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了赚钱的差事(小说)

(选自莫吐儿传奇》第 五章 )

(Adventures of Mottel)

(俄罗斯)

 肖洛姆·阿莱汉姆     姚以恩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1

妈告诉我一个好消息:我有活儿干了。不是手艺活儿———她说,她那些死对头可休想叫领唱人佩西的儿子去做手艺人。她说,我的活儿很轻,报酬很好。白天我照常到学校里去读书,只要晚上住在老头儿卢里亚家里就行了。妈说,卢里亚是个很有钱的人,就是有点儿毛病。不过,一般地说,也没有什么大毛病,能吃,能喝,跟大家一样,只是一到夜里花样就来了:他没法合上眼睛。因此,家里人不敢让他一个人过夜。要找个人陪着他,哪怕小孩儿,只要是人就行。让上年纪的人陪他不方便。小孩儿没关系———只当是一只小猫咪。

“人家答应一礼拜给五块钱,还有一顿晚饭吃。你从学校里一回来就有晚饭吃,”妈说,“多丰盛的晚饭啊!要是我们能弄到他们家吃剩的东西,我们一家人就都能吃饱了。好孩子,快去上学吧,晚上我领你到卢里亚家去。你想想看,什么事也不用干,有丰盛的晚饭吃,有舒服的床铺睡,一礼拜还可以拿五块钱!我一定给你做件新衣服,还给你买双靴子……”

这似乎不坏呀,对吗?干吗又要哭呢?不过我妈非哭不可。她一定要哭嘛。

2

现在我到学校去是白去。我根本还没念书,没有适合我的班次。因此,我只好帮师母做点家务事,跟猫玩玩。我的活儿不重:扫扫地,搬搬柴,跑跑腿———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不是正经活儿,念书要难多了。最开心的事儿是跟猫耍把戏。大家说,猫是脏东西。照我看,这是胡说八道。猫是干净畜生,很讨人欢喜。狗就好拍马屁,总是一天到晚摇尾巴。猫呢,喜欢人去摸摸它。你顺着它的毛抹抹,它就闭上眼睛,念起猫经来了。我喜欢猫———这又有什么不好呢?可是你如果问问我的伙伴们,他们准会给你乱讲一通,什么抓过猫以后一定要洗手啦,什么谁跟猫玩,谁的记性就坏啦。连这些人自己也不知道,还会想出些什么花样来。还有人,一看见猫,就一脚把它踢得远远的。我可不许人家打猫!他们都笑我。他们对畜生也没有一点儿慈悲心。

我说的是我的同学们。他们都是些强盗!他们笑我,叫我“木头裤子”,叫我妈“嚎丧鬼”,因为她一天到晚哭。

  “喂,你家嚎丧鬼来了!”

    妈真的来了,她是来带我去上工的。

3

一路上妈怨天尤人,说她又是苦命又是薄命(光说薄命,她觉得还太轻)。她说,上帝给了她两个儿子,如今还是落得个孤苦伶仃一个人过日子。她说,谢天谢地,我哥哥艾利亚的亲事办得非常称心。可以说,他简直到了金库里。只有一样不如意:老丈人是个大老粗。烤面包的,有什么出息?

说着说着我们已经到了我的工作地点———老头儿卢里亚家里。照妈说,老头儿卢里亚是住在皇宫里。到皇宫里去逛逛我当然不反对。不过我和妈暂时还只准留在厨房里。厨房里也不坏。雪白的炉灶亮晶晶的,吃饭家伙亮晶晶的,一切的一切都是亮晶晶的。叫我们坐一会儿。后来,来了个女人,穿着非常讲究。她跟妈说话的时候,老是朝我这边点头。妈也点头晃脑的,时时刻刻擦自己的嘴唇,不肯坐下来。我可照坐不误。过了一会儿,妈要走了,她叫我要规规矩矩的。接着,当然又是哭哭啼啼,说明天一清早她来带我,送我去上学。有人给我拿来了吃的东西:清汤和白面包(平时也吃白面包!)还有肉———很多肉!我吃好以后,叫我上去。我不懂“上去”是什么意思,只好由女厨子领我去。女厨子叫哈娜。她乌黑的头发,高高的鼻子。她领着我顺着楼梯往上走。楼梯上铺得软绵绵的,光脚在上面走非常舒服。天还没大黑哩,屋子里已经点灯了。点了许许多多的灯!墙上尽是些古怪的图画。椅子是皮的。天花板画得跟教堂里的一样。哈娜把我带进一间大房间。房间非常大,要是没有旁人,我准会从这一头跑到那一头,或者在地板上,在铺在地板上的丝绒毯上滚来滚去。在这样的毯子上打滚一定挺过瘾。要睡在这上面,我想也不会差劲。

4

卢里亚老头儿挺漂亮,高个儿,宽脑门,白头发。身上穿一件绸长衫,头戴一顶丝绒小圆帽,脚上穿一双拖鞋,也是丝绒的,上面用粗毛线绣着花。老头儿坐在那儿,在埋头看一本大厚书,闷声不响地咬着胡梢子,老是摇头晃脑,叽里咕噜。这老头儿真是个怪人!我看着他,心里想:他有没有看见我呢?好像没有。他一眼也没有朝我这边看过。我来,也没有人去通报过。把我放进房间以后,就立刻把门锁上了。

忽然,老头儿用哑嗓子说起话来了:

“您过来,我给您看几句兰彭说的话。”

他对谁说话呀?对我吗?难道他对我说话要用“您”吗?我四面看看。除了我,房间里什么人也没有。老头儿卢里亚用哑嗓子又说了一遍:

“您过来,来看看兰彭怎么说的。”

我鼓足勇气走到他跟前:

“您是叫我吗?”

“是叫您!不叫您,还叫谁呀?”

老头儿说着,头也不抬就一把抓住我的手,用我的手指指着他的厚书,一个劲儿给我讲兰彭的大道理。他的嗓子越讲越响,真是慷慨激昂,热血奔腾。他一刻不停地摆动着大拇指,还老用胳膊肘推我,翻来覆去地说:

“您的意见怎么样?很好,是吗?”

我可说不出什么好来,所以我没法开口。我不开口,他就生气。他越是生气,我越不开口。忽然,门外边的锁洞里,钥匙喀嚓一声响。那位衣着讲究的夫人进房来了。她走到老头儿跟前,冲着他的耳朵直嚷嚷。老头儿一定是个聋子,不然干吗要大叫大嚷呢?她要他放开我,因为我应该睡觉了。她把我从老头儿手里拉了出来,叫我在软绵绵的沙发上睡觉。我的床铺跟雪一样洁白。被子是绸的,又柔软又轻松!真是太舒服了!那位衣着讲究的夫人把我安顿好以后就走开了,门又用钥匙锁了起来。这时候老头儿卢里亚开始在房间里踱来踱去。他把手背在背后,眼睛老盯着他那双红拖鞋,嘴里哼哼唧唧,叽叽咕咕,还怪模怪样地皱眉头。我的眼皮实在撑不住了,想睡得要命。

忽然,老头儿走到我跟前对我说:

“你听着,我要吃掉你!”

我看着他,莫名其妙。

“起来,我要吃掉你!”

“谁?我?”

“你!你!我应当吃掉你!非吃掉你不可!”

老头儿说,说完又在房间里踱起方步来了。他低着头,背着手。他皱着眉头,自言自语,他走得越远,说话的声音越轻。我屏住气,凝神听着他的每一句话。他是这样说的:

“兰彭断言,世界是不可能凭空形成的。这有什么根据呢?根据是,每一个现象都有它的主使者。我拿什么来证明这一点呢?拿我的欲望来证明。怎么证明呢?比方说,我要吃掉他,就一定可以吃掉他。可怜吗?这两者之间根本没有关系……我正在实现我的欲望。欲望还不是最终目的。我一定得吃掉他。我要吃掉他。我应当吃掉他!”

5

这老头儿告诉我的是开心消息:他要把我吃掉!可是妈怎么说呢?我吓得浑身发抖……在我睡的那张沙发和墙壁之间有一点儿距离。我偷偷地往沙发边上移,一滑就滑到了地板上。可我还是上牙对不上下牙。我一直在等老头儿动手来吃我。他怎么个吃法呢?我轻轻地叫妈妈,只觉得眼泪在我脸上直往嘴里淌。眼泪是咸的。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要到妈那儿去。我也要到哥哥那儿去,但是没有要到妈那儿去那么厉害。我想起了我父亲,我每天都要给他做祷告。可是老头儿卢里亚把我吃掉了以后,有谁来给我做祷告呢?

 

我大概睡得太熟了。一觉醒来,我弄不清楚我在什么地方。我摸摸墙,摸摸沙发。我伸出头四面看看———我是在一间又大又亮的房间里。地板上尽是大幅的丝绒毯。墙上画着画。天花板跟教堂里的一样。老头儿还坐在那儿看那本名叫兰彭的大厚书。我很喜欢“兰彭”这名字!它挺像“乒———乓”。

忽然我想起,就在昨天晚上老头儿不是还要吃我的吗?我真怕他看见我再要吃我。我偷偷地又躲到沙发后面去了。轰隆一声,门打开了。进来的还是昨天那位夫人。厨娘哈娜跟在她后面捧着一大盘东西。盘子上放着咖啡壶、热牛奶,还有刚烘好的奶油甜面包。

“小孩哪儿去啦?”哈娜问。她满屋子瞧着找着,最后才发现我躲在沙发后面。“我看你真是个小淘气!你在那儿干吗?快跟我到厨房里去。你妈在那儿等你哩。”

我立刻从我那避难所冲了出来,打铺得软绵绵的楼梯上往下直冲,自得其乐地唱着:“兰———彭:乒———乓!乒———乓!兰———彭!”一直唱到厨房里。

“别忙走!”哈娜对我妈说,“让他来吃点咖啡和甜面包。您自己也来吃一点。他们不在乎,他们有的是。”

妈说了声谢谢就坐了下来,哈娜给我们拿来了异香扑鼻的热咖啡和刚烘好的奶油甜面包。

你可吃过鸡蛋糖煎饼没有?有钱人吃的奶油甜面包就跟它一个味道。说不定奶油甜面包还要好吃些!咖啡味道怎么样———我没法形容,我没有这种词儿!妈小口小口地喝着,她喝得津津有味,她把自己的面包给了我一大半。哈娜看见了,就像要宰她一样,叫了起来:

“您干什么?您自己吃好了!有的是!还有哩!”

说完她又给了我一只甜面包。这样一来,我现在有两只半面包了。我坐着,吃着,喝着,听着妈跟厨娘谈话。谈的还是那老一套。妈怨命不好:寡妇,还有两个儿子。一个儿子虽然是住在“金库”里,但另外一个,日子可不怎么好过……我真想知道我哥哥艾利亚在“金库”里的情况!哈娜一面听,一面点头,接着,她自己也诉起苦来了,她说她寄人篱下是不得已的事情。她父亲是个有产业的人,但是遭火烧了,后来他就得病死了。唉,要是他从坟墓里爬起来,看见他女儿站在别人家灶头上,那该是个什么味儿啊……照理,她是不该怨天尤人了。有这么个好地方,真该谢谢上帝。惟一不称心的是,老东家有点儿那个……

什么“那个”,我不懂。哈娜指指脑门子。妈听着她,点点头。接着轮到妈说话了,哈娜也听着,点点头……

最后我们走了,哈娜又给了我一只甜面包。到了学校里,我把它拿给同学们看。他们围住我,睁大眼睛看着我吃。在他们看来这是件不平常的事。我给他们每人一小块。他们吃了还要舔手指头。

“这么好吃的东西,你是打哪儿弄来的?”

我塞得满嘴都是面包,我把两只手往我木头裤子的口袋里一插,边嚼边吞,两只光脚还活蹦乱跳,我没有回答大家的问题,但好像在对大家说:

“咳!你们这些穷鬼!奶油甜面包———有什么了不起!哈———哈———哈———哈!要是你们吃了面包,再喝咖啡,那你们才会明白,什么是人间天堂哩!”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