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气的代价

(选自《金钥匙》第 五章)

[俄]阿·托尔斯泰 著   任溶溶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会说话的蟋蟀走了以后,楼梯底下那间屋子里变得十分乏味,很不好受。一天很长很长,长得没个完。布拉蒂诺觉得肚子也有点不好受。

他闭上眼睛,忽然看见一盘烧鸡。

他赶快张开眼睛———那盘烧鸡不见了。

他又闭上眼睛———看见一盘碎麦米饭拼蜜饯马林果。

他张开眼睛———那盘碎麦米饭拼蜜饯马林果没有了。

布拉蒂诺于是猜到了:他是想吃想昏了头。

他跑到炉子旁边,把鼻子伸到在火上煮得沸腾的锅子里去。没想到布拉蒂诺的长鼻子竟把锅子戳穿了。咱们早就知道,炉子、火、烟、锅子都是穷老头卡洛在一块旧布上画出来的。

布拉蒂诺把鼻子拔出来,两眼往小窟窿里一看———旧布后面,墙上像有一扇小门,可上面布满了蜘蛛网,什么也看不清楚。

布拉蒂诺满屋走,一个个墙角都找遍了———心想能不能找到块面包皮,或者一根猫啃过的鸡骨头。

唉,穷老头卡洛家里,晚饭一丁点儿吃的东西也没有!

布拉蒂诺忽然看见刨花篓里有个鸡蛋。他把鸡蛋一把抓住,放在窗台上,用鼻子———笃、笃———把鸡蛋壳敲破。

蛋里头有个很轻的声音叽叽叫:

“谢谢你,小木头人。”

从敲破的鸡蛋壳里钻出来一只小鸡,尾巴的地方只有一撮茸毛,两只小眼睛很快活。

“再见!鸡妈妈早就在外面院子里等着我了。”

小鸡跳出窗口,一转眼就不见了。

“哎哟,哎哟,”布拉蒂诺叫起来,“我想吃……”

一天总算过完了,屋子里开始暗下来。

布拉蒂诺坐在画出来的火旁边,饿得不住轻轻地打嗝。

  他忽然看见楼梯底下,地板下面钻出来一个胖脑袋。

一只灰不溜秋的短腿东西伸出头来嗅嗅,接着爬了出来。

它不急不忙地走到那篓刨花那儿,钻进去又嗅又找,生气地翻得刨花窸窣响。它准是在找布拉蒂诺敲破了壳的那个鸡蛋。

接着它从篓子里爬出来,走到布拉蒂诺身边。它转动着每边各有四根长胡须的黑鼻子,把他嗅了半天。可嗅下来布拉蒂诺不能吃,这东西就走开了,屁股后面拖着一条又细又长的尾巴。

嘿,干吗不抓住它这条尾巴!布拉蒂诺一下子就把它抓住了。

这原来是挺坏挺坏的老耗子吱吱。

它吓得像个影子似的一闪,就飞快地溜到楼梯底下,把布拉蒂诺也拖过去了。可等它看见这不过是个小木头人,就回过身子,穷凶极恶地扑上来要咬断小木偶的喉咙。

这回轮到布拉蒂诺害怕了,他放开冰凉的耗子尾巴,跳上椅子。耗子跟着他跳上椅子。

布拉蒂诺从椅子跳上窗台,耗子跟着从椅子跳上窗台。

布拉蒂诺从窗台上跳下来,穿过整间屋子,飞也似的跳上桌子。耗子跟着从窗台上跳下来,穿过整间屋子,跳上桌子……

  到了桌子上,它一口咬住布拉蒂诺的喉咙,把他摔倒,叼在嘴里,跳到地上,要把他拖到楼梯底下,拖到地窖里去。

“卡洛老爹!”布拉蒂诺好容易叽叽呱呱叫出声来。

“我来了!”一个很响亮的声音回答说。

门猛地打开,进来了卡洛老爹。他从脚上脱下一只木头鞋,朝耗子身上扔过去。

老耗子吱吱放掉布拉蒂诺,牙齿咬得嘎嘎响,逃得不见了。

“你看淘气有什么好结果!”卡洛老爹埋怨他说,把布拉蒂诺从地上抱起来。他看过他有没有缺鼻子断腿,然后把他放在膝盖上,打口袋里掏出个洋葱,擦擦干净。

“喏,给你,吃吧……”

布拉蒂诺饿坏了,赶紧咔嚓一声用牙去啃洋葱,吧嗒吧嗒,几口就吃掉了。他吃完洋葱,用头在卡洛老爹板刷似的腮帮上擦来擦去。

“卡洛老爹,我要变成聪明人……会说话的蟋蟀叫我上学去。”

“想得好,孩子……”

“卡洛老爹,可我光着身子,又是个小木头人,在学校里同学们会取笑我的。”

“嗯嗯,”卡洛说着,搔搔板刷似的下巴,“孩子,你说得对!

他点起灯,拿来剪刀、糨糊和一些花纸。他又剪又贴,给他做了一件咖啡色的上衣、一条鲜绿色的短裤。他还用一只旧靴筒给他做了一双鞋,用旧袜子给他做了一顶小帽子———一顶尖帽子,顶上还有一束穗子。

他让布拉蒂诺穿上衣服鞋子,戴上帽子。

“好好穿着吧!

“不过,卡洛老爹,”布拉蒂诺说,“我没识字课本可怎么上学呢?

“嗯嗯,你说得对,孩子……”

卡洛老爹搔搔后脑勺。他把他仅有的一件旧上衣搭上肩头,到街上去了。

他很快就回来,可上衣没有了。他手里拿着一本书,书上的字很大,图画很有趣。

“识字课本给你,你好好读书吧。”

“卡洛老爹,你的上衣呢?

“我把上衣卖了……没什么,不穿上衣也能对付过去……只是你要好好生活。”

布拉蒂诺把鼻子塞到卡洛老爹慈爱的怀抱里。

“我要好好读书,长大以后给你买一千件新上衣……”

小木偶在他生下来的这第一个晚上,一门心思决心要像会说话的蟋蟀教他的那样,不再淘气,好好生活。

选自上海·少年儿童出版社“双桅船经典童书系列·第三辑·《金钥匙》 责任编辑:吴芷菁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