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困木偶戏团

(选自《金钥匙》第 七章)

[俄]阿·托尔斯泰 著   任溶溶 译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布拉蒂诺坐在第一排,兴高采烈地盯住戏幕看。

戏幕上画着一些跳舞的小人儿,一些戴黑色假面具的姑娘,一些头戴缀有星星的尖帽子的可怕大胡子,一个有鼻子有眼睛的像薄饼似的太阳,此外还有各种各样有趣的图画。

响了三次铃,幕布升起来了。

戏台很小,从右到左竖着一排用硬板纸做的树。它们顶上吊着一盏灯,样子像个月亮。底下是一面镜子,反射着灯光,有两只天鹅在上面游泳。它们是棉花做的,有金色的嘴巴。

打一棵硬板纸做的树后面走出一个小人儿,穿一件长袖子的白色长衬衫。

他脸上扑了牙粉一样白的粉。

他向尊敬的观众们鞠了个躬,愁眉苦脸地说:

“诸位好,我叫皮埃罗……我们这就要给诸位演出一个喜剧,戏的名字叫做:《天蓝色头发的姑娘,又名三十三个后脑勺》。我将要挨棍子,吃耳光,给打后脑勺。这是一个非常滑稽的喜剧……”

打另一棵硬板纸做的树后面又出来一个小人儿,衣服上全是方格,像个棋盘。

他也向尊敬的观众们鞠了个躬:

“诸位好,我叫阿尔莱金!

他说完向皮埃罗转过身去,劈劈啪啪就是两个耳光,打得皮埃罗腮帮上的白粉也掉下来了。

“你干吗愁眉苦脸的,傻瓜?

“我愁眉苦脸是因为我想娶媳妇。”皮埃罗回答说。

“那你干吗不娶呢?

“因为我的未婚妻逃走了……”

“哈哈哈,”阿尔莱金捧着肚子哈哈大笑,“一个大傻瓜……”

他拿起一根棍子就打皮埃罗。

“你的未婚妻叫什么名字?

“你不再打我了吧?

“不,我只不过刚开了个场哩。”

“这么说吧,她叫马尔维娜,又名天蓝色头发的姑娘。”

“哈哈哈,”阿尔莱金又捧着肚子大笑,打了皮埃罗三下后脑勺,“尊敬的观众们,诸位请听我说……难道姑娘有长天蓝色头发的吗?

他说着把脸向观众转过来,忽然看见前排长凳上坐着个小木头人,嘴巴咧到了耳朵边,长鼻子,戴一顶尖帽子,帽子尖上有撮穗子……

“大家看,这不是布拉蒂诺吗!(在意大利文里,布拉蒂诺就是木偶)”阿尔莱金用一个手指头指着小木偶叫起来。

“是活生生的布拉蒂诺!”皮埃罗也甩着两个长袖子拼命地叫。

打一棵棵硬板纸做的树后面跑出来许多木偶———戴黑色假面具的姑娘,戴尖帽子的可怕大胡子,用纽扣做眼睛的毛茸茸的小狗,鼻子像黄瓜的驼子……

他们全都向台口那一排蜡烛跑过来,站在脚灯前面,一面看着一面叽里呱啦地抢着叫个不停:

“是布拉蒂诺!是布拉蒂诺!快活的小滑头布拉蒂诺,上我们这儿来吧,来呀!

布拉蒂诺听了,就从凳子跳上提词人小室,从提词人小室跳上舞台。

木偶们拉住他,又抱又亲嘴又拧他。最后全体木偶唱起了《小鸟舞曲》:

 

小鸟一早在草地上,

跳起波尔卡舞。

嘴巴向左,尾巴向右———

这是“卡拉巴斯”波尔卡舞步。

 

癞蛤蟆奏低音提琴,

两只甲虫冬冬打鼓。

嘴巴向左,尾巴向右———

这是“巴拉巴斯”波尔卡舞步。

 

小鸟大跳波尔卡舞,

因为它们都乐呵呵。

嘴巴向左,尾巴向右———

这个就是波尔卡舞步……

 

观众看了都很感动。一位奶妈甚至淌眼泪,一些消防队员大声哇哇哭起来。

只有后排凳子上那些孩子发脾气,顿着脚:

“亲嘴亲够了,不是小孩子啦,演下去吧!

听到这么吵闹,台后一个人探出头来。这个人的样子太可怕了,看他一眼就会把人吓死。

他那把乱蓬蓬的长胡子一直拖到地上,突出来的两只眼睛骨碌碌地转,大嘴巴里的牙齿咬得嘎吧嘎吧响,好像这不是个人,而是一条鳄鱼。他手里拿着一根用七条尾巴做的鞭子。

这个人就是木偶戏院的老板、木偶学博士卡拉巴斯·巴拉巴斯先生。

“哼哼哼,呼呼呼!”他对布拉蒂诺大叫大嚷,“原来是你给破坏了我这出呱呱叫的喜剧?

他一把抓住布拉蒂诺,把他带到戏院贮藏室里,在钉子上一挂。他回来用他那根七尾鞭吓唬他那些木偶,逼着他们继续演下去。

那些木偶勉强把戏演完,到幕放下来,观众散走了。

木偶学博士卡拉巴斯·巴拉巴斯先生上厨房去吃晚饭。

他把他那把长胡子塞到口袋里,不让它碍手碍脚,然后在炉子前坐下。炉子上一根铁叉子,正叉着一只兔子和两只小鸡在烤。

他吮吮手指头,摸摸在烤着的东西,觉得还没烤熟。

炉子里木柴不够了。他拍了三下手掌。

阿尔莱金和皮埃罗跑进来。

“给我把布拉蒂诺那小流氓带来,”卡拉巴斯·巴拉巴斯先生说,“他是干木头做的,扔到火里,我烤的东西很快就可以熟了。”

阿尔莱金和皮埃罗急忙跪下,求他饶了不幸的布拉蒂诺。

“我的鞭子呢?”卡拉巴斯·巴拉巴斯大叫起来。

于是他们嚎啕大哭,走进贮藏室,把布拉蒂诺从钉子上拿下来,带到厨房里。

选自上海·少年儿童出版社“双桅船经典童书系列·第三辑·《金钥匙》 责任编辑:吴芷菁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