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  影(科幻小说)

(选自阿丽萨外星历险记第十四章)

[俄]季尔·布雷乔夫  著   王志冲译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水母星系隐现在银河系偏僻的一角。恒星很大,带着长长的日珥,仿佛长发纷披,共有三颗行星绕着它转。第一颗———离恒星最近的那颗,气温高得发烫,可见我们根本用不着去。

我们飞向第二颗行星。

这颗星球,荒凉而阴郁,一座座陡峭的灰蓝色山岩,一片片柏油般的湖面,一棵棵罕见的、光秃秃的树木,都反射着阳光。星球上空,刮着永不休止的风。

“哎,怎么样?”我问双嘴巧舌鸟,“就是这颗星球,对不对?

巧舌鸟把头—歪,什么也不回答。

“爸,”也在休息舱里的阿丽萨说,同时朝舷窗走去,“你不善于和巧舌鸟说话。它怕你。”

“它不怕你吗?

“什么动物都不怕我。”阿丽萨说。她手捧一只长着轮形脚的金属猫,这猫正想方设法,要用冷冰冰、油腻腻的舌头舔阿丽萨的鼻子。“巧舌鸟,亲爱的,告诉我们,你把主人留在这个星球上了吗?

巧舌鸟专注地听着阿丽萨的话,随即用第二船长的嗓音回答:“小心幻影。别相信它。但要仔细看。”

“嗨,你的鸟儿傻头傻脑的,”我气呼呼地说,“问它星球,它却讲幻影!

“我们会看的。”阿丽萨回答巧舌鸟。

舷窗外面在下雨。雨点不大,然而一串串雨点让风吹得歪歪斜斜,抽打着“飞马号”的外壳。这样的星球,连瞧瞧也心烦。

夜来临了,闷倦而漫长。

“算了,”包洛思柯夫说,“反正今天要走出飞船已经太迟,吃了晚饭睡觉吧。”

晚饭后,阿丽萨把金属猫赶进笼子,拿了一本书,躺到休息舱的沙发上。我几次去找逃跑的钻石小龟,惟恐它调皮捣蛋。包洛思柯夫和泽廖内也各忙各的。

这样过了两三个小时,我回到休息舱。阿丽萨仍在看书。休息舱里,舒适、温暖,让人感到特别惬意,因为舷窗外面虽然雨停了,风却依然在呼啸。

我走近舷窗,朝外望望。夜色迷茫,两个大月亮淡淡地映照着平野。蓦地,我惊呆了。

有几个人,正沿着谷地朝我们的飞船缓缓走来。这帮人衣着古怪,没穿密封宇宙服。他们只顾互相说话,好像一点儿也没发现飞船。我轻轻地招呼:“阿丽萨,你瞧。”

阿丽萨把书往沙发上一扔,跑到我身边。

那伙人走近了些,可以看清楚,他们身穿无袖上衣,头戴宽檐帽,上衣外面披着宽松的坎肩。是四个男子。他们后面,走着一个中年妇女,发型蓬松,长裙曳地,步履缓慢,仿佛不乐意的样子。男子高谈阔论,女的闷声不响。

“阿丽萨,这不是幻觉吧?”我问,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不是,”阿丽萨回答,“别吓走他们,我认识他们的。”

“谢列兹涅夫!”我耳畔震响着扬声器里的声音。“谢列兹涅夫,你没睡吗?”我听出是包洛思柯夫的嗓门儿。

“你在哪里?

“在驾驶台上。你朝舷窗外看看。你弄得懂是怎么回事儿吗?”

“我正看着,”我回答,“一点儿也弄不懂。这些人是打哪儿来的?

“我倒弄懂了,”阿丽萨说,“我认识这些人。”

我转过脸看着阿丽萨。她会不会在说胡话?

“爸爸,难道你没认出来?”阿丽萨感到奇怪,“这个女的你大概记不得,那也算了,可右边第二个男的,你应该认得出!

“认不出!”我回答,“你说出来吧,别让我闷在鼓里!

“右边第二个是波尔托斯,”阿丽萨说,“你瞧,他正弯着腰听达塔尼昂说话。八成儿他们仍然打算处死温简夫人。”

“还有什么温简夫人!”我大声说,“我完全闹糊涂了!波尔托斯怎么会在这里呢?

“不知道,”阿丽萨说,“不过这些人是国王的剑客,错不了。如果他们是红衣主教的护卫,咱们一眼就能辨别清楚。”

“包洛思柯夫,你听见吗?”我问。

“听见了,”包洛思柯夫平静地说,“我觉得阿丽萨完全正确。红衣主教的护卫和国王的剑客,咱们一眼就能辨别清楚。”

与此同时,四个剑客已经走到飞船紧跟前。我鼻子碰到舷窗,要看看他们接下去会干什么。剑客们站住了,其中一个,我觉得是阿拉米斯,这个留着小胡子的美男子,优雅地把手一摆,请温简夫人向前走。

“挺有趣的。”阿丽萨说,她踮起脚尖,更方便地往下看,“他们会不会处死她呢?爸爸,你怎么想?

“我已经什么也不会想了,”我回答,“包洛思柯夫,可以放下舷梯吗?

就在这时候,剑客们继续往前走,进入飞船的侧壁,不见了。

“他们穿墙越壁。”我听见包洛思柯夫茫然失措的声音。

这位船长是不易吃惊的。他见多识广,比普通人一辈子所看到的多十倍。无论是小飞龙,还是伊耶拉星球的气囊兽,或者宇宙强盗,都没有把他吓倒。然而,国王的剑客,穿越过“飞马号”的船壁———这种情景,他还从未见识过。

“或许,他们和赛西涅尔星球人一样,也是时间旅游者?”我问。

阿丽萨走到休息舱的另一边,朝对面的舷窗外望去。

“正是他们,”阿丽萨说,“我也这么猜来着。他们穿过了飞船,甚至没感觉到飞船的存在。”

我跑到休息室的那一边。果然,剑客们若无其事地离开飞船,往远处走去,在两个月亮照耀下,他们的长剑闪闪发亮。他们经过悬崖,在峡谷里消失踪影……①

“上驾驶台吧,”我对阿丽萨说,“那儿看得更清楚。”

“走!”阿丽萨说,随手从沙发上拿起看了一整夜的书。书名是《三剑客》。

我好像悟到了什么。

“把书给我。”我对阿丽萨说。

我边走边打开书。恰巧翻到一页插图,画的是剑客之一———达塔尼昂,身披坎肩,佩带长剑。

当我们跑上驾驶台的时候,站在大舷窗旁边的包洛思柯夫,抬手招呼我们过去。

舷窗外面,平原中间有一株细长的小桦树,片片树叶迎风摇曳,像活的一样。桦树周围长着草,还看得见紧挨着树根,有一棵鳞皮大蘑菇。

“这景象有点儿眼熟,”包洛思柯夫沉思着说,“我在哪儿见到过的。”

“我知道在哪儿,”阿丽萨接茬儿,“是泽廖内伯伯心爱的明信片。这张明信片就挂在他卧舱的床铺上方。他老是望着明信片,朗诵诗句:林涛涌动,绿色的喧哗①……”

“幻影。”包洛思柯夫说。

“对,”我表示赞同,“无疑这是幻影。关于幻影的事儿,巧舌鸟曾用第二船长的嗓音提醒我们。它并不是胡乱说说的。然而,这些幻影,是谁制作的?为什么制作?咱们享受到这份难得的娱乐,应该感谢谁呢?

桦树在夜色中消失了。远远的山坡那儿,却有一支奇异的队伍,朝着“飞马号”移动,队伍中有地球人,有菲克斯星球人,还有来自我们不知道的行星和恒星的人,还有一些机器人、动物。幻影中的人群,围住了飞船,却又仿佛没有感觉到飞船的存在。他们旁若无人,穿过飞船,倏地失去踪影;他们一分为二,又合二而一。

“爸,”阿丽萨说,“咱们走近些去看看。”

“这儿就看得清楚嘛,”我不同意,“我们还不了解它们的性质。万一它们并非有形无体,那就麻烦了。”

我们久久地观察这支幻影队伍。等到平原上空空的,阿丽萨再次缠住我:“哎呀,爸,咱们下去吧,现在还不晚。喏,你瞧,只剩一个幻影了,是达塔尼昂。”

的确,这个剑客,独自一人,走到空落落的谷地上,在离飞船不远的地方,踱来踱去,若有所思。

“你们去吧,”这时包洛思柯夫说,“只是别离‘飞马号’太远。我会留意着,保你们出不了什么事儿。”

跟往常一样,包洛思柯夫猜中了我的心事。我自然很希望靠近些观察幻影,只是担心阿丽萨出什么意外;可不带上她,自己去吧,她准会争哪闹哇,不罢不休。她把幻影当成自己的———是她头一个猜出三个剑客的呀。

我和阿丽萨走下舷梯,来到平原上。这儿空寂无人。达塔尼昂不知去向。

“等等吧,”阿丽萨说,“他们多半会再来。”

我们走向刚才显露一棵小桦树的地方。地上不见一根小草,不见一片叶子,只有一些圆圆的小石头。

“爸,你瞧,谁在走,”阿丽萨说,“你怎么也想不到的!

我抬起头来,不由打了个寒颤。是我自己,拉着阿丽萨的手,在迎面走来。而且,我们两个都穿密封宇航服,脚上是平底便鞋,仿佛根本不需要呼吸空气似的。

阿丽萨迎着自己跑去。

“站住!”我冲着她喊,“你上哪儿?

然而,阿丽萨已经跑到“孪生姐妹”跟前,并且跑着穿过自己的幻影,被石头一绊,摔倒了,跟下跪似的。幻影当即消失。我急着赶去搀扶阿丽萨,就在这当儿,又出现了新的幻影。这幻影朝阿丽萨奔去,似乎要抓她。这次,幻影具有维尔浩夫采夫的外形。他的礼帽压到眼睛上,瘦削的双肩耸得碰着耳垂。

我连忙插到幻影和阿丽萨之间,遮护住女儿,因为我总放心不下,生怕这个维尔浩夫采夫不仅仅是幻影。

但是,维尔浩夫采夫博士并未发现阿丽萨。他在我们旁边擦身而过,脸带微笑,仿佛看见了什么人。我循着他的目光望去,只见身穿黑色皮装的胖子正迎着维尔浩夫采夫走来。他们互相伸出双手,脑袋靠在一起,争论着什么。

阿丽萨站起身子,搀住我的手。

“在这个星球上无所谓保密。”她说,“倒是我们现在知道胖子跟维尔浩夫采夫是相识的,怪不得他们两个都来向我们索取巧舌鸟。”

两个幻影在无声地交谈,又有一些幻影,从另一边朝我们走来。这些幻影具有三位船长的形貌。不过,并非我们在三船长星球上见过的那种石像,而是跟本人一样,身穿蓝色宇航服的。船长们站在那儿,手挽着手,似乎在告别。转瞬之间,幻影消隐了,不见了,代之而起的,是一位船长出现在平原上。是第二船长,瘦削的高个子,鼓鼻梁儿。这船长站着,皱眉蹙额,若有所思。他的肩头蹲着巧舌鸟。第二船长朝山谷那边瞅一眼,快步走向出现在地平线上的另一个幻影。这个幻影是一艘浅蓝色的宇宙飞船,船舷上镶嵌着用钻石组成的深蓝色海鸥。

接着,这些幻影消融了……维尔浩夫采夫和胖子也不见了。

阿丽萨说:“我还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飞船。”

我的耳机里响起包洛思柯夫的声音:“教授,听我说,你什么时候看到这么漂亮的飞船?这一艘大概是‘蓝海鸥号’。第二船长的。”

“当然,”阿丽萨说,“保不定就藏在这儿的什么地方吧?应该找到它。”

那儿,地平线上,“蓝海鸥号”所在的地方,闪射出一片明亮的光。于是我们看见飞船升到星球的上空。

“你的幻影飞走了,”泽廖内说,“我早就知道会这样。”

“不错,那情景是像‘蓝海鸥号’从这儿飞离。”包洛思柯夫同意他。

我俯下身去,这儿正是刚才阿丽萨冲着我们父女俩的影子跑去而跌倒的地方。我俯下身去,是因为被一种现象惊呆了。两粒圆圆的小石头忽然慢慢地滚动起来,好像有人推一下似的。可旁边没有任何人哪,连一丝风也没有。我伸手去捡小石头,不料小石头加快速度,朝远处滚去。说时迟那时快,从小石头里升起了幻影。先是如烟似雾,若明若暗,可随即变成了温简夫人。温简夫人提着裙子,朝山峦跑去。

“你跑不了,”我大声说,“我早就知道会这样。哪儿会有什么怪诞不经的东西!

我向前一跃,作势要抓住夫人,立即摔倒在她所在的地方,同时,幻影消失了。我的双手底下,是一块圆圆的小石头。

“你怎么了?”阿丽萨吃惊地问,“你为什么追赶夫人?

“我逮住了她。”我宣称。

泽廖内微微一笑:“根本没有。你们的夫人踪迹全无了。”

“她在我的手心儿里,”我说,“这就回到飞船上去,我给你们解释一切。”

在休息舱里,我把那块圆圆的小石头,还有返回飞船的时候沿路捡的五块,样子差不多的,都放到桌子上。小石头排成一列,不动弹,挺老实。最普通的小石头,土豆般大小,外形也像土豆。

“我来介绍一下,”我说,“这些是本星球的居民。”

“是有生命的?”泽廖内感到惊异,“真是怎么也想不到!

“而且它们有奇妙的本领。它们能够制造出可视幻觉,即复制人或物的形貌。而且,不仅复制它们所看见的,比如三位船长或维尔浩夫采夫博士,还能捕捉到存在于人们想像中的形体。喏,比方说,阿丽萨读《三剑客》,看看书里的插图,便想像着这些剑客应该是怎样的,于是我们发现了这样的幻影。阿丽萨,你倒说说看,那些幻影是不是和你想像中的一样呢?

“一模一样。”阿丽萨说。

“这些小石头为什么需要幻影,它们又是怎样进行制造的,暂时还不清楚。”

“大概只是为了解解闷吧?”阿丽萨问,“它们躺在光秃秃的土地上闷得慌。任何来访者、任何客人,对它们来说,仅仅是美妙的娱乐品。”

“都有可能,”我表示同意,“那么,咱们在这儿寻找还是飞往第三颗星球?

“我觉得,第三颗星球更值得注意,”包洛思柯夫说,“我查阅了相片,那儿有植被、空气和水。”

这时候,从一块小石头里面冒出了第二船长的幻影。船长忧愁地望着我们,巧舌鸟却用他的嗓音说:“你到第三颗星球找我。你到第三颗星球找我。”

“你们听听。”阿丽萨说。

“咱们也赶快飞往水母星系的第三颗星球。”

选自上海·少年儿童出版社“双桅船经典童书系列·第三辑·《阿丽萨外星历险记 责任编辑:童海青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