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 面 花(科幻小说)

(选自阿丽萨外星历险记第十)

[俄]季尔·布雷乔夫  著   王志冲译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阿丽萨抓住另一头拴着双嘴巧舌鸟的细链子。巧舌鸟不挣不逃,似乎知道我们希望它做什么。它在矮树丛上面缓缓飞行,如果我们落后了,它便飞得更高些,在空中滑翔,等候我们。行进得很艰难,因为在这个星球上,没有谁先于我们踩出一条道来。不得不爬过朽烂的树干,在藤蔓和多刺的植物之间穿越,蹚过湍急的小河。

一群长脚黄蜥蜴从树墩旁蹦出,尖叫着四下跑散,提醒林子里的居民,有陌生人闯入了。

后来我们来到林边的一块草地上,这里盛开着许多凶猛的白花。这种花吧唧吧唧地吞吃蝴蝶和蜜蜂,还向我们伸来,用花瓣钩我们的脚。由于咬不破我们的鞋子,它们居然暴怒,甚至发出咆哮。穿过小树林,那边又是一块草地。这里盛开着一种红花。它们似乎非常好奇:我们刚从树林后面出来,所有的花瓣就都转向我们这边,仿佛在观察我们,闻我们的味儿。草地上响起一片簌簌声。

“它们是特别爱唠叨的花儿,”阿丽萨说,“这下要议论我们的衣着打扮和抬手投足,一直讲到黄昏。”

我们走出很远,还听得见好奇的花儿发出簌簌声、喃喃声。

这是一个花的星球。这天我们还目睹了多种鲜花。有的会相互打架;有的发现我们到来便躲入地下;有的从一处跃向另一处,长长的根须在空中晃晃悠悠。还有许多普通的花,蓝的、红的、绿的、白的、黄的、咖啡色的和斑斑点点的。有些花长在地面,有些花开在枝头或矮树丛里,另外一些则生在山岩上,开在河水下,或者缓缓地飘浮在半空中。

我们跟随着巧舌鸟,跑了两个小时左右,终于累得不行了。

  “停一下!”我冲着巧舌鸟,“得歇会儿了。”

克罗克鸟正在我们的上空盘旋,为了不让它看见,我们躲到一棵大树的阴影底下休息。巧舌鸟蹲在我们头顶的枝头,跟往常一样,打起瞌睡来了。它挺懒的,不说话、没事儿的时候,总是打盹儿。

包洛思柯夫坐下,背靠树干,疑疑惑惑地问:“万一巧舌鸟仅仅是打算出来溜达溜达呢?”

“可别这么想啊!”阿丽萨忿忿不平,“要这么想,那还不如回去拉倒。”

说话间,太阳忽然转到树顶后面,短暂的夜晚降临。天上顿时繁星密布。

“瞧,”阿丽萨喊,“有一颗星在移动。”

“这大概是小行星。”我说。

“也可能是飞船吧。”阿丽萨接茬儿。

“嗐,这里哪来的飞船!”

这颗星星移动到树后去了。又过了约莫五分钟,曙光初露。这次,是三个太阳同时从三个方向跃上天空,让人感到好亮、好热。周围,蜜蜂发出的嗡嗡声和纺织娘发出的吱嘎吱嘎声,响成一片。

“该起来了,”包洛思柯夫站起身来说,“巧舌鸟要招呼咱们向前走了。”

“向前!”巧舌鸟用第一船长的嗓音说,“向前,咱们到了那儿就大干。”接着,换成一种完全不同的嗓音,说,“要像著名船长斯科特①所说的那样,‘战斗、寻觅、发现,百折不挠……’”

“爸爸,你听,”阿丽萨说,“巧舌鸟在给咱们鼓劲儿呢。咱们快要到达了。”

我并不责怪阿丽萨过早的欢欣鼓舞。我知道,如果巧舌鸟确实把我们带向第二船长着陆的地点,那我们会看到的,会看到“蓝海鸥号”的残骸,在藤蔓堆里,花草丛中。至于第二船长本人,只怕连踪迹也不会留存下来。不过,我还是跟着包洛思柯夫走去。

我们在密匝匝的树林里又穿行了一个半小时。突然,巧舌鸟向上飞起,好像要试试细链子是否断裂。

“记住这个地点!”它从空中喊叫,“船长,记住这个地点!”

然后,嗓音变了,一句句话从高空传来:

“抓鸟!逮住这鸟!别让它活着逃掉!”

“它在模仿谁?”阿丽萨问。

“不知道,”包洛思柯夫回答,“或许是维尔浩夫采夫吧?”

巧舌鸟似乎在寻找什么。

“放开链子。”我嘱咐阿丽萨。

她听从了我。巧舌鸟飞得更高,直插云霄,变成一个小圆点,突然又像一块石头似的往下冲。

“它找到了。”包洛思柯夫说。

然而我们立刻发现,是一只克罗克鸟在追逐巧舌鸟,眼看就要追上。

“开枪!”我对包洛思柯夫喊。

咱们的船长拔出手枪,也来不及瞄准,便一枪打去。几乎已经要抓到巧舌鸟的克罗克鸟,“哇”地大叫一声。显然它失去平衡,往下坠落,但又控制住了,顺着树林的上空,慢慢地飞去。我们跑向巧舌鸟躲藏的地方。大片矮丛林那边,展现出一块绿色的草地,土山环绕。这些土山,跟馒头似的,上面长满阔叶树木,哪儿也看不见巧舌鸟。

我们站在草地边缘。这儿的草低低的,柔软而光滑。草地周围,仿佛有谁特意栽种,生长着奇特的鲜花。花瓣短而宽,金属般的色彩,围绕着中间的花盘。跟大盘子一般大的花盘,明亮似镜。花的镜面,微微鼓起,每朵花上都映现出整块草地。花朵下面的茎秆粗而短,不长叶子。

“阿丽萨,别靠近,”我说,“万一有毒怎么办?”

“不,”阿丽萨说,“我觉得不会有毒。瞧!”

我们看到,一只很像兔子的小动物,从矮树丛里跳出,跑到一朵花儿跟前,对着镜面照了照。接着,虽然我们就在这儿,它毫不惊慌,旁若无人地返回,消失在矮树丛里。

“好像不对头,”包洛思柯夫说,“没有飞船的任何痕迹。多半是巧舌鸟搞错了。”

“或者是我们错了,像小孩子似的,跟着巧舌鸟跑。”我说。

我想到,我们要回到飞船那儿去的,这段路有多么长。当然,可以呼叫泽廖内,请他驾着小快艇或越野车来接,但我又不愿意让飞船没人守护。

阿丽萨走到草地中央,四下环顾,随即走近一朵花儿。这朵花儿转动镜面,仿佛要让阿丽萨照照它。

“咱们带些花儿回去。”阿丽萨说。

“行哪。”我回答。

  包洛思柯夫从口袋里掏出袖珍金属测定仪,带着它在整个草地上绕了一圈。金属测定仪连一次响声也没有发出。

“这里现在没有飞船,过去也没有飞船。”包洛思柯夫终于宣布,“该回去了。”

我们剪取了一束镜面花。这束花沉甸甸的,似乎是石头雕成的。我们轮流拿着。我想扔掉一部分花儿,可阿丽萨怎么也不肯。

回到飞船上,我们累得要命。幸亏我们不在的时候,这儿没出任何意外。

“嗨,怎么样?”泽廖内问,“准是不顺利吧?”

“非常不顺利。”包洛思柯夫一面回答,一面脱了鞋,横倒在休息舱的沙发上。

这时候,阿丽萨搬来两只大瓦盆,灌了水,为的是让镜面花不至于干死。

“是的,那儿没有飞船,”我说,“咱们倒还丢失了巧舌鸟。也许,它落进了克罗克鸟的爪子。”

“没关系,”包洛思柯夫躺在沙发上说,“明天一早,我动手修理金属探查机。在没有找到第二船长之前,我们不离开这个星球。”

我的脚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怪疼的。我弯腰一看,原来是钻石小龟。

“它怎么会在这儿?”我问泽廖内,“我们明明把它锁在保险箱里的呀。”

“它又颠又撞,闹得厉害,我就可怜它了。”泽廖内回答,“你们带回了什么奇怪的花儿?”

“镜面花。”我说。

“镜面?”

“是呀,怎么啦?”

“我正照着它,可映现出来的根本不是我。”他说。

我回头一瞧,才相信泽廖内讲的是实话:花的镜面上显露出来的确实不是他,而是阿丽萨。在她的肩后,还看得出两个小小的人影———那是我和包洛思柯夫。而且,我们都不是站在休息舱里,而是在圆形的草地上。

“非常有意思!”我说,“可见这些花朵,活着的时候,把什么都映现出来,而且储存在内,如同摄影一般。”

“嘟、嘟、嘟!”叩击声传进休息舱。包洛思柯夫从沙发上一跃而起,奔向舷窗。是巧舌鸟蹲在窗玻璃外面,用嘴啄着,要引起我们的注意。

“想想看,它有多么聪明!”我说,“我们这就放你进来!”

巧舌鸟的两张嘴张呀张的。它在说什么,可惜隔着船壁,我们什么也听不见。

我奔过去,打开舱门,巧舌鸟已经在门外等着我。它扑进飞船,径直飞向休息舱。我顺着走廊,跟在它后面走。巧舌鸟飞得摇摇晃晃,接着又落到地上,一瘸一拐地往前走。包洛思柯夫打开休息舱的门,一见鸟就说,

“哎呀,真可怜,你准遇上倒霉事儿啦!”

巧舌鸟出人意料地回答:

“难以支持了!很快就能得到救助吗?”

“这是第二船长的嗓音,”阿丽萨说,“它见着第二船长了!”

  “阿丽萨,”我说,“这话也可能是第二船长在四年前讲的呀。你不是不知道,巧舌鸟记性极好。”

“不,”阿丽萨坚持说,“他见着第二船长了。赶快再去,到那块草地上去。”

“不,现在可不行,”包洛思柯夫回答,“我是腿都迈不开步了。你呢,一个小女孩,比我累十倍。何况,我们去过的地方,没有什么船长。在十米范围内,哪怕只有一粒金属钮扣,哪怕只有一颗螺帽,金属测定仪也会发现的。”

“那就是说,应该在十米以外找找,”阿丽萨固执己见,“如果你们不去,我一个人去!”

“你先去睡个够,”我一本正经地说,“然后,我们大家一块儿再到老地方去。反正我答应过,在找到第二船长之前……或者在确信他不在这个星球以前,咱们决不离开。”

选自上海·少年儿童出版社“双桅船经典童书系列·第三辑·《阿丽萨外星历险记 责任编辑:童海青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