛快,却看到,明明是大白天,京城各处的城门全都关得紧紧的,一个人都不让进。

可这难不倒他们俩,瞧,尽管这高大结实包着铁皮、钉满铁钉的城门关得严严实实的,但两扇门中间还是有那么一丝丝缝隙的呀,虽然这缝隙连只苍蝇也钻不进去,可对于漏一点水过去却是绰绰有余的。

他们站在城门前,伸出一只手,伸向那缝隙,于是,那只手就像是水一样地从缝隙里漏过去了,一只手过去了,接着是一个肩膀,接着是整个人都从这缝隙里穿过去了。

先是师兄阿赤,接着是师弟阿绿,只眨眼功夫,两人就毫不费力地进了城了。

你说,这如水柔骨功厉害不厉害?

进了城之后,他们就发现,城里到处是一片紧张气氛,满街上有许多士兵,个个穿甲戴盔,手执明晃晃的刀枪,如临大敌。

“怎么啦,为什么大白天将城门关得紧紧的?”他们问路上的行人。

“敌国的军队三十万人马已经离这里不远啦,他们要来攻城!”行人惊惶地告诉他们说。

“敌国的军队要来攻城?别怕,有我们呢!”哥儿俩豪气十足地拍着胸说。

“你们?凭你们两个毛头小伙子就能打退敌国的三十万大军?别胡吹了别做梦了!”

“相信我们吧,肯定没问题!”

他们这番嚷嚷,被旁边的兵士听到了,便不由分说拥着他们俩进皇宫来,晋见己经几天几夜没吃没睡,愁得团团乱转的皇帝。

“皇上,这两个年轻人说他们有办法打退敌人的军队!”

“真的,那太好了!” 皇上顿时转忧为喜,但又有点不相信:“你们用什么本事去打退那三十万敌军呢?”

“我们用如水柔骨功!”哥儿俩响朗朗地回答道。

“如水柔骨功?”皇帝从来没听说过这功夫呢。

就在这时,士兵来报:“皇上,不好了,敌国的皇帝带着三十万大军已经来到城下了!”

“好,我们现在就去打退敌军!”哥儿俩雄纠纠气昂昂地就往外走去,皇帝赶紧也跟在后面,他想看看,这两个年轻人究竟如何来打退敌军。

来到城门口,也不等打开城门,当然,敌军在外,也不敢把城门打开,哥儿俩已经轻而易举地从紧闭着的城门缝隙中出去了,这一招,就已经把皇帝和他的随从们看得目瞪口呆了。

敌军看到从紧闭着的城门里突然走出两个人来,而且这两个年轻人竟然赤手空拳地朝他们走来,先是感到惊愕,后来越走越近,也有些恐慌起来了,一声令下:“放箭!”

万箭齐发,如激雨般朝哥儿俩射来,可是,明明看到数不清的箭射中了他们,射穿了他们的身体,他们却浑身没事儿,依然大步走来。

这可不得了!转眼就来到跟前了,敌军众多将官发一声喊:“拦住他俩,杀了他俩!”举起各式兵器,刀、剑、斧、戟、锤、槊,使劲地朝他俩身上刺、捅、砍、砸,可是,就像面对的是一团水,任凭发疯般的刺啊砍啊,他们身上连一点痕印都没有留下。

他们俩根本就不理睬这些将官们,一步不停只顾往前走,用他们水一样的身体,很快就穿过了一道又一道排得很紧密的挺着矛端着盾的士兵人墙,来到了敌国皇帝的跟前。一下子夺过旁边卫士的刀剑,凉沁沁地搁在了敌国皇帝的脖子上。

“你,你们要干什么?”那敌国皇帝浑身颤抖着问,因为他看到了,旁边这么多卫士的刀剑根本伤不了这两个年轻人,而他俩手中的刀剑却足以杀了自己。

“立刻下令撤军,撤回到你们自己的国家去,再也不要来侵犯我们了,如不答应,就砍下你的头!”

“好,答应,答应,撤军,撤军,以后再也不来了!”

就这样,哥儿俩不费吹灰之力就打退了三十万敌军,立下了天下第一大功。

为了向他俩祝贺,为了为他俩庆功,皇帝特地派出一支浩浩荡荡的最堂皇的仪仗队,簇拥着披红挂彩,骑着高头大马的哥儿俩在京城的大街上夸功游街。

满城的人们都出来了,夹道向他们欢呼,人们将鲜花,将彩球纷纷抛向哥儿俩。

在这一片欢呼声中,走着走着,突然间,师弟阿绿看到师兄阿赤的嘴角不时很别扭地在抽动,问:“师兄,你怎么啦?”

“我太高兴了,我想笑,我真的想笑。”师兄阿赤使劲抽动着嘴,说。

阿绿慌了,忙说:“不能啊,师兄,你不能笑!”

“可是,我实在憋不住啊,在这样的时候,我不笑一下,可要难受死了!”

“你憋住啊,千万要憋住!”阿绿几乎是在恳求师兄。

可是,只听得“哈哈,哈哈”一阵笑声,阿赤终于憋不住了,像火山爆发一样,纵情畅怀地大笑了起来,他笑得那么痛快,笑得那么开心,引得满街的人也都跟着他一起笑了起来。

但是,这一笑之后,出现的情景就让满街的笑声嘎然而止了,人们瞪目结舌地看到,骑在骏马上的阿赤的身体一下子瘫软了下去,像是被烈火烤融了的雪人,“哗啦”一声,就成了一汪清水泻到了地上,只剩下他原先身上的红彩带,但已经浸湿了。

阿绿赶紧跳下马来,不顾一切地扑到地上,想能抢到一掬水,但已经来不及了,水已经全部渗透到黄土铺的路里面去了,连一滴也抓不到了。

“师兄,师兄!”满街的人都静下来了,只听得阿绿的痛哭声,笑不能笑,哭还是可以的。

从那以后,哥儿俩就只剩下师弟阿绿了。失去了师兄以后,尽管得到了极大的荣耀富贵,但阿绿仍感到非常孤独寂寞,他毅然离开了京城,到远方去漂游了。

这一天,阿绿走到一片茂密的桃花林边,坐在竹亭里,细细观赏着如满天彩霞般盛开的桃花。

突然,在桃花丛中,他看到一个女孩如桃花样的园园脸,长长的细眉,玲珑的小嘴,还有一对酒窝,那女孩见了他,嫣然一笑,这一笑是那么的温柔,那么的动人,蕴含着说不尽的情意,可把阿绿看得呆了,看得醉了。

从那天起,阿绿每天一清早就来到这竹亭里,傻傻地等着,等着那女孩来,然后痴痴地看着,看那位女孩在桃树林里忙碌,而女孩看见他呢,也总是给他嫣然一笑。

只要有了这一笑,这一天,阿绿就感到心满意足了。

终于有一天,阿绿鼓足了勇气,来到女孩面前,说:“嫁给我吧!”

谁知那女孩却摇摇头:“不!”

这可让阿绿感到意外了,阿绿连忙拿出皇帝赏赐的许多珠宝,那些珠宝光彩夺目:“我有很多很多珠宝,够你享用一辈子的。”

那女孩连看也不看摇摇头说:“我不要珠宝。”

阿绿又掏出皇帝封给的一块雕有虎钮的金印:“我有大将军的官职,包你比任何人都荣耀。”

那女孩还是摇摇头:“我不要荣耀。”

“那,你要什么?”

“我要你对我笑。这么多天了,我每天都对你笑,可是你,却从来没有对我笑过,让我嫁给一个从来不肯笑,不会笑的人,我不愿意!”

到这时,阿绿才真正明白,笑,对于一个人来说,是多么重要。

他沉思了片刻,毅然说道:“好吧,你等着,三天之后,我再来向你求婚,到那时,你一定会看见我笑的。”

说罢,他就大步流星地走了。

他要到山里去找戒笑师傅,恳求师傅将他的如水柔骨功废掉,让他能够找回自己的笑。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