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星植物人

张天翼童话寓言奖

萧袤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作为“绿化全球协会”会长,我对遥远的绿星球充满梦想。绿星是宇宙中一颗古老的星球,据说,它的绿化是太空中做得最好的。

乘上“喷气式萝卜”,我来到了心仪已久的绿星。喷气式萝卜,是从蔬菜星引进的一种新型萝卜,拔起它就能飞,像小型运载火箭,非常奇妙。

当时正是绿星的冬天。不可思议的是,我并没有被荒凉与萧索击倒,出现在我面前的,依然是无边的绿树与繁花,一派生机勃勃的春天景象。

绿星,果然名不虚传!

我没有与绿星官方接触。因为千篇一律的外交辞令、彬彬有礼的客套话以及频繁的握手、拥抱、镁光灯的闪烁,令我厌烦;而长篇大论夸夸其谈的经验介绍,多半存有不实之辞,对我没有任何实际意义。

我决定深入绿星的绿树繁花中,亲自探寻绿星绿化成功的奥密。

喷气式萝卜降落在一棵太阳花的旁边,周围是成片的树林。我从萝卜舱里走下来,不再管它。喷气式萝卜根部插进泥土,它还在继续生长呢,会自动吸取养分,并通过光合作用积集热能,加工转化。我不用担心回程的能量了。

我走近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树。

对不起,我叫不出这棵树的名字。这并不是“绿化全球协会”会长的无知与低能,实在是我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奇怪的外星树。

“先生,请给点水喝。”

我吓了一跳,谁在说话?环顾四周,除我之外,什么人也没有。难道绿星人会隐身?我不得而知,马上拿出水壶,对着树林大声说:

“水在这儿,请喝吧!”

“请洒在我的脚下,对了,就是你面前这棵树的根部。”

咄咄怪事。我只得按照声音的提示去做,将一壶水全部洒进外星树下。

“谢谢你,好心的先生。”

我有点生气了:“不用谢,请告诉我,您在哪里?你为什么要跟我捉迷藏?”

“咦,我不是告诉过你,我就在你的眼前呀!”

“我的眼前?!这不是一棵树吗?树会说话?”我吃惊地问。

“不错,我是一棵树,可十年前,我也是一个人。现在的我,既是植物又是人,你可以叫我――植物人。”

听不出他的声音是从哪里发出来的,隐隐约约好像来自绿阴如盖的树冠。

“你怎么由人变成了树?”

“唉,说来话长。”怪树叹了一口气,叶子害羞似哆嗦了一阵,“十年前,我是一个穷光蛋,为了创造一夜暴富的神话,我挺而走险,偷砍了几棵树。你知道,在我们绿星,树木比黄金还贵重呵!偷砍树木,罪不容恕,我被抓住了,判了十年刑。”

“判刑?为什么不送你蹲监狱?”

“哈,监狱!”怪树甚至笑起来,这从叶子的颤抖上可以看出,“这儿就是监狱呀,只是没有围墙和看守。原来,这里是黄沙漫漫红尘滚滚的荒凉之地。现在你看,到处都是绿树。那些树,全都是犯人!”

我大吃一惊,天哪,这么多的绿星植物人!

“他们有的是偷摘花木,有的是狂砍滥伐,有的制造噪音,有的乱倒垃圾,有的排放污水,废气  总之,破坏环境的事,都是犯罪啊!他们有的要蹲一辈子,有的要站三个月,我呢,十年……”

“可是,人,怎么就能变成树?”我还是不懂。

“这当然受生物工程的启发,当初送我们来这儿时,执法人员给我注射过植物的基因,通过基因转化什么的,我也不太懂。过不多久,我们的体内分泌出叶绿素,我们开始吸进二氧化碳,呼出氧气,也能进行光合作用了。我们的身体一天天变绿,手臂成了枝丫,手掌长出叶片,为了适应环境,为了生存,我们的脚,竟然长出了老长老长的根须……”

“没有人想到逃跑吗?”

“转化剂的多少决定我们受刑的时间,我们逃不掉。你见过逃跑的树吗?”

我哑口无言。

“还能恢复成人吗?”接下来,我担心地问。

“没问题,许多刑满释放的人员,已经证明了这一点,他们现在活得很好。你瞧,现在甚至出现了志愿者,他们心甘情愿地要做一回植物人,为我们的绿星增添一点绿。再有一个星期,我又能重新做人了。到时候,欢迎你到我家去玩,我家住在――繁花似锦街绿草如茵巷111号……”

“再见了,绿星植物人!”我默默地说,挥挥手,乘上喷气式萝卜,飞回到地球。我不知道绿星的做法是不是不人道?这种做法,能在地球上推广吗?

亲爱的读者,你说呢?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